深淵大魔此刻盡數陷入憤怒之中,吼叫之聲撼天毀地,震耳欲聾,將氣場之內的木屑與怪獸屍體全部震飛起來,形成一道道洶涌的利器,割破大部分空氣。

巨大手爪不斷的揮舞,漫無目的的抓擊在半空閃動的向天雄,要將其活生生的捏死,捏成肉餅,只是半空中的向天雄要比它的速度快上一些,它不能如願,更加憤怒與怨恨。

“它怎麼不退出氣場外面去?”李曼兒微微問道。

林蕭蹙眉一下。“或許是沒有這般智慧,不能考慮到這一層,只想將天雄尊者就地斬殺,這種怪獸縱然是強悍無比,不過還沒有成精,只能莽撞攻擊。”

李曼兒微微嘟嘴像在思考什麼,隨即又是搖了搖頭不去多想,繼續看着向天雄那如鬼魅,如閃電的身影在半空亂飛一通,一時間,多股力道全部朝着深淵大魔轟擊。

‘嗚嗷..’

一尊龐大的巨獸,一個超強的鬥士,一次強烈的廝殺,巨大怪獸顯得異常的被動,處處捱打,就算它有強悍的身體,但是總有力竭之時。

向天雄不時幻化出神識之體,手中法杖更是轟擊得厲害,不讓這尊龐然大怪有絲毫反擊之力,它憤怒無比,身體之外紅得耀眼的液體滴滴嗒嗒落在地上,顯得狼狽不堪,甚是無力,血盆大眼仇恨的看着眼前這個在半空急速移動的可惡人類。

它存活千年,還差一步就要成精,能夠讓身體變得更加強悍,還可以領悟一道法門,可是眼前這個該死的人類就要毀去它千年的成果,它怎麼甘心?

‘嗚嗷’

一道更加震撼的吼叫破口而出,震得三人都爲之一愣。

如人般大小的手掌赫然捏成拳頭,不斷的砸擊天空,腳上動作變得異常的快速,四隻腳同時邁動,身影幻化出道道黑芒,血盆大眼緊緊盯着不斷移動的黑影,張牙舞爪之間把空氣盡數排盡,勢要逮住可惡的人類將其盡數咬成碎片。

此刻的深淵大魔如一尊又恢復了體力的大魔王,舉手投足之間比之前更有氣勢,這般情形震撼了三人的心脈。

“迴光返照?”林蕭喃喃說道?

李曼兒也是蹙眉。“這尊大怪獸是在臨死掙扎,死都要將天雄尊者給撕裂麼?”兩人看着此刻深淵大魔的神威,一陣推測。

不過看着半空中那閃動的黑影一推手掌,整個身體騰昇起來,懸浮在更高處,臉色一陣難堪,喘着粗氣說道“該死的,居然在這個時候成精了。”

向天雄口中之意很是清楚,他很是不甘心,面色難看異常,就要到手的東西似乎馬上變成泡影,着實有些放不下,看了看林蕭這邊,躲過深淵大魔的一陣狂抓,一咬牙就一推手掌向氣場之外飛去,隨即,氣場消失,黑影消失。

林蕭與李曼兒同時驚訝,定眼看着瞬間變得更是厲害的深淵大魔,一陣茫然。

“成精了?”林蕭一臉的驚訝與呆滯,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果,這也太是時機了吧,早不成晚不成,偏偏這個時候成精,向天雄肯定都要氣個半死,不過,成精後的深淵大魔雖然受傷,但是精神與體能瞬間又是恢復,就如林蕭被血雨教的弟子追殺的時候,血液與血氣草產生效用,發揮本身的藥力,將他瞬間提升爲二階皇鬥士,不僅鬥氣恢復,精神更是煥發。

“看來天雄尊者知道自己不是成精過後的深淵大魔的對手,不得不走。”林蕭抿了抿嘴,他猜曉深淵大魔很是記仇,對向天雄恨得牙癢,所以必然追去。

果真,深淵大魔怎麼能眼看着它最憎恨之人輕易溜走,四隻腳不停的邁動就是尾隨而去,速度快得離奇,龐然大物瞬間消失在兩人的眼簾。

兩人看着就是一陣驚歎,這般大怪獸成精定然威力無窮,不能說能夠戰勝閃電黑蛟,但是也能與之戰上一回吧。 ‘轟隆隆,轟隆隆…’

一陣陣古樹倒塌之聲響起,一排排古樹盡數被深淵大魔的身體給碾斷,一條古樹大道瞬間形成,可見深淵大魔成精後的厲害。

深淵大魔成精需要一個契機,而與向天雄一戰之間,向天雄爲它提供了這個契機,讓它瞬間突破最後一道防線,修爲更上一層樓。

成精的怪獸,身體會比以前強悍許多,還能領悟法門,更增攻擊力,怪獸成精就是質一般的提升,不是那麼容易對付,非七階星雲鬥士不能將其斬殺。

“這深淵大魔成精,性子更是冷傲了,可以離開老窩去追殺仇人,肆無忌憚。”林蕭抿了抿嘴,眼神光芒大現。

他看見如廢棄的木工廠內一道紅芒射向天際,肉眼清晰可見。

“看來它是認爲沒有人在這裏了,連自己的寶物都丟在這裏。”林蕭興奮,探出身來就是急速向紅芒而去,李曼兒也是興奮不已,緊隨林蕭身後。

“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林蕭心情澎湃,看着射出紅芒的地方,竟是一塊刺得眼睛都要睜不開的碎片,它靜靜的躺在那裏,等待有人前來安慰。

“剛纔我就想到了,我說這深淵大魔爲何不離開氣場?原來是這個原因。”李曼兒微微一笑,定眼看着那道紅芒。

她剛纔就抓住了絲絲玄機,這深淵大魔豈是不知道領域氣場之內能爲向天雄增加絲絲戰力,它死不離開,原來是因爲這碎片。

“看來天雄尊者都錯了,以爲碎片在深淵大魔的身體裏面,原來就在地下埋着,只是深淵大魔與這碎片相處千年,能夠將碎片的能力納爲己用從口中噴出。”林蕭微笑說道。

“這便是借勢,深淵大魔借傲絕碎片的吞噬之力,它能成就大魔之軀,大多原因都要歸功於傲絕碎片。”林蕭依舊興奮,蹲下身來就是刨開因爲戰鬥而變得異常稀鬆的土質。

“嘻嘻,蕭哥哥,你真有機緣,真可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們輕易得到天雄尊者夢寐以求的東西,天雄尊者拼命要想得到此物,此物定當不凡。”李曼兒笑意盎然,盡是爲林蕭而感到高興。

林蕭將傲絕碎片收起,道“此刻不是說話的時候,深淵大魔隨時有可能回來,我們還要取寒潭水,此刻正是好時機,衆多怪獸都驚嚇無比,深淵大魔又去追擊天雄尊者了,我們要把握時機。”

李曼兒點頭,兩人瞬間消失在這片廢墟中。

……………

深淵大魔沒有智慧,只有不停的用蠻力來追擊向天雄,向天雄飛得極快,東遊西蕩,不成直線的飛行,深淵大魔只能目光鎖定向天雄極力追逐,身後的古樹東倒西歪,古木大道也是彎曲不已。

‘嗚嗷…’

深淵大魔血盆大的眼珠森然無比,透發出萬道光芒,將向天雄鎖得死死的,誓要將其追到,然後捏成肉餅。

“該死的,速度好快。”向天雄這個六階星雲鬥士被一尊成精的大怪獸追得狼狽不堪,手中法杖不時轟出一擊來限制這尊大怪獸的速度。

深淵大魔反應靈敏,巨大手爪使勁一抓就是將向天雄轟出的力道給抓破,隨即速度又是提升到巔峯。

‘轟隆隆’的古樹倒塌聲不絕於耳,那些來不及逃的小怪獸被巨大古樹給砸得支離破碎,慘不忍睹,向天雄打起十二分精神凝視着前方,只要飛出這片小森林,這尊大怪獸就不會再追擊他了。

看到外面景象涌現眼簾,向天雄終於深深的出了口氣,好難得纔到了六階星雲鬥士的程度,要是被這尊大怪獸給斬殺了,那就有些冤枉了。

‘哧’

向天雄把自身速度提升到極致,一道與空氣的摩擦巨響升起,他整個身體就閃了出去,總算是心驚膽顫的離開了這個小型的恐怖森林。

深淵大魔不敢離開這片森林,一旦離開,性命難得保住,看着順利離開森林的憎恨之人,它眼神中多出一道無力與憎恨,只得停下腳下步伐怒吼着。

‘嗚嗷…’

聲音震得整個森林都顫抖起來,只得不甘的向老窩返回。

………….

‘咕咕…’

林蕭喝下一口清甜的寒潭水,一陣的高興,他的運氣着實太好了一些,不僅看到了一場精彩的打鬥,還得到一塊傲絕碎片,現在的寒潭水也是輕易就獲得了,這個時候的森林很是安靜,林蕭大喝口水的聲音都是清清楚楚。

“沒想到這寒潭水如此清甜。”李曼兒也是喝下一口寒潭水,比林蕭的狼吞虎嚥要含蓄太多,是個很是溫柔的女子。


“蕭哥哥,快些將寒潭水裝進罐子裏,我們快些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一旦深淵大魔回來就會瘋狂的追擊我們,我們的速度根本不能逃過它的追擊。”李曼兒喝下一口寒潭水就是微微說道。

林蕭自然知道,李曼兒從劍裏取出酒罐遞給林蕭,林蕭將碩大的酒罐裝得滿滿的,然後李曼兒意念一動就將寒潭水給收進了劍中,兩人急速向外面而去。

‘嗚嗷’

行至片刻,一道異常憤怒的嚎叫聲音傳遍整個森林,這是深淵大魔的吼叫,這尊成精大怪獸最爲憤怒的吼叫,是失去了至愛寶物的憤怒,也是在發泄心中的怨恨。

“快,深淵大魔返回了,一定能察覺我們的蹤跡。”林蕭大吼一聲牽着李曼兒急速向外奔跑,此刻,整片森林的怪獸都心驚膽顫,自己都顧不上,怎麼會顧忌林蕭這道美味的食物。

兩人奔跑速度極快,遠方一陣陣鋪天蓋地的古樹倒塌聲聲聲震人心魄,不得不使兩人拼命的逃跑。

“這廝速度好快啊,”林蕭目光緊緊鎖定前方,空曠之處映入眼簾,那裏鳥語花香,惹人憐愛之極,給人以絲絲希望。

林蕭奔跑之中微微轉頭,眼神看了看身後的景象,還好,只聽到了一陣陣古樹倒塌的聲響,灰塵揚起萬丈高,還好沒有看到成精的大怪獸。

離開森林,兩人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觀看深淵大魔的舉動與憤怒。

深淵大魔到了森林邊緣,血盆大眼四處凝望都沒有見到卑鄙無恥的人類,如猩猩一般拍打自己的胸膛以發泄自己的憤怒,傲絕碎片可是它最鍾愛的寶貝,陪伴它千年,此刻它雖成精,但是有了傲絕碎片,它的實力更加強勁。

它很是不甘心,放走了最憎恨的人,心愛之物又被人奪走,不甘心的眼神中又是露出無力,血盆四處搜索,哪裏還看得到一個人影,帶着一陣的落寞,它不得又一次的返回老窩。

……………

看着龐然大物悄然返回森林,兩人等到已經看不到深淵大魔的影子才站起身來,林蕭心中高興不已,總算是有驚無險,順利離開這片恐懼的森林,想要得到的東西也得到了,而且還幸運的得到一塊傲絕碎片,着實讓他好一陣興奮。

“這傲絕碎片到底有何特殊效果?”林蕭微微抿嘴就是自言自語的問道。


“似乎也是吞噬力道的碎片,之前看到天雄尊者與深淵大魔一戰,深淵大魔兩次放出耀眼紅光,這道紅光就是深淵大魔將這傲絕碎片吞噬之力納爲己用,吞噬掉天雄尊者向他施展的力道,讓它不會受到很大的傷害。”李曼兒觀察得非常仔細,微微說出心中的想法。

“天雄尊者如此看重這塊碎片,這塊碎片又是吞噬類的碎片,那麼其吞噬之力定然要比吞噬碎片強勁許多,能吞噬更多對手施展而來的力道。”林蕭說道,一陣大興奮,這可是好寶物,之前擁有一塊吞噬碎片他都高興了半天,現在得到這傲絕碎片他哪能壓制得住心中興奮的心情。

李曼兒嘻嘻一笑,“蕭哥哥果真好運道,無論是天雄尊者還是深淵大魔都將這塊傲絕碎片視爲天大的寶物,沒有想到蕭哥哥冒了一點小險就得到了,真是人比人,氣死他們。”李曼兒曉得異常迷人,鮮花在她面前都是羞愧不已。

林蕭一陣心動,抿了抿嘴,微微一笑。“運道的確很好,這一次,估計深淵大魔都要氣個半死,剛纔看它的模樣,捶胸頓足的好生氣憤。”

“纔不要管它,只要我們得到了傲絕碎片,它的死活與我們沒有半分關係。”李曼兒很是歡喜,笑聲異常的甜美動人。

林蕭點頭,嘿嘿一笑,很是得意,“估計天雄尊者也是要氣個半死了,本來就要到手的寶物,卻突然發生變故,實在是人算不如天算啊,話說,這傲絕碎片是比吞噬碎片更加強勁的吞噬類碎片,那麼吞噬力道更是嚇人,所以我們現在根本用不上,只能等到能使用星雲級的武器的時候再用,得一傲絕碎片,嘿嘿,真是興奮啦。”

WWW▪ Tтkā n▪ c o

很顯然,林蕭還處在興奮之中,心中的血氣升騰起來,就差找些個朋友開個篝火晚會慶賀一番了。

“蕭哥哥,星雲級武器的確厲害,其氣息波動就是強勁無比,不過沒有高深的修爲定然不能使用這般毀天滅地的武器,一切都還要加緊修煉。”李曼兒微笑說道,鼓勵林蕭。

林蕭點頭,“爲了更快的將傲絕碎片利用起來,我絕不會放鬆修煉的進度的,最近這段時間感覺過得很快,歷練也很多,我的修爲的確又有絲絲提升。”

李曼兒微笑。“蕭哥哥加油,嘻嘻,我看好你,好了,我們去尋找其它材料吧。”

林蕭點頭,兩人快速消失在這片區域。 兩人急速離去,他們所行路徑都是按照應當的指示而行,一路下來也是安靜,只是那乖小的蝴蝶蜜蜂在花叢中採集花粉,很是愉悅。

一路來,兩人的心情自然很好,李曼兒微微一笑,“蕭哥哥,我猜定色老頭一定知道天雄尊者在那片森林裏面要對付深淵大魔,那老頭很是狡猾,定然掌握好了一切,我們只需要按着他的指示走下去就可以了,看來他是真的想將你好好培養一番。”

林蕭蹙眉。“也不知道這老頭有什麼目的,似乎是能窺視出一些未來之事一般,這個老頭就是個神祕的傢伙,總是搞不懂他所做之事的目的。”

林蕭微微搖頭,回想起初來神淵谷到現在的種種事情,就像是都被事先安排的一樣,他和李曼兒總是沿着這條已經安排好的軌跡走着。

“不過暫時來說,老頭的出發點似乎還真是在培養我,讓我成爲一個強大的鍊師。”林蕭微笑抿了抿嘴。

“恩,雖然有些色,但是心性還是不錯,既然他有意要培養你,那麼我們就隨了他的心願,他這般強大的存在,能得到其臂助,自然是大好事一件。”李曼兒微笑說道。

“是這樣,在外面,想要斬殺我的人很多, 重生甜婚︰總裁寵妻如命 ,很容易被敵人斬殺的,所以能拉攏一方自然最好,將來能保得一條性命。”

李曼兒點頭,“按照色老頭的指示,接下來我們去尋找凝練草。”

林蕭點頭,“凝練草是活物,如成精的植物一般,有絲毫智慧,移動速度極快,能窺視出我們的動機,老頭還說,這凝練草能將自己的身體包裝,如變色龍一般,狡猾異常,很難捕捉得到。”

這凝練草就是成精的草精,狡猾異常,變化無窮,能夠換着方式迷惑人,讓你在它面前也不能將它捕獲。

“我們要憑藉我們的智慧來得到凝練草。”李曼兒微微說道。

兩人說話之際,已然來到一個無垠的草原區域,這片區域如一片綠海一般,望不到邊際,熙熙壤壤的樹木顯得很是孤單,只有花草爲伴,這就是一片大草原,這裏的地礦真是怪,一會密林,一會草原。

“就是這裏了吧,這裏方圓百里都是草原,異常廣闊,如一個大草原。”林蕭說道。

“凝練草躲在這些草叢當中,不好尋找。”李曼兒微微搖頭,看着這片區域無一處沒有生長綠草,凝練草又很是稀少,想要尋到自然困難得緊!

此刻,兩人甚至不知該如何找尋,就在這時一道聲音打破兩人。

“看,看那小子手中的利劍,不正是逸哥的波瀾劍麼?”


這道聲音極其娘們,說話嗲聲嗲氣的,就像一個妖嬈的女人撒嬌的聲音,林蕭與李曼兒都是一陣惡寒,不過發聲之人並不是個女人,而是一個長得白白嫩嫩的‘娘們’男人,這個男人一身白色長衫,長得俊美無比,口脣上還沾有脣紅,遠看還真是個娘們,不過卻是帶把的。

“就是他,就是這個臭小子把逸哥的劍奪走的,他還侮辱了田奇尊者。”這個娘娘腔的聲音着實讓林蕭與李曼兒惡寒一陣,就像逸哥是他心上人一樣。

“蕭哥哥,這人有些噁心,你看他男不男,女不女的!”李曼兒聽到這股毛骨悚然的聲音就是轉頭望去,見到那個‘娘們’就是有些想吐。

林蕭也是轉身望去,七人並排而立,個個都是男人,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很是叼模叼樣,如看林蕭不爽的樣子,使勁的盯着林蕭,要把林蕭吃掉一樣。

林蕭從娘娘腔的口中已然得知這幾人都是田逸的小弟,都想爲田逸出口惡氣,看來這田逸也是有幾分能耐,沒有浪費他尊者爺爺的權勢,收攏了不少人心。

七人看向林蕭之際,目光就停留在李曼兒身上,除了那個娘娘腔外,全部都是眼睛睜得老大的看着李曼兒的曼妙身材,充滿着絲絲慾望。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