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也有信心,畢竟自身的情況,他比誰更瞭解,而且戰神期又是一個飛躍的提升,再加上無極戰劍,無極還真不怕同階的存在!

融合了老祖的無極戰劍,無極可是對自己的無極戰劍抱有很大的期望!

不過隨後又想到一個問題道:“水月門不只是有戰神期的高手吧?”

“當然,不過更高級的修士,卻來不了這罪域,罪域對修士有着很強的限制,更高級的存在根本無法降臨,就算來了,修爲也會被壓制在戰神期!

這也是爲什麼罪域,至今爲止,戰神期就是最高存在的原因了!

到時,水月門萬一真有人降臨,只會是大量的戰神期修士!”

隱月見無極不解,詳細的解釋一番!

聽他這麼說,無極就放心下來,只要自己突破戰神期,那還有什麼好怕的,無極戰體,星辰戰衣讓他的防禦,已經是同階無敵!

到時候,無極戰劍一旦凝練出來,攻擊力自然也就上去了,到時候,戰神期的修士,無極還真沒有什麼好怕的!

畢竟,戰神期最強悍的就是戰神,按理說無極現在就擁有了比戰神期更強的防禦力,缺的就是戰神!

從拜月,銀狼和龍城的戰鬥,無極就看出來戰神的強大,在戰鬥中,戰神的存在就是修士最強悍的法寶!

就像拜月的映月,冰封鎮壓的能力,一旦被困住,只能任人宰割,銀狼的戰神那頭巨狼,相當多了一個同等級的幫手!

至於,龍城的戰神,無極還沒有見過,不過他的那把天心龍戰的威力,就堪比戰神,若是在爆發出戰神,恐怕會更恐怖!

因此,無極不由對龍城多了些警惕,相比拜月和銀狼 他纔是最恐怖的一個!

“真不知道這次進入龍城執法殿是對是錯,若是到時候水月門逼來,他卻出爾反爾,麻煩就大了!”

想到龍城的實力,無極不由擔心萬分!

而且無極看的出來,龍城之所以庇護他們,還是因爲隱月的那顆丹樹,若是沒有了丹樹,恐怕會立馬翻臉吧!

隱月見無極沒有答話,面露思緒,以爲他還在想水月門的事情,於是又道:“別擔心了,你現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提升實力,多想只會徒增煩惱!”

“這我知道,我是怕到時候龍城出爾反爾!”聞言,無極說出了心中的擔心!

無極話一出口,星寒也露出擔憂之色,畢竟龍城的實力有目共睹,在場的人加起來也不是龍城的敵手!

一旦,龍城反悔,恐怕他們只有思路一條,此時倒是月瑩瑩冷笑道:“現在知道害怕了,早幹嘛去了!”

很明顯,月瑩瑩還在記恨着葬月谷中的事情,不過無極等人也明白。


遇到這樣的事情,誰也不可能這麼快冷靜下來不是!

“放心吧,只要丹樹還在我手中他就不會這麼做!

而且,水月門和兵道門本就有仇怨,兩方很可能借這個機會,大戰一場!

我們既然加入了龍城執法殿,若是還被水月門殺了,丟臉也是他們的,更何況,到時他們恐怕顧及不上咱們了!”說到這裏,隱月露出一個神祕的微笑,一頓又道:“順其自然,別想太多了!”

看他這麼自信,無極心中雖然好奇,還是沒有多問,這一段時間他對隱月也有了很多瞭解,知道隱月是個心思細密的人!

要不然,也不會佈置葬月這場好戲了!

除了明覺和隱月依舊從容,星寒聽到他的話,表情也鬆弛下來,不過月瑩瑩臉色卻更寒了!

而且,也不理會無極,很顯然把無極歸於隱月一類了,對此無極也很無奈,畢竟他們之間還算愉快!

“到了,大家出來吧!”

戰車的速度很快,他們不久就來到龍城執法殿,龍城笑呵呵的招呼衆人下車!


無極和隱月等人,相繼下了戰車!

“歡迎來到龍城執法殿,以後你們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要先把這裏發生的事情通知兵道門,而且現在天色也不早了,我會讓總管給你們安排住處,你們先去休息,明日我會我會召開會議在細說!”

龍城看着隱月幾人出來,當先開口,安排道!

“好!”隱月應了一聲沒有意見!

“那好,我就先去了,**管這件事情就交給你!”龍城向着身旁一個白髮老頭吩咐一聲,就向龍城總殿略去!

“是!”**管恭敬應下,隨後又對隱月道:“隱月長老,久仰大名,各位就跟我來吧!”

“久仰!”隱月笑着迴應,帶着無極今人來到一個院落中!

“各位就先在這裏休息吧,有什麼吩咐,隨時招呼外面那些奴才,另外院落周圍有根基期的龍衛守護,不用擔心打擾!”

李總管帶着衆人來到房內,客氣的說道,最後不只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看了眼月瑩瑩!

“哼!”

月瑩瑩冷哼一聲,哪還不明白**管的意思,他專門提及龍衛,就是說給自己聽的!

其他幾人一笑,隱月才點頭道:“有勞**管了!”

“無妨,若無其他事,我就告退!”

**管彷彿沒有看到月瑩瑩的表現,依舊笑呵呵表情,隨即告辭離開!

“無極,星寒你們先去休息吧,我有些話想和瑩瑩談談!”隱月送走了**管,又對無極道!

“好,我們就去旁邊找個房間休息,殿主有事招呼一聲便好!”

無極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隱月肯定有好多話,要和月瑩瑩說,應了一聲,就和星寒一起退了出去,這個院落中房間不少,無極和星寒隨便找了個房間休息! “你真相信他說的話?”

來到房內,星寒關上房內,眉頭一皺憂慮道,顯然還因爲無極之前的言語擔心,畢竟他們現在可是得罪了外界的水月門!

一旦龍城返回,整個罪域恐怕都沒有他們的容身之處了!

“不信又能如何,現在我必須抓緊時間提升到戰神期,到時候咱們倆的安全就有保證了!”無極應聲,查看了一下體內血蓮被血色包裹,星光點點,雖然無極星力已經繼續圓滿,但是血蓮還沒有盛開!

這也是最後一步,只要雪蓮開,就是戰神孕育而出的時候,到時候無極就可以順利的進入戰神期,這時候還需要更多的無極星力滋養!

隨意又道:“到時候,若真出了事情,咱們就先躲起來,禁忌之地那個山谷很隱祕,咱們大可去哪裏躲着提升修爲!”

“嗯,就聽你的吧,咱們現在可不能浪費一點時間,抓緊時間修煉吧,早點進入戰神期!”星寒聽了無極的話,倒是送了口氣,不過他也知道無極這是在安慰自己,可是這時候,除了往好處想,再想其他的話,不過是徒增煩惱!

說着自己就盤做下修煉了!

無極剛纔的話,也的確是在穩定星寒的心情,到時水月門的人要來了,必然會以穀雨要挾自己,不管龍城會不會庇護自己,他都沒有辦法看着穀雨落在水月門手中!

到時候,他根本不可能放任如此,自己苟且偷生!

隨後看了眼星寒,強制壓制着對穀雨的思念修煉起來,經過葬月谷那次修爲暴增之後,無極就可以隨意溝通封帝碑中的星辰之力!

六道星辰光柱,連接無極體內的星辰,磅礴的星辰灌輸到六個星辰中,不斷壯大這六顆星辰!

不過星辰戰體小成後,這六顆星辰所需要的星力,更是難以計算,接下來星辰戰體若要提升,這六顆形成不斷壯大的同時,還要溝通更強大更多的星辰,在體內構建星紋,凝練星辰才行!

不過,如今受修爲限制,無極還不能夠,溝通更多的星辰,而且星辰圖中如今顯露出來的星辰,都是低等星辰!

只有進一步激活星辰圖溝通更加強大的星辰才行,必須以更高等級的星辰來凝練星紋,才能讓星辰戰體在進一步,達到中成的地步!

所以現在無極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提升目前六顆星辰的能力,不斷壯大!

尤其是破虛星,對無極來說作用是巨大的,不過星力的消耗也很嚴重,若是持續施展,破虛星目前的星力,根本施展不了幾次破虛,就要補充星力!

另外,還要不斷的灌輸無極星力到血蓮中,如今血蓮含苞待放,必須更多的星力激活!

戰神本就是能量和心血凝練而成,戰神成心訣的威力也會隨之提升,根據心決的品級戰神的威能也不同!

不過無極如今依然不敢確定無極玄功的品級,因爲無極玄功的能力太過匪夷所思了!

當然,就算這時候有人告訴無極,無極玄功乃是天階功法,無極也會相信,不過直覺卻告訴無極,無極玄功不是天階功法!

就像銀狼,拜月他們一樣,因爲功法都是玄階,所以戰神的品級就是玄階,而且有着不同的威能!

這就是心決的影響,根據心決的屬性,戰神的屬性能力都有所類似!

不過根據戰神的特性,品級的不同,凝聚戰神的難度自然也不同!

最簡單的,越是強大的戰神,需要的能量越多,孕育的時間越長!

如果沒有充足的能量,那麼修爲就會一直卡在根基後期!

萬幸的是,無極不需要擔心能量的問題,有封帝碑在靈氣星力都是源源不斷的!

無極索性直接溝通星力連接在血蓮之上,加速戰神的凝練!

可是無極凝練的時間畢竟有些短,就算他在加速,依然需要一段時間來孕育!

一夜的時間,在修煉中很容易度過,次日一早,明覺就來叫醒了修煉中的無極和星寒!

“父親要我來叫你們,等下一起去參加龍城的會議!”

今天明覺的心情好像很好,臉上一直掛着笑容!

無極看他表情,就猜到了個差不多,應了一聲,笑道:“昨晚和月瑩瑩談的不錯?”

“哈哈,果然瞞不過你,昨天我父親和她說了下以前的事情,她多少聽進去一些,情緒穩定不少!”

明覺開懷笑道!


“那就好,要不天天被她向看仇人一樣看着,真的很不舒服!”一想到月瑩瑩冷冰冰的眼神無極就渾身不爽,揶揄一聲,和星寒一起隨他向着旁邊的房間走去!

“你們來了!快來,吃點早餐,等下去龍城總殿!”

見無極他們到來,隱月笑意盎然的招呼一聲!

一旁月瑩瑩臉色也雖然冰冷,但是少了些仇怨,不過看到無極到來後,眼神卻凌厲不少!

見狀,無極不由一哆嗦,不知她爲何,對自己就這麼仇視!

“我不餓,咱們還是先過去吧,看看結果如何了!”


被月瑩瑩這麼一看,無極哪還有心情多留,趕緊轉移話題,星寒見狀自然向着無極附和起來!

“看來你們比我還急,那就先過去吧!”隱月自然看出來了,卻沒有表現出來,隨即又對月瑩瑩道:“瑩瑩就在這裏修煉吧,不要到處亂走,以免引起誤會!”

隱月關切的交代,月瑩瑩身份敏感,他是怕引起誤會,傷到月瑩瑩!

月瑩瑩狠狠的瞪了無極一眼,應了一聲:“好的!”

“那咱們走吧!”

隱月欣慰的看了月瑩瑩一眼,當先向着門外走去,無極趕忙跟上,月瑩瑩看着無極落荒而逃的身影,嘴角卻是彎起一個弧度!

“我好像也沒得罪她,怎麼就這麼不待見我!”除了院落很遠,無極才送了一口氣,不解的嘀咕道!

“嘿嘿,女人心海底針,你要真想知道,還是去問她吧。”星寒擺擺手一副無能爲力的模樣,不過心中卻是暗暗好笑,月瑩瑩對無極的表現,的確有些不尋常!


畢竟,無極雖然也算是拜月殿的‘叛黨’但也算不得主謀吧。連主謀隱月她都能原諒不少,可是偏偏對無極這麼特別!

這就讓星寒聯想紛紛了!

而隱月輕笑一聲,卻沒有迴應,明覺更是頭也不回,自顧前行!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