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現在頭真的大了,毒已經蔓延到整片森林了,再這樣下去,怕是整個島嶼都要波及!

“已經來不及了,要想辦法”無言道“現在大家兵分四路,找有水源的地方。尤其是流通的水源,一定要找仔細!”

無言的話說完,四人分東南西北各自走進了森林。

已經過了三天,有些體質弱的動物已經死去。無言帶領動物們都快找遍了整個森林,所有的水源都沒有問題。

看着遍地的屍體,遍地都是將要死去的生命,無言第一次感到絕望倒在了地上。

一隻烏鴉從無言的頭頂飛過,落在了旁邊一隻羊的屍體上。

那隻烏鴉在在吃羊的屍體,無言已經沒有力氣,他明知道這烏鴉吃了屍體會死,可是他卻沒有阻止。

可是烏鴉並沒有死,它吃了羊的兩個眼睛,然後又飛走了。


無言一直盯着那隻烏鴉,爲什麼?爲什麼烏鴉吃了就沒有事?直到烏鴉消失,無言也沒有想明白。

看到飛走的烏鴉,無言彷彿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他找到了一個烏鴉窩,裏面有一些幼鳥。無言把一小塊肉喂進它們嘴裏,這些肉都是從死去的動物身上割下來的。

在餵了肉以後,無言站在樹上呆了良久,那些幼鳥都沒有死。

難道是烏鴉在作怪?雖然無言很不願意,但是也從鳥窩中帶走了一隻幼鳥。

無言把那隻小烏鴉烤熟了,喂進一隻奄奄一息的動物嘴裏,可是吃完以後它並沒有好轉。

柔心走了過來,“大哥哥,找到解救的方法了嗎?”

無言道“我發現這島上的烏鴉都沒有中毒,即使吃了這些屍體它們也不會中毒”

柔心看着地上的羽毛,擔心的問道“你不會把烏鴉殺了吧?”

無言道“我只是想試一試烏鴉的肉能不能解毒”

柔心趕緊把無言拉開,“烏鴉是死亡的象徵,它們都是在陽間遊離的靈魂。如果這些烏鴉死了,跑出來的靈魂就會來糾纏你!”

無言摸了摸柔心的腦袋“你是從哪兒聽來的?這些都是假的”

柔心真的很着急“我沒有說假的,是黑爺爺親口告訴我的。有一次我也失手打死過一隻烏鴉,它的冤魂一直糾纏着我,要不是黑爺爺在,只怕我早就死了”

無言並沒有看見周圍有什麼冤魂厲鬼,也沒有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別多想,肯定是你多慮了”

柔心道“我也希望是我多慮了,因爲我親身經歷過,所以不得不小心”

無言雖然嘴上說不相信,但是它把烏鴉的內臟和羽毛都埋了,還在它的墓前說了幾句話“我是救人心切,這不能怪我!” 黑夜。

吃皇,柔心,行者都睡的正香。

火堆還在噼裏啪啦的燃燒,微弱的火光映照着無言的臉龐。

一隻烏鴉輕輕落在他的臉上,他一睜眼,烏鴉的尖嘴已經啄進了他的眼睛。

烏鴉叼着他的眼睛飛走了,無言的右眼只剩下一個血窟窿,還在不停的流血。

隨着又飛來兩隻烏鴉,無言右手一揮,想將兩隻烏鴉凍住。但是兩隻烏鴉直接從冰山穿了過去。

這兩隻烏鴉死死抓住他的手臂,翅膀一震,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無言的雙臂被扯了下來,無言臉上冒着虛汗,渾身都是血淋淋的。

在微弱的月光下,無言這幅模樣,還真像墓地裏爬出的鬼!

無言看着熟睡的柔心和吃皇,不停的喊叫“你們快醒醒,快救救我!”


一隻烏鴉從無言的眼前飛過,無言再也喊不出聲來,他的舌頭已經被扯了下來。

“啊!啊!”無言不停的嘶叫着,可是柔心和吃皇根本沒有聽見他的叫聲。

無言的腦門上全是冷汗,猛的從夢中驚醒!

無言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摸了摸自己的舌頭和雙臂。無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將碗裏的水全部都喝了下去。

“難道這是真的?”無言任然緊緊的抓住自己的雙臂。

幽靜的森林裏,無言透過微弱的月光,彷彿就能看見那隻烏鴉的鬼魂在盯着自己。

“別這樣自己嚇自己”無言又倒頭睡去。

第二天早晨,他看到森林裏所有的動物都死了。那些猴子也死了,吃皇趴在地上,像是沒有睡醒。

這簡直太殘酷了,爲什麼會這樣,所有的動物一夜之間全部暴斃!

柔心背對着無言,在整理猴子的屍體,“柔心,柔心!”

無言喊了兩聲,但是柔心好像並沒有聽見他的聲音。無言走過去輕輕拍了一下柔心的肩膀,柔心慢慢一回頭。

無言看到的是一張烏鴉的臉,聲音很是沙啞“怎麼樣?沒想到吧,我其實就是一隻烏鴉!”

無言嗚嚇得連連後退,不小心踩到了吃皇的手,吃皇突然從夢中醒來“踩着我的手好痛啊,臭小子趕緊走開!”

無言回頭對吃皇道“吃皇大叔你看……”

無言一陣驚恐,吃皇竟然也長着一張烏鴉臉,看起來甚是慎人!

無言被突如其來的恐懼嚇得一動不動,他正想逃走,柔心手中的一柄匕首刺入了他的胸口。

“你……”無言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走,眼前的一切越來越模糊。

柔心在爲無言準備早餐,無言滿頭大汗從睡夢中醒來“剛纔是怎麼回事!”

無言看着周圍的一切,雖然動物們都中了毒,但都還沒有死。柔心也沒有長着一張烏鴉臉,反而還很用心在爲他準備早餐。

吃皇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蘋果,“小子,你醒了?”

柔心端着一盤切好的水果遞到無言面前,“大哥哥,你是不是做噩夢了?”

無言看着一切都和原來一樣,這才放心下來“沒錯,一個很可怕的噩夢”

柔心把一塊水果塞進無言的嘴裏“是什麼噩夢把你嚇成這個樣子?”

無言吃下一塊水果以後,精神狀態變得好了些“我夢見你和吃皇大叔都變成了烏鴉,而且還要殺我”

柔心倒在無言的懷裏,“你那麼厲害我怎麼殺得了你,在夢裏我是怎麼殺你的?”

無言道“在夢裏你拿着一柄匕首……”

無言的話還沒有說完,柔心手中的匕首已經刺進了他的胸口。柔心的眼神中滿是殺意“是不是這樣殺你的?”

無言驚恐的看着胸口上的匕首,是真的,傷口也是真的,疼痛也是真的,他的血液正在一大股一大股的往外流!

“怎麼會是這樣?”無言的力氣像是被抽走一般,躺在了冰冷的地上。

“救命!”無言從夢中驚醒,他摸着自己的胸口,頭上滿是虛汗。

“難道又是在做夢?”無言看着四周,四周的動物都死光了。吃皇還趴在地上,無言怎麼覺得這場面這麼熟悉?

無言看着柔心正在前面爲動物收拾屍體,無言輕輕的叫了幾聲“柔心,柔心!”

柔心沒有回頭,還在整理動物的屍體,連聲也沒吱。

無言側身看了看吃皇的臉,居然是一張烏鴉的臉!無言明白,這還是在夢裏,難道自己真的被烏鴉的鬼魂糾纏了嗎?

既然這裏是夢境,無言就不客氣了,他的右手對準柔心的身體“二次冰裂!”

冰山凍住了柔心的身體,無言的食指和拇指在輕輕捻動,冰山開始分裂。柔心的身體也被撕開,血液隨着冰山的裂縫流了一地。


確定那個假柔心死了以後,無言還是想走上去看一看她的樣子。

這個柔心並沒有長着一張烏鴉的臉,他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大罵道“謝無言你殺了柔心,你爲什麼要殺她!”

吃皇摘下烏鴉面具,滿是怒氣的罵道“她不是你的小媳婦嗎?你爲什麼要殺她?”

無言好像明白自己殺錯人了,那個面具只是假的,他殺死了真的柔心!

無言這下只怕連腸子都悔青了,爲什麼自己沒有先把情況搞清楚!無言一拳砸開冰山,把柔心血肉模糊的屍體抱在懷裏。

“柔心,我對不起你,我還以爲這是在夢裏!”無言的眼中流滿了淚水。

一隻小手拍了拍無言的肩膀,無言回頭一看,看到的是柔心可愛的笑臉。

“嗨,大哥哥,幹嘛一個人在這裏哭?”柔心天真的打着招呼。

無言看着自己懷裏抱着東西,竟然是幾隻血淋淋的烏鴉!

無言嚇了一跳,把烏鴉丟的遠遠的,這裏到底是夢境還是現實?

無言不敢靠柔心太近,向後退了幾步。

柔心笑嘻嘻的走了上來“你怎麼了嘛,不會是被烏鴉嚇傻了吧?我昨天只是說笑的而已”

無言從柔心身上並沒有感覺有什麼奇怪的氣息,就在他準備吐口氣放鬆的時候,柔心突然變成了四隻黑壓壓的烏鴉。

一隻烏鴉叼走了他的右眼,一隻烏鴉叼走了他的舌頭,還有兩隻烏鴉扯斷了他的手臂。

他痛苦的在地上打滾,“既然這裏是夢,爲什麼還會感覺到疼痛!”

無言再次從夢中醒來,眼神中滿是恐慌,抱緊自己的雙臂,躲在角落。警惕的看着四周“這是怎麼回事,到底有幾個夢?”

吃皇就在無言的旁邊,像是看傻子一樣的看着無言“你做夢到底夢到什麼了?拳打腳踢的,柔心說你是被烏鴉的鬼魂纏住了,你夢見烏鴉了嗎?”

無言沒有敢說話,看着走來的柔心,她的手裏拿着一根木棍。她的腳底還用花瓣擺着一個八卦陣“大哥哥,你沒事了吧。我用黑爺爺教我的方法把烏鴉的鬼魂趕走了”


無言還是緊緊的縮在角落,吃皇在他身上掐了一下“這小子嚇傻了,烏鴉的鬼魂真有這麼厲害嗎?還別說,我這輩子真沒殺過烏鴉”

柔心嬌軟的身子貼在無言的身上“大哥哥,你別害怕,我當初和你一樣,這夢中夢特別的厲害!” 柔心的身子很軟很暖,可是無言的心絃還是繃的緊緊的。

◆тTkan◆C 〇

柔心很有耐心的笑道“大哥哥,求你別這樣了,這不是夢,這是現實。不信你摸摸我的臉?”

柔心把無言的手放到自己的臉上“你看,是我吧?別害怕了!”

無言一掌把柔心推開,撿起地上的石頭,就往吃皇的頭上敲。吃皇的腦袋被敲的鮮血淋漓!

柔心的臉變得陰狠,它手中的木棍也變成了一柄鋒利的長刀“你是什麼時候識破的?”

無言所在角落,“柔心根本不可能這麼成熟,你早就露餡了”

柔心用舌頭舔了舔鋒利的刀鋒“這裏是夢境你只有任我擺佈!”

無言沒有說話,只靜靜的坐在原地。一柄白亮的長刀刺進了他的心臟,鮮血將刀子染紅。

這一次無言沒有害怕,他也沒有大喊大叫,任憑鋒利的刀子割在自己的身上。

刀割破肌膚的感覺可不好受,無言每一秒都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他親眼看見柔心把自己大腿上的肉一塊塊割了下來,他的左腿除了陰森的白骨和斑斑血跡以外,沒有了任何東西。

無言眼神虛弱,臉色蒼白,地上全部都是自己的血肉!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