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她卻見葉乘風依然是一臉輕鬆的坐在那,不禁問道,「他們要告你殺人,你怎麼一點也不擔心?」

葉乘風朝南方一笑,「你也說是他們要告,但是我自己知道我沒殺人,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南方又道,「你不覺得這個派出所的警察,好像都有點問題么?」

葉乘風笑道,那是因為你這種高高在上的人,沒進來過,比這問題還大的哥都見識過。

南方不禁詫異地看向葉乘風,「你經常進來?」

葉乘風聳了聳肩,沒有在說話了,南方這時也坐了下來,但還是一臉的焦急。

兩人都不說話了,外面兩個警察的聲音就傳進來了,後來的那警察正在說著,「……被殺的那駕駛員是大飛哥的手下,大飛哥被也電暈了,剛剛才醒,現在蒲隊正在問他話呢!」

調戲南方的協警詫異地道,「你是說……都是裡面那貨乾的?」

那警察看了一眼拘留室里,壓低了聲音道,「這貨一看就不是咱們縣的本地人,這回是闖了禍了,進哪座廟就得拜哪個菩薩,這貨倒好,不拜菩薩就罷了,還把菩薩給打了……」

協警聞言嘿嘿一笑,「大飛哥可不是菩薩,那是彌勒佛……」

警察立刻噓了一聲,「你他媽小聲點,不知道蒲隊和大飛哥什麼關係?要是傳到他耳朵里,先扒了你這份衣服,再把你交給大飛哥……」

協警又是一笑,拿出香煙給同事遞了一根,「這不是咱兄弟之間聊天嘛……對了,那那個女的呢?蒲隊也要對付她?怪可惜的!」

那警察抽了一口香煙,也看向拘留室里的南方,微微一嘆道,「誰說不是呢,被大飛哥看上了……這年頭……唉,好13全被狗給草了……」

葉乘風聽在耳內,朝南方一努嘴,低聲道,「說你呢,恭喜你啊,被那胖子給看上了……」

南方臉色很是難看,外面兩警察的話,她聽的真真切切,此時她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想到蒲逸飛那肥的冒油的嘴臉,她就感覺一陣反胃。

而這個時候,葉乘風居然還用這話來埋汰自己,她不禁白了葉乘風一眼,隨即閉上眼睛,盡量不去聽外面那兩警察的話。

而外面的協警這時又道,「那個男的呢?蒲隊和大飛哥準備怎麼處置?」

另外那警察一笑,「被捅的那司機,送醫院途中就不治了,這傢伙妥妥的殺人罪,證據確鑿,不容抵賴啊……」

南方這時心情突然好了一些,朝葉乘風道,「說你呢,證據確鑿,不容抵賴,看來你麻煩更大了!」

葉乘風還是第一次見南方居然還會拿自己開玩笑,朝她一笑,「我大不了就是挨槍子兒,兩腿一蹬就完事了,你更倒霉,不知道要被那胖子蹂躪成什麼樣子呢!」

南方聽葉乘風這麼說,臉色頓時又是一變,怒目看著葉乘風,「不許胡說!」

葉乘風剛要再說話,這時就聽外面一個警察叫了一聲,「蒲隊……」

他轉頭看向外面,蒲隊正帶著兩警員走了進來,到了鐵門前看了一眼裡面的葉乘風和南方,這才讓協警開門。

葉乘風和南方都站起身來了,南方這時朝蒲隊道,「我要見你們領導!」

蒲隊冷哼一聲,「有機會讓你見的……」說著朝後面的兩警員道,「都帶走……」

鐵門打開,後面兩警察上來就要給葉乘風和南方上手銬,南方立刻退後一步道,「我犯了什麼法?你們憑什麼?我要打電話,我要見你們領導……」

警察可不管這一套,硬是上前要給南方上手銬,另外一個警察朝葉乘風走了過來。

葉乘風倒是老實的伸出了手,不過等對方拿著手銬往自己手上拷的時候,葉乘風一把奪過了對方的手銬,將他的一隻手拷上。

蒲隊見狀臉色一邊,指著葉乘風道,「你幹什麼?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么?」

葉乘風可沒管那麼多,立刻將他伸出來的手一把拽了過去,將手銬的另一端拷在他的手上,朝著他一笑,「當然知道,這不是狼窩就是虎穴!」

於此同時,葉乘風到了去拷南方的警察身後,一拳打在了他的後腦上,搶過他手裡的手銬,將他的手拷上,隨即將他拽出了拘留室,把他的手從鐵門裡伸進去,和蒲隊他們拷在一起。

外面的兩個協警見狀,都暗罵了一句我草,拿著警棍就沖了過來,但是剛到葉乘風的面前,就被葉乘風一拳加一腳分別撂倒,隨即拿出他們的手銬,將兩人也和蒲隊他們拷在了一起。

南方在一旁看傻了,葉乘風將五個警察拷在一起的時間絕對沒有用超過一分鐘的時間,那動作之快,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一時間南方感覺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不是葉乘風,而是香港電影《超級警察》里的成龍,那拷人的動作,完全就是成龍式的雜耍一般。

葉乘風見南方看著自己發獃,立刻朝著她喊了一聲,「看什麼呢,還不走?」

南方這才回過神來,立刻跟著葉乘風往拘留室外走,這時發現自己的鞋跟斷了,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乾脆將兩隻鞋都脫了。

蒲隊這時朝著葉乘風道,「小子,你這是越獄,你知道後果是什麼么?」

葉乘風回頭看了一眼蒲隊,朝他一笑,「你和蒲逸飛蛇鼠一窩,包庇蒲逸飛橫行阜城縣,你知道後果是什麼么?」

蒲隊臉色一沉,不過他還沒說話呢,剛才那個調戲南方的協警突然大叫了起來,「來人啊……有人逃獄了……」

葉乘風見狀立刻就沖了過去,不過還沒等他動手呢,南方就拿著自己剛脫下來的鞋子,對著協警的腦袋就是一陣砸,直砸的他哭爹叫娘,南方還是不解氣。


葉乘風不禁看傻了,這南方未免也太狠了吧?她那雙鞋子可是十幾二十公分的鞋跟啊。

見南方還沒有停手的意思,葉乘風立刻上前拉著她就跑,「夠了,夠了,你真打算砸死他啊!」

南方一邊跟在葉乘風的後面跑,一邊氣喘吁吁地道,「叫他說那些腌臢不堪的猥瑣話!」

葉乘風這時拿出從蒲隊身上掏出了車鑰匙,按了一下中控鎖的無線遙控,靠著派出所門口的一輛紅色別克立刻嘀嗒一聲打開了門鎖。

兩人迅速的上了蒲隊的車,開離了派所處,路過的人雖然詫異開車的不是蒲隊,但是也沒覺察什麼不妥,直到聽到拘留室傳來蒲隊的呼救聲。 葉乘風火速的將別克車開離了派出所,但是出了派出所才發現他和南方就和無頭蒼蠅一樣在街上亂撞,這破別克車上還連個導航都沒有。

關鍵是葉乘風和南方的手機都還在派出所里,包括兩人的身份證和南方的包,兩人身上現在連一毛錢都沒有了。

連時間現在葉乘風都是靠估摸著來算,大概是下午兩點多點的樣子,南方這時朝葉乘風道,「現在趕緊去海濱吧!」

葉乘風卻搖了搖頭,說估計還得回派出所一趟。

南方表示不解,這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還自投羅網的回去?

葉乘風朝南方說,現在兩人身上身無分文,去海濱就得上高速,上高速就得有收費站,到時候連過路費都交不起。

他說著還指了指車子的油表,「麻痹的,這貨的車油也快沒了,這點油怎麼去海濱?」

南方無語了,坐在車內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葉乘風又將車子開回了派出所附近,將車子停在一個巷子口。

葉乘風和南方說,讓她就坐在車內等,自己回去派出所,把東西拿出來就回來會合。

等葉乘風下車的手,南方朝葉乘風說了一句小心點,葉乘風不禁回頭看了一眼這個冰美人,這還是南方第一次表現的如此關心自己呢。

其實南方也並非是真心的關心葉乘風,只是在這個時候,這個陌生的地方,她唯一還能勉強信賴的就是葉乘風,如果他出事了,自己估計更麻煩。

葉乘風回到派出所的時候,蒲隊他們已經被同事解開了手銬,等葉乘風躲在派出所門口附近的報停佯裝看報紙的時候。

派所處里一下子開出了四輛警車,警笛聲大作,顯然就是去追捕葉乘風和南方的。

一個派出所一共也就幾輛警車,這次一下開出這麼多,想必所里也沒什麼人了。、葉乘風大大方方的走進了派出所的大門,路過門口的時候,還問了一下路過的一個警員,「蒲隊的辦公室在哪?」

那人和葉乘風說,蒲隊剛出去追捕嫌犯去了,你找他有事?

葉乘風和那警察說,是蒲隊讓自己來找他的,說有重要的事情。

同事也沒懷疑什麼,指了指二樓的一處辦公室大門,告訴葉乘風就在那。

葉乘風道了一聲謝就上了樓,辦公室沒上鎖,葉乘風開門就進去了。

蒲隊的辦公室不大,只有一張辦公桌,和辦公桌後面的一個柜子。

葉乘風在翻找自己東西的時候,才看到桌上有蒲隊的工作證,上面寫著他的大名,蒲逸騰。

他立刻暗罵一聲,一個蒲逸飛,一個蒲逸騰,騰飛?還真他媽是哥倆。

葉乘風也沒多想,迅速的在蒲逸騰的辦公室里翻了一遍,不過沒發現自己的手機和南方的包。

最後看到辦公桌下面有一個上鎖的櫃門,用力拉了兩下沒拽開,一著急上去就是一腳,直接把三合板的門給踹壞了。

打開了櫃門,發現南方的包,還有自己的錢包和a8l的車鑰匙也在,只是手機沒看到。

葉乘風將整個柜子都掏出來了,也沒找到自己的手機,又在辦公室里看了一圈,還是沒找到,只好作罷,不能再在這多耽誤時間了。

他揣好自己的錢包,拿著南方的包就出了門,剛出門就見對面走來兩警察,他心中一凜,但還是和警察迎面而過。

那兩警察居然就沒問他什麼,一邊吹著牛逼,一邊走進了一個辦公室。

葉乘風噓了一口氣,拿著包就下樓了,很快就出了派出所,居然就沒一個警察發現什麼。

不過等葉乘風出了派出所大門的時候,突然聽到樓上有人喊話,「蒲隊的辦公桌被人撬了!」

葉乘風撒腿就跑,很快到了別克車的位置,打開車門將抱扔給南方,立刻啟動了車子開離了這邊。

南方迅速的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包,發現該在的都在,只是沒有手機,只好和葉乘風道,「你手機呢?給我打一個電話!」

葉乘風朝南方說,沒找到手機,估計是那幫孫子警察看自己用的是iphone5,給眯了也說不定。

他一邊說著,還一邊罵罵咧咧地道,「幸虧哥沒有拍視頻艷照的習慣,不然還真倒了血霉了!」

南方沒心情聽葉乘風說這些,立刻和他說,還是趕緊去海濱吧。


葉乘風說這個別克車太扎眼,而且沒油了,得換車。

南方詫異道,換什麼車?

葉乘風拿出了a8l的車鑰匙在南方面前一晃,「你忘記了?咱在阜城還有車呢!」

不過現在的問題是,葉乘風不知道長途車站在什麼方位,他立刻將車子開到路邊,打開車窗,找了一個路人問了一下。

經那個路人說了大概五分鐘,葉乘風總算知道大概怎麼走了,立刻開車朝長途車站方向開了過去。

兜兜轉轉的總算找到了藏車的小區,葉乘風和南方立刻重新上了奧迪a8l,立刻開車離開了小區。

車子雖然開出來了,但是還是不知道去哪上高速,葉乘風正準備再問路人的時候,南方和他說,車上不是有導航么?

葉乘風看了一圈,還是沒找到,南方指了指他右側的那個顯示器說,這不就是么?葉乘風這才恍然,我還以為這是電視呢。

他畢竟也是第一次開上百萬的豪車,這時打開導航儀看了一下,先估摸了一下路線,一共有兩條路上高速。

一條就是當時他們來的路,另外一條在更北邊一點,要繞過阜城的縣城,那邊離海濱更近一點,而他們現在方位離兩條路都差不多遠。

葉乘風問南方走哪條路,南方朝葉乘風道,哪條路去海濱更近,就走哪條,最後決定繞過阜城縣區,直接上北邊的那條路。


奧迪a8l剛開離小區的時候,就聽到後面響起了一陣警笛聲,葉乘風從後望鏡里看了一眼,發現正是派出所那四輛警車。

南方心下也頓時緊張了起來,沒想到警察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葉乘風心中也是一動,他逐漸放緩車速,看著警車緩緩的超過自己的車。

本來以為警車肯定會停下來攔住自己的車,不想四輛警車繞過他的車后,迅速的朝前方開了過去。

葉乘風這才意識到,對方的目標肯定還是紅色的別克,沒想到他們已經換車了。

兩人都虛驚了一場,南方立刻和葉乘風說,「趕緊離開這吧,我一分鐘都不想待了!」

葉乘風立刻開車朝著縣城開去,經過鬧市口的時候,南方突然叫葉乘風停車。

葉乘風不解道,「你不是著急離開這,一分鐘都不想待了么?」

南方和葉乘風道,「我鞋子壞了,我要買一雙鞋!」

葉乘風說你就不能等去了海濱再買?非要在這個時候買?

南方說她正好看到她喜歡的那個牌子的專賣店了,怕到了海濱后,時間來不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