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短短十息不到的時間,場中還站著的便只有那兩位六重煉尊之境修為的強者,

不過,此時的兩人先前臉龐上的猙獰也是變化成了驚駭之色,

旋即,那兩人對視一眼,咬牙間全力一拳轟擊而出,

嘭,秦凡的手掌,輕輕的覆蓋在那兩名六重煉尊之境修為的強者拳頭上,

喀嚓,

秦凡輕輕一捏,瞬間骨骼碎裂的聲音便是刺耳的傳出來,

然後,秦凡的眼眸眨都不眨一下,如同丟垃圾一般將那兩人丟了出去,

落地之時,已是變成了兩灘爛泥,

這時候,望著那不到二十息的時間裡,便是變成滿地爛泥的瑙殘傭兵團人馬,

周圍的人群很顯然也悄然間安靜了許多,到現在他們方才明白,眼前那位背負著雙手的少年原來擁有著如此強橫的實力,

倏然,青年武者葉曉苟帶著威脅的語氣出聲說道:「哼,你倒是有膽量,不過你若是動了我,瑙殘傭兵團會把你追殺得無路可逃,哪怕是天涯海角,」

「要麼,你現在轉身離去,我葉曉苟可以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你看如何,」

葉曉苟望著那站在了面前的秦凡,握著菊花摺扇的手掌發出細微的顫抖,

但是,葉曉苟的聲音卻是依然還是顯得有些鎮定,其聲音也是在努力的保持著淡然,

葉曉苟同樣是沒想到竟然連六重煉尊之境修為的強者,都是被那林楓給收拾得如此凄慘,


聞言,秦凡故作驚訝之態,滿嘴驚疑之聲道:「哦,你這麼仁慈,還是心善……」

葉曉苟在聽到秦凡這般說,其臉頰瞬間感覺被羞得火辣辣生疼,但卻仍然是故作淡定之姿,

畢竟,現在葉曉苟那幫手下已經盡廢,能夠幫助到他的也就只有他的身份,瑙殘傭兵團的大少爺罷了,

不過,在那葉曉苟的心中仍是不信秦凡會如何針對自己,

常言道:打狗也得看主人,

然而,若是眼前這林楓若是傷了葉曉苟的半根毫毛,必定難逃亡走天涯的命運,

咻,一聲輕響在場中響起,

旋即,眾人只見到那葉曉苟的眼神陡然陰沉且嘴巴陡然一張,一道如同松針一般的細微光芒暴掠而出,直擊秦凡額心,

其速度之快,亦可算得上的駭人聽聞了,

雖然那葉曉苟囂張紈絝,但是畢竟有勢力,有大把資源供著呢,

葉曉苟目前擁有了中級煉尊之境的修為,較之秦凡身旁的少女宸靜的修為亦然絲毫不弱,

而且,葉曉苟方才所偷襲施展開來的攻擊倒是亦是顯得凌厲無比,

「啊,林楓小心,」

少女宸靜見到那縷如同松針一般的細微光芒朝著秦凡的額心爆擊而去的時候,手撫紅唇,失聲驚呼,

秦凡卻淡然一笑,轉身朝著少女宸靜給了個寬心的眼色,

旋即,秦凡便是鼓起雙拳,動作似緩實快,不閃不避朝著那縷細微光芒轟擊而去,

偷襲無果,

葉曉苟的心頭猛地一寒,身形急忙倒退,

然而,就在葉曉苟身形剛動時,面無表情的秦凡便是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他面前,

秦凡的手掌驟然揚起,一團極度凝練的紫色先天之力,宛若是毒蛇吐信一般,在其手掌之上微微涌動不休,

啪啪啪……

這時蘊含著一股兇悍力量的手掌狠狠的揮下,而後便是毫不留情的在葉曉苟驚駭目光中,甩在他的臉龐之上,

隨著,數聲啪啪作響,那葉曉苟的臉頰,臃腫的像豬頭一般,

秦凡傳音葉曉苟道:「哼,讓你知曉英雄與豬頭的道理,」


噗,

這股力量足可將一座小型山岩給轟擊粉碎,

嘭,塵土飛揚,


因此,葉曉苟的臉龐瞬間臃腫起來,滿嘴牙齒都在此刻爆裂成粉末,血液混雜著口水狂噴出來,

葉曉苟的身體更是在那一道道目瞪口呆的目光下,在半空中凌空翻了數圈,方才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且狼狽的翻了滾數丈遠,方才停下來,

此時的葉曉苟,渾身盡皆被嘴中倒吐出的血液給染得一片血紅,

眾人望著那滿嘴血液,翻過身來時露出的猶如豬頭的臉龐,

這時候,周圍的觀眾的臉龐都是有點抽搐,

旋即,眾人的目光有些古怪的看向秦凡,

秦凡這幾巴掌,可算是真的有些狠辣,最起碼就算是葉曉苟能夠撿一條命,這臉恐怕是沒有辦法恢復了,

對於,這位一直靠臉吃飯的翩翩大少爺來說,絕對是其今後人生最大的不幸啊,

「好了,我們走吧,」

秦凡握了握手掌,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灰塵,轉頭朝著身後的少女成靜以及劍宗張皓說了一聲,

此時,秦凡看得出來少女宸靜的一些憂慮,但是卻並未說什麼,

這瑙殘傭兵團邀請的『幽冥』方才七重煉尊之境的修為,

雖然少女宸靜敵不過,但是秦凡到時候自己完全可以施以援手,

畢竟,那『幽冥』只是那瑙殘傭兵團請來的外援而已,秦凡若是代替宸耀傭兵團出戰,倒是算不得什麼,

「是,少主,」

「嗯……」

少女宸靜聽到秦凡所說,不由得一愣,而後便是自方才的精彩戰鬥中清醒過來,

此時的宸靜再度看了一眼遠處那臉完全被打得稀巴爛的葉曉苟,也是輕啐了一口,

然後,少女宸靜便是緊跟著秦凡和劍宗張皓的步伐,往前走去,

對於,秦凡方才之舉,少女宸靜不得不在心中對其豎起了根大拇指,

畢竟,在這都江郡城能夠做到這一步的,恐怕是除了眼前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林楓之外,別無他人了,

可是,少女宸靜一想起三天之後那場血誓台戰鬥,決定未來宸耀傭兵團的命運之戰,

少女宸靜便又將心頭那股剛剛湧起的興奮給壓抑而下,她望著不斷前行的少年背影,

這時的少女宸靜卻是不由得開始在自己心頭打量,盤算了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就這樣秦凡一行三人便是各自帶著心思緩緩回到了宸耀傭兵團的駐地,

……

某房間之中,秦凡盤坐於床榻上,眉頭微微一皺,

雖然秦凡這一次把那葉曉苟打成那副模樣,說爽倒是還真的有點爽,

但是秦凡知道此事必然不可能如此了結,按照瑙殘傭兵團那囂張跋扈的行事風格,

秦凡這般做,無疑是在挑釁他們的威嚴,

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不可能忍氣吞聲的,

不過,就算那瑙殘傭兵團的團長擁有再大的能耐,對於現在的秦凡來講也構不成哪怕絲毫的威脅,

畢竟,那瑙殘傭兵團的團長若是修為高強,

憑藉這宸醉九重煉尊之境的修為,怎麼能夠在都江郡城繼續廝混下去,

因為,據秦凡的推測那瑙殘傭兵團的團長,恐怕也方才九重煉尊之境的修為,而沒有突破到煉聖之境,

註解:文中的林楓即為秦凡,而秦凡身在陌生地界,他用別名亦屬正常,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張皓,宸靜,葉曉苟, 然而,就算是此時的秦凡都可以毫無懸念的將其給解決,

更何況秦凡手中還有著大殺器底牌煉聖境的傀儡紫色戰將,再者那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亦然不是吃素的,

秦凡此刻想到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人,又是安心不少,

畢竟,在不久前,秦凡便是將那十尾遮天的天賦武技傳授給了范峒,而那落漁亦是有了秦凡的掠影身法,

現在,那落漁以及范峒兄弟倆對於秦凡可完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秦凡倒也不擔心他們兄弟倆會恩將仇報,

咚咚咚,而在秦凡心中的念頭轉動間,

突然間,秦凡的房間門被敲響,

緊接著,那少女宸靜的輕柔無比的聲音,便是傳了進來,

秦凡見到這麼晚了,那宸靜過來找他,

顯然,秦凡有些錯愕,

秦凡隨後連忙道:「靜兒小姐,請進,」

嘎吱,房間門被推開,淡淡的月光自門縫間傾灑而進,

旋即,一道妙曼嬌軀邁著碎步,踏著月光走進秦凡的房間中,

秦凡看著那進屋的宸靜,愣了愣,眼中掠過了一絲驚艷之色,

現在的宸靜,很顯然是經過一番特意的打扮,

白色衣裙罩紫衫,眉目如畫,肌膚如雪,柔順的青絲垂至纖細柳腰間,

而且,再配著那略顯一絲緋紅的臉頰以及柔和月光的照耀,顯得格外的美麗動人,

少女宸靜被秦凡那般目光注視著,其俏臉上的緋紅也悄悄的濃郁了些,

緊接著,少女宸靜反手將秦凡的房間門緊閉,而在其手上捧著一疊整潔的黑色衣衫,

「咳,靜兒小姐,這麼晚找我……」

秦凡輕咳了一聲,略微的感覺到不自然,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