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就在今天,放榜之時,一切卻是如同傾盆大雨,突如其來的從天而降,將她的美夢徹底澆醒。

雖然,她的成績排在了第一位,但是教導主任居然以什麼品德不過關的狗屁理由把她給刷掉了。

而在李柔柔進行爭論的時候,他居然就當着不少人的面,直接指責李柔柔不顧形象,甘願被人包養,甚至是貼出了照片。

最爲可笑的是,那照片居然就是方明華去接李柔柔時候被拍下來的。

相比之下,另一位成績幾乎可以難看到不值得一提的學生,反而是因爲常常前去和教導主任交流,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了這個名額。

偏偏這個女生,平日裏就和李柔柔不對付,如今更是志得意滿,時常嘲諷李柔柔,這才讓她差點動了輕生的念頭。

得知了這一切的林傑,面色漸漸嚴峻,旋即拍拍李柔柔的肩膀,道:“你跟我去一趟學校!”

“不,不要!”

李柔柔趕忙開口拒絕,那個女生已經是將她被包養的事情,傳遍了全校,如今的她,簡直是沒人看得起的。

林傑卻是握住了她的手掌,道:“放心,有我在,誰要是敢胡言亂語一句,我就割了他的舌頭!”

一句話,聽得李柔柔一愣一愣的,就這樣被林傑牽上了車,徑直朝着學校而去。 “什麼人?”

林傑的車子纔剛剛走到校門口的位置,就是被保安給攔了下來,當他看到車裏的人是林傑的時候,幾乎是第一時間便是報告了教導主任。

說起來這位教導主任,還是個有經驗的老狐狸。

之前他見過了林傑爲了李柔柔,連鄭家兄弟都是折騰成了那個樣子,如今他算是間接欺負了李柔柔,自然要小心提防林傑。

早早的,便是給了保安一點好處費,讓他幫忙照看這一切。

如今得到了林傑到來的消息,教導主任的臉上看不到半分的着急之色,反而是笑着道:“你給我儘可能的攔住他,如果他硬闖,立刻報警!”

“哎呀,你到底行不行啊,這麼久了都沒點動靜?”教導主任掛斷了電話,而此時他的腿上,就坐着一個穿着清涼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女生。

一隻手,就放在他的胯下,不斷的搗鼓着。

教導主任頂着地中海的腦袋,嘿嘿的笑了笑,道:“小妖精,你怎麼還沒有吃飽呢?爲了你,現在我可是有麻煩來了呢!”

“討厭,你說好要給人家全部解決的呢!”女生幾乎嗲出水的聲音,讓這位教導主任簡直是****。

“當然可以解決,不過,可是要費不少功夫的呢!”

“大不了,人家滿足你嘛!”女生嬌滴滴的開口,俯下身去,教導主任只感覺身體一抽,頓時一臉的滿足。

對於即將到來的林傑,直接拋到了腦後。

而此時的林傑,看着糾纏不休的保安,也是懶得和他廢話,直接撥通了黑狼的電話,道:“你來一下學校,對,這裏有個保安要打我!”

黑狼一聽,整個人面色都變了,居然敢有人毆打林傑,當下一通電話打出去,帶着幾十個兄弟,便是浩浩蕩蕩的開到了校園門口。

本來還想幫忙多阻攔一會兒的保安,看着黑狼帶着幾十個人,手裏還都拎着傢伙,整個人都傻眼了。

這特麼的還怎麼攔住?

他很是識趣的讓開了路,任由林傑大搖大擺的開了進去,卻也沒有忘記,直接撥通了報警電話,聲稱這裏有人蓄意對學校不軌。

反正人都在這裏,到時候,就算是林傑想要狡辯,肯定也是沒有辦法的。

林傑似乎完全沒有想到這些,反而還囑咐了黑狼,守在校門口,絕對不讓教導主任那個傢伙悄悄給溜走了。

根據李柔柔的指點,林傑很快便是來到了教導處的辦公室。

才走到門口,林傑便是面色微變,聽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嘴角閃過一抹冷笑,拿出手機,便是順帶着給他們錄下了這一段“珍貴”的聲音。

嘭!


聽着裏面大概是快要**了,林傑陡然擡起一腳,就是將房門給踹開來。

儘管辦公室加了鎖,但是對於林傑而言,如若無物,伴隨着一聲巨響,大門便是忽然敞開,將裏面的兩人,徹底暴露了出來。

正在教導主任身上坐着,上下竄動的女生,驚叫一聲,整個人蹭的跳到了地上,抓起地上的衣服,便是趕忙遮住了身體。

教導主任的面色更是難看無比,差點給他嚇的萎了,面色那叫一個難看。

“你是誰?怎麼進來都不知道敲門的?”

“要是敲門的話,豈不是看不到如此壯觀的一幕了麼?”林傑冷笑着上前,臉上滿是戲謔之色,道:“教導主任,還真的是好雅興呢!”

“這個和你沒關係!”教導主任麻利的穿好了褲子,起身哼道:“這地方是學校的辦公室,你以爲是什麼地方,菜市場麼?隨便破壞公物,還擅自闖進來,你這是違法的知道麼?”

看着一臉狐假虎威模樣的地中海,林傑僅僅是冷笑一聲,道:“好,教導主任還不愧是主任,說起話來都是一套又一套。”

教導主任哼了一聲,道:“李柔柔,我知道你對這樣的結果很不滿意,但是你既然做了這樣的事情,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而不是出去,給我們學校丟人!”

“就是,被人包養了還有臉來,真的是不知廉恥!”眼見得教導主任似乎是佔據了上風,那女生也是穿好了衣服,得意洋洋的靠在辦公桌邊,看着李柔柔哼道。

“就你,還配說不知廉恥?”

林傑輕笑一聲,道:“聽那剛剛的叫聲,怕是身經百戰,對於這樣的事情,都熟練的很吧!”

“你!”

女生的面色頓時一沉,眼眸中更是閃過了一抹濃郁的難看之色,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李柔柔的狗麼?”

啪!

她的話音未落,林傑上前就是一巴掌扇了過去,巨大的力道,直接將女生扇了個趔趄,臉上迅速的泛起了五個指印,整個人直接撲在了辦公桌上,面色難看。

“放肆!”

教導主任見此情形,陡然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着林傑怒喝道:“這裏是你能撒野的地方麼?”

說着,拿起手機,便是當着林傑的面,按下了報警電話,還不忘威脅到:“我告訴你,剛剛你還只是擅自闖入,並不算什麼,但現在這就是惡意毆打,顯然就是犯罪!”

“是麼?”

林傑的臉上滿是笑意,對於一旁李柔柔的拉扯,絲毫不爲所動,反而是輕笑道:“那好,我們就在這裏等着,我倒要看看,是怎麼個犯罪!”

說着,還真的就是抓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教導主任的對面,連帶着一旁的李柔柔,也是被他安置在了一旁,靜靜的站着。

看到這一幕,那教導主任倒是有點慌了。

不過報警電話已經是撥通,他可不想背上一個戲弄警察的罪名,趕忙開口道:“警察局麼?我這裏有一個擅自闖入辦公室的匪徒,而且惡意毆打學生,你們快來處理一下!”

說完,掛斷電話,指着林傑道:“你等着吧,警察很快就會到來!”

“沒事,我陪你慢慢等!”

林傑笑着擡擡手,甚至是當着教導主任的面,拿出手機玩了起來,看那個樣子,分明就是沒打算將他放在眼裏。

教導主任心頭那個氣,卻是找不到地方發泄,僅僅是從那一扇門的慘狀,已經是可以猜到林傑的實力幾何了。

以他這大腹便便的樣子,怕都是打不過他一隻手。

“李柔柔,你還真的是不要臉,勾引方家二少包養你,還特地留着你這個傻哥哥給你出頭,你怎麼不去找方二少呢?怎麼?怕被嫌棄麼?”

女生看到教導主任沒有辦法,便是輕哼一聲,主動攻擊李柔柔。

“是麼?”聽到這話,李柔柔氣得臉色通紅,卻是找不到一句反駁的話,只能是默默的低下頭去,倒是林傑,擡眼一笑,似是詢問的看着那個女生,道:“原來她是被方明華包養的麼?”

“對啊,你還不知道吧,可憐的人,居然還爲了她出頭!”女生還以爲抓住了林傑的命門,趕忙繼續開口道。


然而,林傑接下來的動作,卻是讓她大跌眼鏡,差點沒把眼珠子給驚得掉出來。

只見得他快速的按了幾個數字出去,伴隨着漫長的忙音過後,就是聽到了一個人的聲音傳來,道:“姐夫,你找我什麼事情?”

“明華,聽說你包養了我妹妹?”

“哈?”方明華蹭的從牀上竄了起來,他難得睡個午覺,頓時沒了睡意,連聲道:“姐夫,看你這哪裏聽的謠言,柔柔能夠看上我都是我的福氣了,我還包養她,我倒是想,怕你打死我啊!”


“可是人家說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如你來看看?”

“特麼的,那個不開眼的造老子的謠!”方明華看着掛斷的電話,嘟囔了兩句,還是開着車,晃悠悠的走到了學校。

纔到門口,就看到了黑狼和一大幫人,面色微微一變,登時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趕忙下車上前,道:“我說黑狼,姐夫該不會讓你在這裏等着搞我吧?”

“沒有啊,老大這會兒在辦公室呢!”

黑狼看着方明華的出現,也是一臉疑惑,後者倒是心寬了不少,點點頭,回到車上,徑直開到了黑狼口中的辦公樓下。

至於那幾個保安,已經是完全閉嘴了。

他們心中清楚的很,這些人,可不是他們所能夠招惹的,那個報警的保安,甚至都有點懊悔,萬一到時候這幫人找他麻煩,該是何等倒黴的事情。

“姐夫,我來了!”

方明華找到了辦公室,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找到林傑的所在,笑嘻嘻的上前,道:“咋回事啊?”

“這位同學說,你可是包養了我妹妹呢!”

那個女生,已經是完全傻眼了,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方明華,難以想象她曾經看到的小方少,在林傑的面前,居然是如此的乖戾。

“誰啊?我認識你麼?”小方少目光一掃,落在了那女人的身上,皺着眉頭道:“咦,我怎麼好像在哪裏見過你?”

“小方少,她就是這一次準備出國留學的劉宇佳。”教導主任見狀,趕忙上前討好。

然而,話音未落,就是聽到了小方少恍然大悟的聲音,道:“我想起來了,你不是小於包養的那個麼?” 原本方明華的出現,原本趾高氣昂的女生,臉上本就是有點掛不住,本想遮掩一下,萬萬沒想到,小方少居然是當着這個教導主任,直接說了出來。

頓時,她便是看到教導主任難看的面色,儘管兩人也都是交錢交貨的“互惠”交易,但是教導主任還是感覺到了欺騙。

尤其小方少口中的小孫,可不是他所能夠稱爲的小於,這個於少,雖然相比小方少相去甚遠,但是比之他這麼一個小小的教導主任,還是綽綽有餘的。

要是被於少知道了這件事,只怕他是吃不了兜着走。


恨恨的瞪了那個女生一眼,但是這個時候,他想要挽回點什麼,顯然已經是來不及了,只能是儘可能的彌補一下。

“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然而,不等他開口,或者說,小方少完全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哼道:“怎麼?還和這麼個地中海搞到一起去了?”

小方少也是過來人,看到了林傑的眼神,加上兩人並沒有完全整理好的衣服,一眼便是看穿了其中的道道,直言喝道。

一句話,猶如五雷轟頂,砸在了那女生的頭上。

同樣的擔心,一樣在她的心頭縈繞,儘管在於少眼裏,她根本算不上什麼,但是他們這幫人最看重的就是面子,這樣做,無異於給他來了一定草原色的帽子。

要是被於少知道了,恐怕不僅是吃不了兜着走,可能她都無法繼續在這座城市繼續呆下去了。

“別扯開話題,你丫的說說,包養我妹妹是怎麼回事?因爲你,她連國外留學的機會,都被整沒了!”

林傑見此情形,眼眸中閃過一抹笑意,臉色卻是依舊嚴峻,擡手將手機遞了過去,只見得打開的頁面,是學校的論壇。

有關李柔柔的和小方少的事情,說的有理有據的,加上水軍的刻意引導,李柔柔很快便是被塑造成了一個不要臉的**。

對於她被取消資格,非但沒有什麼人,反倒是不少人支持,甚至還有人聲稱應該將這樣的人開除。

總之,整個學校裏,幾乎是看不到任何一個人支持李柔柔,而和這一切息息相關的,就是小方少,方明華了。

看着上面的那一張照片,赫然就是那天夜裏,林傑爲了保護李柔柔的安全,吩咐他幫忙接送的。

這都能夠被翻出來作爲新聞,簡直就是**裸的污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