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琳雪憤怒的問道。

這個傢伙怎麼還跟到這裏來呢,要是惹得張航不高興了,那她的歌該怎麼辦!


她這一晚上的功夫豈不是要浪費了!


想到這裏,她越發惱怒。

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張航原本還在納悶此人是誰,聽到燕琳雪的話頓時反映了過來。

這個就是跟自己有過一面之緣的傢伙,也就是燕琳雪的廢物老公。

不過,就算她老公來了又怎麼樣,他張航看中的女人,還從來沒有失手過!

當着她老公的面只會更刺激。

姜昊天一眼就看出了張航的心思,臉上的冷意更甚。

燕琳雪氣急,一巴掌打了過來,“你瘋夠了沒有,我說了,這跟你沒關係,你給我回去!回去!”

燕琳雪簡直要被氣死了,這次的專輯對她至關重要,是她復出首秀,如果成功的話,接下來會一路順暢,說不定會重回當年巔峯。

反之,就會被雪藏。

事關燕琳雪的夢想,大意不得。

也正是因爲這樣,她纔會出來陪張航吃飯,可是這一切眼看着就要被姜昊天毀了。 “不就是歌詞的問題,我替你解決。”姜昊天平靜的說道。

此話一出,張航立馬就笑出了聲。

他不屑的看着姜昊天,語氣中帶着嘲弄,“就憑你?你有什麼本事,據我所知,你就是個無業遊民吧?”

他可一點都不相信姜昊天真的有這個本事。

燕琳雪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不停的推搡着姜昊天,低聲怒吼道:“你還站在這裏做什麼,快點走吧,別在這裏丟人現眼了,算我求你了。”

如果這次失敗了的話,她還不知道要等多久纔可以拿到新的專輯。

這次的事對她很重要,不可以有一點的疏忽。

姜昊天看着燕琳雪,淡淡的說道:“我爲你寫了一首歌,你看看可以嗎?”

說着,姜昊天就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了提前寫好的歌詞,看到這一幕時,張航哈哈大笑起來,“我操,一個廢物tmd還寫歌,簡直要笑死人啦,你這麼有能耐的話怎麼會讓你老婆一個人辛苦出來打拼。”

“兄弟你可是要考慮好,如果你老婆今天能夠安安穩穩的陪我吃這一頓飯,說不定我還能夠網開一面,讓她有選精品歌的機會,這些事情對於我來說就是小菜一碟。”

燕琳雪臉色難看,眼神裏噴着怒火,這個窩囊廢到底想要做什麼?這件事情對自己可是十分重要,難不成他就這麼見不得自己好嗎?

“夠了,我不想再跟你胡說八道了,你快點走吧,算我求你了。”

燕琳雪差點都要哭出來了,好不容易纔下定了決心來到這裏,就是爲了能夠選歌詞,這已經是讓她很卑微了。

而姜昊天還這麼不給面子,在未來老闆面前搗亂,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難道一點都不想要自己復出嗎?

能夠站在大衆面前唱自己想唱的歌,一直都是燕琳雪的夢想。

要是沒有歌詞,那她該怎麼辦呀?

距離15號,不過只剩下兩天的時間,這兩天她上哪裏去找歌詞?

琴姐說的沒錯,也許只要自己陪張公子吃一頓飯,這件事情就能解決。

姜昊天眼神平靜看着燕琳雪只是沉聲說道:“你看一眼這歌詞吧,一定能夠幫到你的。”

聽到這話張航哈哈大笑起來,他直接從姜昊天的手中將歌詞奪了過來。

“來來來,老子幫你瞧瞧,你這寫的什麼破玩意兒,簡直笑死人了,就這東西唱出去能把人大牙笑掉,還想要幫燕琳雪復出,不可能!”

但是當他的視線落在這個詞上面時,卻愣了一下,他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姜昊天,這歌詞真的會是這個傢伙寫的嗎?

他不相信!

姜昊天不過是一個廢物,怎麼能夠寫出這麼意義高深的東西?

燕琳雪聽着男生的話心裏不舒服,雖然姜昊天確實是一個窩囊廢,但是他畢竟是孩子的父親。

燕琳雪可以這麼說姜昊天,但是張航一個外人卻不能。

燕琳雪冷着臉,直接將姜昊天寫的歌詞拿了回來,說道:“這件事情就不勞您操心了,我會自己看着辦的,張總我們先走了。”

張航眨了一下眼睛,以爲自己聽錯了,這女人剛纔還在自己面前卑躬屈膝的,怎麼一瞬間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敢跟自己叫囂。

她還想不想混了。

不會是以爲自己老公寫的這首歌真的能夠捧紅她吧?


看着燕琳雪的背影,張航衝着她大吼:“燕琳雪,你別忘了你今天來找我的目的是什麼,只要討好我,你想要什麼歌自然是手到擒來,你要是這麼走了的話,你可要把後果想清楚。”

燕琳雪愣了一瞬,不過當她的視線落在姜昊天身上時,卻咬緊了牙關,直接攥着姜昊天的手走了出去。

出了會所大門,燕琳雪一下子就把姜昊天的手給甩開,她恨恨的動着姜昊天憤怒的說道:“現在你滿意了吧?”

完了,一切都完了。

燕琳雪一想到自己連一首精品歌都沒有,他便慌的不行。


沒有歌,她還怎麼發專輯去跟何詩悅鬥!

未來的明星之路又該如何走下去?

燕琳雪崩潰的大哭了起來,姜昊天沉沉的嘆了一口氣,再次將自己寫好的歌詞遞了過去,燕琳雪這次才正眼看了一下姜昊天的歌詞,卻沒想到只是一眼,都讓燕琳雪愛上了這首歌。

她情不自禁的哼唱了起來。

越唱心裏越歡喜,這歌詞簡直就是精品中的精品,如果這首歌一旦現世,那絕對會非常火爆!

燕琳雪眼下也顧不得哭了,她眼角掛着淚珠,便捧着自己手裏的歌詞輕輕的哼唱了起來。

越看越喜歡,愛不釋手,也沒有想到這首歌是從姜昊天的手中拿過來的,直到她將所有的歌詞都理順了之後,纔回到現實世界。

在這期間姜昊天一直陪在她的左右。

燕琳雪想到之前對姜昊天的態度那麼惡劣,心中有些羞愧,蠕動了一下嘴巴,緩緩開口說道:“這首歌詞你是從哪裏弄來的?”

這水準哪怕是琴姐手下的所有作詞老師也沒有的。

姜昊天知道燕琳雪根本不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於是隨口扯了一個謊。

“是我一個朋友的。”

燕琳雪聽到這話方纔點了點頭,她就知道,按照姜昊天的才幹根本不可能寫出這麼優秀的一首歌。

燕琳雪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鄭重的看着姜昊天,“你能夠帶我去見一見你那位朋友嗎?我想要當面向他道謝。”

這首歌有可能會讓自己重回當年的巔峯,燕琳雪的心情怎麼能不激動?

“我那位朋友剛好有事出國了,短時間內恐怕回不來,”

姜昊天沒想到燕琳雪竟然會這麼殷切的要求見他那位不存在的朋友,有些無奈,只能一個謊用百個謊去圓。

燕琳雪眼底閃過一絲失望,原本是想要跟這位作詞家當面溝通一下,更加領略這首歌的精神,但是聽到姜昊天這麼說也只能放棄。

“如果你那位朋友回國的話,請他一定要聯繫我,跟我見一面,好嗎?”

姜昊天輕輕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與此同時,星月會所內,張航看到自己到嘴的鴨子飛了,無比惱怒,他直接掏出手機,對着電話那端吼了一通了,勒令琴姐絕對不會放任何歌給燕琳雪,他就不相信了,這女人還能死鴨子嘴硬到底,跟自己作對。 燕琳雪回到家裏就迫不及待的去練習,看到她這興致勃勃的樣子,姜昊天無奈搖了搖頭。

等到燕琳雪回過神的時候,纔想起還沒跟姜昊天道謝,有些扭捏的找到了姜昊天,想要跟姜昊天道謝。

“如果再發生這種事情的話,你可以提前跟我說,你是我老婆有什麼事,應該第一時間告訴我。”

聽到姜昊天的話時,姜昕兒愣了一下,下意識擡頭朝着姜昊天的方向看了過去。

她已經好久沒有聽到姜昊天說出這麼負責任的話了,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習慣。

姜昊天皺着眉頭,他沒有聽到燕琳雪的回覆,還以爲她不贊同自己的話,加重了語氣說道:“我是你老公,不管多大的困難,我都會第一時間替你扛下來的,你放心,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也會給昕兒一個完整的家。”

燕琳雪心神一顫,複雜的看了姜昊天一眼。

感覺姜昊天跟過去真的有了一些不一樣的變化。

難不成發生了什麼事情?

要不然的話一個人怎麼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了這麼大的轉變?

她狐疑的視線在姜昊天的身上停留了幾秒,就被睡眼惺忪的姜昕兒給打斷了。

姜昕兒揉着眼睛,奶聲奶氣的說道:“粑粑,麻麻,你們怎麼還不睡覺呀?”

燕琳雪看到她光着腳丫踩在地冰涼的地板上,連忙走了過去,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媽媽現在就去睡覺。”

在面對女兒的時候,一向冰冷的燕琳雪臉上流露出了難得的柔情。

“粑粑麻麻要一起睡覺,別的小朋友的粑粑麻麻都這樣。”

說着,姜昕兒就掙扎着從燕琳雪的懷裏跳了出來,一路小跑到姜昊天的跟前,拉着姜昊天的手,走向了燕琳雪。

一起睡?

燕琳雪面色變得古怪。

她跟姜昊天已經分居了好久,兩個人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睡在一起了,跟陌生人沒什麼區別,這讓她怎麼跟姜昊天睡在一起。

姜昕兒看到燕琳雪沉默不語,納悶的擡起頭問道:“麻麻,你爲什麼不跟粑粑睡一起?”

燕琳雪說不出話來,不知道該怎麼跟姜昕兒說。

“我……”

“麻麻這是同意跟粑粑一起睡了?”

燕琳雪擡頭,正好看見姜昊天朝自己這邊看了過來。

就算是爲了昕兒吧……

燕琳雪想着,點了點頭。

“耶, 寶可夢技能大師 ,昕兒好幸福!”

姜昕兒興沖沖的拉着燕琳雪和姜昊天的手去了臥室。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