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聶天明問道。

“因爲我們女孩子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你們男生是不能看的,比如說我們換衣服的時候啊,再比如說我們一不小心穿的露了些了。”花慕容壞笑着說道。

“好吧,我答應你們,我不看就是了。”聶天明立刻回答道,他可不想自己的眼睛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塊布蒙着,這跟在黑夜有什麼區別呢?

“去,你說不看就不看,騙誰啊你。”花慕容從衣櫃裏拿出一條內褲,而且是紅色的。

“大姐,你在幹什麼?”聶天明嚇得差點都要尖叫出來了。

“沒幹什麼。套你頭上,然後給你拍一張照片發到微博上去。”花慕容得意的說道,將那內褲往聶天明的頭上套去。

“等等,別啊。”聶天明嚇得汗水都流了下來了,這要是照片真的被拍下來,然後發到微博上去,那自己以後還怎麼混啊?御手的威名何在?


“要我不怎麼做也可以,你必須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三個問題。”花慕容勉強地收起自己的內褲,笑着說道。

“好吧,我答應你。”聶天明的冷汗一下子又縮了回去,不得不選擇妥協。

“第一個問題,你怎麼暈倒的,怎麼會出現在校園裏的?”花慕容轉着自己的眼珠子,問道。

續命師 ,就倒在了學校的門口,然後就被你們給發現了。”聶天明趕緊忽悠到。

“喝到全身無力?喝到沒有爬都爬不起來?喝到一睡不醒?”花慕容一連的問道,滿臉的不信。

“你這是四個問題了。”聶天明有些狡辯的轉移了話題,心裏卻在揪心,怎麼會有這麼精怪的女孩子,這女孩是想將自己給吃定啊。

“我最討厭說謊的人了。”花慕容嘟着嘴巴說道,然後將手裏的內褲再次靠近聶天明的頭上。

“大姐,我招了。”聶天明只得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告訴花慕容。

“啊?”花慕容驚訝的差點大叫,“你就是那個暗氏企業的董事長,他就是盤龍幫的老大?”

聶天明點點頭,有說不出的自豪。

“又騙我!”花慕容依然不信。

聶天明急的都快哭出來了,“大姐啊,我真的沒有騙你啊,說的都是真的,我要是騙你,我就是豬。”

“嗯,這態度還差不多。”那花慕容見聶天明這邊的認真,這才勉強相信了,不禁感嘆道,“看你那麼猥瑣,沒想到會是董事長啊。”

又指了指躺在聶天明旁邊的天義,“他就是盤龍幫的老大,看起來比你帥多了。”

“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介紹啊?”聶天明賊笑着問道。 “別想轉移話題。”那花慕容突然又變成了一個兇惡的少女,惡毒的瞪了聶天明一眼,“我問你,你究竟有沒有打算當老大?”

“有啊。”聶天明笑着說道。

“那爲什麼不接受我的挑戰?”花慕容問道。

“我不想和女生打。”聶天明笑着說道,想起上次和花慕容一起喝咖啡的場景,聶天明不禁苦笑不已。

和花慕容單挑?那不是擺明了欺負女孩子嗎?就算是真的贏了,那也贏得不夠光彩,這樣一點意思也沒有。

“可是我想和你打啊。”花慕容笑着說道。

“那好,改天有機會我們在牀上打!”聶天明陰笑着說道。

“呸!”花慕容絲毫不留情面的呸了一口。但是氣歸氣,花慕容還是懂的照顧生病的人,給他削了一個蘋果,

“說真的,我不想和你打。”邊吃着蘋果皮聶天明邊說道,“你們女孩子學人家玩征服是不對的,聽哥的話,找個喜歡的男孩子做男朋友,然後把幫派給解散了吧。”

“去,你說解散就解散,那我花慕容豈不是很沒有面子?”聽完了聶天明的話,花慕容不以爲然的扯了扯嘴皮子。

“靠,你是女孩子,說話能不能不要那麼大爺?”聶天明又咬了一口蘋果。

“不能。”花慕容認真的搖搖頭,笑着說道,“我習慣了征服,我們之間也就只有兩種結果,要麼,你征服我,要麼,我征服你。”

“哎,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怎麼忍心動你。”聶天明低聲說道,這話聽得花慕容稍微的一愣,他一貫是不喜歡眼前的這個男子,但是聶天明的這一句話卻由讓她對其有所改觀了。

“或許,你只是嘴巴比較臭一點,爲人比較差一點而已,人品應該不是很壞。”花慕容直面地說道。

“過獎了。”聶天明不客氣的笑笑,將蘋果核遞給了花慕容。

花慕容本來想着寒酸幾句,沒有考慮就將聶天明手裏的蘋果核接了過來,輕輕一扔,蘋果核落入垃圾桶裏。

命中。

“欠我一百五十元。”花慕容說道,害怕聶天明不懂,她又說道,“這是到目前爲止的費用。”

“好的,到時我會支付費用的。”聶天明點頭說道,反正這筆費用是怎麼也跑不掉,趁着這會自己一點收入的時候,聶天明毫不否認的答應了。

“我也去上課了。”花慕容覺得沒有事情了,也就想要閃人了,急急忙忙的拉開了門。

“對了。你有什麼事情可以打我的電話。”臨走前,花慕容還將回頭說了一句。

然後不給聶天明說話的機會,花慕容掛掉了電話,將門輕輕給關上了。

花慕容一走,聶天明就覺得無聊,轉身看了看還在熟睡中的天義,冷冷地笑了笑,大聲叫了兩聲大哥,發現對方還是在熟睡中。

於是,無聊中,聶天明就拿出手機來玩,這不看不得了,一看嚇一跳,自己的電話顯示出了一大推的未接電話。

聶天明隨便打開一看,有幾個是葉子翔和柳軍那些人打來的,還有幾個是鬍子儀打來的,甚至還有王靈靈打來的。

有這麼多關心自己的人,聶天明很是感動,爲了不使得這些人擔心,聶天明還是將電話給打了回去,首先打的是柳軍的電話。

柳軍和和葉子翔等人一整夜都沒有閤眼,幹坐在地上發着呆,心裏又急又擔心,這天幾個人幾乎每隔一個小時都會打一個電話,確定聶天明和天義是否安全。

然而,不管打了多少個電話,聶天明和天義的手機都沒有接通。本來,着急的柳軍是想着要過去龐大帥那裏去要人的,但是西門草堅決不同意,他認爲盤龍幫好不容易從死裏逃生,不能夠草率的行動,萬一整個盤龍幫的人全都被殲滅,那也不是自己大哥和二哥所願意看到的。

擔心了許久的衆人,一看到柳軍的手機屏幕上顯示着自己二哥的名字,那塊心頭總算是暫時放下了。

一邊的鬍子儀也頓時有了精神,蹦蹦跳跳地搶過了柳軍的手機,“喂,是天明叔叔嗎?”

聶天明微楞,自己不是打電話給柳軍嗎?這麼這個小姑娘那麼的精靈,將手機搶過來呢?抿嘴笑答:“是我,我還活着。”

“太好了,我就知道叔叔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情的。”鬍子儀笑着抹去了眼角的淚水,但是聲音仍舊有些哽咽。

“恩,叫柳軍接下電話。”聶天明害怕這個小姑娘繼續矯情下去,也害怕柳軍和西門草等人等得急了,急忙說道。

“好。”鬍子儀沒有再耍性子,老實的將手機交還給你柳軍。

“二哥嗎?”柳軍試探性地問道。

“柳軍,我還活着,天義哥哥也活着。快點過來看我。”聶天明很乾脆的說道。

“好,你現在在哪裏?”柳軍連忙問道。

“我在女生宿舍裏。”聶天明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一聽聶天明說是在女生宿舍裏,柳軍立刻就道:“大哥,不是我說你啊,你剛從虎口裏出來,急於有所X泄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但你不能急着就和女孩子交流感情啊,至少啊,你也該打個電話回來報個平安對不?”

聶天明苦笑一聲,知道這齷齪的柳軍肯定是誤會自己的話,馬上說道:“柳軍,你誤會了,宿舍你只有我和天義哥哥在。”

“什麼?”柳軍表現的更加詫異了,“大哥就這麼快就和你好上了?原來你們真是。”


“是你個大頭鬼啊,趕緊過來看你二哥,你二哥就快死了!”

聶天明有些生氣,沒好氣的就將電話給掛了。

不一會兒,聶天明又打電話給王靈靈。

“喂。”電話令一頭是略帶驚喜還有溫柔的聲音,顯然王靈靈對於聶天明的安危還是很在乎的。

“我還活着。”聶天明簡單的答道。

“在哪裏呢?子儀告訴我了,你出事情了,擔心死我了。”王靈靈柔聲說道。

“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我在女生宿舍。”聶天明說道。

電話那頭突然沉默了片刻,隨即尖聲說道:“天明哥哥,你太讓我失望了。”然後,不容聶天明解釋,將電話給掛斷了。 聶天明知道王靈靈肯定是誤會了,打了幾個電話想要解釋,卻被王靈靈給無情的掛掉了,根本不給對方解釋的機會。

沒有辦法,聶天明只能從賀恩西的身上下手,打電話給了賀恩西。賀恩西對聶天明的態度算是很好,接到聶天明的電話之後也是同樣的驚喜。

電話一通,聶天明先將自己安全的事情宣佈,好讓賀恩西不擔心,再然後聶天明將王靈靈誤會的事情告訴了賀恩西,並請求她幫自己給解釋解釋。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等一會,我們幾個過去看你。”賀恩西將電話掛斷,一臉的陽光燦爛。

掛掉了電話,聶天明的心情總算是與快樂許多,他拍了拍一邊的天義,天義也稍微有了動靜,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第一句就是:“天明,我們這是在哪裏啊?是不是地獄啊。”

聶天明有些想笑,這話並不怎麼符合天義說話的性格啊,於是忍住笑說道:“大哥,我們這是在女生宿舍呢,沒死。”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天義也四處打量着四周的景色,終於確定這個房間就是女生宿舍之後,他才勉強的放下心來,犯迷糊的想着事情。

“別想了,大哥。我和你一樣,都被人給救人,放在了學校的門口。是一些好心的女孩子救了我們的。”聶天明笑着解釋道,這天義想事情起來的神情還真是有意思。

“哦,那我們還真得謝謝救我們的人。”天義說道。

“嗯。”聶天明點點頭。

天義起身,突然將衣服穿好,整理了整理,精神十足的站在聶天明的身邊。

“大哥,你。”聶天明看着跟沒事人一樣的天義,又驚又喜,羨慕嫉妒恨。

爲什麼自己要苦苦的留在女生宿舍裏被人整,而天義就可以跟沒事人一樣的開外掛?

“哈哈,我也不知道爲什麼,我記得當時我只是被人打暈的,我想這就是原因吧。”天義很神氣在聶天明的面前轉了一圈,像是在炫耀什麼。

嗚嗚嗚,聶天明想死的心都有了,爲什麼就連受傷都沒有人一起作陪呢?

“咚咚咚!”劇烈的敲門聲傳來,天義去開心,見門口站滿了人。

之後的幾分鐘,聶天明的宿舍內就圍滿了人,有盤龍幫的人,王靈靈,賀恩西,鬍子儀,莫可兒,還有一些同學,這些人一起將聶天明團團圍在了牀上,噓寒問暖,問這問那。

“二哥,你真的不能動了嗎?該不是爲了接近女孩子,故意裝成癱瘓了吧?”柳軍玩笑着說道。

“那你給我裝個癱瘓試試看。”聶天明不滿的說道。

“二哥,你真是厲害啊,整個宿舍的女孩都被你搞到手了吧?”葉子翔也極其不正經的說道。

“我這樣子還能泡妞?”聶天明自嘲的一笑,給了葉子翔一個冷冷地白眼。

“天明。你還好吧?”賀恩西和王靈靈一同說道。

“你說,我這樣子,都跟廢物差不多,還能好到哪裏去?”聶天明情緒低落的說道,“看來只能休養幾天才能恢復了。”

“沒事的,我願意照顧你。”賀恩西立刻說道,趁機將臉貼在了聶天明的肩膀上。

“我也要照顧你。”這個關鍵時刻,怎麼能夠少了王靈靈呢?同樣也是乖巧的將臉龐貼在了聶天明的肩膀上。

Www⊙ ttкan⊙ c ○

“草,那麼多的人,全都當電燈泡了。”葉子翔拍了拍其餘的衆人,撇撇臉,示意一起先出門去迴避迴避。

聶天明趕緊推開了兩個少女,然後問道:“鬍子儀在哪裏?”

一聽到聶天明叫自己,鬍子儀立刻就衝了上去,一下子就蹦到了牀上,活脫脫地就像是一隻可愛的小兔子。

“子儀,我想單獨和你談點事情,請你們幾個迴避一下。”聶天明像是對鬍子儀說話,又像是對衆人說話。

“行了,既然天明哥有不願意透露的事情,那我們也尊重二哥的意思,走吧,出去吹吹風。”葉子翔拉着柳軍等人往外走了出去。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