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從一堆鑽石裏面找了幾個品相好的。

聯繫了快遞讓明天送給秦文石。

這個生意之所以沒有找到別人,主要就是王浩的這個鑽石手段並不是特別的乾淨,所以就得找秦文石這種手不是很乾淨的人去辦。

忙活完了這些,王浩去了一趟首飾店,買了幾個好看的項鍊。

回到自己的小賣鋪裏面認認真真的忙碌了起來。

傍晚六點半。

軒轅千兒打來電話。

“忙嗎?”

“還好,怎麼了?”

“吃飯。”

“就來。”

兩個人很有默契。

王浩直接開車去了軒轅琴兒的公寓。

一進門就看到軒轅千兒繫着圍裙。


“默契度高就是好,我都不說在哪裏你就來了。”

王浩啞然失笑,“我都聽到你炒菜的聲音了。”

今天沒事情,一頓飯後,軒轅千兒提出出門去遛遛食。

誰知道半路上軒轅千兒忽然拉住了王浩,就要回去。

王浩一臉懵逼不知道軒轅千兒這是幹什麼。

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

“軒轅千兒?你跑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王浩一回頭,就看到了一個五短身材的中年人靠着一輛寶馬,旁邊還跟着一個大長腿的網紅臉。

“寶貝,你看,這個就是我給你說的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網紅臉看向了軒轅千兒。

"就是你死追着我老公不放?"

王浩愣了一下低頭看着軒轅千兒,發現軒轅千兒一副嗶了狗的表情。

“我,死追着他不放?”軒轅千兒道。

“老婆你不知道,當初我對她那麼好她無動於衷,後來知道我開寶馬之後就舔着個臉上來給我貼,我一看到她就噁心。”

五短身材的男人開口道。

“真不要臉。”網紅臉罵了一聲。

軒轅千兒擼起袖子準備幹架。

“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你重新說一遍是誰追着誰不放的?”

網紅臉立馬道,“老公不生氣,和這種人沒必要較勁,你看她現在找的男朋友就知道了,品味肯定很差。是她配不上你,哎呀,老公,手好累的,你昨天給我買的鑽戒太大了,戴着累手。”

“這纔多大,我舅舅是秦文石,明天我給你搞一個更大的,這個都是小兒科。”

網紅臉立馬不嫌惡心的在五短身材的男人臉上親了一口。

“愛你老公。”

軒轅千兒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拉着王浩就走。

“哎呀,有些人急了,有些人急了,軒轅千兒,你不是說你會找一個比我好十萬八千倍的男人嗎?怎麼就找了個這?出門還腿兒着啊。你們找了多久了啊?他有沒有給你送過什麼東西啊?”

“老公,你可就別爲難她了,人以類聚物以羣分,這種人天生不配貴重這兩個字。”

軒轅千兒懶得費口舌,拉着王浩就要走。

“你看你看,她急了她急了,被我戳到痛處了。”網紅臉接着道。

王浩忽然一把拉住了軒轅千兒,軒轅千兒一臉的不解看着王浩。

就看到王浩在兜裏摸了半天,最後抓出來串串練練一把鑽石項鍊。

“挑一個吧。” 軒轅千兒一時間愣住了。

看着王浩手中抓着的一把項鍊。

每一個都很好看。

要是別人這麼掏出來一把軒轅千兒還會覺得這是假的。

但是從王浩兜裏出來的東西,軒轅千兒覺得這個就是真的。

這段時間軒轅千兒可是清楚的看到了王浩的財力。

那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比擬的。

那邊得網紅臉立馬道,"老公,你看這兩個人真有意思,拿了一把地攤貨跑出來裝,真的是搞笑。"

五短身材的也跟着嘲諷道,“軒轅千兒,沒看出來,還挺虛僞,我早就知道你就是個虛僞的女人當初爲了纏着我各種手段,現在還是這麼虛僞,找了個男人也是個僞君子。”

王浩回過頭看着五短身材的男人。

“你說你的項鍊是從秦文石那裏拿來的?”

男人一挺胸膛,“沒想到吧,嚇壞了吧,銀州市富豪榜第二就是我舅舅,寶貝,明天我找我舅舅再給你拿一個更大的,他這段時間拿來了一批鑽石,品相都很好的。”

“愛你老公。”

王浩聽到着話之後當時就不爽了。

“你是說這是你免費拿的?”

“怎麼了?沒想到吧。我舅舅現在就是做鑽石生意的,鑽石一抓一大把,你拿了幾件地攤貨就出來裝逼,明天我拿出來一把真的給你看看,真的是,這年頭,真的是什麼人都有,跟我擱這兒裝什麼大尾巴狼。想做鑽石王老五你也配?”

“就是,我老公這麼帥的人才配得上鑽石王老五的名號,你這種還是算了吧。”

這網紅臉也是一絕。

這五短身材的男人橫看豎看都和帥拉不上關係。


爲了鑽石也真的是不要眼睛了。

王浩只覺得噁心。

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胖子,老子給你貨讓你拿出去賣,你怎麼給自己家的人都戴上了?黑錢黑到老子頭上來了?”

秦文石有些心虛道,“二爺,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外甥就在我面前站着,都已經告訴我從你那裏拿走了鑽石,胖子,你是不是黑錢黑錯了人?多少鑽石老子有數,到時候要是錢對不上,就別再指望老子和你做生意了。”

“二爺,這件事我立馬去查,肯定是手底下的人出了差錯,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

五短身材的男人看着王浩,“裝,就接着裝,就接着硬裝,軒轅千兒,你從哪裏找來了這麼個奇葩,還他媽挺有意思的,還你的一批貨,你咋不說我舅舅給你當馬仔呢。裝的還挺像。”

正說話的時候,男人的手機就響了。

掏出來一看,臉色變了變。

接通電話就像是狗一樣。

“表哥,什麼事情?”

“你他媽是不是拿着鑽石出去裝逼去了?”

“怎麼了表哥,不是說沒問題嗎?”

那邊傳來盛怒的吼聲,“沒問題你媽,人家進貨的主子他媽的發現了,你他媽快給我滾回來,把鑽石也給老子帶回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操!”

男人面色慘敗,看了眼王浩。

“老公怎麼了?”

網紅臉問道。

男人一把奪來鑽戒跳上車就走。

“老公你等等我啊。”

軒轅千兒看向王浩。

“怎麼回事?那個秦文石的鑽石該不會是你的吧?”

王浩咧嘴一笑,“你覺得呢。”

“淦!咱倆差距真的是越來越大了,好心累。”

王浩啞然失笑。

“你該不是什麼大家族的少爺吧,你是不是出來歷練的?我看到很多小說裏面都是這麼寫的,到時候金手指一開,整個人都是開掛的。

王家,我記得國內富豪榜上好像有王家吧,你該不會是…"

軒轅千兒看着王浩,一雙漂亮的眸子瞪着王浩。

王浩咧嘴一笑,神神祕祕道,“你猜呢?”


軒轅千兒小嘴巴張開。

“不會吧?我這是要嫁入豪門的節奏嗎?”

王浩被軒轅千兒逗笑了。

“我就是個普通人。”


“普通人?那你可真的挺普通的,我也想成爲你這樣的普通人,大佬能不能帶帶我。”

王浩咧嘴笑道,“你現在不就是了嗎?”

“哈哈哈,要不要我給你生個孩子,到時候我就母憑子貴,手裏面就有一張底牌了是嗎?”

王浩欲哭無淚,“你這是電視劇看多了吧。”

“電視劇哪有現實生活精彩,就像是正常人看到你,想破頭都不會想到你是億萬富翁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