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玉兒眉心處的黑色閃電標誌已經漸漸穩定了下來,裏面蘊含着淡淡的威壓,只是這股威壓都內斂在黑色的閃電標誌內。

現在玉兒還沒有甦醒,不過氣息穩定了許多,看樣子等她醒來還得給她選一個雷電屬性的功法,這事還得找辰老啊,他那裏肯定有。

由於現在許林和小鬼還在合體的狀態,所以現在許林的視覺和嗅覺都大大增強,而且由於帝狼翼的存在,許林的速度就差逆天了。極是快速。

又飛行了一會,許林終於到達了斷欲閣的瀑布下面。

隨後一道劍影射出,插在了石壁上。一道劍元穿透石壁,進入了斷欲閣內。

“花欲公子,我來啦,還不趕緊開門。”許林淡淡一笑,將玉兒放在了地上,讓她整個人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不過這時許林面前的石壁突然打開了一個縫,從裏面走出來一個人,臉上佈滿了高興之色。

“哎呀,老弟你來啦,快進來,快進來,這個應該是弟妹吧,真漂亮。”

許林重新將玉兒抱了起來。“好。咱們先進去。”

隨後許林跨步朝裏面走去。

看到許林走了進去,花欲公子隨即露出一股陰笑,隨後恢復了正常,臉上佈滿了一股笑容,對着許林極是熱情。

“老弟,這走還沒幾天,怎麼有回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花欲公子在心裏暗道。:“本來對付你的東西再過一段時間就成功了,現在拿出來不知道能不能殺了你,不過估計不是太好。”

其實許林心裏也在想:哈哈,那個水晶柱,老子來了。

就這樣,兩個各懷鬼胎的人熱情的交談着。

其實花欲公子也在暗恨,自己的鎮閣之寶在許林離開後就化作了粉末,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這肯定是許林的問題,說不定那裏面的精華就是被許林帶走了,他今天非得讓許林把寶貝交出來不可,不然他也就只能出動祕密武器了。

眼看許林已經深入了斷欲閣的深處,這花欲公子也失去了僞裝的興趣。

“小三,整找你吶,真想不到你自己居然自投羅網了。”

許林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難道我的想法被他發現了?不過臉上還是裝作不解道。“花欲公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還跟我裝,趕緊把我們的鎮閣之寶交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花欲公子眼神一寒。

周圍的幾個壯漢也虎視眈眈的看着許林。“對,趕緊把我們的鎮閣之寶交出來。”

“笑話,我哪拿了你們的鎮閣之寶,如果我拿了,傻子纔會回來。”許林冷冷的一笑,有些不解,不過隨即他眼神一亮。

“你說什麼?那個水晶柱子沒了。”

“還裝,我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你前腳走,後腳這柱子就碎了,不是你幹得還會是誰,我勸你還是識相點,否則我們可不客氣了。”花欲公子氣呼呼的,冷冷的看着許林。

“什麼?居然碎了。”許林眼神一轉。“能帶我看看麼?”

“裝,還跟我裝。”

“誰跟你裝了,你再說一遍。”許林目光猛然一寒,身子瞬間出現在花欲公子的面前,一股殺氣暗蘊在雙瞳之中。

花欲公子猛然一驚,看了看剛纔許林所在的位置,距離自己那可是百米吶,這眨眼間就到了自己的面前,而且自己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這花欲公子不由得嚥了咽口水。


暗道:孃的,速度怎麼這麼快了,這可怎麼辦?

許林的手輕輕點了點花欲公子的脖子,“帶我去看看。。。”

感受到許林指尖的靈元,花欲公子心中猛的一哆嗦,還是命重要啊。“好好,老弟跟我來。”隨後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趕緊的,別墨跡。”許林搖了搖頭,自嘲的笑了笑,對付一些人還是兇一點管用。

花欲公子感受到脖子間的壓力,額頭上浮現一層密汗。“老弟,你能不能把手拿開,你這樣我有壓力啊,我帶你去還不行嗎。”

許林細細的看了他一眼,隨後收回了手,抱起了玉兒。“走吧,帶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許林率先往前走去。留下了有些發愣的花欲公子。

這時花欲公子旁邊的一個人悄悄的湊近了他的耳旁,“閣主,咱們要不要?”隨後他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誰知許林隨即一巴掌便扇在了這人的腦殼。“要個屁,咱們能是他的對手嗎,就算有那件東西也不行,他的速度太快了。”

提起許林的速度,花欲公子現在心裏還有點發寒,估計那速度都超越光速了吧,也不知這小子是怎麼修煉的,上次見他實力也就和我差不多,怎麼現在這麼厲害了吶。

雖然心裏還有點疑惑,但是花欲公子還是快速的跟上了許林。

“老弟啊,我這宮殿建造的不錯吧。”花欲公子站在許林的旁邊,伸手指了指周圍的建築。

許林往四周看了看,這裏的建築看上去比上次更加完整了,真的如同一個宮殿羣。“你這是把整個山體都掏空了吧,這也太大手筆了。”

“沒有,沒有,我就掏空了半個山體。”

“額,那也不小了。”

“是是,一切還都在規劃。”

許林摸了摸額頭,淡淡一笑。“你不用這麼拘謹,我又不會把你怎麼的,對了,這個就是鎮閣之寶所在的房間吧。”

說完許林便伸手推開了面前的石門,在這房間的一角堆集了大量的晶瑩顆粒,只是這顆粒有些小,不仔細看就跟粉末似的。

隨後花欲公子也跟着進來了。“那個水晶柱都在這裏了。”他指了指那一堆的晶瑩粉末。無奈的聳了聳肩。

許林也是快走了幾步,手抓了一些粉末,往裏面輸入了一些靈元,但是粉末毫無反應,只不過那些粉末變得更亮了。

“沒用的,我試過把靈氣啊什麼的力量融入裏面,但是都毫無反應。”花欲公子看着許林的動作,忍不住搖了搖頭。


“哦。”隨即許林目光一定,手裏又抓了一把的粉末,隨即在心裏喊道。

“辰老,辰老。。。”

“你小子,別煩我,我正在做人生大事吶,至於你手裏的那東西屁用沒有,不過倒是可以做些漂亮的首飾,但是還是垃圾。”辰老的聲音很是不耐煩。

“額,是嗎,你當初見了這玩意不是很驚訝嗎,怎現在又這副嘴臉了。”

“以前那是以前,現在是垃圾了,不信你可以用你的弱小魔火燒燒看,看看最後是個什麼現象。”

辰老的聲音中透着深深的不屑。

“燒就燒,你透露點會死啊。”許林臉色隨即一正,指尖涌現一縷弱小的火焰。

瞬間這縷火焰便把手裏的粉末包圍。

“怎麼會這樣?”看着手中的粉末居然在這火焰的燃燒下化作了飛灰,還有一部分化爲了液體,然後結合成爲更大的液滴,許林有些驚訝了。

“小子,你滿意了,早說是垃圾了嗎,你還不信。”辰老的聲音在許林的腦海中淡淡響起。

“行了,知道你厲害了,既然你這麼厲害,不如就把真相告訴我算了。”許林心中的好奇心是越來越重了,能讓辰老一直隱瞞的事情肯定是件大事,弄不好還是什麼他都害怕的寶貝吶。

“真相?哪有什麼真相,不都跟你說了嗎,這個我也不知道。好了,不和你說了,我還有事要做。”辰老的聲音有些不耐煩。隨後便沒了聲息。

“呃,你。。”許林無語了一下,這都什麼人啊,就這樣閃了。

許林搖了搖頭,隨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我看完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許林搖了搖頭,將玉兒攔腰抱起,從這個石室內走了出來。

“那還有什麼價值沒有。”花欲公子有些捏不準這些東西的情況。


“不知道,以我的見識,不好判斷啊。”

花欲公子還有點不死心。“那就是還有價值嘍。”

許林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不自然。“可,可以這麼說吧。”

“那要不我賣給你吧,你看在我手裏也沒啥用。”


“額,這個,這個。”

“怎麼?有難處啊。”

“嗯,是有點難處,你看我也沒啥寶貝,怎麼買啊?”許林淡淡的一笑。

誰知花欲公子竟然呵呵一笑,“給我點這個東西就行了,這菜不錯吧。”隨後花欲公子指了指玉兒衣服上的一個菜葉。

看到那個菜葉,許林突然有一股想笑的衝動,孃的,那不就是地靈仙枝的葉子嗎,花欲公子這丫的,還以爲許林不認識吶。

隨後許林淡淡一笑。“你要這些野菜啊,不行,不行,這野菜怎能換你的那些粉末吶。”

那花欲公子聽到許林的話,暗道有門。“沒事,沒事,你不是我老弟嗎,我吃點虧沒啥,呵呵。”

“這可是你說的啊,你可不能反悔。”隨後許林拿出了十株地靈仙枝。“你說的是不是這個東西啊。。”

“是是,就是這種野菜,我老早就想吃了,趕快給我吧。”花欲公子臉上堆滿了笑容。看到那十株地靈仙枝眼都快直了。

但是不過許林的臉立馬陰沉了下來。“可是我反悔了,我不要那些粉末了。”

聽見許林反悔,這花欲公子立馬不幹了。“老弟,你可不能這樣啊,咱們可都是說好的啊。”

“但我就是反悔了,怎麼滴。”

聽見這話,花欲公子立馬急了。“老弟啊,我是實在想吃這野菜啊,你給我幾棵就行,這些粉末就全都歸你了。”

“一棵沒有。”許林瞬間把地靈仙枝收了起來,對着花欲公子一笑。

看到手的鴨子要飛了,這花欲公子立馬眼紅起來。“老弟啊,我最親愛的老弟,你連我最後的願望都不能滿足大哥嗎,你好狠的心啊。”說完他還真掉淚了。

“額,丫的,你別哭了。”

“怎麼?老弟你答應了。”

許林看到他那張臉,立馬一巴掌打了過去。“答應你妹啊,你以爲我傻啊,那可是地靈仙枝。”

花欲公子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臉上露出意外之色。“啊,原來你知道啊。” “不然類,這裏面可是蘊藏着龐大的精元,你以爲我感應不出來啊。”許林忍不住又往花欲公子的頭上打了一下。“除非他不是修真者才感應不到這地靈仙枝的特殊之感。”

許林冷哼了一聲,像看白癡一樣看着花欲公子。

“是是是,老弟說的對啊,不過這地靈仙枝你能不能賣給我一支啊,我要它可是有大用的。”花欲公子臉上佈滿了笑容,看來這花欲公子對於許林手中的地靈仙枝還是念念不忘。

許林看了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好笑之意。“你還惦記着我手中的地靈仙枝吶,你要他幹嘛,我這地靈仙枝除了可以改善人的體質外,別的好像也只有補充功力了吧。”

聽到許林的話,花欲公子的眼神也開始變得深邃,嘴裏幽幽道:“此事說來話長。。。。”

“那你就長話短說。”許林看他一股故作高深的樣子,就恨不得扇他兩巴掌。

“算啦算啦,此事稍後再議,你先給我找個歇息的地方,我總不能一直抱着她吧。”許林看花欲公子還在哪組織語言,有些不耐煩,立馬道。

花欲公子看許林懷裏還抱着一個姑娘,立馬意識到現在還不是說話的時候。

“額,老弟,是我考慮不周,不周,走,我帶你去住的地方。”花欲公子乾笑了兩聲,有些拘謹,搓了搓手,往前走去。

這個路是上次許林沒有走過的,在昏暗的火光下,不知通向何方。

走了一會,前方居然傳來了數人呵斥的聲音,痛苦**的聲音,還有聲聲的叫罵。

隨即許林心裏便升起了一個疑問。“這是幹什麼吶?”

走着走着兩人便來到了一個燈火通明的石洞內,面前有幾個好像是斷欲閣的人,手裏正拿着一根鞭子,抽打着一些人,這些人看上去都是一些給斷欲閣修築宮殿的工人。

聽見許林的話,花欲公子扭過頭對着許林一笑。“他們應該是在教訓這些不聽話的工人吧。”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