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於,那批巨馬也兇悍異常,一條藤蔓試圖裹住馬的脖子,被巨馬一口咬成兩截……

好彪悍的人!

好兇悍的馬!

佇立在睚眥駕駛艙裡面的鄒子川嘴角泛起一絲冷冰冰的微笑,一股強大的戰意在駕駛艙裡面沸騰燃燒著……

……

PS:今天還有二章6000字,爆發中懇求月票和推薦票支援……(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吼吼吼???」

那百丈高的魔獄煞犬仰天咆哮,其聲如雷貫耳、響徹無比,整座山林也是不停的晃動了起來,煙塵四起、碎石滾落。

這巨大的凶獸在前進之餘還揮舞著雙掌,不停的打向凌在空中的惡徒,那如山一般巨掌,在空中呼嘯的拍過,不僅帶起一陣狂風,還讓這大氣之中氣流混亂、傳出了咔咔的碎裂之聲。

「絕不能讓他們逃走,定要抓住秦冷月!」一個身形彪悍、修為在靈動境二重天的惡徒大聲喝道,他說完便緊握著手上的利刀向著王毅猛衝而來。

這句話再次激發了王毅的怒意,瞬時間一身的靈力瘋狂地傾瀉而出,四周的空氣也是扭曲了起來,待著一股神鬼辟易的的氣勢向著這猛衝而來的惡徒,席捲而去。

緊隨其後,王毅睜開了雙目,雙眼通紅、欲要滴血,眼角邊寒光乍起,無盡的殺機湧上心頭,一身青衫無風自動、獵獵作響,在這大氣之中不停的舞動著,就連頭髮也是不停的凌空飄起。

「月兒,等我片刻!」王毅一臉的陰霾之色,但是對著秦冷月卻是冷聲說道,看不出有一絲兇狠。

「嘣!」

王毅右腳向後一蹬,頓時虛無之中便傳來了劇烈的轟鳴,猶如利劍一閃而過的王毅,此刻左手上以凝聚出了那錐形的靈力,好似一頭凶獸,勢不可擋的朝著他的獵物猛撲而去。

「破!」這惡徒雙手拿刀、平舉當胸,向著呼嘯而來的靈力,猛地斬下,只見刀光一閃,好似晴天霹靂一般,那席捲而來的靈力頓時發出了劇烈的轟鳴,緊隨其後,便是被生生的劈成了兩股靈力,向著左右兩邊繼續襲卷而去,唯獨中間留下了一個空當,這惡徒也是兇猛之輩,鼓足了力氣,便也向著王毅衝去。

「嘣???」這惡徒手握的大刀與王毅的錐形靈力,擊撞到了一起,發出了一聲轟鳴,那惡徒這時緊皺起了雙眉,暗自心驚,該死的!這靈力怎會如此堅硬,手腕都麻痹了???

王毅依舊怒瞪著紅眼,大聲喝道,「你要生擒與她?那就得死!」

王毅更本就沒將他放在眼裡,他準備速戰速決,因為更多的惡徒如海水一般,咆哮而來,手上的儲物戒紅光一閃,嗡嗡之音不絕入耳,好似梵音佛咒,聽得心裡發毛。

只見百隻嗜雷妖蜂圍繞在王毅的身旁,嗡嗡作響,無比親昵,王毅左手凌空一指那惡徒,這百隻嗜雷妖蜂便是紛紛扇動著翅膀,向著那靈動境二重天的惡徒猛衝而去。

「嗞嗞嗞嗞???」

無數的閃電在它們的尾部閃爍著,顯得極為耀眼奪目,這惡徒看見這密密麻麻的嗜雷妖蜂之時,猛地渾身一震,不禁頭皮發麻,他雖不知這雷蜂叫什麼,但是看著它們尾部的閃電就知這些雷蜂決不是好惹的主。

蹬蹬蹬,這惡徒不禁退後了幾步,但是緊隨其後卻是如同無銀蛇一般的雷電,鋪天蓋地的激射而來。

這惡徒頓時雙眉緊皺,不敢有一絲的鬆懈,小心的躲閃著這條條雷電,但是王毅豈能讓他如願?左手大袖一甩,那埋藏在其中的七矢雷離刃頓時激射而出,它的出現好似黑暗中的明燈一般,照亮了一方天地。

只見白色光芒衝天而起,不能直射,那「嗞嗞」的雷電之聲更是不絕如帶,響徹天際,這利刃與雷蜂之間好像產生了一種共鳴,頓時無盡的雷絲從這利刃之中涌動而出,源源不斷的被百隻雷蜂所吸收。

這扇動著翅膀凌於空中的嗜雷妖蜂顯得極為舒適,那嗡嗡之音更是如同鞭炮齊鳴一般,在這大氣之中炸響,它們用尾部在吸收這絲絲雷電,身體也是不禁的閃爍著黃色的光芒,好似在傳替興奮之情。

王毅萬萬沒有想到,這妖蜂竟在吸收這利刃的雷電,若是達到飽和的狀態,說不定還會因此長大,王毅想到這也是暗自欣喜了一下,但是那周圍的惡徒卻是深深的被這一幕給怔愣住了。

這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雷電在空中橫掃著,毫無規律可循,最為關鍵的是,他們手上的利刃皆是鐵做的,一直在吸引著雷電,此刻他們也是毫無對戰之心,而是紛紛的將兵器收入儲物戒之中。

而百之雷蜂卻是在這雷電的中央盡情的享受這雷電的沐浴,王毅看準了時機,此時正是將這群惡徒給趕走的最佳時機,他冷喝了一聲,大步向前,那百隻雷蜂緊隨其後,更是帶動了層層雷電,一同席捲而出,浩浩蕩蕩、勢不可擋。

「啊!快逃,快逃???」一個惡徒大聲慘叫了一聲,便失去了生機,仰天墜落,他全身已是滿布雷絲,只見焦糊一片,神情更是惶恐、駭然之極。

慘叫聲還未斷,一聲接著一聲,那些沒來得及在第一時間內逃走的人此刻已成雷下亡魂!

閃爍著白光的雷電,層層交織、相互融合、再分開,已將整個魔獄煞犬的頭部籠罩了起來,好似一個層層包圍的蛛網一般密集,在這不容抵抗的雷電中央,眾弟子一個個的都呼出了一口長長的氣。

心中的危機感也是驟然劇減,心中對王毅的崇敬之情越發的濃烈,然而那欲要生擒秦冷月的惡徒也在其中,他被眾弟子團團圍住,已是喪失了反擊的勇氣,正不斷地向後退,而王毅卻是步步逼近。

「我說過,你要生擒與她,那就得死!」

王毅一臉的陰霾之色,雙目森森、寒光乍起,左手一伸,凝聚出了靈力,對準這惡徒猛地一握,瞬時間,這惡徒渾身一震,竟止不住的向王毅緩緩飄來,此刻,我的內心是無比的震撼與恐懼。

嘴中仍舊喃喃道「我錯了、我錯了,求你放過我吧???」

這些話王毅哪聽得進去,就在這惡徒里王毅還有不到一米之時,一把極為鋒利的短刃從這惡徒的衣袖中朝著王毅激射而出。

「同歸於盡吧!」這惡徒果真是陰險狡詐,王毅毫不防禦,右手緊縮他的頸處,左手托著他的下巴,瞬時旋轉了一周,只聽咔嚓一聲,那滾燙的鮮血猶如噴泉一般飆射而出,他的頭顱頓時凌空落下,其雙目中的那一份駭然與不敢置信之情則是一覽無遺。

「叮噹!」

王毅折斷了刺在腹部的短刃,這惡徒的死也是震撼在這雷牢之外的惡徒們,雖說他們早已習慣了殺戮,但是想王毅這般如此年輕之輩倒是寥寥無幾。

就在這時,那漫天的雷電像是找到了發泄口一般,瘋狂地向王毅手中的刀片積聚而去,王毅也是怔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迷茫,他為開啟雷之性質,豈能凌駕於雷電之上?

「噼里啪啦???」

頓時無數的雷電匯聚而來,此刻的王毅向將手中的刀片扔去,都已來不及了,渾身頓時一聲麻木,全身上下雷絲遊走,陣陣焦煙從頭頂之上裊裊升起,頭髮在這一刻更是爆炸而開,彎彎曲曲,臉面之上也是顯現出了一片焦黑。

「唉,這下糟了???」魔蛇啞然開口道。

眾弟子看見這一幕也是紛紛一震,王毅竟被自己的招數所傷,他們怎能驚訝,同時也在為王毅的姓名所擔心。

「王毅!」

站在一旁的秦冷月看見這一幕,大聲喝道,連忙跑了上前,神情充滿了緊張與驚慌。

那些站在雷牢外邊的惡徒也是紛紛一震,不禁斜嘴一笑「活該!」

但是這層層雷電依舊不散,那百丈之高的魔獄煞犬依舊前行,他們也只能一同隨行,不敢靠近,那正在與魯赤對戰的數人看到了這一幕也是緊緊地皺起了雙眉。 在鄒子川追逐武科的時候,那五萬騎兵已經風吹雲散,散落在了浩瀚的大沙漠之中,五千江湖人士卻以極少的傷亡搶奪到了馬匹,一路跟隨著睚眥的腳印狂奔而來。

如果說開始的時候江湖人物就像乞丐一樣穿著形形色色的衣服,那著各種各樣的武器,那麼,現在這群江湖人物就像暴發戶一般,每一個人身上都被著弓箭,手提鋒利的長刀,胯下騎著高頭大馬。

人們變得無比的興奮,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會如此風光。

人們想不到,平時畏之如虎的騎兵居然如此不堪一擊。

當然,人們興奮的時候頭腦並沒有發熱,人們很清楚,這些功勞完全來自於鄒子川,來自於鄒子川那架強悍勇猛,戰鬥力驚人的機甲。

人們跟隨著睚眥留下的一個又一個的深坑狂奔著,他們相信,鄒子川能夠創造奇迹。

現在,這五千武林人士對鄒子川有著一種盲目的信任,哪怕這個時候鄒子川說要統一大陸他們也會相信。

五千人騎著搶來的馬一路尾隨著睚眥腳印狂奔著,聲勢無比的駭人……

沒有人想到,這一路追擊,居然會是整整二十多天,這二十多天的路程加起來是三千多公里,平均每天奔跑一百五十公里,除了吃飯之外休息之外,幾乎是馬不停蹄的奔跑戰鬥。

若干年後,歷史學家始終無法揣度鄒子川心中想的什麼。

這次跨度數千公里,摧毀城池數十座的大追擊,到底是預謀已久的絕地反擊還是臨時起意?

沒有人知道鄒子川內心真正的想法,這起被後人美譽為「千里大追擊」的追殺成為了絕唱,鄒子川帶著數千武林人士一路勢如破竹的追殺,目標就是武科,只要是武科經過的城池,全部被睚眥那強壯的腳掌踩為齏粉。

面對巨無霸的睚眥,無論是輕騎兵還是重騎兵,或者是螞蟻一般的步兵,都不堪一擊,那長達八米多,身高十一米,重達二百多噸,擁有遠程火控系統的巨大鋼鐵堡壘成了人們的夢魘,睚眥如同魔鬼一般所向披靡,有時候,很多城市聽到了消息的時候已經人去城空……

當然,鄒子川也遭遇到了強大的抵抗,不停的有超級高手試圖攔截睚眥,高手的級別也越來越高手,甚至於有武聖境界的高手試圖截殺睚眥,好在的是,有屠一萬一群超級高手作為睚眥強大的後盾,互相取長補短,睚眥受到的傷害非常有限。


這支由武林人物組建成的騎兵隊伍從開始的一路燒殺搶掠到最後變成一隻紀律嚴明的軍隊,為了改掉一些江湖人物的習氣,鄒子川嚴明屠一萬斬殺了三百九十一人這才把這一盤散沙一般的武林人物打造成一支鐵軍。

值得一說的,這隻軍隊一路風馳電掣的追擊,就像滾雪球一般滾大,從開始的五千人到最後的三萬多人。

后福 ……

很多事情,出乎鄒子川的意外,很多事情,超乎人們的想象。

就是鄒子川都沒有意料到這場追殺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當然,這只是說開始,當鄒子川意識到這種追擊的氣勢正在膨脹的時候,他開始有目的開始沿途破壞城池,避開一些大軍的圍追堵截……

在這場追殺遊戲中,鄒子川並不輕鬆,他還要控制武科逃跑的方向,他必須把武科設定為一個追擊的目標,而有不能讓武科把他們帶入陷阱。

睚眥的全息掃描系統全天候開啟著,監控著方圓數十公里,有時候晚上的時候,鄒子川還要悄悄的駕駛著睚眥飛行在空中偵測十八國聯軍的動向。

這是一場高科技武器和冷兵器對抗的戰爭,而且,鄒子川的背後也有數萬由武林高手組成的數萬大軍,這數萬大軍雖然沒有經過正規的訓練,但是本身素質都過硬,在鄒子川鐵血的管理之下,也能夠做到言出法隨,命出如山。

在這場不對稱的戰爭中,整個加侖星變得沸騰起來,武林也變得沸騰起來,人們對那能夠噴射爆炸物的巨大鋼鐵怪物充滿了畏懼和好奇之心。

而就在這個時候,各種各樣的流言四起,人們知道了浩瀚的星空之外還有著無數的生命。

人們知道了,那能夠噴射炮彈的鋼鐵堡壘叫著機甲。

人們知道了,人類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發源地,稱為地球。

各種各樣的謠傳密布在加侖星的整個人類社會,人們幾乎是整天談論著關於外太空的事情,談論著傳說中的飛機大炮,談論著能夠在宇宙之中遨遊的宇宙飛船……

彷彿一夜之前,處於愚昧狀態的加侖星大躍進進入了宇宙科技大爆炸的大時代。

當然,人們並不是真的明白了,只是,這是一個潮流,這是一個風向。

朝廷再也無法封殺這些言論,這些留言就像感冒的病毒一般在整個大陸肆無忌憚的蔓延著,人們似懂非懂的談著一些新鮮的名次,人們興奮的期待著睚眥那巨大的身體降臨在自己的城市……

言論值啊瀰漫,加侖星似乎也在蘇醒。

一些塵封的歷史被慢慢的挖掘了出來。

一些歷史的迷霧被撥開。

而碟城也慢慢的走進了人類的視野……

……

一切都在改變,而十八過聯軍正在焦頭爛額的圍追堵截那隻軍隊。

十八個國君都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把已經燎原的星星之火撲滅,至少,也要讓那鋼鐵怪物變成孤家寡人,當然,他們的幻想一次又一次的破滅,近二百大軍分成幾路在大陸圍追堵截,但是,那隻人數並不多的騎兵卻是神出鬼沒,往往在即將被包圍的時候尋找到一個突破點,不光是圍堵沒有成功,反而損兵折將無數……

而在同時,加侖帝國展開了反擊,趙烈率領二十萬大軍一路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橫掃十八國聯軍,一座座的城池被收復,一支支的軍隊被剿滅,沒有了武科大將軍的帶領,十八國聯軍變得如同豆腐一般脆弱。

整個大陸硝煙瀰漫,戰火紛飛,人類彷彿進入了世界末日一般,鮮血與殺戮在反反覆復的上演著。

在這二十多天,鄒子川徹底的顛覆了整個大陸的格局。

十八國聯軍惶惶不可終日。

而這二十多天,最為焦慮的就是武科大將軍,實際上,當追擊到了第二天的時候,鄒子川已經知道了武科大將軍的身份,這讓他明白了為什麼那五萬騎兵為什麼那麼快就崩潰的原因。

第二十六天,藍天白雲,綠草如茵,武科的心情並沒有因為這大好的天氣而變得愉悅起來,而是一臉無奈和疲憊。


他已經連續逃了二十六天,但是,那鋼鐵巨獸卻依然陰魂不散的在後面追趕,在開始的時候,武科還希望在城堡的時候堵截這支軍隊,但是,這種想法一次又一次的破滅,隨著一座一座堅固的城堡被摧毀,武科徹底的放棄了援軍,甚至於,他不得不挑選一些偏僻的地方逃命,免得給自己的國家帶來無妄之災……

現在,武科一屁股坐在一座山坡的草地之上,眼睛獃獃的看著遠處那頭鋼鐵猛獸,武科背後的白色巨馬已經變得了灰色,沒有了以往的神采,本應該是有神的眼睛現在充滿了疲憊之色。


看著遠處停下來的鋼鐵堡壘,武科已經思索了很多天,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跑不動的時候對方也停下來休息,當自己起身逃命的時候,地方立刻追趕了上來。

武科相信,對方可以輕易的殺死自己,這是一種直覺,他一直相信自己的直覺。

為什麼對方不殺自己?

想了一會兒想不到原因,武科感覺腹中一陣雷鳴,一股強烈的飢餓感升起,站了起來,提起巨錘在草地上搜索,看到一個鼠洞之後,猛然一通亂錘砸了下去,裡面的香薷鼠被震暈,然後抽出腰刀拋出香薷鼠剝皮,略微清理了一下內臟之後就著鮮血吞了下去,那強烈的飢餓感才消失.

武科感覺一陣噁心,他已經二十多天沒有吃熟食了,這二十多天,他就如同野人一般茹毛飲血,生吞活剝。

強迫自己吃了二隻香薷鼠之後,武科打了一個飽嗝,活動了一下四肢,看著數百米遠處安營紮寨的騎兵,他有一股提著雙錘衝上去的衝動。

在他眼裡,從來沒有把武林人士放在眼裡過,而恰恰是這些武林人物,窮追不捨的追了他數千公里……

看著那佇立的巨大鋼鐵堡壘,武科終於還是放棄了騎馬衝過去的慾望。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