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他的境界.實在是太低了.能夠和這樣的惡魔戰鬥.純屬僥倖.」

林金小心翼翼釋放出一絲真氣.在囚籠上接觸一下.一觸即走.

他自以為如此輕微的試探.根本不會被正在纏鬥中的秦逸.或者是惡魔察覺.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此刻封印中.秦逸根本就是輕鬆無比.根本不需要耗費什麼力氣.

這一絲接觸.如果是其他人.或許沒法察覺到.但是對秦逸而言.剎那之間.就直接鎖定.

「嗯.那個傢伙果然按耐不住了.」秦逸冷笑一聲.「之前風暴之眼就已經推衍出周圍有人潛伏.

不過因為這人實力對我來說.不值一提.所以我才沒有去過問.畢竟鎮壓這太古心魔.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現在.這個傢伙竟然把爪子伸過來了.

當真以為這是螳螂捕蟬.他是黃雀.要得這最後的利益嗎.」

秦逸頭頂風暴之眼.猛烈一轉.頓時就勘破層層虛空.看到林金正在逐漸逼近.滾滾真氣.化作熊熊烈火.朝著眼球牢籠.焚燒過來.

「居然是他.」秦逸目光一閃.片刻后.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既然是他的話.那就真的讓我少費了許多心思.」 林金此刻.心情又是緊張.又是激動.

他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太陽穴.都在突突直跳.彷彿隨時都會炸開.

他在軍事學府中.是高高在上的內環學生.平時那些中環學生看到他.都頂禮膜拜.恨不得跪舔.那些外環學生.就更別提了.

太久時間被人捧得高高在上.他幾乎都快忘了.什麼是激動和興奮了.

但是現在.他已經緊張得快要窒息了.

「這是我一舉成名的最好機會.」

「只要能夠得到他們兩個的奇遇.我就是學府的老祖.真正進入學府的核心.」

「到了那個時候.聖主必然也會對我刮目相看.」

「那秦雨薇算什麼.只不過運氣好.得到了聖主的賞識.我這一次就要證明.我才是最有潛力的人.」

林金深吸一口氣.手掌向下.狠狠一抓.

轟隆.

地動山搖.山河破碎.熊熊火焰.帶著焚盡一切的氣勢.將牢籠狠狠裹住.四周虛空.都被燒得凹陷下去.

「死吧.死吧.你們的一切.都是我的.」

林金連連大吼.歇斯底里.雙目死死瞪著火焰中的牢籠.臉上表情.扭曲猙獰.

「哼.」

突然之間.一聲冷哼.從牢籠上傳來.就像是一記重鎚.在林金胸口上.狠狠敲打一下.讓他臉色.一下子都變了.

牢籠上面.一束光芒.衝天而起.秦逸瞬息之間.就到林金面前.雄渾氣勢.彷彿一座巍峨高山.讓林金一下子.都喘不過氣來.

「你、你不是和這惡魔纏鬥在一起嗎……」被秦逸如電的雙目直視.林金慌亂一下.立刻強迫自己鎮定下來.

秦逸冷冷看著對方.他可以感覺得出來.對方很驚慌.和之前在外環時候高高在上的模樣.判若兩人.

林金被秦逸看得心裡發毛.他內心的慌亂.好像一下子.全都暴露在了秦逸面前.

對於一個視外環學生如螻蟻一般的內環學生.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允許.也是不能容忍的.

「秦放.我告訴你好了.我今天.就是來殺你的.」剎那之間.林金的怒火.就像是足以引爆城市的火藥一樣爆炸了.「我從學府一路跟蹤你而來.你更夠這麼迅捷地進入深淵監獄.你一定有什麼奇遇.知道特殊的捷徑吧.

你能夠以仙人境的境界.重傷林江帆.現在甚至能夠和一個化龍境巔峰的惡魔纏鬥至此.你一定也擁有什麼超人想象的奇遇.

就憑這一點.我就不能放過你.

我今天就要斬了你.好讓我在聖主面前.獲得更多的關注.

給我死吧.」

既然現在秦逸已經發現了自己.林金索性直接撕破臉皮.

只要殺了對方.自己照樣可以獲得一切.

「聖主.」秦逸心念一動.一股惡念.從心底猛然升騰而起.

「不出所料.秦雨薇果然是在那神秘聖主的安排下.進入軍事學府的.而現在看來.這聖主的勢力.已經盤根錯節.從逆龍大陸.直接進入了軍事學府.」

「給我死.」

就在秦逸思索的剎那功夫.林金滿臉惡意.一聲大吼.雙手一揮.頓時無窮拳法.化作流星暴雨.朝著秦逸.傾瀉下來.

每一拳.都有天崩地裂的威力.打得天河斷裂.世界混沌.剎那之間.就要將秦逸徹底淹沒.

「痴心妄想.」秦逸冷笑一聲.往前一步.腳底生根.輕輕鬆鬆.打出一拳.

瞬息之間.層層氣浪.四面洶湧.一層層氣浪.爆發而出.如同火山噴發啊.星際毀滅.

他就像是天地間唯一的霸王.震懾一切.毀滅一切.是諸生之王.

轟隆.

林金面前一切拳法.頓時全被打爆.徹底消散.

秦逸的衝擊.如同萬萬鈞的洪流.狠狠一衝.林金整個人.彷彿被密密麻麻的枷鎖.捆成一個粽子.猛力一攪.

咔嚓咔嚓.


虛空之中.頓時傳來骨肉大筋.被絞裂炸開的脆響.

「啊.」

林金一聲慘嚎.臉色脹得如同豬肝.全身皮肉.全部炸開.鮮血激射而出.遠遠望去.變成一個血人.身上像是長滿了草一樣.

秦逸冷笑一聲.五指一曲.林金就被他卡著脖子.直接提在半空.

「聖主……」秦逸眼睛眯起.眼中寒芒.如刀劍相碰.閃耀出連串火星.

無數力場.四面壓迫.林金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體內血管.都被擰成了一個線團.隨時都要粉碎.

他這時候.才感受到了陣陣恐懼.

「我明明是銘刻了六道龍紋的內環學生……世俗宇宙中少有的絕世強者……怎麼會……」林金喃喃自語.一開口.大股鮮血.就從喉嚨里噴湧出來.


「你說的聖主.到底是什麼人.他是不是叫皇無極.」秦逸低聲喝道.

咔嚓.

林金的脖子.同時也被秦逸捏碎.腦袋和身體之間.只剩下血管和皮肉相連.被風一吹.飄飄蕩蕩.

劇烈的疼痛.幾乎讓他當場就要暈過去.

但是秦逸的真氣.卻彷彿根根鋼針.猛地扎入林金的身體.每時每刻.用劇痛刺激著他.不讓他暈死.

「聖主……咳咳……聖主.」林金的臉上.突然露出來一個詭異的笑容.「嘿嘿.我明白了……噗.」

林金吐出一口鮮血.滾滾生命本源.隨之流逝.

秦逸剛剛一拳.帶著巨龍的力量.已經把他的丹田.徹底搗毀了.體內筋脈.全部焚燒斷裂.他的傷勢.就算是傾盡整個軍事學府的力量.都不能治好.

林金此刻和之前的意氣飛揚.簡直判若兩人.


「我明白了……你是為了聖主而來……秦放、秦放.你就是秦逸.」林金目光中.猛地露出一絲惡念.身軀之中.也像是一下子注入了無窮的力量.原本已經綿軟的肌肉.竟然剎那之間.變得堅硬如鐵.體內滾滾熱浪.就要噴發.

「你就是秦雨薇和聖主一直要殺的秦逸.原來是你.你竟然混進了學府.我現在就要通知聖主.來把你殺了.」

話音未落.林金口中.呢喃起拗口的咒語.猛地一下.他的腦袋.直接炸開.血肉橫飛.

熱氣騰騰、滿是溝壑的大腦.混合鮮血.下面蠕動著章魚一樣的觸手.一下子爆射出去.眨眼功夫.就要消失在秦逸的視線中.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秦逸.阻止他.」魂大驚失色.「要是真被他泄露了消息.你的身份就暴露了.」 「想走.」秦逸冷哼一聲.手掌猛地一抓.

轟隆.

一大片虛空.就像是一塊脆餅.直接被秦逸捏得粉碎.炸成粉末.

轟隆隆隆.

虛空裡面.彷彿是有發狂的太古怪獸.猛烈衝殺.成片成片的虛空.接連炸開.整個世界.都要崩潰.

遠處那些囚籠中的惡徒.現在已經全都閉上嘴巴.連連顫抖.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會被波及.死無葬身之地.

破裂的虛空中.一團大腦.倉惶地竄了出來.數條血淋淋的觸手.在半空不斷撥划.好像是想要飛得更快一些.

秦逸眸中.精芒一閃.

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就像是利箭.洞穿虛空.砰一聲.當空將大腦擊穿.射爆.

尖銳的慘叫聲中.一大團濃稠的血霧.在半空呈圓形一樣.衝擊開來.片刻之後.就徹底消亡了.

「秦逸.」魂的聲音.透著嚴肅的味道:「這個林金的身份.看起來不簡單.這讓大腦飛出去的招數.是一門邪術.當年我也是僅僅見到過一次.因為太過驚悚.所以我印象很深.

這大腦飛出去后.可以靠著它下面盤踞的那些觸手.將一個活人的腦子.從天靈蓋里生生扒出來.攪得稀爛.然後自己鑽進去.將這個活人奪舍.」

「你的意思是.這個林金很可能也是被奪舍的.」秦逸目光一閃.

「有這個可能.」魂接著道:「你最好調查一下.無論林金是否被人奪舍.這門邪術.都要引起你足夠的重視.

因為你現在已經和他們站到對立面了.如果你不將他們斬草除根.未來就埋下巨大的禍患.」

「嗯.」秦逸點了點頭.將這件事情.牢牢記在心裡.目光重新轉移到手中林金的屍體上.

林金的屍體.此刻只剩下血肉模糊的身子.肩膀上面.鋪著厚厚一層鮮血肉泥.

秦逸伸手一挖.將林金的本命金丹.從他體內挖了出來.直接煉化.能量注入到魂的身體里.

神念在林金身上一掃.秦逸哼了一聲.林金身上所有隱藏的法寶.全都被震了出來.懸浮在半空.

「這個林金.能夠帶著秦雨薇出現在外環.那就說明.他在那神秘聖主面前.也是擁有一定地位的.

他的身上.或許有著神秘聖主交給他的一些東西.

而且他現在死了.一定會引起秦雨薇和神秘聖主的注意.我要將一切痕迹抹去.免得留下蛛絲馬跡.讓人查到我這裡.」

秦逸心中.思索片刻.將林金的身體.朝著遠處的虛空.拋了過去.手掌一拍.一股大力.在半空凝聚成巨錘.重重砸落.

林金的血肉之軀.一下子就炸開.就像是鞭炮爆炸一樣.變成漫天的血雨碎肉.被混亂的風暴一卷.就灑落到各個地方.再沒有蹤跡.

秦逸再伸手一拍.將早就被封印鎮壓得有氣無力的太古心魔.給沉入吞天大墓的血海深處.慢慢熔煉.

做完這一切后.秦逸將林金身上攜帶的物品.一一排列到自己面前.仔細查看.


林金身上攜帶的.有一方玉匣.泛出淡淡晶瑩剔透的光芒;一卷木簡.還有幾柄仙劍.一小袋丹藥.

唯一能夠吸引秦逸注意的.就是那方玉匣.

注意到這玉匣上面.竟然有陣法層層覆蓋.伸手將它抓到手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