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被哄着,總比現在這樣時不時的冷場要好,也更容易解決問題。

也是因此,在悻悻半晌之後,江琪若只能道:“我已經和徐朗說清楚了,相信以後會是很好的朋友!”

“什麼意思?”

聽到這話,魏明頓時興奮道:“你的意思是說,你已經明確的拒絕了那徐艦長?”

“是啊,這下你開心了吧?”江琪若道。

“要你連朋友都不跟他做,那我纔開心呢!”

魏明哈哈大笑,哼哼有聲的道:“以爲自己當個小艦長就多了不起,居然敢就跟我魏明搶女人——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癡心妄想!”

要以往聽到魏明這麼說話,估計江琪若絕對會瞬間黑臉。

但現在她卻發現,現在這個傢伙可比剛剛繃着臉什麼都埋在心裏的時候有意思多了……


不過即便如此,江琪若卻也沒有忘了提醒魏明別這麼說徐朗,畢竟人家可是功勳艦長!

上次自己之所以因爲徐朗衝他發火,也是因爲這——畢竟徐朗等人的任務,可關係到種花家是否能在和花旗眼下的這波全方位的對抗中支撐下去的關鍵!

只有他們的任務取得了成功,種花家踩着花旗上位的全面復興,纔有可能真正實現!

“這麼嚴重?”

聽到這話的魏明好奇道:“聽你這麼說,我倒是真好奇姓徐的他們到底在執行什麼任務了!”

因爲涉及一些軍方機密,江琪若自己也知道的不太清楚,因而只能實話實說道:“具體我也不清楚,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和潛艇有關!”

聽到潛艇二字,魏明立即便想到了那艘在海底遊弋的花旗潛艇,挑眉道:“相關新聞我也有注意,我們和花旗這兩年的關係雖然的確緊張,但也多是在經濟科技貿易方面,沒聽說什麼軍事方面的問題啊——再說了,花旗再瘋,至少也沒瘋到爲了對付我們而拼着地球重啓的程度吧?”

江琪若攤手,表示自己也就是從江大海的隻言片語中猜到一些,更多的那都是國家機密,自己也不知道。

魏明點頭,腦海裏想的全都是那艘花旗潛艇,心說既然徐朗等人的任務也和潛艇有關……

那麼,這個關係到國家興亡的機密,十之八九都在海面之下!

“看來以後有空,得多跟小快活一起去海底玩玩!”

想到萬一這些傾國之力的祕密,居然被自己先找到,然後上交……

然後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民族崛起的功勳,魏明忍不住得意的笑了!

“你這滿面春風的……”

見到魏明回來,任菊明調侃道:“看來江督查是原諒你了?”

“什麼原諒我啊!”

魏明哼哼道:“是她苦苦哀求,我被迫原諒她的好吧?”

“你就吹吧!”

任菊明笑的花枝亂顫,接着便說了些諸如江琪若人又漂亮工作又好家世也好,讓魏明好好珍惜之類的片湯話之後,才說起了魚鋪的事情。

海鮮城的裝修,現在已經進入尾聲了,要不了多久就能開張。

她這邊要去海鮮城主廚,魚鋪裏生意又這麼好,光胖胡一個,那肯定是忙不過來!

“不但魚鋪這邊缺人,海鮮城那邊開起來了,光我跟叔兩個人,肯定玩不轉!”

任菊明分析一番後道:“所以我的意思是看要不寫個招聘廣告,提前招幾個人簡單的培訓一下,到時候就不至於手忙腳亂的,你說呢?”

“也行!”

魏明點頭的同時道:“不過這招聘廣告就不用了!”

“爲啥啊?”

任菊明納悶道:“這不寫個招聘廣告,也沒人知道咱們要招人啊!”

“這還用說麼!”

魏明白眼道:“咱們村的人從漁村出來,多少人在外頭打工的?回頭讓我爸在村裏說一聲,到時候肯定有大把的人願意跟着咱們幹!”

“你的意思我明白!”

任菊明道:“不但幫了村裏人,咱們用着也安心——可你別忘了這找熟人幹活,有時候反而麻煩!”

近之則遜,遠之則怨的道理,魏明當然明白。

只是想到自己老媽,還有任菊明,魏貴方等從漁村出來沒了生計到處打工的經歷,魏明還是決定試試……

畢竟他很肯定自己不是孫鬆那種惡老闆,也不相信村裏人真就那麼的沒良心。 相較於任菊明對在村裏請人這事有好心未必能有好報的擔憂,魏有富盧月花的態度卻是很鮮明……

那就是怎麼說都是從島村出來的,以前沒機會沒能力也就算了,現在有這個機會有這個能力,能拉一把那肯定要拉一把!

至於最後會不會搞的一地雞毛,好心沒好報……

“真到那時候,誰愛說啥就讓誰說去,反正咱們自己問心無愧就行了!”兩口子態度出奇的一致道。

見二人都支持自己,魏明自然很開心,不過也讓魏有富盧月花在招人的時候最好招些老實可靠的,並有言在先,自家雖然想幫着點村裏人,但也絕不會因此就養閒人!

到時候誰要是覺得是一個村的就偷奸耍滑之類,被開了可別埋怨!

“這些不用你說,老子心裏有數!”

魏有富甩給了魏明一個這還用你教的表情,然後便摸出了電話開始聯絡。

魏明則開始給盧月花做工作,表示從現在開始,自家的產業可能要開始大踏步的發展了,問盧月花能不能從趙青雨他們廠裏辭職,回來家裏幫忙。

“咱們廠裏現在效益正好,我自己也乾的好好的,幹嘛要回來靠你啊!”

盧月花哼哼一陣這才嘿嘿道:“要我說,與其我辭職回來幫家裏,你還不如讓咱們兒媳婦辭職回來幫忙呢,畢竟她那工作別看有個編制,事實上壓根沒多少錢還危險,而且你們倆天天在一起,這不也有利於增進感情麼——你覺着呢?”

“胖胡這個大嘴巴!”

不用想就知道是胖胡多嘴的魏明心頭悻悻,同時也提醒盧月花道:“媽,這事你就別想了,琪若她壓根就不是那種會爲了愛情放棄自己事業的女人!”

“你媳婦兒不是那種願意爲了愛情放棄事業的女人,你老媽就得爲了你這個兒子放棄自己事業啊?”


盧月花頓時一蹦三尺高道:“這媳婦兒還沒到手呢,就這麼胳膊肘向外拐,虧老孃白疼了你二十幾年!”

“算了算了,你當我沒說!”

鬱悶無比的魏明從家裏出來,開着小麪包便去了市裏看包裝樣品。

包裝的主體材質爲強化玻璃,並以水鑽作爲裝飾,內部配有LED燈飾。

打開開關,五種分別代表五行的紅黃藍綠紫的燈光便照亮了整個包裝盒,在碎鑽的襯托下,整個包裝盒內是熠熠生輝……

“不錯,很好!”

想象着靈果在這包裝盒內的模樣,魏明滿意的點了點頭,讓廠長多拿幾個給自己回去試用。

“這不才試製出來看你滿不滿意麼,哪兒還有多的啊?”

廠長攤手錶示讓魏明將這些先拿回去用着,自己這邊回頭就安排生產,一準不會耽擱了他的水果銷售。

“那可就說好了啊,別到時候找你要東西的時候你又沒生產出來!”魏明道。

“放心吧魏老闆,咱們這生意又不是隻做一次!”

將魏明誆走的廠長滿臉奸笑,心說你那水果能賣出去就有鬼了,還到時候……

真當這世上全都是傻子呢?

廠長的想法魏明自然是不知道的,拿了包裝的他便一邊駕車往回開一邊準備打電話給江琪若,約她晚上一起吃飯……

沒想到這電話還沒打呢,楊正剛倒是打來電話,讓他趕緊去拍賣行一趟,說是上次他想要的那塊靈玉的賣家,已經通過平臺傳話來了!

“我馬上到!”

聽到這個消息的魏明一打方向盤,並風馳電掣的往拍賣行趕。

加密的網絡頻道之內,楊正剛正按照魏明的要求,正在不斷輸入……

“你告訴他,東西我要,請他務必替我先保存一段時間!”

魏明道:“如果可以的話,我這邊願意先繳納一部分的訂金,剩下的錢在半年之內,全部湊齊……”

一會兒之後,頻道內傳來了回信,表示玉石可以暫時爲他保存,但前提是訂金得一千萬,而且只給他三個月時間!

“三個月一到,如果你還沒湊夠錢,訂金概不退還!”對方道。

“可以,你給我半個月的時間!”

魏明讓楊正剛回複道:“半個月之內,我把訂金給你!”


“這半個月,也算在三個月之內!”對方很快回複道。

“現在你一千萬都拿不出來……”

看到這個數目的楊正剛提醒魏明道:“你確定你能在半年時間內湊夠三千萬?要湊不夠的話,你這一千萬可就打水漂了!”

“我知道!”

魏明點頭,讓楊正剛幫自己答應下來。

“反正該說的我也說了,到時候湊不上錢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楊正剛道:“那可是三千萬啊,堆一起你那小麪包都不一定能拉動!”

“讓你答應你就答應,哪兒那麼多廢話!”

魏明沒好氣的回答,心說我開個麪包招你惹你了啊?你就那麼肯定我開個小麪包就給不上錢啊?

“行了行了,隨便你了!”

楊正剛也來火了,嘀咕着好心當做驢肝肺之類的進行了回覆,然後扭頭就走,心說到時候湊不上錢竹籃打水一場空,你可記得那是你自找的!

“你差不多得了啊!”

感受到魏明的手開始從自己腰部不老實的直往上移,江琪若死死的抓着他的手道:“請人家吃頓水餃就這麼毛手毛腳的,你可真夠好意思的你!”

見江琪若態度堅決,魏明只能罷手,同時叫屈道:“我本來也是想請你吃大餐的,畢竟這樣再毛手毛腳的話就名正言順,可你硬要跑去吃水餃,我能有什麼辦法?”

“你當我什麼人了你?還什麼吃了大餐動手動腳就名正言順!”

江琪若氣的一通粉拳亂砸,笑鬧一陣才道:“昨天我爸打電話給我了!”

“老丈人有啥指示?”魏明問。

習慣了魏明脾氣的江琪若也懶得反駁,只是道:“他讓我有時間帶你回家,讓他先過過眼!”

“最近我可真是沒空啊!”

想到那些靈果成熟在即,誰也不知道這些靈果成熟之後能保存多久,要不早點賣掉那就虧大了,魏明不得不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