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就是因為他們的一念之差成就了我世界里的神王煉獄,以及你們的奧義。我當初在和他們對決的時候親自將他們的神之奧義剝奪將他們的肉身鑄成神王煉獄,而你們的族徽就是一個鑰匙。一個能體悟他們奧義的鑰匙。

當然我並不是一個殘忍的造物主,而是一個仁慈的神尊父親。據我知道的消息,那幾個神域世界的生靈被我那幾個老朋友設置下靈魂的枷鎖,這個枷鎖限制的就是他們的命運以及天賦。而你們無論是魔族,還是丹靈族,亦或是這個雲宮世界里的各大種族我都沒有給他們設置這個靈魂的枷鎖。他們是我的孩子,而雲宮家的族人更是我的延續。正是有了這一點我的世界里靈氣越來越多。

皓天,這個雲宮世界里你要做的就是努力的維護你身邊的親人以及你的摯愛。我覺得無論是煉器還是煉藥那都得是一顆認真博愛的心。這些就是我那些老朋友所不知道的。

還有雲宮這個名號的來歷。正如你在這個大陣里看到的那樣,雲宮是一個飄忽不定的宮殿浮在雲朵上讓他人琢磨不透這個世界到底要向那裡前進一樣。雲宮世界其實它的位置一直在變~~~~~~~~~~~~

隨著太初最後一句話說完皓天的面前恢復了清明,而太初的影子笑著對皓天說道。

天天,記住我的話。雲宮世界就交給你們來打理了,而我也要會會那幾個老夥計啦。

你和月兒,還有你的妻子,將來一定能成就葯器神尊!去吧!帶著我的祝福。太初一聲長嘯皓天的族徽就包裹著皓天的靈魂返回了肉身。而葯器盛典見到靈魂進入肉身的皓天也微微一笑。

葯兒,記住,一定要降臨神恩給這一代的雲宮家族的族人,將來的話我可能要面臨一場死戰。你要尤其多多關注著皓天,嘯天,月兒,木靈靈,以及皓天的妻子聽雪。知道了嗎?

是,主人!(未完待續。。) 理良國的北要賽一破,這也意味着理良國將走上滅亡。

雖然說理良國中也存在有修真門派,然他們且依然無法擋住血魔的步伐。

北要賽過去的城池是一座王府城池,其內居住着理良國的一個王爺。

有王爺在,此城自然也不會小到那裏去,其城內百姓高達數千萬之衆。

如此巨大的城池,在理良國來說,已然是除了皇城外的大城池了。

這天,此城池依然像往日一樣,過着安定而繁榮的生活。

雖然理良國國家小,不過且從未有外敵踏足理良國的任何城池,都讓悍勇的軍將擋在了北要賽中。

理良國內所有的城池,還不知道北要賽的一千三百多萬將士已然全體陣亡,無一生還。

這天,原本好好的天氣突然一變,血雲緩緩的籠罩了全城,讓城中開始雞犬不寧起來。

血魔從北城門,一步步的麥入了城中來,凡是他所過之外,生靈塗炭,寸草不留。

理良國雖然將士英勇,然普通百姓依然只是普通百姓,在面對血魔之時,無數的面姓已經嚇得手腳發麻,失去了行動力,只得任血魔殘忍屠殺,毫無反抗之力。

而就在血魔屠殺着城內的百姓之時,在北要賽中,突然迎來了一羣羣修士。

這些人來到北要賽,此到要賽內的情景,不由全怔住了。

從打戰的痕跡來看,任誰也清楚,這些戰士沒有一個面向後的,全都迎向着同一個方向。

這也說明,他們沒有一個後退,全都是不顧自身,拼命低抗,直至全體陣亡。

他們的勇氣與經神讓這些修士自嘆不如,紛紛爲這些戰死的勇力感到了悲痛。

來到此地的修士足有過萬之衆,然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會認爲他們是活該,他們白癡,面對血魔而不退。

雖然他們都知道,血魔如今的修爲,就算是他們也未必能阻止他的步伐,更何況是一些凡人的軍隊。

可能逃跑會是最理智的選擇,可他們誰也沒有忘記,家沒了,還能逃往那裏,就算他們是修士,如何逃,也不可能逃出華東大陸,早晚也得死在血魔之手。

也正是因此,他們聚集了不少修士,趕赴此地,就是爲了誅殺血魔。

血魔不死,天地必亡,這句有關血魔的記載已經說明了血魔的存在,是多麼可怕的事情,一是件無法改變的事實。

而此班修士爲首之人,赫然就是李婉婷的爺爺。

他知道,不管血魔死於不死,華東大陸將都可能慘到滅頂之災。

可滅頂之災也只是指向華東大陸的修士,天宮是不可能對凡人下毒手。

然血魔不同,他已然失去了人性,衆生在他眼裏,只是食物,只是他增加修爲,與天對抗的靈丹妙藥。

試問,一名修士會對一枚丹藥而感覺到同情,不忍嘛?


試問,凡人在養家禽,而殺之,食之時,會感覺到不忍以同情嘛?

要怪不怪他們是食物,他們不是自己的同類,或許說,在魔的眼裏,同類也只是食物。

爲了保住這些凡人,這些因天道規則,自私自利的凡人,他們也只得賠上了自己的命性,來換取他們的生命。

當然,不止是凡人奉承非我類,其心必異的法則,就算是修士也一樣。

如果他們有得選擇,絕對不會因爲一些凡人而丟掉自己的小命。

就算用自己的生命換回整個人界的安危,任何修士也不會同意,不會去作。

然他們沒得選擇,血魔不除,讓他繼續殘殺下去,早晚一天,死得將是他們。

然也只有李婉婷的爺爺與李元清楚的知道,血魔亡時,也是華東大陸修真界的滅亡之日。

可他二人也爲自己的錯,而付出責任,他們要爲此收拾殘局。

因此,李婉婷的爺爺纔會下令,衆新開山,與衆人合力,一戰血魔。

這纔有瞭如此多修士聚集於此,趕赴此地的一幕。

只是看着這一千三百多萬具幹具,還有其內的戰馬,生禽,無一生還。

看着這陰森至極,鬼哭狼嚎的一幕,不少人開始有了退意。

雖然他們中任何一個都能輕鬆的滅殺如此多的凡人,他們或許隨手一擊,都能毀掉此地,且也開始心慌了起來。

此魔沒有人性,他可不會聽取任何人的求繞,一但面對,只有生與死。

然要說如此多人中,誰最傷心,誰最爲難過,就要屬李婉婷他爺爺了。

這些人都只是因爲他一劍,從而他落得家離子散,落得無法善終的下場。

這些人雖然非他親手所殺,且也只他而死。

可李婉婷的爺爺並沒有怪罪曾浩,並沒有怪罪血魔,因爲他知道,這一切,最大的受害者正是曾浩。

試想,以曾浩如今的地位,以他的修爲,又如何會甘願成爲血魔,放棄權勢,放棄生命,只爲了向天報復。

而會演變至今的一幕,只因曾浩他無法面對,面對李婉婷的死,面對自己的感情,這才讓血魔有機可趁。

如果有從來的機會,李婉婷的爺爺相信,自己會爲自己最疼愛的孫女帶上花冠,高高興興的將他送到曾浩的身邊。

不管曾浩是爲種修爲,那怕只是個凡人,不管曾浩是何種地位,那怕他仇家滿天下,他都情願讓自己的孫女跟着曾浩,只因他們之間的情義。

一對能爲對方,毫不猶豫的放棄自己生命的情人,他們纔是最偉大的,他們纔是最強的存在。

此時,李婉婷的爺爺很慶幸,自己的孫女能擁有一個如此深愛着他的男人,只因自己一時糊塗,才引發了這一系的不幸。

雖然李婉婷的爺爺也很痛恨自己加在曾浩身上,以及自己孫女身上的不幸,可他也是身爲人家的長輩,對自己晚輩的一種痛愛,誰又敢說錯呢。

曾浩或似無法給自己孫女幸福,給自己更好的,更多的,他自己爲自己孫女着想,又有何錯呢。

如果非要說有錯,那也只能怪罪老天的不公,或許是他們命該有此劫。

當然,李婉婷的爺爺同樣活在自責與內疚之中,引發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他自己。 第一百零七章接下來的路

這一天,皓天回到自己的房間里身心有一點小疲憊。聽完太初老祖的故事之後皓天覺得自己的路已經在太初的指引下找到了一條坦途。

皓天躺在床上呼吸平穩睡的香甜。而他的妻子洛聽雪也將皓天擁在懷裡,仔細的將他的灰色的頭髮梳理著而皓天的靈魂在族徽里正在體悟著有關於國度以及領域的東西。

夫君,現在的你是最可愛的,就像是你小的時候。雪兒最喜歡你這樣的可愛。洛聽雪柔聲的說道語氣里充滿了愛意。

雪兒!我聽到咯!嘻嘻。皓天這時醒來見到自己的妻子正在柔情的看著自己笑嘻嘻的說道。

唉呀!夫君,雪兒那是~~~。洛聽雪見到皓天用玩味的眼神看著自己嬌羞的說道。

雪兒,我知道你的想法,是不是見到我的睡相你的心裡是不是有點小辛福啊?

嗯!說著洛聽雪將皓天擁得更緊了。這一刻的洛聽雪要將皓天淹沒在自己的愛意裡面。

這原本是夫妻之間甜蜜的時刻,但這樣的日子皓天可享受不了幾天了。

讓我們將時間倒回皓天從天辰大地回來的時候。那時的皓天在回到自己家裡的路上的時候思考著葯器盛典給予自己的話

葯姨告訴你的就是其實老主人的意思是說,你要繼承將來的雲宮家以及這個雲宮世界。老主人這一去可能就不會回來了。上次老主人和幾個創世者的戰役已經讓老主人累的夠嗆。雖說他想動用神王煉獄的靈氣,但是考慮到雲宮家的家族族人的利益。最終他並沒有這樣做。他的意思是說,將來的一天他會帶著你出去歷練歷練。最好在他的影響下你能有一點成長以及進步~~~~~~~~~~~~~

皓天,老主人從你的身上看到了一份勇氣以及能繼承他的希望。你要好好的執行他的意志,他可是對你的希望值很多啊!事情的最後葯器盛典淡淡的說道。

而皓天則是從天辰大地回來的時候身心疲憊這不一回到域天王城皓天就倒在他妻子的懷裡呼呼大睡。

雪兒,像這樣的日子似乎我們沒有多少了。皓天一臉嚴肅的說道。

為什麼啊?夫君,怎麼有什麼事情要你親自出馬的嗎?洛聽雪詫異的說道。

唉!一言難盡啊。皓天將葯器盛典以及太初的話一五一十的說著,而洛聽雪也靜靜的聽著。

皓天把話說完之後靜靜的等待自己妻子的回應。而洛聽雪聽完皓天的話之後絕美的臉蛋上表露出一絲的堅定。

夫君,無論發生什麼我都堅決的支持你!你就放心的去干你的吧!而身為妻子的小雪我會好好的在背後祝福著你的!洛聽雪將皓天的腦袋擁抱在自己的懷裡柔情的說道。


嗯!皓天輕聲的呢喃道。

雪兒,今天我想~~~

從皓天的聲音里洛聽雪聽出了壞壞的意思,因為皓天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臉上十分的難受。呼吸粗重。

好啊!夫君。你敢欺負小雪!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我來了!洛聽雪大發雌威將皓天無情的肆虐著。而皓天也在享受著自己嬌妻的愛意。

可悲的是。皓天始終不能翻身農奴把歌唱,一直是在妻子的蹂躪下度過這一晚上。

激情過後,兩個人互相將對方擁抱著,而在兩個人交融的時候皓天將自己族徽有關於領域以及國度的東西順勢就烙印在她靈魂里的族徽。只是現在的她是沒有辦法進行實踐的。

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呢?嬌妻的懷裡皓天一直思考著這樣的問題。


第二天。皓天醒來回憶著一些東西。

自己的嬌妻還在酣睡。

接下來的路該怎樣走呢?

皓天在思考著。

將嬌妻安排好之後皓天進入神王煉獄里潛下心來開始了體悟煉器之道。

他從最基礎的材料融合開始。面前的幾個基礎的天地材寶一個個的在自己的掌控下開始了基本的融合。

靈晶。昆土。以及玄鐵以及其他的東西在一點點的融合著,皓天也運用自己的本命火焰里的火屬性的火焰加以炙烤著。裡面的雜質一點點的清除,而神王煉獄的靈氣被皓天吸引著注入到融合物里。揉和進被皓天玩弄的物質裡面。

靈魂,靈魂,什麼才是靈魂呢?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月兒的藥王國度里的靈魂力量是來自於人本身的。而我的身邊還沒有這些因素。所以接下來該怎麼辦?

靈氣/靈魂。聚靈決,這幾個字一直在皓天的腦海里閃爍著,這幾個字就像是一條路在指引著皓天的方向。領域裡本就是一個尚未開發的廣袤土地,在裡面沒有生命以及其他的東西,而月兒的藥王國度里是由丹藥組成的生命系統。所以在這裡靈魂是最重要的一項東西。不可或缺。這幾樣東西就好像是一個燈塔一樣一點點的照亮著皓天的路。

越到最後皓天覺得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隨著他加速靈氣的注入那一團混合物開始具有一點靈性。而靈性的形成給皓天帶來的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感受。

在他煉製修羅血海的時候裡面的器靈就是一個魔族族人的靈魂經過煉器之術的淬鍊形成的一個器靈,而嘯天的神劍里的器靈則是由莫不黑的靈魂加以煉製的。而他現在進行的就是煉製靈魂的大膽嘗試。

皓天現在要做的就是煉製靈魂。聚靈決里皓天知道了如何形成國度的粗淺的方法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國度的未來的樣子,而是將自己的煉器之道附加在天地才寶,以及天地靈氣上。而不是自身。

初次的嘗試就讓皓天知道了這個形成國度切記不要操之過急,而是一點點的循序漸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