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有。”劉博士眉飛色舞,侃侃而談,“這件東西,最神奇的地方就在於,它不僅僅只是一件防彈衣,而且它還是一款擁有攻擊能力的防彈衣。”

“攻擊能力?”

劉博士自信的點了點頭。

“觸發攻擊模式的開關就在衣袖裏。”

說着劉博士伸手按了按。


“防禦狀態百分之一百,沒有感受到外力侵犯,是否開啓攻擊模式?”

我們疑惑的看着劉博士。

“這裏面居然還有智能系統!”

“新時代,什麼東西都追求智能化,我們古森學院也不能落伍。”

劉博士嘴角上揚,自信的笑着。

“開啓攻擊模式。”

隨着劉博士的指令下達,整件防彈衣都開始變化,柔韌的外觀,在顏色不停的變換下多了一些科技感,上半身的關節出多了環形切口。

“火力支架全部打開,是否開始填充彈藥?”

在劉博士的介紹下,我逐漸瞭解和學會了,如何使用這件攻防一體的防彈衣。

“看上去很不錯,我能把它拿給我同行的朋友嗎?”

“朋友?”老趙有些詫異的看向我。

“是呀,我覺得這件防彈衣遊蘭穿着最好。”

“這,”

劉博士的眉眼扭成一團,眼鏡搭在鼻尖處,看上去十分爲難。

“怎麼?不可以嗎?”

我疑惑的追問。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遊蘭並非學院的正式學員。”

冰涼的風繼續涌入,狹小的空間裏,變得更加寒冷。

遊蘭站在電梯口,離我們並不算太遠,看劉博士爲難的神情,遊蘭突然開口說道:“林公子,遊蘭是獸人,血脈並不算十分穩定,這些貴重的東西,沒有必要浪費在我們身上。”

一時間,我有些氣憤,遊蘭神情自若,對於這樣不公平的對待,她似乎毫無怨言。

“這次是很危險的任務,就把我挑選武器的資格讓給遊蘭,這件防彈衣替我們包上。”

“這可不行,”


老趙用力的搖着頭。

“外勤部的學員出任務,都必須帶一件保命的裝備,更何況你還是學院S級的新生。”

我冷笑着搖了搖頭,一把從劉博士手中拿過防彈衣,然後徑直朝遊蘭走去。

“林公子,這個遊蘭不能要。”

“如果你不要,我就找鄭宇把你退回去。”

遊蘭神情複雜,難堪中夾雜着些許感激。思量再三,她還是把防彈衣遞還給了我。

抵不過她的倔強,我決定先把防彈衣帶着,等到了渤海之淵,再送給她。

零滿臉歡喜的從裏面出來,他的左臂上套着一個奇怪的東西,慢慢的科技感,看上去十分厲害。

“既然你們都選擇好了,那便出發吧!”

我有些詫異的看向老趙。

“現在就出發嗎?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啊!”

老趙走上前,打開電梯。

“我們知道你放心不下潮海幸子,時遷會指引李慕白找到真兇,你大可放心吧。”

“不不不,”我看着老趙用力的搖頭。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命案的事。”

“你不會真的想和潮海幸子結婚吧?”

老趙和零不約而同的瞪大了眼睛。

游戲中發現我愛你 那是葉恆的女人,我覺得,你最好還是離她遠一點。”

“我只是想兌現自己的承諾,並沒有其它的想法。”

“那就好,”零站到我的身邊,伸手拍了拍我的肩。

“葉恆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我沒有言語,電梯直通樓頂天台,一輛戰鬥直升機,已經在那裏等候。

“渤海之淵位於南長山島附近,我們的後勤人員會用直升機將你們送至南長山島,然後再用75號潛蛟,把你們送入渤海。你們要記住,你們此次的任務,是查清希鄰亞號擱淺的具體位置,如果行動中發現大型異獸,絕不可貿然行動,必須第一時間報告學院。”

“明白!”

零目光堅定的看向遠方,遊蘭面色凝重,我若無其事的跟在他們身後。

“絕不能輕易與兇**手。”

老趙再三叮囑,鄭宇卻不見蹤影,我猜想他應該有更重要的事要急着去辦。

“戴好頭盔,拿上自己的裝備,一分鐘,準備出發。”

航空耳機裏傳來駕駛員不耐煩的聲音。

“急什麼,現在雨這麼大,你不用看航空導航嗎?”

駕駛員回頭瞪了一眼遊蘭。

“怎麼讓一個獸人蔘加任務?古森學院是沒人了嗎?”

“你,”

遊蘭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說二位,任務還沒有開始,你們就內部消耗,這樣不好吧。”

駕駛員不耐煩的拉動遙杆,雨聲中轟鳴的直升機顯得沒有那麼吵鬧,遊蘭坐在後面,看上去她還在爲剛纔駕駛員的話感到氣憤。

“等到了南長山島,我非得教訓他不可。”遊蘭咬着牙,氣呼呼的說。

“非要到南長山島嗎?想賜教,現在也可以啊。”

駕駛員沒有回頭,但他的言語裏充滿挑釁。

遊蘭起身卻被我迅速按下,直升機突然一個擺尾,我們都失去了平衡撞在機艙的玻璃窗上。

小傢伙渠殤從我懷中探出頭來,它看上去異常興奮。

“希鄰亞號這麼大的事,學院這麼會派你們三個毫無戰鬥力的人?”

“我說,你有點過分了吧?”

零轉過身來,滿眼不服氣的盯着駕駛員。

“零,A97,在你上個學期的測評報告中,你有三個項目不及格。”

零高傲的仰着頭,“即便如此,也比你們這些搞後勤的要強吧。”

畢業旅行時和校草睡一個房間 搞後勤的?”

駕駛員無奈的搖了搖頭。

“特種戰士選拔,第三期魔鬼訓練營,你知道屠戮生存項目的記錄,是誰保持的嗎?”

零的眼角抹過一絲詫異。

“別告訴我,你是蒼龍?”

“蒼龍只是代號,我的真名,叫錢寧。”

直升機迅速飛昇,糟糕的天氣似乎對錢寧的駕駛毫無影響。

“你真的是蒼龍?”

零滿臉疑惑的看向駕駛位,錢寧側頭不耐煩的瞪了一眼他。

“你的問題太多,如果不想參加任務,你可以從這裏跳下去。”

“我就是有點好奇。”零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


“話說這種天氣下開飛機,真的沒有問題嗎?”我坐在後排小心翼翼的發問。

“學院的戰鬥機,安有全球最先進的避雷系統,我們的戰鬥機駕駛考覈難度是美聯空的三倍。還有,你們乘坐的這輛戰鬥機,是學院最新研發的,擁有反導系統的新一代戰鬥機。”

零回頭看向我們,神情之中流露出一絲驚訝。

“我的幾位少爺,你們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嗎?”

錢寧像一個老者般看向我們。

“我想知道,在我們之前,學院有沒有派人去查看過渤海之淵。”

“終於有人問了個有用的問題。”

錢寧回頭欣慰的看了我一眼。

“你就是新一代S級學員,林軒?”

我微微點了點頭。

“希望你可以和鄭宇一樣,成爲學院無可替代的戰鬥力。當然, 自然大玩家 ,所以,你可別讓校長失望啊。”

“他很強的。”零突然開口說道。

“你對他十分敬畏。”

錢寧有些疑惑的瞟了一眼我。

“他通過了鄭副院長親自設計的考覈。”

“看上去,你已經有了忠實的追隨者。”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