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更重要的是因為他還有一個好老爸,萬岳國兵馬大都督楊開!自己是他的長子!

萬岳國彈丸之國,朝中大臣只有五十來人,最重要的只有兩人。一個是首撫,也就是秀影王妃的父親,妙計老國丈大人!

另一個就是兵馬大都督楊開了!


二人一文一武,輔佐國王封萬里將萬岳國治理的井井有條。只可惜,國小力弱,還是要受刺狐國的欺凌訛詐!

楊開舉賢不避親,見自己的兒子楊再遠武功高強,行軍打仗大有自己之威,就全力的教導兒子,希望將來有一天自己老了,好讓兒子繼承自己的依缽,繼續保衛萬岳國。

楊再遠不負眾望,在與刺狐國衝突中屢立奇功,使得刺狐國千軍萬馬莫可奈何!小小年紀就做到了千人大隊長的位置。

楊開和妙計兩人關係不錯,不僅兩人經常往來,雙方的子女也是經常在一起玩耍,那個時候楊再遠和妙兮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妙兮的身上始終帶著一塊心形的玉佩,楊再遠也沒少拿在手裡把玩兒。漸漸的雙方子女長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了。

楊開和妙計看著親如兄妹的一對金童玉女,就想要撮合他倆成親。

楊再遠是沒的說,老早就愛上了美麗清秀的妙兮,只是少年靦腆,羞於開口。此時一聽這個消息,高興的小夥子三天沒有睡著覺。

只可惜,應了開頭那句話,「親如兄妹」!

楊再遠對妙兮情意深深,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妙兮對楊再遠的感覺,只有兄妹之情,沒有絲毫的男女之間的情愫。

妙兮一口拒絕了這門婚事,著實讓楊再遠難受了好些天。直至現在,楊再遠也沒有娶妻生子,孓然一人十幾年!

因為這事,楊、妙兩家的關係也大不如以前,來往也少了許多。後來妙兮在父親的逼迫下,決然出走,兩年不見音訊。再後來,妙兮突然宣布要嫁人了,嫁的還是個窮小子。楊再遠再也忍不住,決定前去搶。

楊再遠早早的埋伏在妙府不遠出的一處無人的角落裡,一旦妙兮出現,就帶著幾個死黨兄弟搶奪妙兮。他決不允許妙兮嫁給一個窮光蛋,和自己的父親決裂,從此過著萬人蔑視的生活。

可是等迎親的隊伍來了之後,楊再遠傻了!

迎親隊伍的領隊竟然是國王身邊的心腹太監來喜子!

楊再遠大驚失色。

怎麼會?怎麼會?!

楊再遠心裏面大叫著!怎麼會是這樣?難道妙兮妹子要嫁的是當今國王不成?

沉寂了好久,楊再遠雙目通紅的暗暗咬牙:「既然來了,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妙兮一出門,自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強行帶走妙兮,遠走高飛!」

此時的楊再遠已經昏了頭腦,一心只想著搶親,全然忘了這麼做的後果有多嚴重!

妙兮終於頂著大紅色頭蓋,在幾個宮女的攙扶下緩緩的走出了妙府大門。

「妙兮,你是我的,我的……」

楊再遠心裏面怒吼著,就在他要撲上去的時候,一隻強有力的大手突然按在他的肩頭,使他掙脫不得。

楊再遠還沒有來得及回頭,就聽到父親的嚴厲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畜牲,你瘋了不成,竟敢搶皇親?那可是要誅滅九族十親的大罪呀!你想過沒有啊?」

關鍵時刻,楊開獲得手下稟報,及時趕來制止了楊再遠的瘋狂行為。

楊再遠驀然一驚,頓時清醒了過來,急忙回過身來,雙膝跪倒在地,對父親大人說道:「父親,孩兒知罪,請父親大人責罰!只是孩兒心裡難受啊!還請父親大人給孩兒一個痛快,殺了我吧!」

說完納頭便拜,長久不起!

「臭小子……」

楊開本想狠狠地扇兒子幾巴掌,可是一看到傷心欲絕的兒子不想活了,那裡還敢打他?急忙心疼勸道:「兒啊,天下的漂亮女子多的是,你何必就盯著她(妙兮)不放。再說,她既然決定嫁人,以你對她的了解,她肯定是喜歡上了國王陛下,這才會嫁給他。她可不是貪圖榮華富貴的人。從原來的訊息來看,她可能還不知道自己要嫁的人就是當今年輕的國王。」

楊再遠匍匐在地的身子忽然一動了一下。

楊開繼續說道:「所以,她對國王的愛是真摯的。而國王始終不告訴她自己的真實身份,也是在考驗她。直至如今,來迎娶她,說明國王陛下已經認可並真心的愛上了她。兒啊,既然你這麼愛她,就不要傷害她,有時候放手比緊緊的抓著不放還要難得多。」

楊開這番話中只用了她這個字來代替妙兮的名字,以減少對兒子的刺激。

「愛她,就不要傷害她……」

楊再遠抬起頭來,已是滿臉淚水,嘴中反反覆復的重複著父親說的這句話。

楊再遠終於從地上站了起來,步履蹣跚的走在街道上,毫無目標的遊盪著,街上的行人一見這不是楊家大公子嗎,紛紛閃開道路,搖頭嘆息著。畢竟楊再遠和妙兮的事情早已經傳的沸沸揚揚,幾乎沒有人不知道。

現在妙兮要嫁人了,要嫁的卻不是他楊再遠,因此,街上不少人都對他產生了同情心。



楊再遠帶來的幾個手下,見他獨自一人走到街上,就要挺身跟隨,卻被楊開攔住。

「你們幾個暗中保護就行,誰也不要跟他說話!」

「可是老爺……」

「閉嘴!我知道你們對他忠心耿耿,可是你們知道嗎,這一關,只有他自己過,才能徹底的解放出來。作為我的兒子,如果連這一關都過不去,那也只能做個廢物了!」

楊開一甩袖袍丟下這幾個人,獨自一人走了。

楊再遠一邊嘟囔著父親的那句話,一邊走著。這一走就是一天一夜。

第二天,當人們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滿頭白髮。

一夜白頭!

當妙兮以後知道此事以後,震驚異常。為此妙兮也是黯然神傷了好久。

畢竟楊再遠對自己的愛慕是真真切切的,自幼的玩伴。為了自己變成這般模樣,妙兮還是很難過的。

沒辦法,妙兮從心裡一直把楊再遠當做哥哥,現在自己已經貴為王妃,也只能從心裡默默的希望楊再遠早日恢復過來。

不久,刺狐國入侵邊境十萬大山,楊開大都督領旨率領五萬大軍前去邊境抵禦刺狐國的入侵。為了使自己的兒子轉移注意力,就向國王請旨,要求帶著楊再遠出征。

國王封萬里從妙兮那裡多少也知道了楊再遠的事情,所以,稍微斟酌了一會兒,也就同意了楊開的請求。

還別說,楊開的想法很有效。楊再遠一到前線,被鮮血一刺激,終於清醒了過來。衝鋒陷陣,與敵人周旋與十萬大山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

終於,在一年後凱旋。

只是在來到七仙嶺的時候,楊再遠突然對父親提出不再回國都,打算就留在七仙嶺。

楊開拗不過兒子,只得上奏國王封萬里。

國王封萬里當然明白楊再遠的意思,就大筆一揮,封楊再遠為七仙嶺大將軍,常年駐守七仙嶺,一晃就是十幾年過去了。楊再遠從沒有回過國都,只有老楊開想兒子的時候,自己來七仙嶺和兒子聊聊天了。

楊再遠本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妙兮,也就是秀影王妃了。可是還是那句話,人算不如天算!

妙兮自己來了!

楊再遠雙手微微有些發抖。

左右手下見一向孔武有力,做事雷厲風行的大將軍,這會兒怎麼看著玉佩抖起來了?不由得一個個面面相覷著,想在對方的眼中找到答案,可是在對方眼中看到的依然還是疑惑!

過了一會兒,楊再遠忽然將玉佩放在書案之上,猛然大喝道:「全體將士聽本將軍號令,出帳相迎……」

秀影王妃站在一顆高大的古松之下,猛烈的山風吹起她紅色的衣裙,長發飄飄,猶如仙子下凡一般。

楊再遠遠遠的看著昔日愛人的風姿,心中感慨萬千。

一晃就是十幾年,十幾年的時間可以改變許多事情,楊再遠以為自己再見到妙兮時,應該保持平靜才對,可是他錯了,遠遠的看到妙兮的一瞬間,他的心中猛地一動,嘭、嘭的跳了起來。

不過楊再遠畢竟在軍中做了十幾年的將軍,知道此時自己必須保持鎮定。

強行壓下心中的激動,楊再遠龍行虎步的帶領著手下眾將官來到秀影王妃得兩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楊再遠稍微愣了一下,帶個手下略一躬身,口中高聲喊道:「臣,楊再遠率眾將官拜見王妃殿下。臣甲胄在身不得全禮,還望王妃莫要見怪!」

「楊……愛卿,眾將官平身!」秀影王妃本想叫楊再遠楊大哥,可是發現自己現在已經不能這樣稱呼他了,只得改口叫楊愛卿。

「謝王妃!」眾人齊聲山呼著,重又站直了身體。

楊再遠看了一眼秀影王妃依然猶如處子得面龐,面色平靜的說道:「王妃殿下,不知您突然鑾架到此所謂何事?」

楊再遠問得很平靜,也很恰到好處。

作為王妃按說是不應該隨便出宮,儘管你沒有成為王妃之前,山南海北得到處亂跑,現在已經是王妃了,就得遵循王妃的規矩,沒有國王的允許不得擅自出宮。

「此為機密,暫時不能告知將軍!」秀影王妃手一抖,從懷裡掏出一支金色的令箭。

「啊,天字第一號令箭!萬歲、萬歲、萬萬歲!」

楊再遠和一眾手下一見秀影王妃手中的金色令箭,大吃一驚。這可是代表著國王陛下親臨得金牌令箭,秀影王妃手持此令箭肯定是身負重大使命。

於是眾人慌忙再次躬身施禮道。 楊再遠和一眾手下一見秀影王妃手中的金色令箭,大吃一驚。這可是代表著國王陛下親臨得金牌令箭,秀影王妃手持此令箭肯定是身負重大使命。

於是眾人慌忙再次躬身施禮道。

卻是依然沒有下跪。

羽風在一旁見了,心中暗暗叫好。萬岳國竟然有著治軍這麼嚴謹得將軍,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好,也不好!

如果這萬岳國國王是個明君,這姓楊的肯定會被重用。可是如果國王是個昏君,那他只有死路一條。不過看上去這萬岳國國王是個明君,不然這姓楊的也不會活這麼久了!

這是羽風通過楊再遠,對國王封萬里得第一印象。還沒見面,羽風就開始琢磨國王封萬里是個什麼人?他的性格秉性如何了。

雙方再次見禮之後,楊再遠這才注意到秀影王妃得身後還有兩個人。男的生的玉樹臨風,英俊瀟洒的面容之上始終是帶著一絲微笑。給人一種看上去十分舒服的感覺。

女的長的貌美如花,秀影王妃夠漂亮得了,可是和這個女子一比,就相形見拙了。

看著這一對金童玉女般的人物,楊再遠得瞳孔一縮。

「王妃殿下,這二位好像不是我國子民吧?」

楊再遠在羽風和花如夢的身上瀏覽了一番,突然說道。

秀影王妃微微一笑:「楊將軍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他二人不是我國子民。不錯,他們兩人正是女人國,啊,閉月落雁國的使者……」

秀影王妃只告訴楊再,遠羽風和花如夢是閉月落雁國的使者,而且沒有說出花如夢的真名,而是把花如夢的名字顛倒過來說成是夢如花。具體來萬岳國幹什麼,沒有告訴楊再遠。楊再遠也知趣的沒有問,既然是機密,還是不知道的好。所謂知道的越多,麻煩也就越多。

楊再遠將秀影王妃,還有羽風花如夢三人迎入一座看起來還算豪華得建築裡面。

「王妃殿下,兩位使者大人,偏遠山區沒有什麼好地方可供安歇,還敬請見諒。」

羽風和花如夢兩人連續在山野之間奔跑了這麼多天,不是天當被,地做床,就是像兔子一樣貓在山洞裡面,根本就沒有睡過一個好覺。此時終於有房子住,有柔軟舒適得大床睡了,那裡還會在乎這裡這棟建築好與壞了。

再說了,楊再遠所說的不好,那是跟秀影王妃居住的王宮相比叫而已。其實這棟建築比一般的官府衙門都要豪華,哪裡有什麼不好?

秀影王妃知道楊再遠這句話的含意是什麼,因此只是笑了一下,並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過了一會兒,酒菜就擺好了一大桌子。

「王妃殿下,軍營之中,沒有什麼好吃的,粗茶淡飯還請王妃暫時屈就。臣,就不打擾了,告退!」楊再遠將王妃令箭還給秀影王妃,面無表情的轉身退下。

秀影王妃見楊再遠說了半天,也沒有把自己的玉佩給自己,心中不由好笑,這個楊再遠,這麼久了還是對自己舊情難忘,竟然趁著這個機會把自己從小帶到大的玉佩給昧下了。

算了,既然他想要,就給他吧,也算是自己給他的補償吧!至於國王封萬里那裡,自己再做解釋就是了。

吃完飯,三人各自回房美美的睡了一個好覺。這一覺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