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桃指定秦牧為自己做了一面巨鼓,有了戰槌的白桃還沒有過用武之地。

楚河看了看這面直徑足有兩米多高的大鼓,又看了看白桃的身材,一臉擔憂的樣子。

「這鼓有什麼功效?」


見楚河問起,秦牧略有一絲得意,畢竟他有這樣的資本。

「這面鼓,能夠增加50%的振奮效果,以及220%的雷霆巨震,2%的效果觸發殺意滔天。」

「……」

「怎麼好像遊戲似的?還有具體數據的?」

「只是用數字來精確表示他的作用而已。」

「殺意滔天是什麼?」

「耐力,力量同時提升兩倍!」 「我C!」

山村小仙醫

這也太恐怖了,耐力和力量都翻倍?就因為一面鼓敲出的聲音?

「是不是有點誇張了……」

楚河挑釁似的看了白桃一眼,白桃當即小嘴一撇,伸手從半空摸出兩個鼓槌。

「秦大哥,能試試嗎?」


望門恨女 當然可以。」

白桃閃身走到了巨鼓的另一面,秦牧趕忙拉著楚河幾人向一旁閃開老遠,楚河無奈一笑道:

「這……這還用躲著點嗎?他還能傷著我是怎……」

嘭!~~~~~~~

一聲沉悶的巨響,伴隨著一股強力的衝擊波,將這一面鼓這一側的三面大鼓同時催倒了,楚河話還沒說完,就感覺自己耳屎好像都被震出來了,剛才如果真站在那,下場絕對好看不了。

秦牧顯然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大威力,嚇得雙目圓睜。

「一定是白將軍的戰槌另有效用,這面鼓的作用遠沒有這麼大,快,你們幾個,把後面的鼓全都收起來。」

白桃也露出腦袋看了楚河幾人一眼,吐了吐小舌頭,不過顯然還沒過癮,等秦牧帶人將這一大片空地全都清理了出來,這才示意白桃繼續。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由慢到快,伴隨著強力的鼓點,白桃擂起帶著節奏的戰鼓,鼓面背後震動的這一片空氣,都是處於扭曲的狀態,秦珊找來一張紙,揉成球扔向震蕩的空氣之中,竟然瞬間碎成了漫天紙片。

就算沒有拿到戰槌之前,白桃也曾經親自上過戰場擂鼓,守夜人還有專門的擂鼓手,這些人當中有專業的鼓手,不是樂隊架子鼓,是真正的戰場上的巨鼓,白桃就是跟這些人一起熏陶出來的,加上聰明伶俐,白桃現在可以說是一個專業級的戰鼓專家。

這一曲戰鼓,讓楚河幾人不由得心潮澎湃,而且還不是輕微的提升,楚河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都莫名的燥熱了起來,力量源源不斷的狂涌而出。

古人云,聞鼓必進聞金必退,雖然這是一種指令的意思,但之所以前進為鼓,就是因為鼓聲最容易讓人熱血上頭,不顧一切的衝鋒。

以往在救世軍的堡壘守衛戰中,大戰鼓穿不了傳送門,小戰鼓用處又不大,所以根本沒有用到戰鼓。

戰鼓在戰場上的作用,不僅僅是鼓舞士氣,在白桃的戰陣體系中,還擔任著傳達戰場指令的重大作用,唯有戰鼓和令旗集合,才能做到如臂使指。

「我覺得可以給我坐一輛戰車,我要擂鼓衝鋒!」

「我看你是擂鼓抽風!」

楚河毫不留情的打擊道,作為一軍統帥,當然是絕不可能讓她上戰場衝鋒的,她這戰鬥力和張瑩可差遠了。

白桃皺了皺鼻子,看著眼前的戰鼓眼中滿是不舍,大有今天本該陪你睡的意思。

寡婦探屍

砰砰砰!

超級巨大的變形金剛,大踏步的走到了幾人跟前,雙手伏地做拜年狀,將頭貼到了地面上,宋涼從變形金剛打開的嘴裡跳了出來,向楚河幾人跑來。

「哇,剛才是不是白姐姐在敲鼓,以後你沒事就可以給我們展示一下嘛,你剛才敲那麼幾下,我們幹活都可有勁了。」

宋涼貼到楚河身邊,一陣傻笑,楚河伸手推了推他,示意保持距離。

「哦?你小子在搬磚嗎?」

「當然……不是。」

「我覺得你也不是,是不是有了女朋友就沒力氣干別的活了……」

「啊!你還說我你。」

「閉嘴閉嘴閉嘴!」


「嘿嘿,我好些日子沒見你們了,我的秘密工程也差不多了,走吧,帶你們看看去。」

楚河看了其他幾人一眼,顯然白桃幾人也蒙在鼓裡,不知道是什麼秘密工程。

打仗的事一般都是楚河夫妻四個人滿世界跑,其他人基本都在各自崗位上各司其職,有宋涼在,加上楚美玉也能幫他打理多一半的事情,他只是專心搞各種科研項目,楚河已經很久沒管過他了。

「你不會又搞出了毒精靈二號吧?」

「那個已經落後了我的老哥……」

「……」

毒精靈都落後了?楚河幾人一頭霧水的跟著宋涼向傳送門走去,黑龍可能是由於等級不足,傳送門之間還不能全部互通,進入傳送門就像電梯一樣那樣,不過這也保證某些地方的私密性。

宋涼就倒了兩個傳送門,帶著楚河等人回到了K4區。

一出K4區的傳送門,這裡停著許多輛車,和前世的車不同,現在的車基本上不存在擋風玻璃之類的,就是憨粗的框架,看上去就有種狂野彪悍的氣息,動力足,速度快,基地里的車實用才是關鍵。

K4區因為有楚河的禁令,一般人是無法隨意來到K4區的,而且這裡傳送門也少,偏偏地方又大,只能通過越野車。

五人開著車直奔一處一眼望不到頭的車間,整個K4區的地面是完全平整的,在這裡開車只要你會踩剎車,就不怕不會開車,車間門口此時就大開著,宋涼直接將車開了進去。

一進入車間,宋涼駕駛的這輛車就變形了,幾人的座位開始緩緩升高,四個輪胎向四個方向延展,增加了底盤的穩定,宋涼和楚河等人的座位穩穩的停在了四五米的半空,隨後車輛開始穩穩的緩慢前行。

一升到半空楚河幾人就傻了眼,楚河甚至都有點納悶,這地方自己好像咋都沒來過?K4區有這麼巨大的車間自己都不知道嗎?不過楚河現在甚至都沒心思去想這些,已經徹底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這,這都是你造的???」

放眼望去,正是宋涼最初的夢想,當然,也曾是楚河放言支持他的夢想。

機械鋼鐵大軍!

整整齊齊,甚至有種進入了秦始皇陵的感覺,萬千兵馬俑排列在兩旁,各種大小型機械和無數的工作人員穿梭在其中,車間頂端數百架起重機你來我往,將這一望無邊的車間交織成一片鋼鐵森林。

「他們不僅僅是機械這麼簡單。」 「什麼意思?」

聽到宋涼頗有點要開始裝B的意思,楚河還是配合了一下,露出了拜託告訴我臉。

果然,宋涼見成功勾起了楚河興趣,自然得意起來,反問道:

「哥你記得我的龍種機甲嗎?」

「當然記得,這些都是龍種機甲?」

別說楚河記得,白桃幾人也都記得,這龍種機甲可以說是單兵作戰的超強武器了,當時的宋涼可是穿著個機甲就戰鬥力瞬間報表,包括機甲身上的那些機械蜜蜂,超強的動力結合高科技,龍種機甲絕對是人形兵器。

「沒錯!這些不光是龍種機甲,而且是升級版的龍種機甲,我之前一直有很嚴重的技術問題,不過有了寶寶之後就全都解決了。」


「寶寶?」

楚河幾人齊刷刷的投來了疑惑而又有點尷尬的目光。

「蟲母同意這個稱呼嗎?」

「當然同意啦!寶寶!!!」

宋涼說完之後還衝著前方大喊了一聲寶寶,楚河幾人還認為他要浪漫一下,萬沒想到打遠處飛來一個光點,極速穿越了車間,在楚河等人眼中放大,正是一個飛著的龍種機甲。

「乖乖!」

龍種機甲的頭盔緩緩升起,不是別人,正是一臉興奮的蟲母。

楚河幾人萬沒想到竟然被這兩個貨秀了一波恩愛,還秀的別人都不好意思聽下去了。

「楚哥,白姐,瑩姐,姍姍姐!哎呀這樣叫好麻煩,以後我決定只叫楚大哥和嫂子們!」

蟲母性格活潑,很招白桃幾人喜歡,加上對於守夜人的貢獻,或者說對宋涼的貢獻,那都是不可磨滅的,所以跟楚河幾人也都較為親密。

「你們兩個可以在肉麻一點。」

「遵命!」

蟲母調皮回應著,操控著龍種機甲在空中轉了倆圈,這也讓楚河幾人見識到了這龍種機甲的飛行方式。

機甲的手和腳也都有口,但是看起來更像是武器,不是噴氣口,這機甲全身上下噴氣口多達數十個,分別在小腿,大腿,腰間,兩肋,肩胛,手臂,脖子這些地方,而且這些噴氣口並不是很大,不仔細看很難發現,但是這樣一來不僅動力超足,而且異常靈活。

「寶寶,表演一下。」

「好的乖乖!」

蟲母回應一聲,漂浮在空中的機甲竟然突然向後平移,就好像憑空被什麼東西重擊一樣,沒有任何預兆和讓人反應的時間,就是直直的,向後平移了十幾米。

隨後龍種機甲在半空中上下翻飛,靈活似一個在花叢中起舞的蝴蝶,各種高難度的動作都是信手拈來,毫不誇張地說,這個機甲的飛行技術比之壽兒也相差不遠。

龍種機甲的身高大概在兩米六七之間,如此龐然大物能做到如此已經實為不易了,然而讓楚河幾人震驚的還在後面,這機甲的手、腳、肩膀各個位置,都有各種形態的武器,而且不是子彈,而是激光,雙臂上的激光槍和激光炮隨意切換,腳下也有激光刀,最後一種武器是雙手的激光長劍。

楚河幾人還是第一次真正見到就像是星球大戰中的這種光劍,長一米五,通體散發火紅的光芒,看上去美麗,但是異常致命。

「以前我一直無法解決的就是這個問題,但是寶寶侵入了武器晶元內部,改變了激光發射器內部晶元的運算軌跡,然後通過修改激光落點坐標,定位了數千個坐標,讓激光可持續在四維空間環繞,然後打破……」

「停!總之很厲害。」

「沒錯!」

「傷害怎麼樣。」

「起碼可以輕鬆破開五級喪屍的防禦。」

宋涼說的輕描淡寫,但是楚河幾人卻是同時一怔。

「你說什麼?」

「五級喪屍,輕鬆破開???」

張瑩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要知道五級喪屍的防禦,連刀四都不敢提輕鬆二字。


「額……多少有點水分,但是理論上是這樣的,而且我們做了實驗,的確可以破開五級喪屍的防禦,加上一個正常的四級變異者能力和龍種機甲的加持,應該能夠很容易解決一個五級喪屍。」

幾人相視一眼,都說到這種程度了,宋涼是不會隨便開玩笑的,但是沒想到變異者這麼辛苦的升級,人類這麼辛苦的開墾歷練,守夜人這麼刻苦的訓練武技,研習戰術,最後卻是一個龍種機甲成為了守夜人最強戰力。

「你偷偷造了多少個這種機甲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