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陳凡的表現,老頭搖了搖頭,淡然道:”說實話,這真的是一個寶貝,如果說這個世界上裝東西的葫蘆也算一種武器的話,那麼想必他也算的上寶物了。”

聞言,陳凡又是苦笑了一聲,調侃道:“那你覺得這個裝東西的傢伙有那麼厲害的攻擊性嗎?”

老頭聞言笑了笑,揹着雙手不再動彈,只是從陳凡的懷中將那個葫蘆拿在了手中。

陳凡只覺得身子一震,他竟然是連一點感覺都是沒有,只覺得懷中一空。

就糊裏不見了。

擡起腦袋,眼睛猛然的睜開,葫蘆就然是赫然出現在了老頭的手中,陳凡驚訝的嘴巴都賀龍不上了。

他自然她自己絕對是這方面的專家,但是老頭的動作實在是詭異極了。

他竟然是都沒有看清楚。

“你是怎麼做到的?”陳凡趕忙的問道。

“什麼怎麼做到的?”老頭擡起眼皮,哼了一聲,便是反問道。

陳凡聽了這個話,只是嘆息了一聲,搖了搖腦袋,無奈的轉過身子去。

沒有說話。

“好吧,咱們先不忙這些東西,我和你說這個東西可是有着很多歷史的。”老頭看着陳凡的背影喃喃道。

陳凡聞言又是轉過身子,看了一眼老頭的表情,他並沒有張口說話。

老頭見識陳凡還是沒有說話,張開嘴巴飽經滄桑的臉龐上閃過一抹追憶,淡淡的說道:“想聽故事嗎?”

‘當然,陳凡點了點頭。“隨機石對着老頭比劃了一下,示意他坐下去說。

老頭見陳凡的動作,眼神中閃過一抹讚賞。

做下去之後也是做了一個手勢,讓陳凡坐下。

陳凡坐下後,便是坐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老頭,他倒是想看一看這個已經是有着滄桑經歷的老人到底想說什麼事情。

“那麼現在我就開始說了,事情的發展也沒有什麼意思,不過是一個無名小卒最總成爲絕代輕者的那種事情。”

陳凡看着老頭有些滑稽而又有着五金請配的表情並沒有笑出來,而且是一點笑容都沒有。

沉吟了半響之後,陳凡的眉頭挑動了一下,饒有興趣道:“怎麼聽起來有點像小說裏面的故事。又或者說是一個很具有傳奇性的小說人物被你用來糊弄我了。”


老頭聞言只是笑了笑,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喝完之後說道:“這樣的事情真的是很讓人人不敢相信,事到如今我也是有點不敢相信,單生意事情的只是確實那麼清晰的出現在我的眼前。”

“那個人是誰?”陳凡皺着眉頭,出聲問道。

“如果你真的是想知道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那個人至今都是一個傳奇,在我們這裏更是一個傳奇,一個人人都不敢提起的存在 ,他就是紅樓的創始人。”說完老頭對着陳凡一笑,道:“這個名字,我想我就不用說了吧,他的名字就是我也不想說出來。”

“據我所知那個李理你應該是很遙遠的,難道你見過他。”

聞言,老頭嘿嘿一笑,道:“也是可以這樣說的,畢竟他已經是活了那麼大歲數了。”

陳凡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老頭,摸了一下鼻子,道:“接着說下去。”

“好,我就說下去。”老頭又是喝下去了一杯茶水,接着說道:“他活了那麼大的歲數,真的是讓人不敢相信。”

“他從一個人人唾棄的無名小卒在骯髒的貧民窟一步步走向了巔峯,站到了一個沒有人尅有達到的高度,我現在真的懷疑他就是一個北邊落到凡間的神靈。”

陳凡捂着嘴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有些迷信色彩的老頭,嘴角微微一笑,饒有興趣的說道:“你介不介意再給我說一些有關這個酒葫蘆的事情,至於他的發跡史我真的沒有多大興趣知道。”

陳凡抖動了一下肩膀,嘴角咧開一笑。

“哼,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尊師重教。師傅再說事情有徒弟插嘴的嗎。”老頭瞪着眼睛,鬍子倒是翹了起來,猛地拍桌而起,怒衝衝的看着陳凡。 聞言,陳凡呵呵笑了幾聲,便是挽起袖子,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笑道:“當然知道,你可以據需說下去了。”

老頭聽了之後,眯着眼睛點了點頭,看樣子十足十一個老小孩一般的摸樣。

“那個男人當初並沒有什麼本事,一般沒有本事的人都是很放浪形骸的,他也是沒有逃過也養得鼎爐,每天都是借酒消愁。可是殊不知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老頭摸了摸下巴,撇林憶蓮認真聽他說話的陳凡,點了點頭接着說道。

“讓人難以先到的是他越來越脆弱了,分二十越來越棒案件人,只是知道悶在家裏面獨自一人喝悶酒。一探有一天的日月更替,他也是越來越成熟了。”

“當年他所有用的就是這個酒壺,當時的他沒有什麼本事,於是就在隔壁家的葫蘆藤上面摘了一個葫蘆。”

“誰可以想得到撻伐級以後竟然是將這個葫蘆變成了一個寶貝,而且這也成了他的一個強大的武器,那就是每當他處於劣勢的時候,猛的喝上一口酒,就會戰勝對手。”

說完之後,老頭看了陳凡一眼,見他仍然是單獨拿的坐在那裏,兩隻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個葫蘆,於是就不再言語,等待着陳凡。

“什麼,你說……你說這個葫蘆是哪個前輩的?”陳凡突然大聲喝道,

陳凡剛剛把話說完,話音還沒有瀟灑的時候,便是感覺肩膀上一股大力傳來,於是身子便是不自覺的坐了下去,又是重新坐到了那個椅子上。


“小子,這個就是那個男人的東西,你想不想要啊。”老頭張大了眼睛,小隱隱的看着陳婦女,兩隻渾濁的雙眼中精光閃動。

“想,當然想了。”陳凡急忙點頭。

“好既然你這麼,給你。”老頭把酒葫蘆隨手一拋,酒葫蘆便是瞬間在空中晃動。

陳凡眼隨手動,手隨心動。

噗!

左手好似青龍一般在天空中飛舞,一瞬間便是把葫蘆拿在了手裏。

“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徒弟伸手絕對不下於當年的我。”老頭連着說了三個號子,臉上滿是笑容。

“哼。”陳凡淡淡的哼了一聲,便是不再理會老頭,而是拿起酒葫蘆細細的端詳起來。


窟窿和普通的葫蘆大小差不多,高度大約陳凡的一節小臂那麼長。

胡龍通體金黃,金颯颯的茶室好看。

但是這種顏色絕對不會庸俗。

相反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灑脫之感。

陳凡在酒中鑽研多年,便是一眼看出了這個酒葫蘆的不一般。

酒葫蘆的外表面中並沒有什麼雕刻,對此陳凡會心一笑,沒有想到那個人竟然是和他有着一樣的心思。

好酒的人一般都會隨身攜帶一樣東西,那就是裝酒水的東西。

對此,一般人選的就是酒葫蘆。

陳凡兩人也都是如此。

但是那些人都喜歡將葫蘆上雕刻上一些花鳥魚蟲或者是行書狂草之類的東西。


可是他們兩人都沒有。

陳凡自然是有這一番解釋,他覺得葫蘆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沒有那一個人長得一模一樣,就算是雙胞胎也一樣。

世間萬物也都是如此。

葫蘆也是一樣,他們本就沒有完全一模一樣的。

雖然看起來相差不大,可是其中的些小卡具可是有着不少的。

上一始終陳凡一生都只有一個酒葫蘆,他感覺那個酒葫蘆就像他的孩子一樣,他會對他不離不棄。

者呼籲是情感的依託吧。

但是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是激昂葫蘆流了下來。

對此,陳凡搖頭苦笑,恐怕他永遠沒有那個覺悟吧。

“小子,這個葫蘆怎麼樣。”老頭見陳凡不住的把玩着這個不大不小的酒葫蘆,出聲問道。

陳凡笑了笑,道:“此乃天下間的起舞,得此一物,此生無憾。”

“哈哈哈,想不到你小子還真的是有些才華啊,不過你不覺得你的話說的有點誇張了嗎?”老頭哈哈大笑的問道。

“我並沒有覺得什麼誇張不誇張地,我只是做了一些我本應該做的事情,說了一些我本應該說的話。”陳凡依舊是把玩着葫蘆,淡淡的說道。

“那麼我現在就將他教給你,希望你從今以後對這個葫蘆好一點,不要隨處亂放,明白嗎?”老頭突然嚴肅了起來,連白嫩的皺紋都是少了不少,一股寒氣散發出來,從天涯的身體中保用而出,使得陳凡的身子一顫。

身子略微的顫抖了一下,陳凡的動作似乎是略微的停頓住了,不過一會兒之後,便是又恢復了剛纔行雲流水把玩葫蘆的樣子。

老頭見此渾濁的眼中異彩連連,連帶着那總也沒有看見過新鮮空氣的牙齒都露了出來。

“怎麼你不iangxinwo,你應該看得出來我是一個喜歡喝酒的人,就帶這個酒葫蘆子若您是查不了的。”陳凡將葫蘆拿在手中,擡起腦袋,對着老頭說道。

“好,有你這句話便是足夠了。如果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老頭看了陳凡一眼便是直白的說道。

“可以啊,可是我有事情的話怎麼去找你。”陳凡先是淡淡的點着頭回答了一句,隨後看見老頭的身子微動便是出聲問道。

可是他說話的時候已經晚了。

“嗖”

一眨眼的功夫,人影無。

只留下剛纔老頭的一絲氣息。

苦澀的搖了搖頭,陳凡將目光落在那個讓他愛不釋手的酒葫蘆的身子上,但是陳凡的眼光沒有落到葫蘆上的時候,身子便是一怔,旋即一抹狂喜掛在了臉上。

老頭人影已經是沒有了,但是聲音卻是傳給了他。

“不用找我了,我會來找你的。對了小子,那個酒瓶可以裝很多就得,而且不用擔心酒水新鄉的問題,可以說放到裏面比外面好上了許多的,看gpa放不了多久,你葫蘆裏面的酒就可以拿出去做買賣了,那種怒於的香味,連我都無法抵禦呢”

老頭的聲音在陳凡的耳邊迴盪,久久沒有小區。

陳凡曾經聽說過繞樑三日的事情。

他在線只覺得老頭的話也是可以饒耳三日的。

聽聞那種話語之後他沒有任何動作,他已經是驚訝的動不了了。

“這些意味着什麼,恐怕他這個酒鬼再清楚不過了。

說明了他可以隨時隨地的不受地方的限制喝酒,那種暢快淋漓的感覺恐怕是可以讓他心馳神往了。 月色瀰漫,天空中滿天星斗在不斷地轉換身影,又有着一道亮光劃過天際,一道流星飛速劃過天空。

“流星。”陳凡擡起眼皮,慵懶的揉了揉眼睛,好像一個沒有睡醒的人一般的看着天空,沒有表情的說道。

此時的他依然是那個打扮。

一身紫袍,一襲長髮。


依然還是那個姿勢。

端坐在一個木製的四個腳椅子上面。

手中還是有着一個東西。

酒葫蘆.

那個金黃色的酒葫蘆依然還是出現在他的手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