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這個安靜坐立的女孩,想到以往無限活力的她,盡有仿若隔世的感覺!

當她安靜下來,世界都如同靜默下來一般。此時的蘇夢潔擁有一種極爲特殊的寧靜怡和的氣質,純淨虛緲,直接從靈魂深處令你感覺到無比的安寧。

那浸入靈魂一般的安寧,讓人竟然有種撕心裂肺的悲傷。

趙無極走上前去,輕輕坐在蘇夢潔的旁邊,目光陪同看往遠方。

良久過後,蘇夢潔才緩緩開口:“師叔,有消息了?”

“唉!”趙無極再次嘆息,“你還忘不了麼?”

“師叔不是也沒有忘記麼?”

趙無極再次沉默,仿若又過了許久。

“他已經報仇了!”

“果真是報仇了!”蘇夢潔目光終於有些許的波動,那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沒有了?”

“唉!還有就是,他現在的修爲已經到達三段戰師的地步,在那東殿之中得到一個‘瘋子’的外號!”

“瘋子?爲什麼叫瘋子?”

“因爲他在東殿一次榜單之戰中瘋狂挑戰,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什麼鐵打的,三天之內,接連戰鬥四十多場!不是瘋子是什麼?”

“沒受傷吧?”蘇夢潔目光一緊,她要的不是舒炎有多大成就,安好便好!

“沒有受傷!反而是得到重視,被派到魔門腹地之中去了,探子跟丟了他!”

蘇夢潔聽到舒炎沒事就已經很滿足,低着頭,想起往日舒炎那神出鬼沒的獵人本領,那些弟子跟丟也很正常。對於她來說,能得到現在的消息,已經是天大的滿足!

“謝謝趙叔!”

蘇夢潔目光柔和,在這偌大的戰宗之內,也只有這趙叔纔算是她的知音人吧!

“唉!”趙無極目光憐愛,右手輕撫蘇夢潔的柔發,“丫頭,趙叔只盼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就好!”

蘇夢潔似乎是憋了很久的情感終於爆發,眼淚不自覺的便是流了下來。

輕輕枕在趙無極的肩膀之上,像極正在尋找依靠的柔弱女子。

“趙叔!”

“嗯?”

“給我再說說那個故事吧!那個很美的故事!”

“嗯!”

“那是二十年前的春天,那一年聖戰已經進入到白熱化,魔門終於和中原正道聯合到一起•••”

•••••• 無間煉獄東殿,在魔門之中有一個統一的稱呼——前線之殿!

之所以叫前線之殿,與東殿的地理位置和戰略任務是分不開的。

東殿處於無間煉獄的最東方,也是整個西域魔門的最東方,東殿,就是最接近中原正道的最大一個勢力!

每一個季度,也就是每三個月三榜之戰過後的五天之內,各大西域魔門,會派遣一定量的弟子到東殿之中進行中轉,然後再次進入混亂之地邊緣的正邪戰場!


正道魔道之間,遠沒有表面上想象之中的和諧。

實際上,無論是正道魔道當弟子到達一定修爲的時候,都會派上一定量的弟子前往戰場之上進行戰鬥歷練。這也是正邪大勢力之間弟子實力的一個考量標準,在這種真正爾虞我詐生死關頭的混戰之中,最是能夠鍛鍊一個弟子的方式。


舒炎在東殿執法團之中,依舊沒有見到神祕的三殿主,只是從裘長老的召見之中接到自己成爲東殿弟子以來的第一個任務——戰場歷練。

木離給舒炎的解釋便是如此,還從來沒有見識過真正的正邪大戰,這個時代也不是那麼輕易便是爆發大規模的戰鬥,但是,作爲魔門弟子,還是一個將要被重點培養的弟子,舒炎若是不能經歷戰場之上的洗禮,那麼舒炎便是擔當不起如此重任。

平日裏面,執法團弟子派往戰場之中,更多的是進行執法團的本職工作,執法團弟子的任務並不是殺敵,反而是監視自身弟子的狀態。

出賣同門,陷害同門,同門仇殺,這些纔是執法團該管的事情。

但裘長老給舒炎下達的任務卻不一樣,他不用做執法團的事情,更加不用跟隨大部隊,他的任務就是獨行,一個人戰鬥,在混亂的戰場之上生存三個月。

三個月的時間磨礪,相信舒炎的實力將會有一個天翻地覆的增長。

而作爲投資,舒炎將帶上比平時三個月領取的多得多的“工資”,也就是所謂的靈石資源。並且,可以在藏經閣之中選取一門人階中級戰技進行抄錄,修煉!

當然,作爲考量,定然是有標準的。

而戰場歷練一個最好的考覈標準便是腰牌,這也是當初王戰反覆提醒舒炎腰牌重要性的原因。每個弟子都有自己獨立的腰牌,而在混亂戰場之上,當你獵殺敵人之後,你的腰牌便是如同你的性命一般,每次爲期三個月左右的戰場歷練,結束之時,可以根據戰場之上獵殺敵人得到腰牌的數量來決定相應的獎勵。

••••••

藏經閣十一層,舒炎被特別允許進入挑選戰技!

“你真要這本書?你考慮清楚了?”夜苒偏着小腦袋,依舊持續着她的賣萌戰術。對於她來說,接下來的三個月都可能看不到舒炎,甚至,往壞處想,或許以後一輩子也看不見舒炎。

所以,現在她要好好珍惜時光,除了睡覺,堪稱已經到達初步不離的境界。

“嗯!”舒炎點點頭,將手中的戰技拿起來,放在旁邊的桌子之上!

“那個•••你幫我寫吧!”舒炎難得露出一絲尷尬。

“爲什麼要我寫?”夜苒嘴一撅,“自己要的戰技,自己動手!”

“那個•••那個,我是山野中出生,你也知道,認識字就不錯了,要我寫?你懂的•••”

“好吧!”夜苒無奈的點點頭,確實,舒炎只是在小山村長到,若不是他好學,只怕連字都認不全,何況是寫字。

夜苒滿臉的不願意,不過還是老老實實的坐到桌子邊上,拿起舒炎的書進行抄寫。


一邊寫,嘴巴還一邊嘟囔,“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連我的槍法都沒有練好,有選一門刀法,而且,明明就沒有刀!”

舒炎聽到夜苒的抱怨,心中不禁暗想,我沒有刀麼?

事實上,舒炎在地榜之戰結束的那天晚上便是有了不小的所獲,而這收穫並不是修爲的突破。

而是來自於很久之前的戰利品。還記得侯耀坤那一枚戒指麼?舒炎在昨天晚上終於將這戒指打開。

裏面的東西讓現在這個階段的“窮人”舒炎當真收穫不小。

三十餘枚的中級靈石,足夠舒炎修煉很久。

一把造型古樸的戰刀,戰刀的長寬與一般刀具差不多,唯一不同點在於,這把戰刀不知用何等材料打造,舒炎對這一個方面也沒有研究。

但是,至少知道,這戰刀是好貨,至少比執法團的標準配備好得多。

反正也有了戒指,舒炎也不用跨在身上,攜帶方便,所以,便是選了這門刀法戰技進行修煉。

其他的戰利品,諸如靈藥之類的舒炎根本沒有研究,也只能讓它呆在戒指的角落之中。

其實,在這之前,舒炎的初衷一直是想要找一門護體戰技的,畢竟他更喜歡近戰,而近戰之時,若是有護體戰技,只怕實力要增加不知道多少。

不過後來天龍王阻止了舒炎。說是最近他已經在研究一門戰技,爲舒炎量身打造的護體戰技,所以,與其選一門護體戰技來浪費,還不如選上這門他喜歡的兵器戰技——紫雷刀法!

他已經仔細觀察過紫雷刀法的祕籍,發現他卻是比較需要這種類型的戰技。可攻可守的兵器戰技,正是他的最愛。不是如同燎原槍法一般只注重進攻。

紫雷刀法共分爲九個招式,也叫做紫雷九擊,攻擊之時,可以放出類似於雷電的效果在裏面。在人階中級戰技當中,頗爲不俗!

第一擊春雷暴殛:以紫雷勁的簡單一劈,實而不華,勝在耗力較少,足以對付一般對手

第二擊天旋雷轉:揮舞運轉刀,產生帶氣的旋風,以守爲攻,或以多重斬擊攻敵

第三擊沉雷地獄:揮舞刀,以刀網攻敵;人刀同步翻滾旋轉,以攻爲守,如車輪轉動進擊

第四擊冬雷霹靂:着重紫雷刀勁的亂劈,散發多重電勁圍剿對手,紫雷氣勁散射追擊及包圍敵手

第五擊狂雷震九霄:居高臨下的一擊,威力集中於刀身上,以超高速連續砍出九刀雷擊

第六擊驚雷爆五嶽:與第五擊相仿的居高臨下殺招,速度更快,同時砍出五刀,轟出爆炸性雷球

第七擊怒雷撕天滅地:以氣御刀爲本招精粹,刀氣驚人,強力勁力令刀身如雷球一樣!

第八擊天打雷劈屠真龍:以雷球霸勁組成包圍網的全力一擊,極耗戰氣!

第九擊神雷魔震驚天譴:以戰氣極限推動的巨大雷球,如同天譴降臨。一般全部的戰氣只能夠發出一次攻擊,而且要境界很高的時候才能夠領悟!

舒炎讓蘇夢潔在上面幫他抄寫戰技,而他自己卻是反身下樓,來到藏經閣第一層的位置。

舒炎畢竟是即將要出任務,他不可能不準備一些東西。

而這一次的任務還具有相當之大的危險性,畢竟戰場之上,什麼樣的高手都有!

找到地理一類,翻看很久,終於是在書架之上,找到他想要的書籍——《天風戰場記實錄》

天風戰場,正是正邪交戰最大的戰場之一。

而舒炎,在地榜挑戰賽完畢的第二天,就被決定下放到天風戰場之上歷練。

舒炎僅僅只有兩天的準備時間。

地榜之戰,舒炎掀起好大一片風雨,但是,“舒瘋子”自己可是知道,他也僅僅是三段的修爲而已。或許他能夠勉強戰勝四段戰師中的一些。

但他絕對不是真正高手的對手。與其在執法團之中鬧得風風雨雨,還不如在戰場之上提升自己。

況且,根據舒炎的瞭解,天風戰場是最適合他的戰場。

一般的戰場就是一片聖戰遺留下來的廢墟,或者是無人的山脈。

但天風戰場不一樣,天風戰場是一個綜合戰場,有方圓接近二十里的平原,有綿延兩百里的山脈,每一次加入天風戰場歷練的,正邪兩方加起來,至少有將近三千人。

最神奇的是,天風戰場之上有一種特殊的人羣,這些人由散修組成,三五成羣往戰場中間一去。

他們是沒有陣營的,只要有獵物,便是直接搶奪。他們這些人,正是靠殺人越貨來賺錢,畢竟能夠進入正邪戰場的都是一些大宗門的弟子,這些弟子,少說也有一些身家!

這種人羣叫戰場山賊,戰場山賊在天風戰場的勢力一直極爲不弱。雖然受到功法戰技兵器的限制,可能比不上大宗門的弟子。

但是他們都是修爲稍高,而且瞭解地形的老手,對上正邪弟子來說,其實並不吃虧,反而有很大的優勢。

據不完全統計,這些戰場山賊的人數至少也有千人以上,或大或小的團伙都有。整個戰場環境,極爲混亂。

而將近五千人的混戰,分佈在天風戰場之上。戰鬥的密集度可想而知,也就是說隨時隨地,包括吃飯休息都有可能遭受到敵人的攻擊。


這樣的戰場,才最具有挑戰性!

舒炎在第一層默默的觀看着關於天風戰場的一切,在心中不斷的針對這些問題思考着。

一夜的時間悄然而逝! 執法團舒炎小院之中,兩天時間已過,新一輪的太陽已經升起,舒炎即將出發。

在出發之前,一直住在舒炎小院之中的夜苒早早起來,圍在舒炎邊上轉!

王戰早在升榜之戰結束的時候就被派到西三壇之中執行任務去了。所以,小院之中這幾天倒只是生活這舒炎和夜苒。

只是,裘長老給予舒炎的準備時間已經用完,今天,舒炎必須要開始開赴戰場之上!

所以,木離也來到舒炎的小院之中!

他至今還在疑惑,爲什麼舒炎能夠和夜苒攪和到一起?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