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衆人,邢月在微微一笑後,便一臉認真的大家開口說道:“呵呵…受傷是不可避免的,這一次我們成功的收服了浪頭幫和四葉門,那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將這兩幫地區的幫派給收編過來,然後在配合三江會,到時我們就有和黑龍會正面出擊的實力了。”

“嗯,四葉門那邊區域還是由我們過去協助,半月之內,定將那邊化零爲整。”在邢月說完後,葉飛騎眼中閃着極度自信的光芒,一臉認真的對着邢月開口道。

在葉飛騎說完後,遲帥、丁一、金仁彬以及毛牛都同時開口對着邢月說道:“嗯,絕對沒有問題。”

“好….那邊就看你們的了。”其實邢月也知道,不是每件事他都要參與其中,如果那樣一直下去,他們邊會對自己產生依賴感,如果那一天自己不在了,他所建立的星月門依然可以聳立在天地之間,而不會出現牆倒衆人推的局面。

“放心吧。”

“嗯,好了,時間不早了,大家都早點休息吧,接下來都會比較忙。”說完,邢月就準備站起身來。

“呃…那個我們的賭約呢?” 摸金秘錄之河木集

“呵呵….放心吧,飛騎,邢月是不會忘記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他現在就是準備去跑圈圈了。”遲帥在一旁幸災樂禍的說道。

“對呀…一定是這樣的。”丁一幾人也一臉的大笑的同時回答道。

“呃….對呀,呵呵,我現在就是準備去跑的。”邢月一臉尷尬的打着哈哈說道。

而此時坐在一旁的左輪,在白了邢月一眼後,就站起身來,冷冷的向着外面走去,看着離去的左輪,邢月一臉無奈的跟着後面,也走去了出. 最強狂暴升級 開始履行自己的承諾了….. 第二天一早邢月便很快起牀洗漱一番後,穿着運動服就出去晨跑了一圈,在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

此時左輪、夕月、葉飛騎、鄭秀晶、遲帥、丁一、白毛、金仁彬、毛牛幾個星月門的主幹都已經坐在了會議室裏,

而坐在會議室裏的還有其他幾個人,狼頭幫的毛衛國,四葉門的方誌遠,以及三江會的諸葛雨林和王小虎兩人,他們也早早的過來,坐在裏面慢慢的等候着。

當然在諸葛雨林,王小虎、毛衛國以及方誌遠幾人剛剛碰面的時候,臉上都不由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色,他們沒想到這個邢月做事這麼有魄力,在短短几日只見,也將其他個幫派一起給搞定了。

當邢月走進來的時候,大家的目光都不由一同看向了他,或許在他的領導下,這SH市的黑道龍頭就要移主了。

“呵呵…你們都來啦。”邢月的腳步沒有停,只見他在看來諸葛雨林、王小虎、毛衛國以及方誌遠四人一眼後,臉上不由露出了微笑的面容來。

“邢少好…”迎着邢月的目光,四人不由自主的對其微笑的開口道。

“呵呵….。”邢月用着笑臉迴應着,並沒有出聲,只見他在走到只見的位置後,他對着一旁的左輪挑了挑眉。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左輪的身邊竟然就是坐着諸葛雨林,而此時左輪那冷冷的俊臉上,僅有一絲僵硬尷尬之意,也不知道處於緊張還是什麼的….總之看似及其滑稽。

看着邢月在對自己擠眉弄眼,左輪不由冷冷的瞪了對方一眼,然後在看了諸葛雨林一眼後,便快速的將目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呵呵….我的好兄弟呀,像你這麼害羞,是追不上女人的,看來還是讓我出手幫幫你吧。看着左輪那一臉悸動的表情,邢月不由在心裏微微想到。

“好了,竟然大家今天能聚集到這裏,想必你們也能懂我的意思,那我也不用在浪費你的時間,我們直接開始降降,我們接下來的計劃。”收回心思,邢月在看來諸葛雨林四人一眼後,便直接緩緩的開口道。

說道這裏邢月便停頓了下來,他目光依然在四人的臉上掃過,見他們臉上並沒有其他的表情,他不由再次的開口道:“現在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將周邊的勢力化零爲整,將他們團結統一起來,只有這樣,黑龍會纔不敢對我們下手。”

“邢少,你就儘管吩咐吧,我聽你的,你說怎樣做,我就怎樣做。”在邢月說完後,毛衛國便一臉激動的對其開口道。

“是呀,我也聽你的。”方誌遠也是一臉崇拜的對其說道。在他是心目中葉飛騎就已經是一個恨厲害的人物了,沒想到那天對方給他說自己跟着邢月乾的時候,他當時心裏卻充滿了無比的震驚之意,

要知道能讓葉飛騎那種孤傲又極度的自信的那麼一個人,能讓他心甘情願,死心塌地的跟着另一個人做事的時候,那那個人便必定是一個更加優秀不平凡的人。

聽了邢月的話後。諸葛雨林並不像其他兩人一樣有着激動的心情,而她卻開始一臉沉思了起來,半響過後,只見她擡起來,一臉認真的對着邢月說道:“化零爲整?說起來很容易,但是畢竟SH 市有這麼大,而且到處都是黑龍會的眼線,如果我們一有移動,他們定會採取行動,來針對我們。”

“呵呵….雨林妹妹說的很真確,也考慮的很周到,不過我只給你半個月的時間,而在這個半月裏,我會將那孫霸的實現轉移,所以在這個半個月的時間裏,你們一定要將周邊的勢力拉攏收編。”對着諸葛雨林微微一笑之後,邢月便緩緩的對着大家說道。

“半個月的時間?單單靠我們這裏的人,恐怕有點難。”此時王小虎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是呀…你要我們去單挑幾個幫派,那肯定是沒問題的,但是要說在半個月的時間裏,收編SH一半的勢力的話,那真的有點難。”在王小虎說完後,方誌遠也緩緩的跟着後面說道。

不是自己太沒自信,如果光靠他們兩三個幫派去挑半個SH半個黑道勢力的話,那真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在一旁的毛衛國雖然沒有出聲,但是從他的臉上,大家也能看出他的表情來,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來。

看着四人的表情,邢月臉上並無變化任何表情,而左輪他們更加沒有出言之意,王小虎他們能想到的邢月當然能想到,所以根本不用自己幾個來去想這些事情。

“呵呵…這個你們不用擔心,我已經從PJ調集了四千名兄弟過來,我想現在你們不用在擔心這些問題了吧。”邢月一臉微笑的說着。

四千人!這可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呀,如果在加上自己這邊三個幫派,那半個月將一半的勢力統一收編起來那就真的不是什麼難事。

“真的…”毛衛國一臉欣喜的說道。


“嗯,今晚便就能全部抵達了。”其實邢月頭兩天就告訴了水莽,讓這四千人分批過來,不然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那真是太好了。”方誌遠也一臉開心的說道。

諸葛雨林此時臉上也露出了笑意,有了這四千人手,收編周圍的勢力,那就真的不是問題了。

看着一臉微笑的諸葛雨林,邢月有不由看了看左輪,然後在對着諸葛雨林說道:“在這半個月裏,我會讓左輪去你那裏好好的協助你,如果有什麼事,也直接找他就可以了,不管什麼事喲。”

聽了邢月的,諸葛雨林在看了一下左輪後,臉上依然掛着微笑,輕聲的對其說道:“呵呵….那就有勞左**哥了。”

“啊..不..不用客氣。”左輪臉上微微一紅。

“呵呵…我這兄弟和女孩子說話有的害羞,到時你可不要欺負他喲。”看着左輪微紅的臉,邢月不由對着諸葛雨林半開玩笑的說道。

“你想打架嗎?”沒等諸葛雨林開口,左輪便冷臉對着邢月說道。

“呃….你現在還有心情和我打架嗎?呵呵…”邢月臉上掛着壞壞的笑意。

看着兩人,諸葛雨林那原本就掛着笑意的臉頰,此時更加的濃郁。

“好了…今天大家就在這裏吃飯吧,晶姐已經幫你們安排好了。”見左輪沒有回話,邢月不由對着轉頭對着大家說道。

“謝謝晶姐….”


說完後,大家便一起走出會議室,來到了三樓開始吃起了飯來,大家都知道,今天過後,一條崎嶇而又充滿了血腥的大路便來到了他們的腳前,是生是死在場的人誰都不敢保證…… 而就在邢月他們正在用餐的時候,SH市的一座高級的別墅區裏,黑龍會的當家老大孫霸,此時正着眉皺一臉心事的坐沙發上,這些年他苦心經營黑龍會,也差不多如願以償的將黑龍會做大了起來,不管是市區還是邊緣城鎮上都有着黑龍會的勢力,

只是在一個多月前,他安排到PJ的青龍幫盡然在一夜之間,被一個剛剛建立的小門派給擺了一道,最終被毀滅,而再次以黑龍會打進PJ的冉亮竟然被嚇的逃了回來,

看來這星月門確實有着過人之處,而如今那邢月卻出現在了市裏,難道他要將自己的勢力伸入其中嗎?那小子的野心確實不小呀,如今大半個市區的黑道勢力已經歸我黑龍會所管,呵呵…我看你還能翻出一個什麼浪來。

“會長..冉亮已經帶來了。”而就在孫霸還在想事的時候,他的一個手下變快速的來到的他的身前,一臉恭敬的對其說道。

“嗯…帶過來吧。”孫霸淡淡的回答道。

很快那逃回市區的冉亮變被帶了進來,只見他此時一臉的憔悴感,看來這次的打擊確實對他的不小呀,而當他在看孫霸的時候,他的臉上變很快浮現出了懼意。

“會長……”冉亮在被帶到孫霸跟前後,只見他一臉慌張的站那裏,畏懼的對其喊道。

“呵呵,放鬆點來過來坐,來人,上茶……”看着對方的表情孫霸臉上哈哈一笑,彷彿對於這個逃回的逃兵沒有怎麼生氣一樣,很是隨和的對其說道。

“會長我知錯了……”冉亮很是瞭解孫霸的脾氣,不敢反抗,依然站在原地,身子沒敢輕舉妄動上,

而在這時已有兩個傭人端着兩杯清茶走了過來,恭敬的將茶葉泡好了,就退了下去。

“來,過來做吧,還站在那裏坐什麼,來,嚐嚐這大紅袍,這可是你姐親自爲我買呀……”孫霸坐在沙上,神情輕鬆,臉色紅潤,神態祥和,看不出有什麼不妥,更看不出有絲毫的霸氣,要不是他眼中閃過的犀利神情,實在讓人難以相信他會是能夠決定萬人生死的黑龍會會長。

冉亮不敢在不聽話,連忙走上前去,在坐好之後,端起桌上的茶杯,便輕輕的喝了一口,只感覺一股清甜流入心肺,不得不說,這茶的味道果然極佳,不愧爲最佳貢茶。

看着已經喝了一口大紅袍的冉亮,孫霸不由對其微微一笑道:“呵呵,味道怎麼樣?”

“絕佳,只是小人不怎麼懂茶……”冉亮如實的答道。


“嗯,的確是茶中的佳品,對了,那星月門的邢月好像來到了SH市吧?”孫霸微微一笑後,突然將話題一轉,臉上很是自然的對其詢問道。

“會長,你在給我一次機會,這次我絕對會讓他消失在這裏?”聽到孫霸這麼一說,冉亮險些將手裏的茶杯給摔倒在地,然後一臉堅定的說道。

“讓他消失?呵呵….你還是對自己很有信心的嘛”孫霸淡淡說道,臉上掛着笑意,絲毫沒有對其批評的意思。

“會長請你在相信我一次”冉亮臉色一慌,顯然從孫霸的臉他也沒有看出絲毫責備感,他原本以爲孫霸會責罰他的無能,雖然沒有從對方的臉上看出什麼來,但是他心中卻更加的緊張與害怕,孫霸越是這樣,其實越讓他難受。

“年輕人就是好呀,失敗了就失敗了,只要自己的信心還在,那必定可以做成大事,只是有事盲目的自信,那也會自己帶來滅頂之災,不過嘛,我還是蠻欣賞你的,你比你父親要來到好”孫霸微微笑道,不過他的眼中依舊是那種如刀一樣的眼神,莫說想從眼裏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就是看一眼他的眼神,也讓人難受。

“我會我父親與那些死去的青龍幫兄弟報仇,也會重新讓那邢月知道,黑龍會永遠都是他心中的惡魔”想起自己的父親,只見冉亮的臉上涌出一絲殺意,說話的聲音也不由提高了好幾倍。

“一將功成萬骨枯,從古至今那個帝王不是爲自己的王朝犧牲了千千萬萬的生命嗎!那點人馬不算什麼。”孫霸輕笑一聲,看來對於一個青龍幫他更不沒看着眼裏,而對那些死去的人,他孫霸更加不當一回事兒。

面對孫霸,冉亮感覺自己說話都有點困難,他不知對方心裏到底怎麼想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說錯話,對方就直接下令殺了自己,心裏的惶恐從一進來便就從未消失過,畢竟對方可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小的不明白….”


“我可以在給一次機會!”孫霸淡淡對其回答道。

“真的?”冉亮一愣,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其實他從來都沒有指望過孫霸還會給自己機會。

“不錯,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連這次機會都沒有抓住的話,那我也不會在給你或者你姐的面子了,至於後果嘛,我想你也想得到?”孫霸嘴角微微上揚,那是笑得雛形,可他的臉上卻看不到笑意,

甚至剛纔的那種慈祥的神態也徹底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冰冷濃烈的殺氣,眼中的犀利目光更是猶如實質的飛刀一樣,射進了冉亮的的心間。

“我…我知道…”冉亮全身冷汗直冒,他雖然以前在自己的老爸下面享受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感覺,可此時在孫霸的面前,他卻連正眼看的膽識都沒有了!

冉亮的心中此時才突然明白,像邢月那種全身滲透這危險氣息的人並不可怕,而可怕的是像孫霸這種殺人與無形,自始至終都沒有對你說一個不字的人,才最可怕。

“呵呵,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你剛剛纔來到這裏,跟着你姐姐好好幹吧,黑龍會以後就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了,向我已經老了,已經跟不上你們年輕人的時代了,哈哈……”孫霸端起茶杯,在輕輕的飲了一口大紅泡後,便對着冉亮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看着一臉大笑的孫霸,冉亮一時間也不知怎麼接過話來,所以只好一臉尷尬的跟着對方笑了起來,最後好不容易在腦海裏想出一個詞來“那裏,會長這是寶刀未老。”

“寶刀未老?哈哈…好一個寶刀未老呀,呵呵..你下去吧,到時有什麼行動我在通知你。”孫霸大笑的對其說道。

“嗯,屬下告退。”聽完,冉亮像無罪釋放一般,臉上瞬間輕鬆了下來,之後連忙站起聲快速的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離去的冉亮,只見孫霸那原本大笑的容顏,瞬間便冷了下來,而嘴角卻掛着了一抹冷冷的笑意…. 下午過後,諸葛雨林、王小虎、毛衛國以及方誌遠幾人在又商討了一些事情後,便早早的就離開了,夜以降臨,帝王城周邊的幾條街道,今晚卻顯得冷冷清清,幾條街上都感覺少了些往日的繁華。

站在落地窗前,邢月的目光將帝王城下面的街道看的一清二楚,只見此時的他,眉頭微微皺起,一種不好的預感籠罩在他的心間。

“今晚大家都打起精神,恐怕會員敵人來搗亂。”淡淡的話慢慢從邢月的口中說出。

聽了邢月的話後,左輪一行人便都來到了落地窗前,將外面的情況一覽無遺。

“今晚好安靜呀。”白毛在看完後,也不由警惕的說道。

“嗯…”

“邢月,你說會不會是黑龍會的人已經知道了我們情況。”金仁彬看着邢月一臉認真的對其詢問道。

“嗯…如果我們來了這麼幾天,他們黑龍會的人一點都不知情的話,那也太說不過去了。”邢月的目光依然看着窗外。

“哈哈…怕什麼,只要他們黑龍會的人來,來一個我砍一個,來一雙我砍倆。”看着大家沉重的面容,毛牛不由突然大笑道。

“呵呵…你一天就知道砍人。”遲帥對着毛牛微微一笑。

“來了…”而就在毛牛準備反駁的時候,邢月突然的吐出兩個字來。

嗡!嗡!嗡!

邢月的話剛剛一落,只聽外面便響起了一片馬達的轟鳴聲,隨即邢月他們幾人便看到從帝王城周邊的各個街道,便涌出了不下五六百輛摩托車來,將帝王城團團的圍了過來。

“晶姐就留着這裏,其他的人帶上傢伙,和一起出去….”邢月在淡淡的說了一聲後,便率先轉身並向着外面慢慢的走了出去,

左輪和夕月緊跟其後的向着外面走了出去,葉飛騎,遲帥、白毛、丁一、金仁彬、毛牛以及獵龍戰隊的人也沒有多餘的廢話,在每人拖出一把砍刀後,便也快速的跟了上去,看着走出的邢月一行人,在回頭看了看窗外的情況後,鄭秀晶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抹擔心之色來,心裏此時也只能爲其邢月幾人祈禱無事了。

帝王城,五六百輛摩托車將其整個大樓團團圍住,各個通道也是加強了人馬在看守者,而他們每一輛摩托車上都有着兩個人,同時他們的手裏都緊握着一把半米多長的砍刀,一眼掃去,不下一千人,

而在摩托車的最前面還停着三輛寶馬轎車,車門打開,便迅從裏面走出了幾個黑衣大漢,而站在最中間的那個人,邢月他們確實再熟悉不過了,只見此時都大晚上的了,他卻還帶着一個墨鏡,

在看到邢月一行人都出來後,他的臉上掛這充滿了陰森的笑容。“呵呵….邢月我們又見面了……”

“呵呵…我當是誰呢,原來就一隻落家之犬,怎麼夾着尾巴回來,孫霸那老不死的沒有將你大卸八塊嗎。”看着冉亮,邢月不由對其冷笑道。

“哼!邢月我告訴你,不要以爲一時的勝出就能稱王稱霸,上次是你大難不死,今天我定將你斬於刀嚇?”聽着邢月那**裸的羞辱之色,冉臉臉上不由一紅,然後瞬間便被仇恨所充滿,說話的時候也不由滿是殺意。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