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陌生的環境,趙信疑惑起來,難道是新地圖?看了看自己的身邊,自己的長槍已經不再了,自己只記得在最後一下,自己一下子把長槍甩了出去,然後就是一片光亮,長槍也不知道甩到哪裏去了。

摸了摸身上,不明白爲什麼之前受的傷完全的恢復了,難道是重新開始下一盤了嗎?可是我怎麼不知道?略爲思索後,趙信就放棄了追根問底的想法,不明白的問題不需要花太多的精力,人生一輩子不明白的多了去。

基地不知道怎麼樣了,既然自己沒有死掉,那麼一定是在最後一刻蠻子終於打敗了大龍,讓自己有了大龍爸爸,減少了許多傷害,那蠻子呢?蠻子一個趕回來了啊。

左右觀看了一下,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一個人影,難道蠻子… …蠻子先離我而去了?

想到兄弟拋灑的頭顱,想起三人結拜時候說的同生共死,趙信頓時熱血沸騰,仇恨如同利刃刺激着心房,雙眼通紅的仰天怒吼:“蠻大哥… …”

雖然從小就隨身不離的長槍丟失了,可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趙信也沒多放在心上,再說了,是自己的終究是會回來的。

此時正是一個涼爽的夜晚,柔和的月光懶散的照射着大地。

當趙信仔細打量四周的一瞬間,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得目瞪口呆。

第一個震驚趙信的是月亮,瓦羅蘭大陸居然有月亮的存在?瓦羅蘭一直是被詛咒的大陸,怎麼可能有月亮呢?

轉眼,更讓他吃驚的一幕徹徹底底的震撼了他的心… …

這是幾條高速公路的交匯處,在朦朧的晨光下如同幾條蜿蜒的巨龍。

什麼時候瓦羅蘭有用石頭坐成的路了?這到底是不是扭曲叢林啊?森林居然有用石頭做成的大陸?難道是大伊澤那個傢伙出的錢?看他一身的高科技是哥有錢人。

這時,幾輛小轎車從高速公路上飛馳而過,捲起一陣旋風吹得趙信臉匣刺疼。

“超級兵?怎麼可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超級兵居然跑的是這樣的快?”趙信的心裏的震撼是巨大的,小心翼翼的潛伏在旁邊的草叢裏。

“不好,如果超級兵的出現,那麼就是我們的基地已經被攻陷了。”趙信恍然想起,可是自己只有一個人,就連隨身的武器都已經消失不見了,怎麼去阻止超級兵?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趙信已經蹲得腰痠背痛,但是那“巨龍”背上的超級兵依然是源源不斷,甚至是越來越多,這讓一向冷靜的趙信都有了一絲恐懼,如果是三路超級兵都來到的話,不要說目前只有一個人,就算是加上蠻子和易大師也是毫無回天之力……

“既然連我都不可以拯救世界,我出來又有何用處?是給我免費回城嗎?”趙信低頭喃喃的自嘲道。

過了半響,從遠處慢吞吞的“爬”來一個小巧的‘超級兵’,趙信清清楚楚的看到一個‘超級兵’從自己面前緩緩的爬過,可是這個‘超級兵’的樣子也實在太怪了,下半身不是腳,居然是有四個圓溜溜的東西,而且這個超級兵居然還能發光的,實在太怪異了。

趙信有興趣的圍着超級兵左看右看,就算他手裏沒有任何兵器,可是對付一個超級兵,根本不足爲慮。

猶豫了一下,趙信決定到‘超級兵’旁邊去研究個徹底,軍人的榮譽不容許他退卻,縱然有危險,可爲了研究出對付新型‘超級兵’的辦法,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正了一下鎧甲,趙信跑到‘超級兵’,拍了拍它的身體,觸手居然是冷冰冰的,像是兵器一樣的感覺,不由感慨的道:“居然是鋼鐵的,果然是名副其實的超級兵啊!”

“爲… …你幹什麼呢,有病啊,是不是?”一個不耐煩的女聲從裏面傳了出來,超級兵的速度又快了許多。

聽到居然有聲音傳來,趙信定睛一看,驚恐的發現,‘超級兵’里居然還有一個人,仔細一看,還是個女人,長得好像九尾妖狐*阿狸一樣的漂亮,大而明亮的眼睛,裏面帶着點點的怒意,穿着自己從來沒見過的大紅色款式的衣服,衣服領口大大的開着,露出胸口那雪白的一片, 趙信不由得看呆了。

“色狼,看什麼看,沒有看過美女嗎?”車裏的蘇子倩看到車窗外一個身披古代鎧甲的男子正***的看着自己的胸部,不由怒聲罵道。

車窗外?蘇子倩一驚,看了看顯示車時速的碼錶,碼錶正顯示着目前時速——120/s。

“鬼啊!”蘇子倩下意識的用手捂住雙眼,雙腳死死的踏死油門,驚聲尖叫起來。她平時就常聽到別人說西安是秦始皇陵的所在地,有很多當地人經常在夜裏聽到很多騎兵路過的聲音和打仗時的吶喊聲,沒有想到自己那麼背,居然碰到秦兵了。

“操!”不光蘇子倩嚇了一跳,就連車外面的趙信都嚇得一下跳開兩米遠,驚恐的拍着自己的胸口:“這個‘超級兵’成精了?嚇死人了!”

“不對,超級兵怎麼會有人做在裏面?既然是有人坐在裏面那一定是敵特,既然是敵特,那自己就把她抓住,也好問個清楚。”畢竟久經沙場,趙信還是在第一時間穩定了心神。

看到那‘超級兵’像無頭蒼蠅一樣閃電一樣的衝向路旁邊的護欄,趙信急忙踏步上前,五指一曲成鷹抓式抓向車門。“嘩啦”車門在高速運行下哪裏經得住趙信的一抓,頓時四分五裂。

“我操… …這是什麼‘超級兵 ’那麼脆!”車子還在往前衝去,趙信大吼一聲,“給老子停下!”一閃身跳到車子前面,後腳高高擡起,華麗的一腳狠狠踢在車頭前。

只聽“碰”的一聲驚天巨響,小車因趙信着全力的一腳,整個車身翻筋斗似的向後翻滾,一連騰空翻滾了五六下,狠狠的砸在大路中間,四個車輪子還在不斷地運轉着。

“沒那麼誇張吧… …”趙信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傑作,驚訝的叫道。 “救… …救命啊!”車子裏傳來微弱的求救聲。

“就什麼命,不就才流了那麼一點兒血嘛,死不了人!”看着被砸的變了形的車頭,趙信幸災樂禍的嘲笑道。

“你是不是神經病啊,什麼才流那麼一點血,你當我是血牛嗎?。”聽到趙信的話,蘇子倩有種想殺人的衝動,看着受傷的小腿噴泉一樣的向外涌出鮮血,蘇子倩只感覺到眼前的所有事物都是顛倒的。 蘇子倩真的是冤枉了趙信,在趙信的那個時代,只要不是斷氣,回基地以後就會生龍活虎的出來找人PK。

“沒事,沒事,大不了爺送你免費回城,真是的,女人就是喜歡亂叫。”趙信大大咧咧的走到車子前面,開始研究起這個所謂的‘超級兵’的構造。

“恩,這個‘超級兵’看上去是那麼的結實,可是怎麼就那麼不經打呢? 本想與你共白頭【完本】 ,人居然可以坐在裏面。”趙信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用手從上往下使勁敲打了一下車身,車身猛地又往下一沉。

“哎喲… …”車身下立刻傳來蘇子倩悽慘的叫聲。

“鬼叫什麼,我研究‘超級兵’你鬼叫什麼,我又沒有研究你。”趙信大大咧咧的說道。

“你快壓死我了!”蘇子倩帶着淡淡的哭腔**道。她只感覺自己快要死了,最悲劇的是莫名其妙的和男朋友吵架,又莫名其妙的碰到這個瘋子,更莫名其妙的是,這個瘋子把自己撞翻之後居然不救人,還有閒心去研究車子,他口中的‘超級兵!’。

“自己爬出來不就好了,你不要學着妖狐發出這樣的聲音來勾引本信爺,本信爺不吃這一套,只有傻猴子纔會喜歡妖狐。我只喜歡菊花!”趙信完全把蘇子倩的求救聲當生了九尾妖狐的勾魂聲,鄒了鄒眉,不悅的說道。

“我… …我被卡住了,嗚… …”蘇子倩聽到趙信的瘋言瘋語,終於忍不住大哭起來。

“好了好了,我來幫你看看。”趙信雖然一直深信蘇子倩是個敵特,可聽到蘇子倩那悽慘的哭聲,終究還是不忍心,畢竟是個女孩子啊。

“嘿”趙信大吼一聲,一手抓着變了形的車門向外使勁一拖,只聽“嘩啦” 一聲,本就扭曲的不成樣子的車門經趙信一發力,整個就飛了出去。

“出來吧!”趙信低頭看着蘇子倩喊道。

“我… …都說腳被卡住了,你拉我一把。”蘇子倩用力掙脫了一下,除了鑽心的疼痛,沒有任何的效果。

“女人真是麻煩!”趙信低頭認真看了一下蘇子倩被卡住的小腿,那是一雙精緻的玉足,修長的美腿雖然此刻已經傷痕累累,可是不難看出它沒受傷前是多麼的引人注目,這雙美腿也是蘇子倩最爲驕傲的地方。

“好了,我拉住你,你使勁用力掙脫出來!” 愣了一下,趙信低聲說到。

“啊… …啊,不行,我快要死了。”又使勁動了兩下,疼的蘇子倩快連自己姓什麼都忘記了。

“看來卡的很深啊,你腳部已經被變形的鋼鐵卡住了,我看只有切割掉,可是身上沒有武器啊,要是我的長槍在就好了。”趙信仔細看了看,給出了蘇子倩一個快要窒息的答案。

“不要,我不要截肢,要是截肢了,你還不如殺了我,都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成這個樣子,嗚… …”想到傷心處,蘇子倩又忍不住傷心的哭泣起來,邊抽泣着看向趙信,臉色慘白的悲嚎:“媽媽,我就要下去陪着爸爸了,還有那個該死的男朋友,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碰到這個瘋子,也不會出車禍,更氣人的是這個瘋子居然把我撞了受傷了還要幫我截肢… …”

“好了,給我閉嘴。”趙信不耐煩的大吼一聲,嚇得蘇子倩雙眼驚恐的望着趙信,不知道他要幹嘛。

“呀喝!”站穩了馬步,趙信左右手連連開弓,快速的抓着車子破損的地方連連發力,只見一塊塊廢鐵跟紙片似的向後飛舞。

蘇子倩已經忘記了驚恐,她呆呆的看着前面這個陌生的男子像發狂的獅子一樣的摧殘自己的汽車,只見汽車零件一件件的被他用雙手硬生生的拆下來,不由得看呆了。

“好了,你可不可以自己站着!”聽到趙信的話,蘇子倩纔回過神來,剛一回神就嬌羞的發現自身的情況,恨不得挖個地洞鑽下地裏躲藏起來,心想:“自己的男友還沒有抱過自己呢!便宜了這個王八蛋。”她也不想想是誰哭着喊着叫趙信把她救出來的。

原來在蘇子倩呆呆的看着趙信的時候,趙信經過千辛萬苦終於把蘇子虔從那一堆‘廢鐵’中挖了出來,看到蘇子倩好像被嚇傻了的神情,趙信只有苦笑的把這個敵特務抱在自己的懷裏。

“你打算什麼時候下來?妖狐!”耳邊傳來趙信渾厚帶着磁性的聲音,絲絲的熱氣直往自己耳邊吹,蘇子倩一時間也忘記了腿上的疼痛,滿臉通紅的從趙信的懷裏跳了下來。

“哎喲… …”剛一落地,蘇子倩本就傷的不輕的腳一個站立不穩,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捂着受傷的腿**着。

“妖狐,不要一驚一乍的好不好!”對於眼前這個女人時不時大叫一聲,趙信到現在都已經有一點兒麻木了。

“你纔是狐狸精,人家好好的開車,你居然把人家撞翻了,現在還來說人家是狐狸精。”聽到眼前的男子一直不停的叫着自己妖狐,蘇子倩心裏那個氣啊,自己還帶也是黃花大閨女,你一直妖狐妖狐的叫不是毀了人家的清譽嘛。“不對,你是閻羅王,你是妖怪,你是鬼!鬼啊… …”想到趙信把她撞翻,蘇子倩尖聲大叫起來。也難怪蘇子倩會大叫,一想到正常人能跑得過一個正高速運行的車子嗎?正常人能一腳踢翻車子嗎?蘇子倩沒有嚇暈過去就是很不錯的了。

“真煩人!”在蘇子倩驚恐的目光中,趙信狠狠地一個刀手就劈在了蘇子倩後腦勺。


在趙信略帶‘淫Y’的眼神中,蘇子倩很乾脆的暈了過去。 拖着死狗一樣的蘇子倩,趙信漫無目的的在高速公路旁的草叢裏走着,越走趙信越感覺到吃驚,看着公路上每隔五米就有一處高塔——‘路燈’,心裏那是異常的震驚:“我是不是走入什麼軍事基地了,這裏防守那麼嚴密,到處是超級兵,到處是防禦高塔,難道我是走在別人的老巢裏?”

本來蘇子倩的死活趙信是不用去理會的,能把她救出來已經是神經錯亂的表現,畢竟潛意識裏趙信一直當蘇子倩是個敵特務,可看到前面陌生的地方,又不得不帶上她這個累贅,至少有個人能夠問清楚事情總是好的。

昏迷中的蘇子倩正做着噩夢,本來俏麗的小臉不時痛苦的扭曲,一會兒夢到自己的男朋友在家裏給自己做飯突然就變成了趙信,一會兒又夢到趙信張開血盆大口要把她吃掉,還要給自己截肢… …

“啊!” 從夢中驚醒過來的蘇子倩大叫一聲,嚇得拖住她的趙信身體不自覺的做出了最佳反應,只見趙信轉身就是一個漂亮的鞭腿,可惜沒有踢中任何東西。

“呃… …”看着從頭上劃過的腿,蘇子倩嚇得差點魂飛魄散,這人,怎麼那麼暴力!

“要不是你躺在地上,你就死定了,不要沒事就大叫。”趙信皺着眉頭看着蘇子倩,低頭喃喃的自言自語:“估計是生病了,看來還是要打昏她。”說罷舉起打手就要打昏蘇子倩。

“停!”看到眼前這個邪惡的男子又要他昏自己,蘇子倩也急的忘記自己爲什麼會躺在地上,急忙一下子站起來拉住趙信就要落下的手,怒聲罵道:“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怎麼老是喜歡把人打暈!”

“只要你正常一點,我就不會打暈你了,好了,你是不是能走路了,如能的話就自己走,如果不行就躺下來。”趙信瞥了蘇子倩一眼。

“躺下來?躺下來做什麼… …啊!”蘇子倩急忙低頭整理自己的衣服,只見不只是上衣破破爛爛的,就連下身穿的短褲也是磨破了好幾個洞,就連粉紅色的小內內都露了出來。

“你… …你對我做了什麼,你這個禽獸。”蘇子倩只感覺到想死的心都有了,難道這個瘋子吧自己打昏就是爲了,爲了,她不敢再想象下去。

不耐煩的趙信剛要擡起手給這個女人一個了斷,但是他看到蘇子倩那急忙整理自己衣服,雙眼帶着恐懼的眼神看自己的時候,不由的笑了笑,嘲諷道:“放心吧,我對你沒興趣!那是我拖着你走的時候衣服破的,就你那個身材,本爺不喜歡!”

“什麼?你居然那麼不憐香惜玉的就這樣拖着老孃在崎嶇不平的山上行走?還可恨的是,你… …你居然敢對老孃沒興趣,老孃哪裏不好了!”蘇子倩一聽趙信這話,氣的是一佛昇天二佛出竅,當即也不管什麼傷痛,什麼委屈,抓着趙信的手臂狠狠就是一口。

這也是女人的通病,你可以說她不漂亮,也可以說她兇巴巴,但是不可以說她沒有女人味,這就想起一個故事來:

有一天一對戀人去賓館開房睡覺, 女孩子睡前在牀中央劃了一條, 三八線。


對男孩子說:“你晚上要是敢越過雷池 半步,你就是禽獸,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結果第二天早上醒來,女孩子發現男孩子真的睡在三八線那邊沒絲毫沒有越雷池半步,你猜怎麼滴? 結果女孩子哐當扇了男孩子一個耳光, 男孩子懊惱半天, 哭喪着說:“ 我壓根就沒有過來啦!”

女孩子大罵:“ 你這小子簡直禽獸不如!”

“呀!你數狗的嗎?” 趙信疼的扯着蘇子倩的頭髮就往後一甩,冷冰冰的道。

“我,我要告你虐待,我要報警。”被趙信摔倒一顆大樹旁邊,蘇子倩靠着大樹流着淚咆哮着,摸着不知道是泥水還是淚水的臉,蘇子倩只感覺到自己真的好背,難怪當年去五臺山算命的時候,那個老道士說自己會有一場劫難,自己怎麼問他他都不說,只是很神祕的對自己笑笑:“一切都是孽緣!”難道就是今天了嗎?自己就要死了嗎?

趙信那看着那俏麗的小臉混着黃黃的泥土,原本精緻的小腿上血水混着黃色的泥巴已經變得慘不忍睹。不由的問自己:“我是不是殘忍了點?”

“報警?什麼報警?是要叫人來嗎?你叫啊!叫來我弄死他!”趙信一愣,接着狠狠地盯着蘇子倩。這小皮娘居然說要叫人,真的是無法無天。

“你… …你居然連警察都要打?”聽到趙信那瘋言瘋語,蘇子倩只感覺到天都要塌下來了。

“警察是什麼玩意?是負責殺人的還是偷塔的?不會是像無極劍聖那樣一天就是躲在草叢裏,等別人沒血了出來‘阿爾法突襲’?”趙信滿不在乎的道。

“你,你不知道警察?”看到趙信一直在胡言亂語,蘇子倩也忘記了當前的局勢,仔細的打量起趙信來。

一頭的烏黑的長髮紮成了個馬尾,身披古代白銀戰甲,腳蹬着皮質戰靴,剛毅的臉龐配上那雙濃眉大眼中點點殺氣的眼神,讓人看了不由心生崇拜。“原來他還是挺帥氣的嘛。”蘇子倩心裏想到,不由得對趙信也沒有太多的惡感,美女都是這樣,對帥哥沒有任何免疫力。


“你當真不知道警察?”蘇子倩又弱弱的問了一句。

“不知道。”趙信白了她一眼。

“你是那裏人?”

“瓦羅蘭大陸。”

“瓦羅蘭?”蘇子倩摸着暈乎乎的腦袋繼續艱難的問道。

“是的,瓦羅蘭大陸的一名戰士!”說起自身,趙信很自豪的回答。

……

從談話開始,趙信的眼睛就一直盯在蘇子倩,表情如同萬載寒冰。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那麼嚴肅的盯着我,感覺好可怕。”縮了縮脖子,蘇子倩小聲的道。 看着趙信那犀利的眼神,蘇子倩嚇得汗毛都豎了起來,平時所有人着她都是百依百順,哪裏又會有人那麼無理的盯着自己。

“習慣了。”趙信整了整姿態,平淡的說道。

“好吧。”蘇子倩無奈了。

“真不知道這人是什麼東西做的,一點憐香惜玉的感覺都沒有。”蘇子倩心裏暗罵。

“你是要去哪裏?”

“我也不知道,我看到有很多你這樣的‘超級兵’路過,感覺很危險,不過打起來感覺很不結實。”趙信形容了一下剛被他摧殘過後的汽車。

蘇子倩兩眼發黑,瓦羅蘭?超級兵?他當這裏是遊戲世界?還是歐洲古堡?

“你爲什麼要穿一身的古代鎧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