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全息屏幕上面快速接近的人群,鄒子川的眉頭緊鎖,他想不到這些人來的速度居然會如此之快,居然二個小時不到,這打破了他的計劃。

設置一個星際病毒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光腦病毒就像人類一樣無處不在,但是,要設置一個可以輕輕鬆鬆在宇宙飛船之間的光腦任意傳播的病毒,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個世界上,鄒子川認識的光腦高手裡面,只有兩個人能夠在極短的時間設置出他想要的病毒,那就是小黑和孫鈍,可惜,這兩個人都不在。

當然,鄒子川還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可以和小黑孫鈍媲美,那就是卡琳,她,是真真的秘密武器,也是唯一知道小黑底細的自主意識。

鄒子川一直是一個崇尚計劃的人,他無法容忍沒有計劃的生活。

鄒子川現在有一種緊迫感,這具身體在這難民營似乎有失控的感覺,顯然,這具身體原來的意識非常善良,紅河谷裡面的情景激發了那埋藏在深處的思維,他必須要趕快離開這裡,或者是按照這具身體的意圖解決紅河谷的問題。

通過這兩年多的時間,鄒子川已經懂得了這具身體的弱點。

這具身體體質非常強橫,而精神力卻非常弱小,但是,這具身體的善惡觀念非常強烈,鄒子川不得不花費大量的時間來壓制那毫無意義的道德觀念。

在鄒子川的心目中,道德永遠只是強者的踏腳石。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鄒子川已經無法忽略這種感覺了,他很清楚,如果繼續忽略這種感覺,不需要多長的時間,他就會被忽略的意識佔據這具身體,自己的主體意識將會變成一個飄渺無依的思維,直到徹底的消失……

順應這種潛意識爆發的思維,無疑是一種好的選擇。

很多時候,就如同大禹治水一般,疏通比壓制更適合。

「戰鬥吧!」

鄒子川長身站了起來,從空間按鈕裡面拿出二張弓弩遞給雅莉和雅安兩兄妹。

「這是連射弩,可以連續發射五支弩箭,你們一人一支,守候在洞口的兩側,不管是誰進來,只要按下這個按鈕就是,不過,弩箭只有五支,你們要計算一下,只要你們連續射殺二人,其他的人就不敢輕易進來……」


「鄒……鄒先生,我……我不敢……」

「如果你不敢,他們進來,首先會殺死你的弟弟,然後,慢慢折磨你們姊妹,自己看著辦吧。」鄒子川淡淡的聲音讓兩姐妹背脊發冷,兩人連連點頭。

鄒子川給兩姐妹演示了一下弩箭的發射功能之後,大步走出了這已經變得無比擁擠的小小洞穴。


火紅的石林之中,異常的安靜,只聽到潺潺的流水聲,從洞穴之中走出來之後,鄒子川徑直走到了一塊岩石之後,這是他開始早就測量的一個位置。

……

「吳哥,這次到底是何許人物,居然要這麼多兄弟過來?天氣這麼熱,在河谷邊抱著個妞多舒服啊,卻要跑這麼遠的距離……」在接近洞穴三百多米的地方,一個寬臉的大漢一臉滿頭大汗的問道。

「閉嘴,對方是個高手,等會老大也會過來,我們先監控著,不要輕舉妄動。」一個精瘦的漢子警惕的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石林,轉身低聲怒叱道。

「一個人而已……」那寬臉大漢不滿的嘟嘴道。

「對方雖然是一個人,可是,這個人只是用一件衣服就能夠從花豹兵的地盤從容而過,大臉貓,你不會認為,這個人是一個普通的人吧?!」

「再厲害,也不用這麼多兄弟吧,你可是老大身邊最厲害的精神力高手,據說馬上要突破四級了,更何況,我可是四級格鬥高手,打遍紅河谷無敵手的四級格鬥高手。」那大臉漢子一臉自通道。

「你達到四級了嗎?」那精瘦的漢子一臉冷笑道。

「……我……我馬上就會突破的的吧……」大臉貓被精神的漢子戳破,頓時一臉尷尬道。

「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監視著把,老大說說了,別讓我們輕舉妄動,老大很快就會趕過來。」

「是的……我去那邊看看……」寬臉漢子不滿的轉進了一條石頭縫。

「別呈英雄,紅河谷能夠維持現在的平衡不容易。」

「知道了,就你啰嗦。」

……

寬臉漢子的腳步聲已經越來越遠了,火紅的石林又變得無比的安靜,這安靜的氣息之中,有著一股莫名的壓力。

山雨欲來風滿樓……

……(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王毅右腳一蹬,轟隆一聲巨響,磅礴的靈力涌動而出,王毅的身影像是虛幻一般,竟原地晃出了數道身影,其速快如鬼魅,猶如閃電,一閃即逝,轉眼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中年男子看見王毅逃走中心不悅,臉上顯現出了憤怒之情,惡狠狠的瞪著雙眼,看向鄭子武,大聲喝道「你要戰那我就陪你戰好了!」

他這一聲喝下,站在地上無數的水人,突然渾身一震,走到了一起,數息之間,竟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水人,這水人渾身上下散發著震懾心神的威壓,更是掀起了一陣狂猛的勁風。

「哼,真是不知死活!這小子走了也該好好地收拾你了!」鄭子武看向這長達數米之高的水巨人竟沒有一絲的駭然與震驚,反倒是咧嘴一笑。

只見鄭子武嘴中默念起了口訣,雙手一伸,那另在空中的利劍便是急速而回,分出了兩把,左手右手各一把,頓時寒光乍起,殺意瀰漫。

「百萬重拳!」那凌在空中的男子大聲喝道。

「呼呼???」

那數米之高的水巨人抬起了雙拳,猛地向鄭子武猛地轟去,這一霎那竟掀起了無數的氣流,震蕩出了道道氣浪,皆是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去,一股極為蒼勁而又霸道的拳頭便是轟響而來。

「隱空行!」鄭子武仍是面不改色,看著這轟響而來的巨大拳頭緩緩而道。

突然他憑空消失了,消失的無聲無息、消失的毫無蹤跡!

「轟???」

一聲巨響猛的爆發而出,這巨大的拳頭竟橫飛出去,像是一塊巨石墜落一般,重重的砸在了那兩壁的牆上,頓時水如火山一般,噴涌飆發,灑滿天地,像是無數的銀針一般紛紛而落,閃閃發光。

牆面之上古磚碎裂、坍塌,已經成為了碎渣,可見其威力非同一般,但是那中年男子卻沒有一絲的欣慰,而是神情更加的凝重了起來,他連忙看向四周,不停的在變換著自己的位置。

鄭子武憑空消失了,他怕鄭子武會突然偷襲,所以不停的變換著方位,可見經驗之豐富,戰鬥之老練。

「如影隨形!」

空蕩蕩的虛無之中傳來了鄭子武的冷喝聲,顯得更加詭異與駭然,突然一道身影在這男子面前飄過,這中年男子也是警惕性極高,立馬就是一劍劃過,這劍法輕巧而靈敏、迅速而精準,一劍便戳向了這刀身影。

但是這身影卻毫無變化,一閃即逝,緊隨其後,這道身影的數量逐漸增多,像是一團團陰魂一般,圍繞著這中年男子旋轉不息。

這中年男子看到了這一幕心中一震,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臉色突然變得蒼白無比,立馬就默念起了口訣,化作了無數的蝴蝶,向著四面八方紛紛而飛。

「我想起來了,你竟是紀老的手下,鄭子武!」那中年男子震驚道。

「晚了!」

只見大氣之中的身影越來越多,數量竟與那中年男子分出的蝴蝶數量相仿,這一道道的身影突然伸出了手,手上還拿著亮晃晃的利劍,一一追尋著一個蝴蝶,猛地突刺而去。

「噗嗤、噗嗤???」

,肉眼可見,凡是被刺中的蝴蝶都轟然爆開,化成了一口殷紅的鮮血,瞬時間,上方竟已是一片血霧,紛紛揚揚,飄飄而落,虛空之中更是傳來了一聲悶哼之聲。

「你這該死的變色龍!等老子重凝身形,定然不會放過與你!」

這中年男子的話語之中充滿了憤怒,更是流露出了無盡的恨意,與此同時,那數米之高的水人,便轟然倒塌,形成了一片水潮,帶著那如霧一般的血跡向著四周震蕩而去。

「哼,等你重凝真身再說吧!」鄭子武咧嘴一笑,呼出了一口長長的氣,雙目之中再次顯現出一道凌厲之色,腳踏靈力,向著前方疾馳而去,尋找著王毅的蹤影。

????????????

「竟沒想到我一口氣竟跑了這麼遠,這下糟了,只顧著猛衝,倒是忘記了後果,現在倒好竟迷路了!」

王毅喘了一口粗氣,看了看陌生的環境,臉上顯現出一抹茫然。

「那有人!」

王毅看見數米之外的地上正躺著一名男子,王毅趕緊走了上去,仔細一看發現這男子渾身上下衣衫盡破、血跡斑斑,左臂斷裂,血流不止,已經流滿了一地,他臉色更是煞白一片,氣若遊絲、危在旦夕。

他已經虛弱到了極致,此刻要是給他一拳他都會立馬斃命一般,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與氣息卻是恐怖之極。

「估計與鄭兄一樣也是歸一境四重天的修為!但是為何受了這麼重的傷?」王毅心中起了一絲疑惑,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數粒丹藥,塞進了他的嘴中。

片刻之後,這岌岌可危的男子進恢復了一些已是,睜開了那充滿血絲的雙眼,看向了王毅,竟沒有震驚,更沒有駭然,而是咧嘴一笑道。

「看來我真的死了!竟與屍骸在一起。」這男子雙目之中充滿了失落,但是他眼中卻是不起絲毫的波瀾,像是早有知曉自己的下場一般。

「嗯?我怎會還能感應到體內的靈力?」

「是我救了你!是誰將你給傷成這般模樣?」王毅看向這男子,啞然開口道。

「你???」這男子聽見王毅說話才起了一絲震驚之情,但是隨後又笑了笑。

「我已是強弩之末,你完全可以斬殺於我,拿走我身上所有的東西,為何還救我?」

「我有我的原則,你我雖不認識,但也不是敵人,你就當我是行善積德,順便告知這兒的情況就是了!」

「行善積德?呵呵???」這男子乾笑了兩聲,凝視著王毅,隨後又問道。

「你為何會變成這般模樣?」

「我以火凝身,被高手所傷,現在一身火焰也完全熄滅了,一時半會也凝聚不出!」

「原來是這樣!你小子真的是自願救我?」這男子從王毅的話語之中聽出了真誠,沒有一絲陰險之意。

「嗯!」

「呵呵,好、好、好!你想變得更強嗎?」這男子突然嚴肅了起來,雙目緊緊地盯著王毅,認真道。


「當然願意!只不過這修鍊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王毅點了點頭,內心起了一絲疑惑。

「好,我看你本性不壞,不像是出爾反爾之人,你若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會讓你修為更進一步!」

王毅聽到了這一句話,頓時渾身一震,連忙反問道「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這男子點了點頭,雙目之中也沒有虛假之意。 在那洞穴附近隱藏的鄒子川正耐心的等待著,在他的手中,有一支銀白色的狙擊步槍,狙擊步槍在火紅的岩石之間顯得格外的刺目。

時間一分鐘一分鐘的流逝著,縱然是以鄒子川的耐心,都有了一絲不耐,他能夠明確的感覺到方圓二百米之外團團包圍的一些幫派分子,但是,這些人居然始終和他保持著二百多米的距離。

為什麼會這樣?


對方明顯在人數上面佔據著絕對的優勢,為什麼不發動進攻?

當等到第三十分鐘的時候,鄒子川都有了一股衝出去的衝動,當然,這只是一股衝動而已,雖然鄒子川可以用精神力結合格鬥術輕易的殺死這些人,但是,鄒子川卻不輕舉妄動。

對於鄒子川來說,使用狙擊步槍無疑是最優化的選擇,因為,無論是用精神力還是用格鬥術,都非常耗費體力,而用狙擊步槍,無疑是最省力的一種。


「咔嚓……」

一聲輕微的沙礫滾動聲音。

來了!

鄒子川精神為之一振,木然的臉上泛起一絲冷酷的微笑,那支修長銀白色的狙擊步槍調整了一下角度,眼睛緩緩的放到了瞄準鏡上面。

是一個身穿白色長袍的中年人,實際上,在這儼然的赤龍星,大部分都喜歡穿那種把全身都籠罩在裡面的長袍,躲避日光的照射,只有極少數會露出渾身的肌肉耀武揚威。

是大臉貓!

大臉貓的臉並不真的像貓,只是很寬大,根據科學家研究,臉型大的人類會格外的兇悍,說有的實驗數據告訴我們,在生活之中,不要輕易的招惹一個臉型寬大的人,哪怕是這個人顯得很慈祥,這種人,骨子裡面就有一股彪悍之氣。

大臉貓嘴裡咬著一把鋒利的軍用匕首,撩起自己的衣服,輕手輕腳的在亂石之中爬行著,非常謹慎。

大臉貓眉宇之間充斥著一股殺機,還有一絲不以為然,他和那精悍的漢子早就不和,平時受制於人。

這一次,是天賜良機,如果能夠殺死那個狂妄的年輕人,他在帝國幫的地位將會大大的提高。

二百米!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