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我有點小近視,晚上自己開車的話,我一般都會戴上,平時不怎麼戴,覺得煩,既然你說我戴眼鏡好看,那我就一直戴上了“莉莎看到陸浩很高興,再聽陸浩說她漂亮,她就更加不知所以然了。

她看了一眼桌上,明白陸浩她們沒有點菜,可能是在等她,她也毫不客氣,拿起菜單,叫了好多東西,最後還是在陸浩的勸阻下才收的手。莉莎說:“我們這邊的東西,看起來多,吃起來只是個味,不像你們哪邊實惠,幾個菜就可以把人吃飽。陸浩笑了笑沒有說話,心裏想,都有是些海鮮,中看不中用,只有錢價高以外,再沒有什麼,反正陸浩一直是這樣認爲的。

菜上來了,全是些什麼蝦啊蟹的,反正是吃的少丟的多,陸浩吃忙了,也覺得胃裏並不實在,大家一邊吃,一邊聊着天,莉莎問陸浩:“你不是一直都很忙嗎!這次怎麼有時間出來,是不是合作的項目哪兒出問題了,如果是這樣,你可要給我提前打個招呼,等我媽媽問起來時,我也好回答”

陸浩搖了搖頭說:“項目不會有問題的,大家都審查了這麼久,而且啓動以來,都由雙方共同監管,這個很難出問題, 就是你們每次資金到位太慢了,嚴重影響到了工程的進度,這是我來新加坡的第一個原因,另外我們合作這麼久了,我也該來看看TOC到底有多大,順便看看你這個小朋友,還有就是我也想散散心”

莉莎一聽,輕噓一聲說:“看來我還是順帶的,不過你能來我還是非常的高興,明天我陪你去見我媽媽,把這個問題徹底解決一下,免得你每次都打電話來催我“莉莎雖然說任性,但還是比較講道理的,聽着讓你舒服,露絲也沒有對她再有什麼異議。

說完飯,陸浩根本沒有來的及,莉莎就埋了單,看着海邊上如此美麗的夜景,陸浩說什麼都不願早點回酒店,三個人就漫步在海邊上,吹着海風,聽着遠處海鷗的鳴叫聲,那真叫一個舒服,陸浩頓時覺得自己輕鬆無比,多少天以來,身上的那種壓力,消失的無影無蹤,看來這裏真是個解壓的好地方,陸浩對着大海,怒吼了一聲。

第二天,當陸浩出現在TOC總裁的辦公室時,這位五十多歲,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的女強人Wend,都有點吃驚的看着陸浩和露絲,半天了才用中文說道:“你們怎麼忽然來了,也不給我們打個電話,讓人去接接你們, 是不是剛到“

陸浩笑了笑說:“沒有,昨天晚上就到了,今天聽莉莎說你在公司,所以一大早就趕過來了“


“莉莎?她現在到哪兒去了,怎麼沒有看到人“Wend顯然有點吃驚的問陸浩。

“媽咪,我在這兒啊!“莉莎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推開門跑了進來,她忙招呼陸浩和露絲坐下,就親自去弄了兩杯咖啡過來,顯得特親熱,就像是小孩子看到親戚到她家裏來了一樣。

Wend看着莉莎這麼勤快,她笑着對陸浩和露絲說:“我這女兒,當媽媽的也沒有喝到過她親手泡的咖啡,可你們就能,看來你們很榮幸啊!“

幾個人一聽,哈哈大笑了起來。 大家歡笑着,TOC的總裁原來也如此平易近人,陸浩和露絲覺得這人很好相處。Wend調笑了兩句,她不虧是個中國通,當着陸浩的面,和女兒交流也用中文,和大家顯得很親切。

Wend笑着對陸浩說:“你這個大老闆,硬是一個項目多拿掉我們一百多萬,這都是我女人自動要去,我還以爲她是幫我的忙,原來是跑過去給你送錢,你說那有她這樣做生意的”

“媽,當着外人的面不許這樣說我,你再說我賠給你行了吧!每天掛着嘴上,聽着就讓你不舒服Wend這樣說,莉莎可不高興了,她撒着嬌,顯得既天真又可愛。

“好了,老實坐在一邊,我和陸總聊兩句,你聽着就行,別插嘴,否則我把你轟出去” Wend把臉色一正,確實有點總裁的架勢,莉莎吐了一下舌頭,悄悄的坐在了一邊。

“你們突然到我們公司來不會只是來看看我吧有!有什麼事就直說,反正我們目前是合作伙伴” Wend說的可好聽了。

陸浩見人家如此大度,於是就說:“是這樣的,項目一啓動,一切都很正常,就是貴公司每期的款項打過去的有點晚,我們公司是專款專項,爲了財務賬務上的不混亂,我們不好挪用,所以我這次正好到新加坡來玩,順便看看你和莉莎,也帶着把這事給你說一下,後期的款項儘量早兩天,這們我們就不會太被動”

陸浩說完,Wend好像思考了一下,這才說道:“可以,這事我給財務處打個招呼,下次不要太晚就行,你們如果沒有其它要緊的事,就讓莉莎陪着你們,到我們TOC集團各處看看,來一趟也不容易,就在新加坡多玩幾天,今天晚上,我請你們吃飯,到時認識幾個我們集團的首腦人物,她們好多都和中國大陸有着業務關係,說不定將來也有合作”

陸浩一聽Wend這麼說,心裏還是挺高興的,看來商人在一起不言商,要說的話就不會很多。接下來Wend又問了陸浩國內有關投資政策方面的事,陸浩把自己知道的,毫無保留的講給Wend聽,兩個人聊的開心極了,這可急壞了莉莎,看她坐立不寧的樣子,陸浩就明白了,但他更不想放棄和Wend的談話,因爲他覺得,和比自己強的人談話,其實也是一種學習。

最後Wend笑着對莉莎說:“你看看你,年齡和陸總差不了幾歲,人家對管理公司多在行,而你呢!一天到晚一個小孩子樣,你說我怎麼放心,把公司業務交給你去處理,好好像他學學,有空多交流一下心得,別光顧着玩了”

莉莎小嘴一撇說:“我知道了,我現在不是正跟着他學嗎,要不我去中國監工,跟他學也方便點,你也省的每天煩了,還有,今天就談到這裏結束吧,剩下的時間歸我,我要跟他學習”這莉莎也太調皮了,說完拉着陸浩就往外跑,完全不顧屋內還有她媽媽和露絲,陸浩也是左右爲難,走還是不走,反正這母女倆,那一個他都得罪不起。

還是露絲聰明,她站了起來,非常有禮貌的對Wend的說:“那你先忙,我們跟莉莎到你們集團到處走走,參觀一下吧!”

“哎!好的呀,你們去吧,中午的飯由莉莎來幫你們解決,咱們晚上見” Wend借坡下驢,她清楚女兒的脾氣,如果和她鬧翻了,那是很失面子的,都怪家裏就這一個孩子,不寵她還來寵誰。

一出了她媽媽的辦公室,莉莎就像一隻剛從籠子裏跑出來的小鳥,歡快的叫着,她的熱情活潑,感染了每一個人。陸浩心裏忽然在想,每個人如都像莉莎一樣,不把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人與人之間還有什麼好鬥的,世界不就和平了嗎。

陸浩問莉莎:“我們這是去哪兒,不是說去你們的集團公司看看嗎?”

“集團公司有什麼好看的,辦公室都是老樓房,根本沒有你們的辦公大樓好看,我一進哪裏面就頭痛,我還是帶你們去海邊吧,我也好長時間沒去過海邊了“莉莎說着根本不去管陸浩喜歡不喜歡,或者說願不願意,她一會兒就開了輛切諾基亞過來了,看來這裏是她的天地,她想幹部什麼就幹什麼。

陸浩衝露絲苦笑了一下,兩個人就上了車,莉莎一腳油門,轎車怒吼着衝了出去,陸浩不由得把扶手抓了起來,這女人開車這麼的猛,好像和王倩有得一拼。可王倩從外表看,誰也看不出她是一個內心很瘋狂的人,尤其是她開車的時候,好多女人都不敢坐,這莉莎就屬於這種類型。

陸浩沒有吭聲,心裏想,隨便你了,反正這只是一部車,你開的再快也快不過飛機。就這樣三拐二轉,切諾基就駛向了海灘。當汽車一聲制動捲起沙塵時,陸浩這才發現,已經到了海邊,那景色真的是美到極點了,陸浩歡叫着跑了下去,隨後是露絲和莉莎,她們倆同樣的高興。

藍藍的天上白去飄,白雲下面又是一眼看不到邊的大海,看着一羣又一羣的海鷗從海上飛過,陸浩心裏想,自己要是海鷗,那該多好。三個人邊走邊聊,腳下軟棉棉的沙子,讓她們忘記了什麼叫疲勞。就在三個人快樂的不行時,忽然一輛黑色的寶馬車駛向了她們站的地方。

這是怎麼回事,寶馬車在離她們十多米處停了下來,從車上走下來三個年表男子,走在最前面的一個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他皮膚幽黑,不過個子還算高,陸浩感覺他都快到一米八了。莉莎一見來人,她用英文大聲吼道:“Tom,你來幹什麼,別在這兒礙我眼,如果惹我不高興,有你好受的“

莉莎雖然說的是英文,陸浩還是聽懂了,他心裏在想,這叫Tom的感覺是莉莎的追求者,要不她怎麼會這樣說他。Tom沒有理莉莎說的話,徑直走到了陸浩的面前,他滿臉不爽的望着陸浩,然後用英語問陸浩道:“你是幹什麼的,爲什麼要和莉莎有一起,我希望你儘快離開莉莎,要不別怪我不客氣“陸浩聽了個大概,他不由得有點兒生氣,這小夥子說話也太橫了吧。

莉莎走了過來,她有點兒生氣了,她用手一指,大聲喊道:“快走,別在這兒鬧事,否則沒有你們好果子吃的“

Tom見陸浩一點兒沒把他放在眼睛裏,他不由得大喝一聲,揮起一拳,直搗陸浩的胸部,這事弄的,他又沒怎麼,怎麼還要被人家打,這打他可不白挨。陸浩往後略退一步,左手在空中一擋,Tom揮來的一拳就被陸浩化解的無影無蹤了,這個年青人徹底惱了,在莉莎面前還是第一次出醜。

就見Tom左右開弓,拳拳直往陸浩身上招呼,可陸浩就是不讓他打,他左挪右閃,忙了個不亦樂乎,陸浩瞅準時極,腳下一掃,Tom就嘭的一聲,摔在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爬了幾下才爬了起來,他真是氣極了,用英文對他身後的兩個男子喊道:“上,打翻他,我會重重有賞“

這賞還真管用,另外兩個年青人就撲了上來,反正都已經動手,管他個三七二十一,陸浩大吼一聲,身子就像個陀螺在地一旋,瞬間就轉到了這兩個年青人的身後,一招掃膛腿,沙塵頓起,等能看清楚時,地上已躺着兩個年青人了。嘴巴裂的很大,看來是摔痛了。

幾個人一出手,就被陸浩放倒在沙子裏,莉莎可高興了,她用中文喊道:“打的好“ 陸浩雙手一攤,問莉莎:“這是怎麼回事,不會有什麼麻煩吧,要是他們報警,那我不是……”

莉莎跑了過來,拉起陸浩的手就走,根本不去理會那幾個年青男子,露絲有點急了,她追了上來,問莉莎:“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可不想冒什麼風險,老闆還要在新加坡多玩幾天,他的安全誰來保障,你如果不說,我就去找你的媽媽”

莉莎一聽露絲要去找她的媽媽,這下就急了,她眼睛一瞪說:“有什麼好找的,Tom是我們集團公司一股東的兒子,每天老是來煩我,因爲我在中國讀過書,所以我就告訴他,我的男朋友在中國,他就記恨在心了,但每天一看到我照樣像只蒼蠅一樣,煩死人了。今天我們從公司出來時,他可能看到了,所以就這樣了”

陸浩一聽,覺得自己有點冒失,這把人家大股東的兒子給揍了,將來如果在工作中碰到人家老爸,多少有點不舒服。陸浩問莉莎:“我把他給放倒了,他不會去告訴他的爸爸,或者你的媽媽吧!這樣的話好像對我有點不利”

“他敢,如果這樣的話,我找人揍扁他“莉莎依然一幅調皮刁蠻的樣子。她的手把陸浩的一隻胳膊抱的緊緊的,陸浩覺得露絲走在身後,一臉的不高興,他趕忙找了個藉口,從莉莎的手中掙脫了出來,三個人在海邊瘋跑着。

這時陸浩的手機響了,陸浩忙接通了,聽筒裏王娟高興的說:“老闆,新加坡TOC財務處給我們打來電話,說今天下午給我們轉帳,並保證以後的款項不再拖延“

陸浩心裏想,這還來的真快,看來是有些事還得老闆親自出面,陸浩對王娟說:“那好!說明我這趟新加坡之行沒有白來,我想在外面多玩兩天,說不定我會轉道去泰國散散心,公司哪邊你可要多費心了,回來後我請你吃大餐“陸浩心情不錯,忙給王娟許個諾。

“ 誰惜罕你的大餐,出去遊玩,也不帶上我,一跑還是兩個國家,我可生氣了“王娟在電話裏有點撒嬌的意思。陸浩聽着好玩極了,她們聊了兩句,陸浩這邊就掛上了電話,他心疼啊!這可是國際電話,收費貴着呢。

露絲從剛纔陸浩的說話中聽出了點眉頭,她忙問:“老闆我們還去泰國國,那可太好了,你是該出來走走了,年紀青青就已經有了這麼好的成績,乘年青能跑動時,多玩玩,要不等你老了,錢是有了很多,但你已經走不動了,有錢也沒有“


陸浩不過是隨便一說,沒想到這露絲還認真了,他仔細一想,也對,難得出來一趟,爲什麼不去玩呢,現在正好是個機會,如果回去了,出來一趟也就沒那麼容易了。於是陸浩便對露絲說:“那你今晚聯繫一下,看看兩天後的機票,我們就去泰國玩一趟吧“

莉莎一聽陸浩她們要去泰國,她馬上來勁了,喊着說:“我也要去,不帶我不行“

“哪兒都有你“露絲小聲嘀咕着,邁開步子走到前面去了,陸浩看在眼裏,差點兒笑出聲來了。莉莎纔不管這些,露絲往前面一走,她對陸浩就更親暱了,整個人都依在陸浩身上,給人的感覺,她們好像就是一對情侶,陸浩說不上反感,但莉莎忽然這樣,他多少還是有點兒不習慣,畢竟前面還有一個露絲,萬一她回頭,你說這多尷尬。

很快太陽就照在頭頂了,讓人感到熱烘烘的,尤其是沙灘上,好像也有一股熱浪直往上涌,陸浩率先跑到一個折陽傘下,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露絲看來也走的有點兒吃力,她一坐下,莉莎要了三杯冷飲後,就坐在了陸浩的身邊。

這時沙灘上的人越來越多,更多的是穿着比基尼裝的女人,看來她們是做好了游泳的準備,看陸浩看的專注,莉莎忽然問陸浩:“我們要不要也一起在海水裏玩玩,在這裏乾坐着多沒意思,你說是不是露絲“這個女人這下變聰明瞭,她改變了進攻路線,搞了個聯盟再來攻破陸浩。

露絲這次的意見和莉莎的很統一,她忙說:“好啊!到海邊來玩,不下水玩什麼玩,走啊老闆,你是男士,就帶個頭吧!“露絲說着,竟然放下手中的冷飲,跑過來拉陸浩起來。

這下陸浩可急了,第一他根本就不會水,第二在這麼多,而且還穿成這樣的女人中赤身露體,他可是第一次,說什麼他都不好意思下水,所以他邊喝冷飲,邊推辭着說:“你們倆先下去,我一會兒就下,我先在這兒休息一下,我好像有點累“

莉莎纔不管這個,她給露絲使了個眼色,從兩邊架起陸浩,拖着他就往更衣室跑,這裏可以說是什麼都很齊全,只要你肯化錢。莉莎租了一個單間,專門用來換衣服,她動作非常快,一會兒就買來了三套泳衣,都到了這種情況下了,陸浩再推辭,也就太不夠意思了。其實也沒什麼,不就遊個戲,難道還被兩個女嚇住。

租個單間就是好,隨身所帶東西全部有地方放,陸浩第一個進去,幾下子就換好了衣服,當他壯着膽走出來時,莉莎跑過來在他的背上拍了拍說:“好強健的肌肉,怪不得這麼能打“

女人換衣服就不好說了,陸浩在外面站了好久,露絲和莉莎才走了出來,他眼前頓時一亮,兩個女人都穿了三點式的泳裝,看的陸浩眼睛都有點直了,尤其是露絲,雖然經常和陸浩在一起,但她今天這樣子,陸浩還是第一次看到,波浪式的捲髮,高隆的胸脯前,兩個渾圓小露着半邊臉,她可說是腰細臀圓,陸浩心裏想,這女人原來身材這麼好。

莉莎走了過來一拉陸浩:“小心眼睛都掉下來了,看看我,怎麼樣,穿泳裝漂亮嗎?“這個女孩,也太大膽了,還主動上來讓陸浩看。

人家讓看,陸浩也不能不看,他一打量,這丫頭看臉蛋還是個娃娃相,可一看這身材,陸浩就不這麼認爲了,高挺的胸,細細的腰,還有她不大不小的屁股,尤其是她的皮膚雪白,如玉脂般,陸浩想不通,她這麼白是怎麼來的。

“老闆啊,看看就行了,快下水吧,都快熱死了“露絲終於看不下去了,她提出了抗議。


陸浩這時才知失態,忙應道:“下水,下水“說着就率先跑進了海水。這時海邊嬉水的人可多了,男男女女,熱鬧極了。

陸浩真不會游泳,小的時候在家裏,跟小朋友每年的夏天去小河裏玩兩下狗刨,那水纔有多少,很少的一點兒,現在可是在大海里,他往裏面一站,海水一晃,他都覺得有點頭暈。莉莎和露絲就像兩條美人魚,身子一扭就不見了,把陸浩一個人留在哪兒傻站着。

不會就學,這沒什麼難的,陸浩就在海邊玩起了狗刨,越玩越帶勁,就在他正忙的不可開交時,忽然聽到有人大笑,陸浩忙從水裏站了起來,原來是莉莎和露絲游回來了,就見兩個人笑的花枝招展,上氣不接下氣。

陸浩擦了把臉上的水,心裏想,有這麼誇張嗎,我遊的有這麼難看。

“哈哈哈哈,老闆原來你真的不會游泳,你那是什麼遊法啊,半天只在原地冒泡“露絲說着又笑了起來,直把胸前兩團弄得上下直顫。

陸浩故做瀟灑的問:“怎麼這種遊法你們沒有見過?“

“過見,我家的狗狗掉水裏就是這上樣子“莉莎回答道,她一臉的怪笑,看來這丫頭知道中國人所說的狗刨,變着法子說陸浩。

陸浩心裏想,別得意的太早,過一會兒看我怎麼收拾你們倆。 很快機會就來了,露絲和莉莎見陸浩不會游泳,兩個人就上來幫忙,說是非要教會陸浩游泳不可,你說一個大男人,在衆目睽睽下怎麼好意思讓倆個女人教他游泳,於是陸浩就說,這裏人太多,多不好意思,我們還是找一個較偏避的地方好一點。

兩個女人欣然通意,陸浩心裏有自己的打算,他要好好捉弄一下她們倆,否則今天在海灘上就被她們倆白給笑話了。和海灘哪些人羣離開了三四十米,露絲就和莉莎開始教他遊戲,誰都知道,剛開始游泳的人,就是怕自己會沉入水中,越是怕,身體各處就繃的越緊,反而越往下沉,本來陸浩有點緊張,再加上他自己存心做亂,那可真是熱鬧極了。

兩個女人分別站在兩邊扶着陸浩,陸浩只要往下一沉,手就故意在兩個女人的身上亂抓,一聲聲尖叫和嘻鬧聲,在迷人海灘的上空迴盪着,陸浩從來沒有這樣放鬆過自己,他慢慢的就融入在兩人女人的瘋狂中了,一會兒他追露絲,一會莉莎追他,水和沙子飛揚着,無處不散發着年青人的力量。

鬧了半天了,陸浩只要一入水,撲騰兩三下,照樣就沉到底了,把露絲我莉莎笑的是彎下了腰。剛開始,只要陸浩的手往她們身上一招呼,她們就會尖叫着躲閃,她們越躲閃,陸浩是越追,慢慢的,莉莎和露絲好像習慣過來了,任陸浩的手在她們身上亂抓,人家不躲了,陸浩倒覺得沒什麼意思了,除了他能感覺到她們皮膚的光滑就是富有彈性,除此之外好像再沒有什麼。

玩累了的三個人,躺在沙灘上,曬着熱烘烘的太陽,陸浩心裏真是爽極了,身邊躺着兩個香豔的美女,他不由得聯想翩翩,慢慢的就閉上了眼睛,陸浩在想着,他如果能和其中的一位,共進晚餐,然後想着就邪惡了。正在他做着白日美夢時,忽然覺得肚子上一股剌骨的冰涼,陸浩翻身而起,就露絲拿着幾杯冷飲,讓上面的水滴,正往他肚子上滴。

看到陸浩如此狼狽的樣子,倆個女人開心的大笑了起來,陸浩一伸手,就抓在了露絲的腳踝處,稍一用力,露絲就摔倒在了他的身邊,陸浩猛的撲了上去,這個大笑的女人,忽然停止了笑,慢慢的閉上了明亮的大眼睛,一股衝動從陸浩的心底裏猛然升起,他把身子稍往下彎了一點,但還是控制住了自己,陸浩搶過露絲手中的一杯冷飲,坐在她身邊先喝了起來。

露絲想象中的事情沒有發生,她有點失望的坐了起來,她氣惱的用腳踩了一下陸浩的大腿,陸浩只是笑了笑,他完全理解女人此刻的心理。今天她們之間不分上下級,可以放開了玩,但有些事,陸浩心中還是有個底線,他不能太放縱,否則他真的會玩完。

莉莎走了過來,把她粉嫩的一隻胳膊往陸浩肩上一攔,她的那團飽滿就在陸浩的背上蹭來蹭去,這可把陸浩難受壞了。露絲有點吃醋的把臉轉向了一邊,莉莎問陸浩:“剛纔我看見你撲向露絲,我還以爲你要吻露絲,誰知道你原來是搶飲料,太讓人好笑了“

陸浩隨機話鋒一轉說:“是的啊,我本來也是這麼想的,可是她不讓啊,你沒看見,她起身又踩了我一腳“陸浩說着哈哈大笑了起來。

露絲狠狠的瞪了陸浩一眼,起身走了過來,後背貼着陸浩的身體坐了下來,有一個女人就讓陸浩都有點難招架,這又來一個,豈不是要他老命嗎,陸浩也是一個血肉之軀的男人,而且還是一個強壯,一切正常的男人,他的身體某些部位就起了變化,他實在受了兩個美女的左右加擊。

陸浩猛的從兩個美人之間站了起來,大吼一聲,衝向了大海,撲通一聲就跳了下去,拼命的朝前游去,他忽然間感到自己會游泳了,正在暗自得意時,一不留神,就又沉了下去,一陣慌亂的掙扎,陸浩連着被嗆進去了好幾口水。

逗得岸上的露絲和莉莎哈哈大笑,莉莎有點不解的問露絲:“陸浩怎麼忽然會下水,他這是怎麼了“小姑娘看來還真是小姑娘。

露絲真的沒有想到,這莉莎原來這麼的純,她若有所思的笑道:“他是受不了你,才這樣“

“受不了我,我怎麼了“莉莎有點迷惑的問。

露絲大笑道:“他受不了你的美麗,他更受不了你的誘惑“露絲說着,也跳進了大海,朝陸浩站的方向遊了過去。

“美麗,誘惑“莉莎喃喃自語道,她想了又想,好像明白了點什麼,她高興的跳了起來,然後跑向了陸浩。

三個人整整在海邊瘋了一天,到下午時分,莉莎接到她媽媽的電話後,才伸了伸舌頭說:“媽咪好像有點生氣了,問我爲什麼沒領你們去我們集團公司看看,可能是這個死Tom告訴她的,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他“莉莎一幅氣勢洶洶的樣子。

陸浩不森問道:“他如果告你媽媽,說我揍了他怎麼辦?你想好對策了沒有?“陸浩故意問莉莎。

莉莎搖了搖頭說:“沒有,不過他不可能這樣做吧!如果是這樣,我就更加看不起他了“

“沒關係,如果你媽媽問起的話,我就說,你說他們是壞人,故意來搗亂的,所以我就揍了他們,就說我聽不懂英語,這不就得了“

露絲一聽高興的鼓掌道:“還是老闆聰明,這種說法很圓滿,要不還真沒有其它更好的辦法“

莉莎長出了一口氣,像個泄了氣的皮球,小聲的說道:“那好吧!只以這樣了,一切都由我來承擔吧,反正我又不怕,看她能把我怎麼樣“莉莎真像個小孩子,說起話來可愛極了。

新加坡的頂級大飯店,看來TOC把陸浩真當貴賓了。陸浩和露絲跟着莉莎來到店飯時,人家早都坐好了,整整擺了四個大桌,只有Wend坐的一桌,上面空着幾個位子,其它桌子上可以說是坐的滿滿的。

陸浩一過去,Wend就招呼他過去坐,剛好三個位子,看來是人家故意留好的,莉莎有點不情願的挨着她媽媽坐了下來。

Wend看了一眼陸浩笑着說:“我這個女人太調皮任性,讓她帶你們去我們的集團公司轉轉,認識一下我們集團的高層,將來有利於我們更好的合作,沒想到你的時間這麼緊,她還把你帶着去海邊玩了。怎麼你們還打架了?“

陸浩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時,露絲搶着說道:“我們正在海邊走,他們一夥人就衝了上來,莉莎說他們是壞人,故意來惹事的,我們老闆怕這些人傷到我和露絲,所以就出手了,而且只是輕輕的把他們放倒在了沙灘上,一點沒有難爲他們的意思,這個你不信,可以問莉莎“好個露絲,關鍵的時候還真會說。

Wend看了一眼莉莎,有點生氣的說:“你怎麼開這種玩笑,陸總的功夫你是清楚的,幸虧他手下留情,否則弄出點什麼事來,這事我們該如何處理,真不懂事“

這時坐在Wend下手的一箇中年男子站了起來,他用英文講道:“請別怪莉莎小姐,都是Tom這孩子不懂事,竟然找我們客人的麻煩,吃點虧是應該的,就當是教訓“陸浩基本上是聽懂了,但他還是故意裝做不懂英文,讓露絲給他翻譯了一遍。

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了,晚宴終於開始了,氣氛非常的好,Wend領着陸浩,把他們TOC的精英全部介紹給了陸浩認識,看來她還是頗有用心,是在爲遠洋和TOC的長期合作打基礎。


陸浩在這種場合,最能看了開,第一他畢竟是一個老闆,見過的大場面多了,第二他也是一個愛熱鬧的人,幾杯酒一下肚,話就特別的多,他和在坐的每一個人喝酒,不論男女,也不論職位高低,他都一一敬過。

到了最好,他還會和人家蹦出幾話英語來,雖然不是多麼的標準,但也能聽的懂。莉莎有點吃驚的問露絲:“陸浩他會說英文,我怎麼不知道,他好像一直都要你來翻譯的“

露絲笑了笑說:“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聽他說英語“

露絲說完,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覺察的奸笑,因爲她知道,陸浩不旦會說英語,而且還不是說一點兒,應該是大部分接流他都沒什麼問題。 當 Wend聽說莉莎要跟着陸浩她們去泰國時,真有點不高興了,她弄不明白她這個女兒到底是怎麼回事,上次去遠洋籤合同時,本來是她要去的,可這個任性的女兒非要她去,她想了想,去就去吧,反正一切弄好了,讓她帶上合同走一下過程就行了,爲了以防萬一,她還專門派了兩個人去監督她,可還是沒有起到作用,莉莎自己做主,讓公司多掏一百多萬,這如果是她去的話,這個可能幾乎沒有。

現在人家去泰國玩,你說你湊什麼熱鬧,Wend忽然感到不妙,這女兒大了,有心事了,今天讓陸浩打Tom,這就是一種先兆,她做母親的怎麼就不知道,爲時晚了,Wend感到了爲難,你說這事怎麼辦,她是從女兒這種年齡過來的,尤其是在感情這一塊,年青人一旦認定就很能回頭。

莉莎見媽媽不說話,一直在客廳裏走來走去,她有點急了:“媽媽,你到是說句話,我出去玩幾天還不行嗎,人家都是大人了,你到底有什麼不放心的,上次是籤合同,讓你少賺了點,而這次又不讓你化一分錢,你有什麼不同意的“

Wend的搖了搖頭說:“你真是個傻孩子,難道媽媽眼裏只有錢嗎?你要知道,有多少錢,也比不上你在我眼中的重要,你知道嗎?“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