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得興奮異常,一男子急道:「大哥,那咱們什麼時候出去做事啊?」

… 賀子強慢條斯理地靠在沙發上,道:「不著急,不著急。做這種事,要靠腦子,要有周詳的計劃,一擊即中,才能賺大錢。你們跟我的時間還短,都是生手,還需要磨練。等你們練的差不多了,我就帶你們出去賺大錢!」


說著,賀子強瞄了眾人一眼,淡笑道:「這次我們的目標是深川市林氏集團唯一的千金林花雨,林家的情況就不用我多說了,家產上百億,就這麼一個女孩。這筆生意如果做成了,你們每個人至少能分八百到一千萬!」

此言一出,眾人立時歡呼雀躍。真是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們也沒想想,這一千萬是要拿命去拼的。

賀子強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他平時做事帶的人也不多,但是這次帶來的親信,幾乎都已經廢了。現在他可以說是個光桿司令,雖然有頭腦,但沒人幫他做事也不行。所以,他找來這些人,只是用這些話來騙這些人,讓他們安心地幫自己做事賣命。至於這一千萬,哼,這幾個人值這個價錢嗎?

便在眾人興奮激動的時候,門口突然毫無預兆地走進來一個男子,正是葉青。他一直快走到客廳中央,眾人這才看見他,倒是把屋內眾人都嚇了一跳。

葉青掃了眾人一眼,輕聲道:「一千萬,你們值嗎?」

眾人面色皆變,賀子強更是一個激靈。他怎麼也想不到,葉青竟然會出現在這裡。他雖然很自負,但是,他也不敢跟葉青正面對上。

他找來的那些手下卻不認識葉青,一個男子站起身,指著葉青便破口罵道:「媽的,什麼人,敢偷聽我們說話!」

葉青沒理他,只看著賀子強,道:「走吧。」

「你真以為你能抓到我嗎?」賀子強冷聲道。

葉青輕聲道:「你想試試?」

賀子強冷冷一笑,突然轉向那七八人,大聲道:「這個人是警察,千萬不要讓他跑了,不然咱們就完蛋了!」

此言一出,那幾個男子更是面色皆變,不約而同地站起身,警惕地看著葉青。

賀子強則轉身後退,大聲道:「抓住他!先抓住他!」

幾個男子早已被賀子強那一千萬的酬勞給吸引了,聞言立馬大吼著朝葉青衝來,想在賀子強面前留下好印象。殊不知,賀子強已經在悄悄後退,趁著這些人圍住葉青的時候,想要逃跑出去。

葉青微皺眉頭,衝進人群,不到兩分鐘時間,便把這幾個男子全部打倒。當然,這一次他並沒有下狠手。這些男子還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只能說是被賀子強蠱惑了而已,罪不至死。

解決了這幾人,賀子強已經跑沒影了。葉青從後門追出去,遠遠地看見賀子強已經爬上了院牆,正準備往外跳呢。

葉青疾步追上去,一伸手便朝賀子強抓去。那賀子強也算機敏,反手便將一顆雞蛋大的黑色珠子扔了下來。

那珠子撞在牆上,立馬爆出一道白煙,瞬間把葉青包圍其中。白煙濃烈,葉青身處裡面,根本什麼都看不到,那手也抓了個空。

葉青翻身上牆,憑著感覺衝出白煙,再看賀子強,已經跑出十幾米遠了。葉青急忙追去,便在此時,身上手機突然大響起來。

拿出手機,葉青邊追賀子強邊接通,電話里傳來李連山急迫的聲音:「葉子,出事了!」

「什麼事?」葉青問道。

李連山沉聲道:「你的那倆朋友,一個方亭韻,一個墨香,被人抓走了。我的兄弟為了保護她們,被打傷了七八個!」

「什麼?」葉青立馬停住,沉聲道:「誰做的?」

「是虎王的人!」李連山急道:「他留了話,讓你去南郊狗場見他,不能帶警察,否則就把那倆女孩剁碎了喂狗。你現在在哪?虎王這個人有神經病,他說得出可做得到啊!」

「南郊狗場?在哪裡?」葉青沉聲道。

「你去南郊平水鎮打聽,那邊有人知道。」李連山頓了一下,沉聲道:「我已經召集了兄弟,正往那邊趕去。你快點過來,他媽的,虎王這個雜種,欺人太甚,這次我要跟他拼了!」

葉青緊皺眉頭,沉聲道:「你別衝動,我去了再說!」


「沒時間廢話了,我要不快點去攔住,等你到了那邊,你那倆朋友估計都被人廢了。不說了,我到了,你快點來!」

李連山說完便掛了電話,葉青眉頭緊皺,轉頭去看賀子強,早已跑得沒影了。他若是這樣追下去,肯定是能抓到賀子強的。但是,賀子強太過狡猾,抓他也得耽誤時間,現在他根本沒有時間可以浪費啊。

葉青咬了咬牙,猛然轉身奔回別墅,從別墅內搜出一把鑰匙,開了院子里的車便直奔南郊而去。

南郊狗場是虎王在深川市所開設的一個地下拳壇,平常這裡也有斗狗的項目,深川市很多有錢人都很喜歡這種項目。斗狗賭錢,是不少富豪的娛樂項目之一。而地下室里虎王的地下拳壇,更是整個東省都出名的地下拳壇,每次打拳,這裡都有幾百萬乃至上千萬的流水賬走過。地下拳壇和狗場加起來,每個月至少能給虎王賺三千萬,是虎王最來錢的項目了。

李連山以前來過這裡好幾次,所以對這裡也非常的熟悉。今天再來這裡,心情就大不一樣了。帶了七八十個手下,李連山氣勢洶洶地衝到了狗場外面。

門口一個壯漢攔住李連山,道:「李老闆,我家大哥說了,您來玩可以,但今天只許您一個人進。過了今天,大家都還是朋友。」

「誰他媽跟他當朋友,讓虎王給我滾出來!」李連山怒聲喝道。

「李老闆,請注意您的措辭。」壯漢皮笑肉不笑地威脅李連山:「我家大哥脾氣不太好,惹怒了他,那大家面上都不好看了。」

李連山怒道:「我他媽今天都來了,還準備好看個屁啊。告訴虎王,立馬把那倆女孩還有那個小孩子給我送出來,不然我李連山今天就算拼上這條命,也要把他這狗場給砸黃了!」

「李老闆,何必這麼大火氣呢?」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虎王在三十幾個手下的陪伴當中,慢悠悠地走了過來。

虎王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面白無須,看上去有些陰柔。雙目深邃,眉宇間帶著嗜血般的煞氣。身高一米八,體重不過一百三,看上去有點弱不禁風的感覺。可是,偏偏就是這個人身上,充斥著一種讓人望而生畏的氣勢。

深川市三大幫派,其他兩個幫派資格老關係硬,唯有虎王的猛虎幫,是靠他一個人打出來的。所以,深川市這三大幫派,若是論打,實力最強的絕對是猛虎幫!

看到虎王,李連山面上也有些怯了。在深川市這麼長時間,他是最清楚虎王的實力。以前他只求不跟虎王發生任何交集,而今天卻要來跟虎王硬拼。說實話,他心裡真的很沒底,他也真的不想跟虎王硬拼。不過,縱然沒底他也要上,這是他給葉青的承諾!

「虎王,給我一個面子,把那倆女孩還有那個小孩子交給我!」李連山道。

「面子?」虎王上下打量李連山一番,道:「我把面子給你了,你能不能把我堂弟的手腳連上呢?」

李連山沉聲道:「陳強害了那麼多小孩子,他那是罪有應得。再說了,葉子也沒有殺了他,已經算是給你面子了,你何必這樣庇護他?」

「罪有應得?」虎王哈哈大笑,斜瞥李連山,道:「李連山,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正人君子了?罪有應得,你有資格說這話嗎?大家都是混黑的,誰手底下沒有點人命,誰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李連山,你真以為自己的雙手比我的乾淨嗎?」

李連山緊皺眉頭,沉聲道:「我承認,我李連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包娼庇賭,殺人滅口,什麼壞事都干過。但是,我李連山就算再他媽齷齪,也干不出這種靠小孩子賺錢的事情。雖然我們是出來混的,但做事也該有點底線,那些孩子才多大年紀,什麼事都不懂呢,你們也下得去手嗎?」

「少跟我扯這些沒用的,這個社會,什麼狗屁仁義道德,什麼狗屁公平公正,都他娘的放屁。我給你說,弱肉強食就是唯一的真理。要想在這個社會站穩腳,拳頭才是唯一的真理!」虎王冷眼看著李連山,道:「李連山,你現在立馬回去,以後咱們還是朋友。如果你硬要找我要人,哼,那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來要人!」

李連山身邊帶了七八十人,虎王身邊只有三十多人。但是,看著虎王身邊那三十多人,李連山卻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跟在虎王身邊的,每一個都是在地下拳壇經歷過生死之戰的人物,比那些退伍軍人還要強得多。別看虎王身邊只有三十多個人,對付一二百人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也就是說,李連山帶來的這些人,根本不夠看的。

更何況,這裡是虎王的場子,裡面還不知道藏了多少人呢。真要打起來,李連山毫無疑問地要吃虧!

李連山猶豫了片刻,咬了咬牙,擺手怒聲道:「打!」

… 葉青趕到南郊狗場已經是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在路上他給黑熊打了個電話,讓他潛進來準備救人。順便聯繫了趙成雙,只不過,他不敢讓趙成雙直接進來要人。

都說虎王是個****,這種人,一旦瘋狂起來,真的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趙成雙縱然是個警察,虎王也未必給他面子。真要惹怒了虎王,再讓方亭韻和墨香有個什麼閃失,那葉青肯定要抱憾終身。所以,他只讓趙成雙帶人潛伏過來,等待他的消息再準備出手。

南郊狗場外面一片狼藉,地上還有些血跡。葉青趕到這裡的時候,正有十幾個人在這裡清掃地面,看起來好像剛經過了一場惡戰似的。

葉青把車輛停在遠處,自己打算從狗場另一端悄悄摸進去。可是,他還未走到狗場附近五米處,狗場里突然竄出來一頭身強體壯的大型犬,狂吠著朝他沖了過來。

葉青皺起眉頭,他倒不怕這狗。但是,這狗這麼一叫,他的行蹤算是徹底暴露了。看來,想悄悄摸進這狗場幾乎是沒有可能的。這裡面養了太多狗,這就是最好的天然報警器了。


果然,那狗一陣吠叫,立馬吸引來了七八個人。葉青乾脆也不躲了,只徑直往這狗場走過去。

一個男子將那狗拉回去,另外幾人看著葉青,其中一個帶頭模樣的男子上下打量了葉青一番,道:「你就是葉青葉先生吧?」

葉青點頭,那男子面上反而閃過一絲訝然。在深川市,幾乎所有人,聽到虎王的名字都會不由自主地害怕。他們原以為葉青不敢來,或者會帶人過來,又或者會帶警察來。沒想到,葉青竟然單槍匹馬就來了。這份膽量,卻是眾人都沒有想到的。

「我家大哥在裡面等候已久了,葉先生請跟我來!」男子在前面帶路,其他幾人緊跟而行,彷彿害怕葉青耍花樣似的。

事實上,到了這個時候,葉青也不會再耍花樣了。想要潛進這個狗場肯定是不可能的了,還不如光明正大地進去。

狗場佔地範圍很廣,一路走去,不少狗舍擺放在四周。裡面裝的是各種各樣的大型犬,這些狗的攻擊性都特彆強,不斷地朝外吠叫,狗場裡面充斥著一陣犬吠的聲音。

幾個人將葉青帶進了狗場裡面一棟豪華的大樓,大樓外面停了不少名車豪車,就算在市裡的娛樂場所也很少見到這麼多豪車聚在一起。


男子在前面給葉青介紹道:「葉先生,你今晚來的很是時候。今晚是我們每個月一次的拳賽狗賽同時進行的時候,也是每個月最熱鬧的時候。每個月這個時候,我們狗場的流水賬都能超過三千萬,有時候甚至能達到五千萬。一會你會見到很多有錢人,都是深川市最上層的人物!」

葉青沉默不語,他一直在觀察四周的地形,這是在部隊養成的習慣。在這種情況下,他要摸清楚四周的地形環境,尋找撤退的最佳路線。

男子把葉青帶進大樓,這裡面的裝飾比外面的建築還要豪華得多。若非走進其中,任誰也想不到,這個看似荒涼的狗場裡面,竟然有這麼一棟豪華的大樓。這裡的裝飾,甚至比深川市最豪華的賓館還要漂亮得多。

虎王在這個地方真的是下了大心思,畢竟這是他最賺錢的地方。單單是這棟樓的裝修,就超過一個億,所以這個狗場也是虎王最看重的地方!

幾個男子將葉青帶了進去,在門口的時候,又有幾個身強體壯的男子走過來,拿著探測器在葉青身上探測了一番,將他的手機搜了出來。

葉青也沒有反抗,到了這個地方,他早就料到會這樣了。有沒有手機並不重要,因為他跟趙成雙約定的訊號就不是手機。

確定葉青身上再沒有通訊工具和武器了,那幾個男子才將葉青帶了進去,乘電梯直奔地下室而去。

旁邊男子解釋道:「斗狗和拳賽都在地下室舉行,下面是比賽現場,會有很多觀眾。樓上是vip包房,是尊貴客人觀戰的地方。我們這裡有全方位攝像頭,可以將賽場的情況無死角地傳到每一個包房裡,讓客人有置身現場的感覺。」

葉青並沒有說話,剛才進來的時候他便注意到,旁邊不遠處有一個樓梯口,看樣子那裡是上下樓的地方。一會葉青要想出來,從那裡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了。

剛進入地下室,葉青便聽到一陣興奮的尖叫聲好歡呼聲。地下室里光線暗淡,唯獨中央地帶有大燈照射,把那裡照的非常清楚。

中央地帶有一個兩個巨大的鐵籠子,圍著兩個擂台。其中一個鐵籠子里,正有兩條狗撕咬在一起,這兩條狗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鬥犬,咬架非常兇猛。沒多久,其中一條個頭大的高加索,將一條兇狠的多伯曼犬的脖子咬斷。當然,這高加索也付出了代價,肚子被撕爛一個口子,周身鮮血淋漓。不過,它總算是保住了性命。

另一個鐵籠子里,則是兩個拳手打在一起。人類的拚鬥,竟然比那鬥犬還要血腥得多。一個男子渾身是血,耳朵掉了半個,卻還在兇殘地追打另一個男子。另一個男子右臂斷了,已無反抗能力,被那人追得在鐵籠子里倉惶逃命,數次想要衝出這鐵籠子。但是,這鐵籠子是全封閉的,除非外面的人用鑰匙打開,否則是根本別想衝出去的。

沒多久,那掉了半個耳朵的男子便追上這斷臂的男子,一腳踹在他後背上,斷臂男子立馬摔倒在地。這半個耳朵的男子上去抱住他的腦袋,不顧他的求饒,用力一擰,竟然生生把這男子的脖子扭斷。

斷臂男子身體緩緩垂在地上,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慢慢沒了動靜。

兩個鐵籠子邊圍了數百人,看到如此情況,立馬有人歡呼有人怒聲大罵,場面非常的熱鬧。而鐵籠子里那半個耳朵的男子則囂張地舉起雙臂,朝四面大聲嘶吼,發出野獸一般的挑戰聲:「誰敢來!誰敢上來!」

「他叫瘋子,是這個月最強的選手,至今還沒人能把他打倒。賠率一賠一,但是,今晚他的賠率有所上升,因為今晚會把之前幾個月的冠軍全部集中在一起,選出上半年年度總冠軍。」男子朝葉青笑了笑,道:「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打敗他,五場之內的賠率是一賠三,五場到十場是一賠五。十場之後,他每多戰一場,賠率加一。也就是說,如果他能支撐到十一場,賠率是一賠六,十二場,就是一賠七。如果他要能支撐到二十場,那可就厲害了,一賠十五,要不要試試?」

葉青搖頭,沉聲道:「虎王呢?」

「看一會吧,對你有好處。」男子淡淡一笑,在這裡逗留了兩分鐘時間,這才把葉青帶進了旁邊一個房間里。


房間里有三十多人,皆是身強體壯的好手。其中不乏肌肉強硬,太陽穴鼓脹,一看便是外家功夫的好手。

在這些人當中,有一個三十多歲面容陰柔目光充滿煞氣的男子,這男子正是虎王。

「葉先生,你終於來了!」虎王淡笑站起身,熱情地迎上來,伸手便要跟葉青握手。

葉青正等著他過來,待虎王走到自己面前一米處時,葉青也跟著伸手,握住了虎王的手。同時,趁勢將虎王往自己這邊一拉,左手快如閃電,直接抓向了虎王的脖子。

葉青是想第一時間控制住虎王,然後逼他交出方亭韻墨香和掃把星。可是,他低估了虎王的實力。在他硬拉虎王的時候,虎王也全力往回拉去。兩人較了一番力氣,虎王身形不穩,直接被葉青拖動。

這虎王也算反應靈敏,身體猛然往後折去,躲過葉青快若閃電的一抓。同時,另一隻手抬起,抓住葉青的手腕,順勢便扭了下去。

虎王這一手極其精妙,縱然葉青身經百戰,也差點被虎王這一下扭到手腕。不過,他終究還是強了一籌,反手一折,抵消了虎王的力量,反而順勢朝虎王的手腕抓了過去。

虎王面色微變,身體微微下沉,馬步蹲立,左手正朝葉青的胸口打去。

在葉青遇到的這麼多對手當中,也就林震南身邊那個矮個保鏢跟虎王的實力差不多。葉青雖然能打得過他,但是想拿下他,也要費一番力氣的。

當然,在李三爺墳前遇見的那個老者則是例外。一直到現在,葉青想到老者那按在肩頭的一掌,心中還是有些驚惶。在那老者看似枯瘦的手下,他竟然沒有一點反抗之力。那個老者的實力,真的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

葉青往旁邊側出一步,躲過虎王這一手。便要再次出手,虎王卻突然大笑,道:「葉先生,不必打了吧。我這裡這麼多人,你不可能抓得住我的!」

葉青嘆了口氣,鬆開手,緩緩後退一步。還沒見到方亭韻墨香和掃把星,這些人肯定是被虎王控制著。若是他能在最短的時間裡控制了虎王,那還能救他們。可他現在控制不了虎王,再打下去,那就是在拿這三人的性命拼搏啊。只要虎王一聲令下,他們三人隨時沒命!

… 虎王看著葉青,大笑道:「都說深川市最近來了個實力強橫的年輕人,我一直無緣見到。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如此年紀,就有如此成就,果然不容小覷。難怪林老大被你打得好像喪家犬一樣,葉先生,就憑你的本事,放眼深川市,有幾個人能是你的對手呢?」

葉青彷彿沒聽到虎王這恭維的話,只冷聲道:「我的朋友呢?」

「你的朋友?」虎王微微一笑,突然走到屋內那個巨大的窗帘旁邊,猛地將窗帘拉開,道:「你說的是不是他們?」

窗帘後面,是一堵巨大的玻璃牆。玻璃牆後面,是一個寬敞的房間。而這房間里,現在橫七豎八地倒了七八十個人。李連山正在其中,他滿身是血,看樣子傷的不輕,正躺在地上喘著粗氣。而他旁邊那些小弟,也是差不多情況,每個人都掛了彩。

葉青面色大變,跑到玻璃牆邊,拍了拍玻璃牆,大聲喊道:「李大哥!李大哥!」

玻璃牆隔音,李連山聽不到葉青的聲音,但是他能聽到葉青敲玻璃的聲音。抬頭看到葉青,李連山艱難地擠出一絲笑容,張了張嘴,葉青卻聽不到他在說什麼。

虎王在旁邊淡笑道:「要不要我幫你翻譯一下?」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