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高手一陣彼此議論。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洛刀與貝朗上了岸,便到了餘杭郡的市集之中。

這一路,貝朗永遠走在洛刀前頭。

洛刀心中自然很急,他也想快些趕到天機堂,可這一切,在他的臉上卻絲毫沒有表露出來。

而貝朗的着急,是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來的。他畢竟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在氣度與修爲上自然及不上洛刀。


正所謂“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餘杭郡不愧爲江南首屈一指的城市。

放眼望去,整條街上滿滿的都是人。

在餘杭郡的市集上,總共可以分成三種人。一是本地的居民百姓。二是做買賣的商人。三便是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不管去到哪裏,都會被獨立出來,歸成另一類人。

尋常百姓和做買賣的商人自然是不敢輕易得罪江湖人士的。在他們眼中,走江湖的都不好惹。因此,餘杭郡雖然魚龍混雜,可卻依舊還是很太平。

“此地離天機堂還有多遠的路程?”洛刀問道。

快步走在前頭的貝朗,轉頭道:“不遠,馬上便到了。”


洛刀點了點頭,忽的停下了腳步。

貝朗見狀,走到洛刀身邊,道:“洛大俠爲何不走了?”

“走累了,找個地方歇歇。”洛刀道。說罷,獨自走進了街邊的一間酒肆中。

貝朗雖是一臉無奈,可也不得不跟了進去。

洛刀剛一坐下,貝朗立時道:“洛大俠,請恕在下直言。時間緊迫,現下,實在不是休息的時候啊。”

洛刀全然不予理會,自顧自的叫來了小二,點了一桌的酒菜。

“洛大俠,我爹此刻還在天機堂的手中。晚了,在下怕爹的性命堪憂啊。”貝朗連聲道。

洛刀淡淡一笑道:“不急,聽那冒牌的天機神算話中的意思。你爹想必早已落入天機堂的手中。既然,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殺你爹。那麼,你爹暫且不會有生命危險。”

貝朗雖然心中很急,可也沒有急到失去理智的地步。他轉念一想,也緩緩的坐了下來,問道:“洛大俠的意思是,我們此去應該能夠救的了我爹?”

洛刀搖了搖頭,道:“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救到你爹。如今,只有你爹才能爲我洗脫殺人兇手的罪名。而且,只有找到你爹才能找到幕後的真兇。”

洛刀的話總是給人一種莫名的安全感。也許,正因爲他是洛刀。所以,他的承諾,才如此令人信服。

貝朗的呼吸沒那麼急促了,心跳也沒那麼快了,額上的汗水也漸漸少了。

此時,小二把酒菜端了上來。

洛刀斟了杯酒,一口飲下,道:“這江南的酒雖不如大漠的烈,可卻香醇綿長,別有一番滋味啊。”

貝朗也喝了一杯,可他只覺,如今吃喝什麼都已食之無味了。就算給他再好的酒,在他喝來也便像白水一般。

洛刀抄起筷子,開始津津有味的吃起菜來。

貝朗看在眼裏,覺得很奇怪。他想不通,一個身負冤屈之人,竟還會有這麼好的胃口。

洛刀吃了一會,道:“看着我做什麼?快吃啊。”

“晚輩沒胃口,洛大俠吃好便好。”貝朗道。

洛刀忽的放下筷子,道:“等一下會有一場惡戰,不吃飽一些怎麼行?”

貝朗一驚。問道:“一場惡戰?晚輩不明白洛大俠的意思。”

洛刀湊近貝朗,輕聲道:“在我們之後走進這間酒肆的人,都是想要你我性命之人。”

貝朗一怔,立時環顧四周。

只見,他與洛刀的東南西北四側分別坐着四名大漢。此刻,這四名漢子無一例外的都死死的看着他。

貝朗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道:“洛大俠,這些是什麼人?”

洛刀正嚼着一塊牛肉,直搖了搖頭,含糊不清的說道:“不知道,總之不是好人。”

貝朗一手按着刀鞘,一手按着劍柄,嚴陣以待。

此時,洛刀赫然起身,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朗聲道:“吃飽了。”

只見,那四名漢子皆是一怔,紛紛將手按在了腰間的刀劍之上。

洛刀冷眼看了看四人,道:“四位自在下上岸開始已跟我十幾裏地了,想必也餓了吧?我身邊這位是金錢銀號的少東家。今日,便由貝公子做東,在下借花獻佛請四位好好吃一頓如何?”

那四名漢子相顧一望。忽的,皆在同一時間掀翻了面前的桌子,站了起來。

爲東的漢子喝道:“原來你早已發現了我們。”

洛刀冷冷一笑,道:“掀桌子了?四位這是不給貝公子面子呢?還是不給在下面子?”

爲南的漢子道:“洛刀,奉我家主人之命。今日,我等四人便要取你的性命。”

沒等洛刀說話,貝朗已拍案而起,喝道:“你家主人是誰?你們跟湖心亭中冒牌的天機神算是不是一夥的?”

爲西的漢子道:“就憑你還不夠資格知道我家主人的身份。”

洛刀冷冷一笑,道:“四位的主人,應該便是真正的天機神算吧?”

爲北的漢子道:“世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天機神算。世人愚昧,皆被我家主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竟真的相信有天機神算的存在,可笑之極!”

洛刀忽的收斂起了笑容,一臉冷峻的道:“聽這位朋友的意思,在下也被你家主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對嗎?”

爲北的漢子喝道:“正是,要不然堂堂的洛刀也不會從江湖上人人敬仰的大俠淪爲殺人兇手了。”

“你們果然是天機堂的人。”貝朗喝道。

“很快便不是了。”洛刀忽道。

“前輩你說什麼?”貝朗問道。

“他們很快不會再是天機堂的人了。”洛刀冷冷道。

爲東的漢子道:“笑話,我等誓死效忠主人。生是天機堂的人,死是天機堂的鬼。”


洛刀搖了搖頭,緩緩道:“你們現在也許還是天機堂的人。如果你們做看鬼,定不會是天機堂的鬼。而是被打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的孤魂野鬼。”

“洛刀,你這活什麼意思?你可知道我們是誰?”爲西的漢子叱問道。

“我不需要知道爾等是誰,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們馬上便會變成鬼。”洛刀冷冷道。 不過直到此刻,看著那合體次神王在木白的劍氣攻擊下是必死無疑了,他們心裡都大大鬆了口氣,只要順利進入無盡疆域,等他們捲土重來,返回明月神宮的時候,一定可以救出明月至尊,奪回這片屬於他們的家園。

周圍那些吞噬族戰士們,見到他們心中最偉大不可摧毀的支柱,三十四位次神王和神王的吞噬獸都接連被殺死,陷入一片混亂中,一個個停滯在原地,不敢冒然進攻,又不能後退一步,莫名而強烈的恐懼感籠罩在心中,不知所措。

「至尊大人!」

雷神等三名明月內衛的聲音傳來,他們三人,蒼怒戰神位列界域飛舟最前方,雷神、星辰箭神位列左右,保護界域飛舟急速飛來,抵達眾神高手人群中,停滯在原地,與前方那些吞噬族殘餘的百萬軍團戰士形成對壘之勢。

那些吞噬族戰士中還有上百名永恆級的戰士,實力不容小視。而且,木白等人戰鬥到現在,神力消耗不小,況且這空間中又沒有天地元素之力提供他們恢復神力,所以,這些吞噬族軍團還是能對木白等人構成不小威脅。

只是那三十四位次神王眼看就要撐不住木白那神意火焰的焚燒而隕落,顯然給吞噬族軍團戰士的士氣造成極強的打擊。

畢竟在他們心目中那次神王可是永生不死的無敵存在,沒人會相信這次會同時死在木白這位異宇宙至尊手中。

這時候,木白的目光從那合體次神王身上移開,再次轉一旁那巨大的血色瞳孔中燃燒的血色火焰畫面。

畫面中是自己曾經修行闖蕩過的天神島嶼中心地帶,那吞噬族軍團和異宇宙眾神軍團已經駐紮在天神島嶼,以天龍主宰和星辰島眾神的實力,想要擋住這支聯合軍團,勝算十分懸念。

「但願在大戰開啟前能夠解救出明月至尊及時返回吧。」木白心裡暗道,眼眸中金色神光一閃而逝。

那巨大血色瞳孔頓時被一層金色火焰覆蓋,就像被點燃的紙張,略微扭曲翻卷著,在木白眼前被一點點焚燒成灰燼。

而後,木白一步步朝合體次神王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

十步之間,木白走到次神王那高大的身軀下,看上去宛如螻蟻般渺小。

「啊!不要啊!異宇宙至尊,我恨你!」

那合體次神王傳來一聲絕望慘叫,整個龐大身軀宛如倒塌的山峰,轟然粉碎。

嘩啦啦!

一片閃爍著各色光芒的神器、藥物從那合體次神王粉碎的身軀中掉落,懸浮在木白身前。

木白手中一紅、一金兩道光芒一閃而逝,斬龍刀和至尊聖劍消失。左手略微一揮,身前那些懸浮的神器、藥物全部被他收入空間戒指內。

「薩巴耶大人!居然被異宇宙至尊殺死了!」

「我的天!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那些吞噬族戰士紛紛高呼著那些隕落的次神王名字,可是,仍有他們喊破喉嚨,那些死去的次神王也不可能再回來。

木白那修長的身影,跟他們幾丈高的身軀比起來,就像嬰兒一般。

看此時,這些吞噬族戰士看著木白一步步逼近而來,整個軍團徹底大亂,就像熱鍋上的螞蟻,恐懼無比。 (喜歡《一刀一千兩》的朋友請在觀看本書時輕點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閱讀。多謝支持!)

四人一驚,相繼拔劍而上。

一時間,劍光如驟雨般向着洛刀席捲而來。

貝朗自腰間拔出一雙刀劍,剛要出手,但見,一道霸絕人寰的凌厲紫電赫然迎向了這如狂風暴雨般的劍光。

洛刀早已動了,且動如雷震。他不動則已,一動必見血光。

紫電逐漸將劍雨的勢頭壓了下去。最後,四道劍相繼啞然失色。

那紫色的電芒也漸漸的慢了下來,洛刀冷峻的臉龐緩緩的從電光中顯現出來。

他沒有出鳶飛,可他的掌中卻帶着血。

貝朗瞪大了眼睛注視着眼前的一切。

但見,血已流了一地。客棧內一片驚呼,食客們見狀皆紛紛避了出去。掌櫃與小二也卻怯生生的躲到了櫃檯後面。其實,在餘杭郡這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江湖中人的打鬥是常見的。可是,他們沒有見過像今日這般的慘烈的局面。

洛刀的刀,像一句決絕的詩。

刀光悽楚,刀鋒冰冷。

無情,無愛,斷情,絕愛。

東、南、西三方的漢子緩緩的倒了下去。而北面的漢子則呆呆的看着手中的斷劍,直嚇得面色慘白,瑟瑟發抖。

“殺人啦… …”

掌櫃和小二們紛紛驚呼道。

的確是殺人了。

可這人卻殺的乾淨利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