睚眥那力挽狂瀾,長槍無敵的形象已經根植在了每一個人的心裡。

第一次人們聽說一架機甲居然格殺數千隻斑斕殼蟲,更是不敢想象,一架機甲居然能夠獨自對抗蟲潮。


眾人是羅蘭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都無比的震驚。

實際上,羅蘭喊鄒子川為「賢婿」,正是因為看了這段視頻,光憑這段視頻,鄒子川就有足夠的實力娶他女兒米雪。

鄒子川不知道,睚眥的出現振奮了整顆開司米星球的軍民,因為,這個時候,至少有數十架全息攝像儀對著睚眥做現場報道,開司米星球上數千萬觀眾都緊緊的盯在全息屏幕上面……

……

PS:本是這章要峰迴路轉的,但是,一章顯然無法交代清楚,估計是近幾章,在戰鬥中峰迴路轉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下沉、下沉,旋轉、旋轉,四周更是一片黑暗,而王毅卻感覺自己像是跌入萬丈深淵一般,無法自拔、久久不能釋懷,那冰冷的四肢更是毫無感覺,腦海中也是彷彿被灌了銀鉛一般,疼痛不已。

許久之後,那躺在柔軟的床榻上的王毅,食指輕輕動了一下,緊接著便是渾身猛地一顫,隨後雙目便緩緩睜開,依稀可見他的雙目之中已是布滿了血絲,彷彿是在正在滴血一般,殷紅而又刺目。

剛睜開雙目的王毅,眼前儘是一片朦朧之景,只看得見那柔和的光,片刻之後,眼前那模模糊糊的輪廓才得以清晰。

「這是???」王毅看著眼前的一切,怔愣住了,腦中在這一刻也是回想起了那零星的記憶。

這碧瓦朱檐、雕梁綉柱之景,讓王毅處在了恍惚之中,他只記得自己在拚命地奔跑,直至靈力耗光的那一霎那,才仰天墜落。

「難道我已經在這秦府之中?」王毅自言自語,雙眉更是微微皺起,他連忙掀起被子,卻發現自己滿身裹的竟是紗布,那側身在這一刻更是疼痛不已,他牙關緊咬,忍住了劇痛。

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從中拿出了數粒丹藥出來,一口吞下,強忍著疼痛,走下了床,向著屋外走去。

「吱呀」王毅推開了房門,看見了那刺眼的光芒,連忙低頭,繼續向著前方走去,這院落之中更是百花齊開、美不勝收,那便便起舞的蝴蝶更是在這鮮花之中忙碌著,那一股淡淡的幽香更是縈繞在鼻尖。

這花香似曾相識,王毅也是回想了片刻,才露出明悟之意,斜嘴揚起了一抹微笑,「這花香我還記得,這就是秦府!」這一刻,王毅的雙目更是爆發出了一縷精光。

王毅在這秦府之中走了許久,但是看見的除了庭院還是庭院,竟不見一名守衛,亦或者是下人,一時之間,王毅也是犯起了愁。

這時一聲清脆而又甜美的笑聲,傳入了王毅的耳中,王毅怔愣了一下,遍尋著這笑聲而去。

「呵呵,大小姐,前幾天那徐大公子前來提婚,你為何拒絕呀?他的家世、他的長相你都不滿意嗎?」

「小雅你可不知道,他儘管與我門當戶對,可我卻沒有這個心思,我現在一心只想買到那介魂草,別的什麼都不想!」

「可是,大小姐我們女兒身早晚是要找到一個歸宿的呀?」

「唉,你可不知道,那許飛整天遊手好閒,他是貪圖我秦家的產業罷了,就算他對我有意,我對他也沒情,還談什麼歸宿,真不知在這繁華年間誰能許我一生?」

此女話語之間透露著一絲悲涼,王毅豈能聽不出,但是緊接著王毅竟聽到了那婉轉而又悠揚的簫聲,這簫聲彷彿是在訴說這自己的一身般,時而起伏、時而激昂,每一個節奏都直入心神。

王毅不禁閉上了雙眼,傾聽起來,全身的毛孔在這一刻更是全部打開,這簫聲像是地獄的魔鬼一般已緊緊地勾住了王毅的靈魂。

王毅感覺有一種飄飄欲仙、騰雲駕霧,直飛雲霄九天之感,但又突然仰天墜落,極速下降驚心動魄。

突然這曲風在變,王毅又感覺自己處在一個漫天白雪的世界之中,那狂風、殘雪、冰渣更是凜冽的橫掃大地,一股凄涼、寂寥之意湧上心頭。

這時這充滿魔力的簫聲戛然而止,但這簫聲還餘音梁繞,縈繞在王毅的心中久久不散,王毅此刻還在閉著雙眼,沉醉其中,不法自拔。

「呀,你是?」

這驚訝一聲讓王毅猛地驚醒,王毅怔愣的看著眼前,更是久久說不出話來,站在他面前的正是兩名女子,其中一名就是那秦冷月,王毅此刻就像痴獃了般怔愣的看著,如一個木頭人一般。

「呵呵,你不應該是在靜養么?怎會走到了這裡?」秦冷月看著王毅怔愣的表情,不禁輕笑一聲,隨後將手中的玉簫收進儲物戒指中,與這王毅對視了起來。

「小姐,你認識他?」

「他應該是一個,雇傭的弟子。」

這剛剛對視的一下,讓王毅心中狂喜、更是心臟狂跳、血流加速,那淺淺的微笑讓王毅忘乎所以,又處在恍惚之中。

秦冷月身旁的僕人看出了王毅的心思,大聲喝道「哎,問你話呢?」

這尖銳的聲音應是將王毅給再次驚醒,王毅也是尷尬的看了一下四周,隨後看著秦冷月,面帶笑容道「秦小姐,剛剛那一曲吹得真好聽!」

「哦,你也懂音律?」

「不懂,但是我聽得入迷了!」

「呵呵!」這時這秦冷月卻是再次淺淺一笑,他這一笑顯得更美,這絕美的容顏足以讓天地失色,可為什麼從他的眼神之中王毅總是看到那一抹哀傷呢?

「我叫王毅!因為迷了路,又被你的簫聲所引,才???」王毅依然是面帶笑容的說道。

「哦,那你跟我來吧,我帶你去見魯叔!」

王毅連忙點頭,跟隨這秦冷月的步伐,心中也是激動不已,真是天賜良機啊!

這秦冷月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於輕紗,那縷縷青絲更是隨風舞動,那迷人的身形,誘人的曲線無不讓王毅沉醉其中。

「對了,當日你怎麼滿身是傷的躺在我秦府門外?」秦冷月面帶疑惑之情的問道。

???

「魯叔,他醒了,我將他帶來與你一見!」秦冷月嚴謹的說道。

「哦!知道了,你呀,要是沒什麼事就趕緊修鍊去,到現在才初識境三重天!」魯赤也是面帶微笑道。

「嗯,謝魯叔關心,我這就離去!」這秦冷月緊隨其後看了一眼王毅便匆匆離去。


「小子,該緩過神來了!」這魯赤大聲喝道,起身不僅是蒼勁有力,還是猶如一把利刀一般,直戳王毅的心神。

王毅頓時雙眉緊皺,向後退了幾步,此刻他一時虛弱不已,豈能禁得起這威壓的攻擊。

「你取到獸角了嗎?」這魯赤快人快語,說話不拐彎抹角,張嘴便是直入主題。

王毅也是神情嚴謹了起來,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從中拿出了一個尖利無比更是散發著駭然威壓的牛角出來。

那在另一旁的魯赤,看見這牛角頓時面露吃驚之色,怔愣的看了王毅一眼,心中更是掀起來了驚濤駭浪。 「各位觀眾,現在從全息屏幕上看到的那架渾身披滿鱗甲的機甲想必大家都熟悉,他正是颶風冒險團的團長鄒子川先生,他在我們開司米星系最危險的時候趕到了前線,拯救了十多萬機甲格鬥師,他是我們整個開司米星系的恩人!」

「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颶風冒險團的團長,但是,他還有一個身份不為人知,米雪這個名字可以說是深入人心,她是勇敢,堅強的代名詞,而我們的鄒子川團長,正是米雪的丈夫……」

「正是他,通過光腦統計,鄒先生獨自殺死了三千多隻斑斕殼蟲,幾乎是他一人抵擋住了一支蟲潮大軍……」

開司米星球上千家萬戶的全息屏幕上面都播放著一些鄒子川力挽狂瀾的全息影像,全息影像並不是很清晰,但是,卻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是一架披滿鱗甲的機甲,那是一架獨一無二的機甲。

人們跟隨著這些鏡頭心臟一陣一陣的跳動,熱血沸騰。

當看到鄒子川為了救米雪投擲長槍獵殺那隻耀金色斑紋的黑色斑斕殼蟲的時候,很多人感動得熱淚盈眶,當然,講解員煽情的話把鄒子川和米雪的感情誇大了無數倍,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

鏡頭不停的切換,全部是鄒子川駕駛睚眥獵殺斑斕殼蟲的一些精彩鏡頭,人們看得如痴如醉,彷彿是自己駕駛著那架披滿鱗甲的機甲所向披靡。

戰神!

這是主持人為鄒子川封的一個外號,而這個外號,立刻被傳遞到了千家萬戶,以開司米星球擴散到了開司米星系,整個開司米星系都流傳著鄒子川那所向無敵的全息影像。

每一個人都充滿了希望!

開司米星球有救了,這一刻,鄒子川成了整個開司米星系年輕人的偶像,而一些懷春的少女更是對那個傳說中戴著面具的冒險團團長青睞有加,可惜,人家已經有了妻子,而且,是整個開司米星系公認最美麗,最富有氣質的米雪,一些女人只能暗自嫉妒那個家世好,相貌美麗的女人。

可以說,米雪就是開司米星系的一朵花。

一直到這個新聞被播放,一些暗戀米雪的年輕人才如大夢初醒,原來,米雪早已經結婚了很多年,在以前,人們都認為米雪還是單身。

當然,新聞也提到了威廉,只是略微提了一下這個人因為和斑斕殼蟲戰鬥而戰士,甚至於,人們根本沒有注意到這條新聞,渾然不覺那個曾經如日中天的年輕人已經魂歸天國……

當每一個人都充滿希望的時候,羅蘭卻是咬牙切齒的看著全息屏幕上面的新聞,他很想殺人,他有一種把那個新聞主持人凌遲處死的衝動。

米雪已經和鄒子川離婚了,休書已經拿到了,但是,現在,新聞卻鋪天蓋地的報道鄒子川和米雪的婚姻,這將會讓米雪陷入尷尬的境地。

米雪以後怎麼辦?

羅蘭一直隱瞞米雪的婚姻,就是試圖改變這段婚姻,但是,現在搞得天下皆知,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

當然,羅蘭並不是想挽回,鄒子川現有著足夠的資格娶米雪為妻,但是,關鍵是,兩人卻離婚了。

羅蘭都不知道怎麼辦……

如果現在宣布米雪和鄒子川已經離婚了,勢必會造成公眾的誤會,現在好不容易建立的士氣會在瞬間崩潰。

羅蘭現在需要的是舉國一心的對抗斑斕殼蟲,讓勇氣戰勝恐懼。

鄒子川全息影像的泄露,已經樹立起了一個英雄形象,羅蘭也是始料不及的,這個時候,無論是取消婚姻還是封殺鄒子川有關的信息,都會造成公眾的誤會,造成隱患……

看著那披滿鱗甲的機甲身邊那架嬌小的藍色妖風,羅蘭深深的嘆息了一聲,也許,事情會有轉機吧!

……

妖風太小了,和重達二百多噸的睚眥比起來,七十噸的妖風顯得格外的嬌小玲瓏,妖風整個都置於睚眥的保護之下,睚眥就像一隻巨大的母雞保護著妖風那隻小雞,看起來詭異的同時也有一種幽默。

五萬機甲機甲實在是太多了,加上因為馬上要投入戰場,所以,這些機甲都露天放在星際港口,只有星際港口停泊宇宙飛船的地方才有足夠的空間置放如此多的重型機甲,而正是這個地方,卻是最好攻擊,目標顯眼的地方。

米雪號也是停泊在星際港口,和五萬重型機甲置放的地方不到十公里,很快,四千加雷電B2風馳電掣的趕到了。

場面顯得很混亂,斑斕殼蟲其實還沒有殺到,只是因為一些士兵不熟悉機甲的性能和操作,給人一種亂糟糟的感覺,雖然是密密麻麻望不到邊的重型機甲,因為缺少整齊劃一的動作,卻並沒有那種千軍萬馬的壓抑和蕭殺。

其實,大部分的機甲都還沒有人駕駛,都獃獃的佇立在空曠的星際港口,如同一座座沒有生命的雕塑。

不得不說,斑斕殼蟲選擇的襲擊時候非常好,哪怕是延遲十幾個小時,通過短時間的強化訓練,這五萬機甲也成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畢竟,一個機甲格鬥師熟悉一架新型機甲說花的時間並不長,但是現在,五萬重型機甲不光沒有形成戰鬥力,反而需要保護……

四千加機甲的掃描系統全部鏈接,共享米雪號和繁霜號的支援,這個時候,颶風冒險團只能靠自己,羅蘭哪怕是再信任他們,也不可能開放星際港口的信號,最多也就是提供識別信號而已,畢竟,一座星際港口關係到一顆星球的安全問題,開放了星級港口等於就是開放了整顆星球。

米雪號和繁霜號的全息掃描功能通過改裝,異常強悍,為四千架機甲提供後勤支援是輕而易舉,在加上四千機甲在前線反饋信息給兩艘飛船的主控光腦,所獲得的信息更加全面。


當睚眥趕到被清空放置重型機甲的星際港口時候,兩艘飛船的光腦已經提供了方圓幾百公里詳細的全息掃描地圖,整個星際港口被劃分成了四大戰區。

不過,四大戰區只是一種區域劃分,實際上,整個星際港口的威脅來自於人類居住城市的方向。

斑斕殼蟲已經深蘊此道了,知道利用人類建築物掩護大規模的蟲潮聚集,這就造成人類的重型武器無法使用,一些激光炮,導彈都成了擺設,甚至於就連低空高速飛行的飛機也失去了意義,因為,斑斕殼蟲這個時候所處的位置哪怕是用輕武器都會造成大規模的人員傷亡。

當然,一些老式的裝甲車和坦克還是可以抵抗這些斑斕殼蟲,但是,這些玩意兒早已經被送進了軍事博物館,現在的戰爭,坦克和裝甲車幾乎成了一種擺設,面對空中艦炮無差別的打擊,任何堅固的裝甲師和坦克都不堪一擊。

雖然一些城市裡面會保留少量的坦克和裝甲車預防大規模的民變,但是,這些原始武器的裝備數量並不多,不足以左右整個戰場的勝負,而且,要在短時間聚集這些平時很少使用的裝備也非常難,畢竟,那些裝備屬於警察部隊,而不屬於軍隊所有,目前為止,開司米星球的警察部隊還沒有投入到抵禦斑斕殼蟲的戰爭之中,警察的工作更多是體現在安撫民眾,維持社會穩定。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出動機甲堵截斑斕殼蟲進入星際港口。

這五萬重型機甲是整個開司米星球的希望,羅蘭已經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保護這五萬重型機甲。

鄒子川通過米雪號發送了一個和羅蘭主控室的連接請求,數秒后,請求通過,睚眥的駕駛艙裡面出現了羅蘭嚴峻的表情。

「尊敬的羅蘭閣下,請馬上約束您的機甲格鬥師,讓他們保持原地不動,然後,以最緩慢的動作列隊,每十架機甲中間預留出一道寬二十米的通道,讓他們馬上閱讀說明書,立刻熟悉重型機甲的操作,熟悉的機甲格鬥師立刻從那通道趕赴前線,讓他們在戰場上熟悉!」

「明白!」

「另外,還無法使用重型機甲格鬥技巧,卻能夠操作火控系統機甲格鬥師在外圍每隔五百米形成一道屏障,當斑斕殼蟲的蟲潮突破防線的時候,授權他們開火……」

「明白!」

「立刻讓您的後勤兵大量輸送機甲火控系統使用的彈藥!」

「明白!」

……

鄒子川通過羅蘭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整個港口的混亂慢慢恢復了,一些機甲穩定之後,開始以極慢的速度靠攏,讓出一條寬達二十米的通道。

開司米星球的開司米城的戰爭機器高速運轉,羅蘭本就是軍人之中的佼佼者,鄒子川只要一說,他立刻明白了鄒子川的意思。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