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就好!”許純甩了一個大白眼,拿起包包準備走人了,“我先走了,你隔半個小時再走,免得讓熟人看見。”

“我知道!”溫旭點頭應道。

許純走了兩步,忽然回過頭對溫旭說道:“對了!你不會把昨晚的事說出去吧?”

“當然不會了。”溫旭還想多活幾年,怎麼可能把昨晚的事拿去亂說。

“知道就好!如果這件事被你說出去了,你知道後果的。”許純朝着溫旭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橫切的動作,這才揹着包包走了出去。

溫旭見許純終於走了,這才重重地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打死我以後都不會和她一起喝酒了。”

“呃?你說什麼?”走出去的許純忽然又走了回來,着實把溫旭嚇了一跳。

“純姐,你回來做什麼?”溫旭忐忑地看着許純,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許純好笑地瞪了溫旭一眼,從包裏摸出幾張一百的大鈔遞給溫旭:“這是房錢,走的時候記得把房退了。”

“純姐,我有錢。”溫旭拒絕道。

“老孃知道你有錢,但老孃還沒有讓別人給我開房錢的習慣。”不管三七二十一,許純把錢直接扔到牀上,溫旭愛接不接。


溫旭只好向許純道謝道:“謝謝純姐。”

“嗯!”許純點了點頭,忽然擡頭看着溫旭道,“溫旭,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實交代。”

“呃?”雖然不知道許純爲什麼會這麼說,但溫旭還是點了點頭。

許純清了清嗓子,用一種很小的聲音問道:“昨晚,你看了我的身子,覺得我的身材怎麼樣?”

“呃?”溫旭愣愣地看着許純,臉不爭氣地紅了起來。

“不說就算了!”許純惱怒地瞪了溫旭一眼,轉身就要離開。

“其實,純姐你的身材很好,比電視上的明星都還要好。”溫旭嚥了一下口水,訕訕地笑道。

“沒騙我?我的身材真的比明星還好?”許純收起了臉上的窘迫,滿臉期望地看着溫旭道。

“沒有!”溫旭認真地說道。雖然只看了一眼,溫旭也覺得許純的身材確實好得出奇。

“那就好,我走了!”許純毫不掩飾內心的高興,嘴上唸唸有詞地走出了酒店。

……

溫旭在前臺退了房,走到附近的麪館吃了一碗麪,便徑直來到附院看望關大娘。

和昨天相比,關大娘的精神好了很多,佈滿皺紋的臉上也有了幾分血色。

溫旭和關大娘隨便聊了幾句,關萌宇就打着稀飯走了回來。

現在已經快到十一點了,溫旭自然不會認爲這是早飯。想到關萌宇這樣一個壯實的漢子中午就吃稀飯加鹹菜,溫旭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萌宇,你中午就吃這個?”溫旭把關萌宇拉倒陽臺,小聲地問道。

關萌宇看了溫旭一眼,淡淡地說道:“這裏的稀飯香,而且也不貴!”

“再香抵個屁用,連肚子都填不飽。”溫旭沒好氣地說道,“你把稀飯給大娘吃,我們待會兒出去吃。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說。”

關萌宇不語,只是看了一眼病牀上的母親,終於點了點頭。

溫旭見關萌宇同意,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語重心長地說道:“你這樣吃也節約不了多少錢,反而容易把自己的身體搞垮。大娘現在已經病成這樣了,你若是再垮了,那纔是麻煩。”

關萌宇看着溫旭的眼中投來一抹感激的神色,嘴上卻倔強地說道:“不礙事!就算我三天不吃飯,我也撐得住。”

“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你撐得住纔怪呢!”通過這兩天的相處,溫旭知道關萌宇的性子倔強得要死,除了關大娘的話,他很少聽人勸,所以也懶得跟他多說,白了他一眼,沒再多說什麼。 第六十三章 手術費十萬

溫旭本打算叫上秦怡一起去吃午飯,沒想到秦怡卻在校醫院,只好和關萌宇兩個人去吃飯。

考慮到關萌宇才從部隊回來沒多久,溫旭特意要了一瓶紅星二鍋頭,每人一兩。

溫旭喝了一口辛辣的白酒,看着關萌宇道:“萌宇,你是怎麼想的?”

“實在不行,我把房子賣了。”關萌宇沉思了一會兒,對溫旭說道。

溫旭從關大娘的口中知道關大爺走的時候在鎮上給關萌宇留了一間兩室一廳。依照他們當地的房價,溫旭估摸着能賣個二十萬。這樣一來,關大娘治病的錢雖然是解決了,但他們卻無家可歸了。

“我不同意!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動房子。”溫旭揮了揮手,否定了關萌宇的想法。


關萌宇沒開口反駁,只是默默地喝了口酒。

“你當兵這麼多年,退伍的時候怎麼補償金啊?”依照溫旭的想法,當兵的退伍如果沒有安排工作,一般都會有一筆不菲的補償金。

關萌宇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其實,我不是退伍回來的,而是打了上司被開除了。我媽有病,沒敢告訴她。”

溫旭一怔,擡手舉起酒杯,向關萌宇敬酒:“萌宇,從這兩天的交往來看,你是一個正直的人,我相信你打人一定有你的苦衷。這些事既然過去了,那就不提了。軍營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房子不要急着買,我會和你一起想辦法。”

關萌宇的眼裏閃過一絲感動的神色,張了張嘴沒說話,只是仰頭將杯裏的白酒喝了下去。

“你現在有工作嗎?”溫旭問道。

關萌宇道:“白天照顧我媽,晚上幫一家超市守東西,一個月600。”

溫旭點了點頭,對關萌宇說道:“等關大娘的病好了,我再和你一起去找工作。”


……

吃完了飯,溫旭便坐着車回到了學校。

溫旭本打算立即去找秦怡瞭解一下申請救助基金的事,但想到學校人多口雜,萬一被一些嘴巴大的人看到了,說不定又傳出什麼聳人聽聞的謠言來,溫旭還是沒去,直接回了寢室。

一天一夜沒見,溫旭回寢室的時候,郭興雲和孫強都用看外星人的目光打量起溫旭來了,弄得溫旭哭笑不得。

“跟誰開房去了?”猴子迫不及待地湊了過來,朝溫旭打聽道。

溫旭苦笑道:“我跟鬼開房啊!昨晚,我在我親戚家住了一晚。”

說到這裏,溫旭不禁想起了昨晚與許純同處一室、同牀共枕的情形,心裏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

“看你這個樣子,就知道你沒有說實話。”孫強鄙視地甩了溫旭一個白眼,繼續說道,“如果你沒跟女人開房,胸口怎麼會有女人的脣印。”

“不會吧?我昨晚……”溫旭低頭一看,哪裏有什麼脣印,分明就是猴子在故弄玄虛,藉機套自己的話。

“說啊!你昨晚怎麼了?”孫強一臉奸笑地望着溫旭,等着溫旭繼續說下去。

“我昨晚跟親戚家住,怎麼會有你說的這種東西。”識破了猴子的詭計,溫旭故意漫不經心地說道,心裏卻着實爲自己捏了一把汗,想不到這死猴子居然還能張飛用兵——粗中有細,自己險些着了他的道。


“切,你就吹吧!”孫強見自己套不出話來,只得遺憾地作罷。

一直未說話的郭興雲忽然轉過頭對溫旭說道:“葉梅剛纔來了電話,說這個星期四、五考試,下個星期一搬校區,讓我們準備一下。”

“我就這麼點東西,準不準備都無所謂。”溫旭搖了搖頭,不以爲意地說道。

郭興雲白了溫旭一眼,沒好氣地說道:“老溫,葉梅讓我們準備,你以爲是隻讓我們準備自己的啊?我們班上的男生總共就四個,而且劉雲飛和他跟班那傻逼樣兒,也指望不上他們。到時候,女生的東西還不得我們幫她們搬一下啊!”

溫旭點了點頭,躺在牀上應道:“嗯,我知道了!”

相比於搬東西這種純勞動力的活兒,溫旭現在更加關心關大娘治病的錢從哪裏來。那個救助基金的錢能下來最好,下不來怎麼辦?雖然秦怡的收入不菲,拿出積蓄應該能墊上,但溫旭不想過多地去麻煩她。畢竟,人家也要生活。

正想着這裏,秦怡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溫旭從牀上坐了起來,穿着拖鞋走到了陽臺上。

“我說老溫肯定瞞着我們找了女人,你還不信。他要是沒有女人,用得着接個電話要避開我們嗎?”孫強看着溫旭的背影,悄悄地對郭興雲說道。

郭興雲看了看溫旭,對孫強點了點頭,也覺得溫旭昨晚沒回來肯定與女人有關。

“姐,吃過飯了嗎?”雖然已經差不多兩點了,溫旭還是關心地問道。

“剛剛吃過了。”秦怡溫柔地說道,“弟弟,我這裏有兩條消息,一條是好消息,一條是壞消息,都要告訴你。”

“那先說壞消息吧?”溫旭頓了頓,又說道,“是不是關大娘的救助基金沒有申請下來?”

“既然你已經猜到了,那我就不瞞你了。”秦怡說道,“今天,我把關大娘的申報資料給了我們醫院的馬院長,他讓我等等再說。像這種事,一般不會直接拒絕你,讓你等就說明希望不大了。”

“哦,我知道了。”雖然這個結果已經在預料中了,但親耳聽到這個結果,溫旭還是顯得很失落。救助基金本就是爲了看不起病的病人而設立,但真正看不起病的病人想要申請到這筆救命的錢,爲什麼卻這麼難呢?

秦怡見溫旭的語氣顯得很失落,不禁出言安慰道:“這些知識我的猜測,馬院長並沒有把事情說死。姐姐準備下午再去試一試,看能不能馬院長鬆不鬆口。”

“姐,謝謝你!”溫旭沉默了一會兒,又開口道,“姐,你盡力而爲就好。不管這件事成不成,你都費了心了。就算得不到這筆錢,我也會想辦法替關大娘籌措這筆錢。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嗯!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你要相信,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世間都沒有過不去的坎。”秦怡接着道,“說完了壞消息,我們來說說好消息。今天,關大娘的檢查結果出來了。關大娘身上的腫瘤是良性的,只要做一個切除手術,然後細心調整一陣子,就可以恢復健康了。比預先想的,要輕鬆了許多。”

“太好了!我等會兒就打電話告訴萌宇和關大娘。”溫旭想了想,又說道,“這麼一來,所需的費用是多少?”

“由於這個手術要用到進口的儀器,所以手術費相當高昂。我請人幫我初步地算了一下,各種費用加起來大概要十萬塊。”秦怡沉聲說道。

十萬?溫旭的心一下子就沉了。

十萬塊錢對於那些富家子弟或許沒有什麼,但對於像溫旭和關萌宇這樣的窮人來說,卻是一筆不小的數額。

“這已經是最節約的算法了。”沉默了許久的秦怡又補充了一句。

掛了電話,溫旭的情緒有些低沉,絲毫沒有因爲關大娘的病情比預期的要輕而有所歡喜。溫旭已經盡了力,能幫的已經都幫了,根本就拿不出這十萬塊錢出來。

“如果那筆救助基金真的申請不下來,就只有如萌宇說的,把他的房子先賣掉,來給關大娘治病了。”溫旭想到這裏,這輩子頭一次對自己生出了挫敗感。

不管如何,溫旭穩定了一下情緒之後,還是打電話,把檢查的結果告訴給了關萌宇,讓他不用爲關大娘的病擔心。至於手術費用,溫旭決定還是瞞一下關萌宇。

不過,溫旭顯然低估了關萌宇的覺察性。

聽到溫旭閉口不提手術費的問題,關萌宇就開始懷疑了,主動問道:“我媽的手術費是不是需要很大一筆錢?”

“這個……”溫旭猶豫着,不說話。

關萌宇見溫旭不說話,接着又說道:“那這麼說,我猜對了。你能不能把具體的數額告訴我?”

溫旭想了一下,覺得不管怎麼樣,關萌宇還是有必要知道,便把秦怡剛纔的話說了一遍。


見關萌宇不說話,溫旭繼續說道:“萌宇,你不要灰心,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最後,總會有好辦法。”

關萌宇沉默了一下,開口對溫旭說道:“溫哥,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這件事就讓我們自己想辦法吧!”

溫旭一聽,頓時火了,厲聲喝道:“讓你想辦法,你能想什麼辦法?賣房子還是又去搶啊?關萌宇,你以爲你每次都很幸運啊!萬一,你出了事,那關大娘該由誰來照顧?這些,你想過沒有?”

關萌宇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聽着溫旭的訓斥,良久才嘆道:“溫哥,這輩子能遇到你,是萌宇的福氣。如果萌宇真的出了事,我娘就拜託你,幫我照顧一下了。”

聽到關萌宇的這些話,溫旭頓感不妙,想要說什麼,那邊卻掛斷了電話。 第六十四章 瘋狂的飯局

溫旭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感覺關萌宇的話聽起來怎麼像是遺言啊!

“他不會是想去搶銀行吧?這年頭,搶銀行不僅是一項力氣活,更是一項技術活。萌宇雖然有力氣,但拿去搶銀行似乎也沒有多大的把握。”

思前想後,溫旭還是決定去看住關萌宇,免得他真的爲了那十萬塊的醫藥費做出後悔一輩子的傻事來。

溫旭從牀上爬起來,穿好衣服,和孫強、郭興雲打了一個招呼,便馬不停蹄地朝中醫附院走去。

“看吧!如果老溫不是去找女人,你覺得他會這麼積極嗎?”聽到猴子的話,郭興雲深以爲是地點了點頭,兩人不禁謀劃起等溫旭回來,如何審問他的事情了。

溫旭匆匆忙忙地來到醫院,見病房裏只有關大娘一個人,卻不見了關萌宇,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焦急地對關大娘問道:“阿姨,萌宇去哪裏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