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股勁風在院落中飛起,陳影的拳頭被李浩然輕輕的抓住,無論陳影如何晃動,都無法掙脫李浩然的手。

「短短几年,你已經是武宗修為,真是令我震驚啊!」

李浩然笑看著陳影,輕聲說著。

陳影冷哼了一聲,沉聲說道:「哼!你敢放我的鴿子,這件事沒完!……不過,念你還算有良心,就一筆勾銷吧!」

「哈哈!浩然,多年不見,你比以前更加強大了!這一次來了,可有什麼打算?」

鄭普走到了近前,笑看著李浩然問道。

李浩然淡淡一笑,看了眼院落,笑著說道:「留下來好好的沉澱一番,暫時我沒有什麼打算!」

「好!如此咱們兄弟,又可以在一起了!」

鄭普聞言,眼中閃爍出了一抹濃烈的衝動,他看著李浩然笑著說道。

「正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小妹,布置一下,咱們今夜學堂篝火!」

陳影呵呵一笑,看著陳雪說道。

接著,陳雪從藏玉內拿出了篝火用的東西,又將陳影帶回來的一隻山羊剝皮,架在了篝火之上。

「有肉,有人,沒有酒怎麼能行呢!我這裡,正好還有一些好酒,今夜咱們不醉不歸!」

待幻馨等人從樓上下來之後,所有人都聚集在篝火旁的時候,李浩然從藏玉內取出了十幾壇酒來,看著陳影鄭普等人,高興的笑著說道。

「好香的酒啊!」

封泥破開,頓時酒罈內的香氣飄動開來,傳遍了整個學堂。眾人還未飲酒,就已經被這酒香熏的有些醉意。

陳影和鄭普嗅著空氣中的香氣,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迫不及待的搶過了一壇酒,先行收入了藏玉之內。


「哈哈!」

此舉,引得周圍眾人哈哈一笑。

陳雪更是蹙眉,恨鐵不成鋼的說道:「你們兩個,能不能有點出息!」

鄭普嘿嘿一笑,厚著臉皮說道:「如此好酒,應該慢慢回味!這一壇,我拿回去泡藥酒,哥哥最近有些腎虛……」 第三百四十章包子來尋

一夜暢飲,道不盡愁心歡喜,眾人圍繞篝火盤坐,因相識而喜,因相聚而樂。

這一場酒李浩然他們幾人一直喝到半夜,方才相繼離去。

不多時,天氣轉涼,篝火旁僅剩下了陳影、鄭普和李浩然三人。

看著燒得噼里啪啦作響的篝火,鄭普醉醺醺的喊著:「當年老子為天朝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誰他瑪知道,天朝竟然翻臉比翻書還快,竟要拿我們去威脅浩然,真是狼心狗肺!」

「靠!你那算什麼,老子當年在三星閣,可是頭牌殺手,不就是上了和老大的小老婆說了兩句話么?那該死的竟然要廢了我……可憐我妹啊,千里迢迢來投奔我,卻被那該死的三星閣限制了自由,我一定會殺回去的!」

陳影也喝多了,他抱著一個酒罈子,一邊灌著酒,一邊狼叫著。

李浩然也只是醉眼朦朧,他並未真的喝暈,看著前方炙熱燃燒的篝火,看著身前的朋友,看著這一座簡單的小院,他笑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那緊張的心忽然安靜了下來,讓他在這一刻想到了很多的東西。

噼里啪啦!

篝火越燃越烈,陳影和鄭普不多時已經抱著酒罈子又哭又笑的睡著了。

夜很靜,坐在小院裡面,抬頭就能夠看到萬佛之山上散發出來的金色佛光,那一片佛光之中好似存在著無數神佛一般,看的人心頭慌慌。

啪噠!


又過了一會兒,正待李浩然起身,要扶著陳影和鄭普回房間的時候,小院中忽然傳來了一個腳步聲。

腳步聲響了一下忽然停止,引得李浩然不由眉頭一皺,沉聲問道:「誰?」

「是我!包子!」

一個略顯成熟的聲音響起,只見當年在弱水中見到的包子,竟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包子的樣子還和以前一般,那般的個子,那般的年紀,似乎他根本不會長大一般,看的李浩然眼中儘是疑惑:「你一點都沒有變!」

「嘿嘿!我修鍊的是三十三天童子功,在功法未成之時,永遠是第一次修鍊此功時的樣貌!」

包子揉了揉鼻子,略帶不好意思的說著。

李浩然點了點頭,接著又坐在了篝火旁:「我這裡還有酒,要不要來一些?」

「哎!我倒是想喝,可我這童子功忌酒,一旦喝了就前功盡棄了!」

包子也不客氣,挨著李浩然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篝火,笑呵呵的說著。

扭頭看了眼包子,李浩然淡淡一笑:「你來的倒是時候,我這裡正需要一些東西,你看看有么有?」

說著,李浩然將早就準備好的一份清單遞給了包子。

此清單中記錄的大多是藥物,也有一部分木系的天地至寶。這些東西,乃是李浩然為了破除他體內九鼎天朝遺留印記所需要的。

這個方法,來自白蓮子記憶內的一種秘術,此術可以將九鼎天朝烙印在他體內的印記徹底剝離,讓他在不受人的控制。

看著李浩然的清單,包子眉頭一皺,沉聲問道:「你被人下了咒術?」

「嗯!是九天天朝,為了控制我,找到李氏祖庭所在!」

李浩然並未隱藏,看著包子點頭說道。

包子一嘆,凝重的說道:「三天之內,我幫你準備好!不過,你必須給我足夠的財富,可不能讓我在賠本了!上一次,我都差一點失去了資格!」

「呵呵!成交!我先給你一部分,算是定金!」

李浩然呵呵一笑,取出了一枚藏玉,在裡面放上了一枚來自宋宗府天地寶庫第二層內的一塊石碑。

石碑是一位遠古大人物的墓碑,上面印刻著一種修鍊方法,此法對李浩然無用。

包子接過藏玉,透過心神一看,不由震驚在了當場,他看著李浩然,不可置信的說道:「我靠,這可是比至寶還難以得到的東西,你從什麼地方得來的?」

「我不會告訴你的!」

李浩然呵呵一笑,搖頭說道。

包子也跟著笑了起來,他小心的將藏玉收了起來,認真的說道:「有此一塊石碑,足可以抵擋你這一次的所要的東西的!……對了,這一次我來找你,是要提醒你,約定的時間快要到了,還有三年!三年後,跟我去一個地方,若是你勝了,將有重要寶物送你!」

「呵呵!我也不需要什麼重寶,你給我找來九大天地靈火,排名越靠前越好,還有這十萬靈藥!」

李浩然呵呵一笑,看著抬手又將一份清單遞給了包子。


包子看著清單上的內容,不由一愣:「天啊!莫非你將那術修鍊成了……」

「還差一些!這個幫你幫不幫?」

李浩然呵呵笑著,看著包子問道。

包子沒有任何遲疑的說道:「幫!不過,你需要再給我十塊那樣的墓碑,要不然就給我同等代價的元晶也好,至少三億!」

「嗯!好,三天以後你來找我!另外,再給我找來木屬性、金屬性、風屬性、陰屬性、陽屬性的開竅丹各一枚!」

李浩然點了點頭,爽快的說道。

現在他是財大氣粗,咫尺天涯境收穫頗豐,足可以創建兩個大型宗門,他掌握的資源更是能夠培養起數十個武道強者。

聽了李浩然的話,包子又是一愣,有一種不認識李浩然的感覺,他震驚的看著李浩然,不可置信的問道:「大哥,你不是來消遣我的吧?這些開竅丹可是天下難尋,尤其是陰陽屬性的開竅丹,更是萬年不遇,你要我去什麼地方找?」

「一件帶兵魂的帝級兵器!」

李浩然並未解釋,也並未勸說,直接開出了條件。

包子聽后一震,沒想到李浩然一開口就是帝級兵器,這讓他有一種被戲弄的感覺,他的眼神越發的疑惑和隱隱透出了一絲怒意。

「兩件!」

李浩然見包子沒有回答,接著又漲了一個條件。

「靠!行了,你小子不要再戲弄我了!你雖然是我的代理人,可我也是有尊嚴的人,你要是在這樣戲弄我的話,我……我……我和你解除契約!」

包子眼神中的怒氣更盛,看著李浩然沉聲一喝,忽地站了起來,轉身就要離去。

啪!

李浩然哈哈一笑,抬手將一枚藏玉扔到了包子手中。

藏玉內總共有三件帝兵,這些兵器乃是九天魔帝的帝兵,其中有兩件擁有兵魂,一件是血兵,乃是一代帝者的本命血兵。

包子結果了藏玉,打開一看,不由踉蹌著退後了兩步,雙腳一晃,竟直接蹲坐在了地上,他獃獃的看著李浩然,仍舊是不可置信的說道:「媽呀!你這是走了什麼狗死運,怎麼還真的有?難道帝級強者已經弱到了這種地步……」

「行了!這些可否滿意!」

李浩然仍舊是微微笑著,風輕雲淡的看著有些傻眼的包子問道。

包子看著一點都不心疼的李浩然,頓時覺得李浩然神秘了起來,他才發現自己小看了李浩然,心中隱隱泛起了一抹興奮,他覺得似乎選擇李浩然還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成交!有了這三件兵器,足可以頂你這一次要求的東西!不過,我可要提醒你一句,你每多開一個元竅,修鍊的難度就要提升一倍,倘若你開啟了十八竅的話,那個時候你修鍊的難度將堪比武王,甚至武君!甚至,你這一輩子都將停留在現在的這個階段!」

包子小心的將兩枚藏玉收了起來,他看著李浩然認真的說著。

武者修鍊以開啟元竅踏入武道為先,然後步步提升,每一次提升元竅內的元氣都會不同的變化,武者的血肉力量都會有極大程度的提升。

可自古以來,這天下間一些強大的人物,會開啟第二元竅,甚至第三元竅,極少有人能夠開啟九竅,甚至十竅以上。

不是因為他們得不到開啟如此多元竅的資源,而是因為元竅開啟的越多,武者修鍊的速度也就越慢,積蓄的元氣也就越多,若要達到一定程度的變化,會比平常的武者,要慢上了十倍甚至百倍。

別人或許能夠在十年之間,從武宗修鍊到武將,可開啟多重元竅的強者,卻需要五十年,甚至百年的時間方才能夠達到。

這也是為何,天下宗門都有收藏開竅丹,卻極少賞賜給弟子使用,甚至宗門內的強者也都極少使用的原因。

先前,李浩然在得到《九竅玲瓏》秘術的時候,並不知曉,可在後來他在咫尺天涯境中修鍊時,卻明悟了這一個問題,不過他擁有筆墨華氣書,元竅越多,他吸收的速度也就越快。

故而只要有足夠的古籍,足夠的資源,他可以以極快的速度,提升到常人無法想象的程度,這也是他堅決,開啟如此多元竅的原因。

「我李浩然要做就做最強的,區區困難,根本難不住我的!」

李浩然看著包子微微一笑,頗為自信的說著。

包子聽后也知道了李浩然的心意和決心,並未繼續勸下去,點頭說道:「三天以後,你要的東西我會盡數給你拿來!希望你能夠更進一步,幫我奪得勝利!」

「嗯!這是我們之間的約定,我一定會做到的!」

李浩然拱手一抱,看著包子說道。 第三百四十一章佛爺搶徒

蓮台鎮的清晨,猶如夏季的黃昏一般,太陽才剛剛升上天空,鎮中的信佛之人,就開始祭拜點香,這幾乎成為了所有人的每日功課。

每日佛前三柱香,磕頭默念平安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