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遠呀,在帝魂乾的怎麼樣?”陳天生開始學一個老大,慰問起下面的小弟。

“還不錯。”祝遠隨意地應了一句。“老大,這次我找你是有件事拜託你幫忙的。”

“哦?什麼事,難道連藍毛也處理不了?”

“這個不關社團的事啦。”祝遠開始有點扭扭捏捏,“就是那個我認了一個女孩,我打算去提親什麼的。”

陳天生有些哭笑不得,女朋友就是女朋友啦,還認識一個女孩,說得真是含蓄,剛剛認識的女孩難道你敢去提親?

“這個好事啊,你雖然看起來年輕,但正是要趁現在年輕,早點把後代生出來,風流多了恐怕會不孕不育……”

陳天生囉嗦了好一陣子,說得祝遠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最後不得不打斷,“老大,跑題了。”

“啊,哦。”陳天生反應過來,沒想到自己也有這麼噼裏啪啦的一天,看來應該是跟得王曉鳳這個美女房東多了,被影響了啊。“你提親找我幹嘛?”

“那個不是需要一個長輩嘛。而我只有師傅一個長輩的。他不答應出山,我自然只有找你了。”祝遠理所當然的說道。

“貌似我只比你大一點點吧。”陳天生有些哭笑不得。

“可你還是我師兄啊。除了師傅,就數你的輩分最大了,就你做我長輩吧。”

說得還真是斬釘截鐵。陳天生苦笑的看着祝遠,自己那個師伯不肯出面,自己作爲一個老大,還真是不得不出面的。

“好吧,那麼大概什麼時候去,額,你那個女孩家提親?”陳天生問道。

“明天可以麼?”

“好吧。”

“謝謝老大。我現在去和風兒說了。”

祝遠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陳天生無語的看着這些,還像個孩子似的,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孩竟然看上了祝遠。

第二天,陳天生已經全部恢復過來,感受着身體裏澎湃的力量,陳天生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可以打敗他的。

糟糕,不能驕傲,不能驕傲。

陳天生默唸了幾句,終於冷靜下來。

幸好。

“師兄,起牀了沒有,出發啦。”

祝遠的聲音遠遠就傳來,陳天生再一次苦笑,看來這個小弟對於見岳母很是緊張啊。

“來了。”陳天生應了一句,然後從容地走了出來。

祝遠正朝着陳天生跑來,後面跟着的自然就是張山張海這兩兄弟。

“老大,車子已經在那一邊了。”祝遠指着不遠處的寶馬說道。

陳天生點了點頭,看了一眼張海,然後對祝遠說道,“你先去車子上等我吧。”

祝遠也知道陳天生這次離開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回來,肯定有很多話要跟張海說。所以祝遠沒有說話,直接離開了。

“師傅,我走了。”陳天生說道。

“嗯,記得注意一點行了。如果有機緣的話,把握住,進入傳說,那麼我們道教也就不怕任何人了。”

“會的。”陳天生笑了笑,如果真的有機會,他當然會抓住。只不過不知道這個機會有多麼的渺茫。

雖然陳天生看起來沒有把握,但張海知道,有一個龍家在暗中,陳天生的機會還是大大的。

“那麼師伯,我走了。”

雖然現在陳天生比張山更加強大,但是這個對長輩的尊重,不是靠實力來說的。

“嗯,祝遠就拜託你了。”張山說道。

“應該的。”

陳天生最後還是離開了,看着已經遠去的車子,即使是張山,也不得不感慨自己老了。

“現在我們去哪裏?”陳天生撫摸着手指上的戒指,問道。

這個戒指着實奇怪,不僅僅吸引着人,還有一些改變氣質的功能。最主要的還是戴上去了,竟然拿不下來了。

即使現在陳天生已經sss級,依然沒有辦法取下來。不得不說這也是一個奇怪的現象。

“我讓她在人民廣場等我。老大,那個她不知道我身份的,我也一直以一個窮小子的身份和她接觸,待會你看着點哦。”祝遠說道。

窮小子?扮豬吃老虎?陳天生一瞬間想到的卻是這些詞語。


“怎麼,玩低調啊。”陳天生笑着打趣道,話說這種行爲只有那些公子哥喜歡乾的吧。


“沒辦法,社會現實,要想找一個好女孩,不得不這樣低調。”祝遠說道。陳天生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車子在離人民廣場還有一段距離就停下來了。按照祝遠的說法,窮小子是沒有寶馬開的。而陳天生也陪着祝遠玩。

祝遠認識的這個女朋友長得倒也漂亮,如果李靜美衆女有100分的話,眼前這個起碼有80分。

80分的女子,現實社會少見了,還不嫌棄祝遠的。

“風兒,這個是我的大哥,陳天生,乾的和我一樣,工廠坐班。”祝遠介紹到。

陳天生無語,堂堂國安局局長竟然被他說成坐班,唉,還真是有趣的。

“大哥,這個就是我女朋友了,林風兒,家裏是當官的。”祝遠繼續介紹着。

“大哥,你好,我是祝遠的女朋友,以後我們就是親人了。”林風兒輕笑的打了聲招呼,其中的語氣絲毫沒有鄙夷之意。

好女孩啊,祝遠撿到寶了。只不過聽說這個女孩家裏是做官的,祝遠又是怎麼認識的。

“你好,我老弟多得你照顧了。”陳天生也是友好的說道。

“那個祝遠,我們現在去拜訪親家,要不要買些東西?比如煙、茶什麼的。”陳天生問道。

雖然剛剛說以後是親人,但是聽到陳天生說親家的時候,林風兒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到底還是女孩子的。 陳天生感嘆了一句,看看兩人怎麼回答。

“老大,不用了吧。”祝遠有些不確定的說道。自己現在扮演的可是一個窮小子,窮小子應該沒有錢買菸的吧。

“傻東西,你知道些什麼。第一次見親家,不得體一點怎麼行。”陳天生罵着祝遠。

“大哥,不用了。我們家裏什麼都有了,不要破費。”林風兒也勸說道。

還沒有嫁就站在祝遠這邊了。陳天生很滿意,但表情還是有些勉強。

“得了,得了。我們去吧。”最後陳天生大手一揮,還是沒有堅持買什麼禮物。

林風兒的家在市**大樓裏,陳天生知道現在杭州上位的,都是新一代的官員,所以絲毫沒有擔心自己的身份被發現。

而祝遠在帝魂裏主要是黑道方面,官場這些人他也不會接觸什麼,應該不會被發現身份。

到了**大樓,開門的是林風兒的母親。

“母親,這就是祝遠了。”林風兒介紹道。

“小夥子不錯,進來吧。”林風兒的母親倒沒有侮辱什麼的,微笑的把祝遠迎了進來。

“這個是祝遠的大哥陳天生。”林風兒可沒有忘記這個大哥。

“伯母好哈,你生了個好女兒。”陳天生笑眯眯的說道。

“還可以。”林風兒母親笑眯眯地說道。

四人都走了進來,沙發上還坐着一箇中年人,表情嚴肅,大概就是林風兒的老爸了。

“這個是我老爸。”林風兒低聲說着,看樣子她老爸還是很嚴肅的一個人。

祝遠一愣。馬上跑過去打招呼,“伯父好。”

中年人淡淡地看了一眼祝遠,沒有說話,沒有表情,看樣子是知道祝遠的工作。


看不起麼。陳天生眯起了眼睛。現在整個浙江都在他帝魂的管理之下,一個**的官員,要是真的鄙視他的話,那麼陳天生不介意給他一個驚喜。

“待會宋公子回來,你自己看着辦吧。”中年人突然開口,這話顯然是對林風兒所說。

林風兒小手緊握,語氣有些冰冷,“爸,你就不能爲自己女兒的幸福做點什麼嗎。”

中年人嘆了一口氣,表情不再嚴肅,“我不是小看打工人。但宋公子是省長的兒子,由不得我這個副市長做主。”

“難不成他們還能強來?”林風兒已經怒氣沖天了。

“不知道。”

額,這個是什麼情況,***搶人?陳天生無語的看着這些。可憐祝遠那小子正手足無措的樣子。

“吃飯先吧。”林風兒的母親來解圍,幾人倒也沒有說話。

吃飯途中氣氛有些沉悶,叮咚,門鈴卻在這個時候響起。

“風兒,我來了。”一道很**的聲音響起,讓衆人臉色都是一變。

這是一個衣着光鮮的公子哥,看起來有點小帥,但這典型的小白臉還是讓人很反感。

“你好,我是祝遠的大哥。”陳天生一下子站起來和這個小白臉握手。

被莫名其妙地握住了手,小白臉一時間搞不懂幹什麼,只能乾巴巴的問道,“你是誰?”

“在問候別人之前要記得介紹自己哦。來,說說你是誰。”

衆人大汗,這陳天生怎麼好像長輩似的教育起人來了。話說他也不是很老吧。

“宋寶寶。你是…不對,你有什麼資格認識我!”宋寶寶一下子反應過來,連忙把手抽了回來。

“寶寶啊,好名字。”陳天生讚歎的說道。

“祝遠是誰?”宋寶寶剛剛好像聽到陳天生說什麼祝遠大哥的,於是朝中年人問道。

中年人無奈地看了一眼林風兒,正準備開口。

“祝遠就是我老弟啊,也就是林風兒的老公。”陳天生率先開口,話語驚人。

吃頓飯就是夫妻了?這個發展也太快了吧。四人流汗。

“哦?”宋寶寶竟然沒有露出什麼憤怒之色,反而上上下下打量了陳天生一下,“你做什麼工作的。”

哎呦,不錯哦。陳天生心裏讚賞,看來現在的公子哥都是看準人再踩的啊,有意思,有意思。

“我就一打工的。”陳天生剛剛說完,宋寶寶就一巴掌打了過來。好在陳天生不是普通人,一下子就擋住了。

“你幹嘛?”陳天生很是生氣的問道。

“打工仔,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宋寶寶自負,根本沒有害怕陳天生的意思。

“陳先生,請你放手。”中年人站起來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