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凡騎乘著紫翼血雷虎,在施展出十尾遮天護體武技后,便是指揮著紫翼血雷虎從天降落而下,停在墨風身旁,

「嗯,秦凡怎麼可能真會是你,」

隨著,十尾遮天護體武技消失,

墨風看清了來人的面容,待到發現是秦凡的時候,



其內心涌動的驚訝,猶如驚濤駭浪一般,


墨風畢竟也同秦凡在演武場上交過手,

而且,墨風在天靈池秘境的劍南城也同秦凡有過一段時間的相處與了解,

畢竟,這也才短短數月過去,

秦凡就算有天大的奇遇,修為再厲害,

但是,不至於隨意一擊便化解那武技劍聖訣第九重的地步吧,

對於,秦凡的突兀出現,以及一招便是破解楊煒的凌厲攻擊,

而此刻站立於虛空御劍飛行的楊煒的心中也不禁地泛起一陣狐疑,驚駭無比, 話說,聖劍宗的聖劍訣只有八重劍技,而楊煒卻自創第九重劍技,

因此,楊煒還被聖劍宗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而且,再加上楊煒本身煉尊四重巔峰之境的武者修為,怕是一般的煉尊五重之境的武者都是硬接不住,落得個吐血重傷的下場,

可是,山丘坑窪處那稚嫩的烏衣少年,其修為在楊煒看來,還始終停留在煉尊一重巔峰之境,

而他竟然光憑一擊便是將楊煒那劍聖絕第九重劍技給破解,怎麼可能,

楊煒感覺到不可思議,

「墨風兄弟,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弄得如此狼狽不堪,」

秦凡看著立於高處,目中無人的五人二魔獸,以及自己身側渾身都是被鮮血染遍顯得落魄無比的墨風,微微眉頭一皺,

五對一,不對,應該是七對一,他們怎麼這麼無恥,

這時候,墨風驚訝過後,便是恢復冷靜,微微調息了一番,便是出聲朝著秦凡怒吼道:「秦凡,此事與你無關,不需要你還趟這渾水,快給我滾蛋,」

其言語不留給秦凡半分情面,

對此,秦凡只能夠無奈的搖了搖頭,自空間戒指中丟出幾枚恢復源氣和傷勢的丹藥,

秦凡隨後便是手持鈞天長槍斜指那站於高處的劍聖宗楊煒,雙眸盯視著立於空處的五人二獸,凝神以對,

此時,在秦凡心中也是清楚,墨風之所以這般做,無非是想讓自己能夠抽身而退,不想連累自己而已,

墨風見到秦凡這般,無奈的接過秦凡手中的丹藥吞服而下,而後召喚回天元劍,與秦凡靠背而立,一身武者氣息噴涌,

然而,紫翼血雷虎卻是直接趴伏在地,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自己的眼皮,便再也不見得有任何動作,

不過,山丘高處那兩頭魔獸自從見到紫翼血雷虎,感受到其身上瀰漫而開的兇悍氣息,它們的身軀便是一直顫抖不休,眼神之中滿是驚恐,

青劍宗肖葉婷伸手擦拭著自己臉龐上的血液,終於從方才天元劍的攻擊中驚駭中清醒過來,酥胸起伏,

旋即,她的手指著秦凡和墨風兩人,嘶聲力竭怒喝道:「煒哥,快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其狀若潑婦,看得旁邊幾人都是連連皺眉,

聞言,劍聖宗楊煒疑問道:「婷兒,究竟是怎麼回事,給我先說清楚,」

劍聖宗楊煒此時也略感微微棘手,

畢竟,剛剛楊煒施展出的第九重劍技與十尾遮天的碰撞,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傳來讓得這他氣息都微微鼓盪,

雖然秦凡的修為看起來只有煉尊一重之境,

但是楊煒此時絕對不會小覷秦凡絲毫,


聞聲,青劍宗肖葉婷伸出素手,捂住自己的額頭,一陣怒吼道:「煒哥,我額前處這疤痕,便是被那無恥之徒給施以卑鄙手段所划傷的……啊,」

其怒吼聲中滿是怨毒猙獰,女人能夠為了自己的美貌殺人,此話不虛,

這時候,墨風怒很道:「哼,賤人,你還有臉說,仗著當時自己修為高強,恣意侮辱我墨風傭兵團,」

「最後還施以毒手,若不是我墨風傭兵團的十位兄弟用生命拚死為我殺出一條生路,怎麼還會有今日的我,」

墨風怒哼一聲后,也一陣咬牙切齒,彷彿想將自己內心那滔天的憤怒發泄而出般,怒哼的十分大聲,近乎咆哮,

聞聲,肖葉婷陰冷一笑,滿面猙獰的說道:「嘖嘖,螻蟻一般的東西,我青劍宗自可滅之,」

「唉,只恨當時我未斬草除根,留下了你這小賤種苟活於世,今日,我便永絕後患……」

說完,肖葉婷朝著楊煒說道:「煒哥,給我殺了他,今後,我肖葉婷便任憑你玩弄,」

聞言,墨風手持天元劍斜指那小葉婷,怒喝道:「賤人,你說誰是螻蟻,我墨風傭兵團都是鐵骨錚錚的英雄男兒,拋頭顱灑熱血,豈成螻蟻一說,」

這時候,聖劍宗楊煒微微地嘆了口氣,暴喝道:「唉,也罷,今日這天靈池秘境便是爾等的葬身之所,」

「殺,劍聖訣第八重斬仙殺,」

然後,楊煒想也不想,手中的長劍武動如風,在空中形成一柄巨大無比的源氣巨劍,朝著下方的秦凡和墨風怒擊而去,

其巨劍所過之處,一絲絲空間裂縫不斷撕裂開來,威勢倒是十足,

此時,就在源氣凝聚的巨劍要落下的時候,

秦凡卻是緩緩武動手中長槍,分出一縷意識,朝墨風說道:「墨風兄弟,你先休息,我來吧,」

「秦凡兄弟,這……」

「鈞天槍之蒼冥逐日,」

但是,還未等墨風說完,一聲凌厲的暴喝便自秦凡的口中響起,

轟,

緊接著,一聲震天轟響聲響徹整處山丘,

而那源氣凝聚的巨劍與那蒼冥逐日所化的源氣長槍亦是雙雙湮滅,消於無形,

「呼,」

此時,劍聖宗的楊煒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住其內心的驚駭,

緊接著,楊煒怒喝道:「劍聖訣第九重劍無鋒,」

聞言,秦凡冷哼道:「哼,TMD一招結果了你算了,」

秦凡的冷哼聲,語帶輕蔑,

旋即,秦凡在心中喝道:「天賦武技十尾遮天,殺,」

秦凡雖然直接施施展出十尾遮天護體武技,

但是雙眸卻是直視著高處手持青色長劍滿臉猙獰傲色的肖葉婷,

「吼,」

突然間,一頭完全由天地靈力凝聚的,身高丈許的巨型十尾龍蠍在眾武者的眼中顯現而出,

此時的十尾龍蠍想也不想,便是發出怒吼聲,甩動擎天巨尾,便是朝著空中那劍無鋒橫掃而去,

嘭,轟,

「噗,」

劍無鋒消失,而那擎天巨尾余勢不減,繼續朝那劍聖宗楊煒怒擊而去,

誰都未曾想到,這秦凡竟然如此兇悍,不僅湮滅了那劍聖宗楊煒的殺生招式,還威勢十足,

此時的楊煒宗反應不及,剛剛施展開一層源氣護身,便是被十尾龍蠍的巨尾怒擊倒飛而去,吐出濃濃的鮮血,

顯然,楊煒是在這一招之下,便是受了重傷, 此時,還未等待他們從方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秦凡又是極速武動手中長槍,暴喝一聲道:「十尾龍蠍,殺,」

旋即,十尾龍蠍的氣勢瞬間凝聚,而後便是朝著空中那做掩口驚訝狀的肖葉婷攻擊而去,

這嚇得那青劍宗肖葉婷瞬間面無人色,

「龍星訣第一重,殺,」

這時候,那先前都只是在旁觀看的三個人,終於反應了過來,

旋即,其中一個人施展出武技殺了過來,

雖然他們的戰鬥力不顯,但是煉尊四重之境的武者修為擺在那裡,能夠及時反應過來也屬正常,


「吼,嗷,」

隨著,一聲凄厲的獸吼聲響起,那十尾龍蠍也是在那三個武者的合力攻擊下潰散開來,

呼呼呼……

不過,那三個人此刻卻均是站立一旁,微微喘息,

畢竟,只有真正同秦凡交過手,才知曉此刻秦凡的強悍,

「秦凡兄弟,短短數月的時間不到,你怎麼變得如此強悍,」

墨風見到秦凡以一對四竟然還佔盡上風,

此時的墨風滿是驚訝,

因為,墨風幾天前在這天靈池秘境異變后僥倖突破到煉尊三重巔峰之境墨風本來以為早已將秦凡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可是,墨風沒想到再次見面,

秦凡便是威勢無匹,大戰四方,

此時,墨風的心中浮現一絲落寞的同時也不由得替秦凡感到高興,

聞言,秦凡隨意說了一聲道:「墨風兄弟,純屬僥倖罷了,」

秦凡說完便是將目光移向了身側趴伏在地的紫翼血雷虎,

緊接著,秦凡無奈搖頭說道:「紫翼,別趴著了,這場戰鬥雖然無需要你的參與,但是你需要保護好墨風,」

吼吼吼……

聞聲,紫翼血雷虎起身站定,雙眸怒視了一番那兩頭魔獸,

這嚇得那兩頭魔獸瑟瑟發抖后,便是在墨風的身側站定不動,

「呃,這……」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