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類人是代表著傭兵團的人,這些傭兵團組織嚴密,人數眾多,實力都在凝脈境,而且彼此間配合默契,任務完成度較高,但價格也比較貴。

第三類人是單獨的傭兵,為了完成某個任務,組成臨時的傭兵隊伍,當任務完成時,隊伍便解散,這些人,要麼是有著幾分保命的底牌,要麼就是實力太爛,傭兵團看不上。

第四類人就是周天這類人,想要過耀光山脈,但不是傭兵,也沒錢雇傭傭兵護衛,想要做一次傭兵,完成穿越耀光山脈的任務。

其實周天手裡還是有幾十萬金幣的,完全夠他雇傭傭兵護衛他穿越耀光山脈,可這次出行是為了歷練,所以他不會這麼做。

半個小時后,周天也沒有發現滿意的隊伍或任務,讓他不由得嘆息幾聲,看來要找一個合適的隊伍穿越耀光山脈,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容易啊!

就在這個時候,烈焰鎮門口處忽然的騷動起來,緊接著有人大喝了一句,聲音在真元的包裹下,傳得很遠:「十佳商隊要穿越耀光山脈!需要護衛兩百!實力要求凝脈境!傭金四百金幣!如有興趣者,速來報名!」

這叫聲令得四周靜了靜,對於大多數傭兵而言,四百金幣並不是一個小數目。

但是對方開了這數目,而且還要雇傭多達兩百個護衛,那也就說明,這一趟的任務恐怖沒有那麼輕鬆了,甚至,在商隊之中有著什麼值錢無比的東西。

要知道,穿越耀光山脈這條道路上,雖然最大的危險是各種強大的妖獸,但同樣的,一些平日裡面目和善的傭兵團,也是絕對不可忽視的!

在寂靜了片刻后,自認為達到條件的傭兵頓時涌去報名。


多大兩百名的傭兵護衛,只要不是遇見強大的珍獸,就連實力強橫的傭兵團想要動他們,都得掂量一下自己的斤倆,更何況這報酬還很多,傻子才不報名。

周天沉吟了片刻,也是對著人群擠去,這支隊伍人數夠多,而且穿越耀光山脈,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我!我要報名!」少年聲音略微稚嫩,帶著幾分氣喘,擠過人群,來到大聲叫喊的中年人面前,舉著手,道。

「小兄弟,我們的要求的凝脈境的實力?」望著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中年人愣了愣,旋即一臉懷疑的看著周天道,顯然他並不相信,這年僅十幾歲的少年,有著凝脈境的實力。

「小子,別浪費大爺的時間,快閃一邊去!」

「這小子,真以為穿越耀光山脈是遊山玩水啊!」

周天後面的傭兵見到周天要報名,頓時罵罵咧咧的道。

「砰!砰!砰!砰!」

對於後面的謾罵聲,中年人懷疑的目光,周天一聲冷哼,旋即身體之中傳出四聲悶響,緊接著,四個藍紅相間的脈門波動環便是懸浮在他的周身。

「這應該可以報名了吧!」

睥睨的瞥了一眼後面的人群,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下,周天收起脈門波動環,淡淡的道。

「呵呵,小兄弟小小年紀便達到凝脈境四門,還真是一位萬中無一的天才啊!」驚嘆的點了下頭,中年人遞給周天一塊牌子,微笑著道:「我們午時出發,到時候,拿著這牌子來報道,至於報酬,得穿過了耀光山脈才會發放。」

「好!」

微笑著點了點頭,周天便是在周圍傭兵異樣的目光中轉身離開了。

那中年人望著周天離開的背影,眸子中有著難以掩飾的驚嘆,即便是在他的家族中,能在十五六歲達到凝脈境的也是難得一見,這少年的天賦,當真不一般,就是不知道是那家的子弟外出歷練。 茂密的山林之中,大隊人馬正安靜的行進著,在隊伍的中間有著幾十輛馬車,馬車之上用油布蓋的密不透風,顯然是不想讓人知道裡面是什麼。

馬車的四周,遍布著商隊自己所帶的護衛,大約有七八十人,而商隊聘請的兩百傭兵,則是稀稀落落的散布在馬車群的四周,隱隱的將馬車群保護在其中。

這些常年在烈焰鎮混飯吃的傭兵,對於這種任務,可以說是輕車熟路,雖然一路來都沒有遇見過什麼危險,但是大多數的傭兵的手掌卻是從未離開過他們腰間的武器,一雙雙警惕的目光掃視著道路兩旁,殺氣凌然。

一些偶爾路過的妖獸,似乎也是感覺到了這股殺氣,一個個都是飛快的離開,似乎多待片刻,都會有生命危險。

緩步行走在隊伍中間的周天,也是如同普通的傭兵一般,腰間掛著一把對他來說可有可無的鐵劍,不過和大多數傭兵不同,他眼神卻是頗為好奇的打量著隊伍中的人。

抹了一把滿臉的汗水,周天低下頭,望著散發出熾熱溫度的路面,一臉的無奈,心裡詛咒道,這該死的耀光山脈,為什麼會發熱呢?難道下面有著什麼火系的寶貝不成…

「誰!」

忽然,一股殺氣從周天後背傳來,他渾身一個冷顫,心裡一驚,急忙回頭望去,便是見到一個傭兵眼神凌厲的盯著自己。

「居然是他!他怎麼也在這個商隊?」

很快, 總裁寵妻成癮 ,這自然是不會有錯,可問題是他一個修真境的強者混在商隊里做什麼,憑他的實力,就算是做一個傭兵團團長都還綽綽有餘。

難道是為了殺我!這誤會鬧得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火雀,你注意一下,我得去和那傢伙談談,畢竟能不動手還是盡量不要動手的好。」

沉吟了片刻后,周天便是用心神聯繫火雀,他怕那傢伙突然暴起出手,被瞬秒了,那可就虧大了。

「好,只要那傢伙敢對你出手,我保證讓他十死無生。」火雀自信滿滿的答道。

有了火雀的保證,周天也安心了許多,隨即一點點的靠近那中年男子,來到近前,周天摸了摸鼻子,道:「那個…大哥,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有沒有誤會,你自己心裡清楚!」那中年男子凶神惡煞的盯著少年道。

「呃?」被中年男子的話一嗆,周天越發的覺得莫名其妙,只好道:「大哥,我自藍月公國而來,這烈焰鎮我還是第一次來,和你也是初次見面,為何你貌似對我有很強的敵意啊?」

畢竟這人把千幻草讓給了周天,而且這人還是一名修真境的強者,能不得罪還是別得罪,熟話說的好,出門在外靠朋友,多一個朋友就多一條路。

周天還是希望和這中年男子化敵為友的。


「是嗎?」

周天的話似乎起了作用,那人狐疑的看了眼周天,隨即一股強橫的精神力對著周天撲面而來,片刻后,那人散去精神力,臉色也好看了不少,對著周天拱了拱手道:「小兄弟,看來是我誤會了,多有得罪還望見諒,哦,對了,我姓宋名魁。」

「全隊戒嚴!」

就在周天準備和宋魁客氣幾句時,車隊之中,十佳商隊的護責任揮了揮手,歷喝道,頓時,他身旁分出幾個的護衛,隱隱的將他身後的馬車護衛在其中。

看來,那輛馬車裡的東西最重要!

周天是個菜鳥,雖然不明所以,但他也沒做多餘的事,而是學著其他人一般,抽出腰間的鐵劍,對著身旁的宋魁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聞言,宋魁嘿嘿一笑,對周天的懷疑更輕了,道:「一看小兄弟你就是第一次進耀光山脈,其實這種狀況也沒有什麼誇張的地方,無非是遇見了一些耀光山脈最常見的妖獸。」

「什麼妖獸?」周天皺了皺,道。

「嗜血耀狼唄。」宋魁一臉平淡,似乎是司空見慣一般。

不過周天心中的疑惑卻是更重了,這宋魁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傭兵,但是憑他修真境的修為用得著做一個傭兵嗎?

就算是做傭兵也是傭兵王吧,現在的宋魁似乎是在掩飾自身的修為,混在隊伍中,也不知是什麼目的,當然宋魁是不可能知道周天已經知道了他真實的修為,看見周天皺眉,還以為他是怕那嗜血耀狼,畢竟是菜鳥嘛。

茂密的叢林之中,隱隱的有著幾聲狼嚎之聲傳來,隨後無數紅色的光亮在幽暗的森林中亮了起來。

那密密麻麻的數目令得周天倒吸了一口涼氣,他身旁的宋魁倒是鎮定,拍了拍周天的肩膀,平淡的道:「這次來的嗜血耀狼有些多,看來得有一場惡戰了!小兄弟,你自己可要注意了, 豪門契約:誤惹冷情總裁 。」

說話間,狼嚎之聲已經越來越大,終於一陣細細碎碎的聲響傳來,猛然間有著無數道紅色的身影從森林中竄了出來。

周天只是看了一眼,就忍不住頭皮發麻。


這些嗜血妖狼體形比普通的狼大了一倍,而且它們身上都是血紅的毛皮,獠牙和尖抓都是長到了極致。

但這還沒什麼,最讓人恐怖的是,那密密麻麻的數量,少說也有幾百隻。

周天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這些嗜血耀狼應該都是脈獸級別,相當於人類凝脈境的實力,想想看,幾百個嗜血兇殘的凝脈境武者撲來,又有幾人受的了。

在周天思緒飄飛的時候,傭兵們已經和嗜血耀狼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頓時,各色真元閃耀,血肉橫飛。

這邊,也是有著一頭嗜血耀狼對著周天撲來。

「鏘!」

周天眼中寒芒一閃,臉龐之上沒有絲毫的慌張,拔出腰間的鐵劍,斜斜的對著嗜血耀狼的頭顱砍去,頓時一聲金鐵交擊的聲響傳出。

宋魁說的一點都沒錯,這嗜血妖狼的皮毛比鐵還硬。

這嗜血耀狼僅僅是被擊退,搖晃了一下腦袋,再次對著周天撲來。

周天隨手扔了手中的鐵劍,五指緊握成拳,其上紅色的真元繚繞著,他一步踏出,身形宛如鬼魅般的來到了嗜血妖狼的側面,一拳在空氣中激起七聲音爆砸在了嗜血耀狼的腹部。

被一拳擊中,那嗜血耀狼瞬間被擊飛出去,掉落在路面上,嘴裡冒出了一口鮮血,痙攣般顫抖了幾下,便是氣絕身亡了。

身旁的宋魁略微的驚訝周天的手段,但是用這種手段輕易對付嗜血耀狼的也不少,也沒怎麼在意。

周天也沒有賣弄自己的實力,還故意的保留絕大部分的實力,所以這一場戰鬥之中,他只斬殺了四隻嗜血耀狼,和宋魁擊殺了幾十頭的嗜血耀狼的成績相比,周天的成績只能說暗淡。

而後按照傭兵的規矩,讓那些傭兵處理自己的戰利品,然後才會繼續上路。

普通的傭兵都沒有空間戒指,貌似連宋魁都沒有,所以所謂的處理,無非是取出妖丹,至於皮毛,一人只帶一件,多了會誤事的。

周天也有模有樣的取著妖獸的妖丹,同時目光瞟了一眼四周,發現此戰傷亡進五十多個傭兵,而商隊自帶的護衛倒是只犧牲了幾個。

對此,周天只能搖頭嘆息一聲,這傭兵還真是一個高危職業啊!僅僅是一波妖獸的襲擊,死亡率就高達百分之二十五,真不知做完這個任務又有幾人能活下來,為了那幾百金幣,把性命都搭上,真的值得嗎?

「小兄弟,我們這些單獨的傭兵就是如此,死亡率極高,相對而言傭兵團的死亡率就低得多。」

望著一臉唏噓的周天,宋魁也是感慨道:「我真的希望能有一個傭兵協會,將天底下所有的傭兵都納入其中,大家一起分工協作,我想死亡率就不會這麼高了。」

聞言,周天愣了愣,想不到這宋魁還有這般抱負,但一想,又是笑著道:「宋大哥有此心懷,我佩服,一旦真的能有一個容那天下傭兵的傭兵協會的話,不僅傭兵死亡率會降低,就連接到的任務也會更加繁多的,傭兵這個職業將更加的正規,更具職業化。」

「兄弟,你也認為傭兵協會是必須的,是時代的要求!」

傳世系統闖異世

被宋魁這突如其來的熱情一怔,片刻后,周天搖頭道:「但這說著容易,真要是做起來,恐怕就難了。」

「不管多難,我都想能成立一個傭兵協會!」 商隊在經過嗜血耀狼的襲擊后,略做休整,又是緩緩的行進,到了日落的時候,隊伍來到了一片山坳之中。

這一片地勢頗為平坦,一面是高高的懸崖,懸崖之上有著小小的瀑布落下,在懸崖之下有著一片高地,大概能容納數百人駐紮,倒也是一個頗為不錯的駐紮地點。

這片高地隱隱的可以看出有著人類曾今駐紮過的痕迹,看來今夜是要在這裡過夜了。

時至此刻,這支隊伍也才走完穿越耀光山脈道路的三分之一,不是隊伍行進的速度來,實在是耀光山脈太高太大了,而且一路還不時的有著妖獸襲擊,如果不是這裡被削了一半,在沒有強大妖獸阻礙的情況下,至少需要十天的時間才能翻躍這耀光山脈。

「各位!天色已晚,今日諸位也是頗為勞累,今夜我們就再次休息吧!」十佳商隊的負責人大聲呼喝道,隨即便是指揮著隊伍安營紮寨。

整個隊伍都是有條不紊的安營紮寨,一日的激戰,沒有誰敢說不累,既然老闆都是說休息了,傭兵們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到了高地,這些傭兵顯然也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當下也不用十佳商隊負責人的囑咐,便是各自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安營的安營,紮寨的紮寨,生火的生火,還有人帶著隊到附近去獵殺了一些小獸,算是今晚的伙食。

周天也是有學有樣的為自己扎了個帳篷,那宋魁也在周天旁邊扎了個帳篷,這一路上,他二人天南海北的暢所欲言,關係已經是相當的不錯,而且宋魁對周天還頗為照顧,遇見妖獸襲擊時,都是把周天護在身後。

是夜,傭兵們輪流守夜,一對對的人巡視著營寨的附近,不敢有絲毫的大意,顯然所有人都是深知在這妖獸橫行的山脈之中,夜間比白天更加的危險,稍有不慎,全軍覆沒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轉眼,一輪銀月懸挂在漆黑的夜幕之中,兩三點一閃一閃的星星點綴其上,營寨之中除了篝火噼里啪啦的聲響外,就只剩下頗有節奏感的鼾聲了,顯得格外的寂靜。

「啊…我說,宋大哥,現在是什麼時辰了?」坐在營寨邊緣處,周天打了個哈欠,睡眼朦朧的對著身旁的中年男子問道。

「大概是午夜子時了。」宋魁看了眼天色,隨即微微一笑道:「還有一個時辰才到換守夜的時間,你要是困了的話,就睡一會吧,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我一定會叫醒你的。」

「那謝謝宋大哥了。」周天說了一句,便是眯上了眼睛,睡了,不過他也不是熟睡,而是保持著三分清醒,一旦周圍有任何風吹草動,他都能第一時間醒來,這是他一個月來在叢林生活中孕育出來的本領。

「這小子,到底是太小了!」望著睡覺中的周天,宋魁微笑著搖了搖頭,隨即便不再言語,閉目眼養神起來。



「周天,快醒醒!」不知睡了多久,周天被宋魁的呼喊之聲和搖晃之力給弄醒了。

「宋大哥,是到換夜的時間了嗎?」揉了揉眼睛,周天迷迷糊糊的起來,對著帳篷走去,畢竟帳篷里睡可比這裡舒服多了。

「不是,我們有麻煩了!」拉住周天,宋魁沉聲道。

「有麻煩!是有妖獸嗎?」聽了宋魁的話,周天頓時睡意全無,掃視了一眼四周,卻是毫無動靜,不過他可是知道這宋魁是修真境的強者,他說有麻煩那就是真的有麻煩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