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古晨費力將巨蟒身體打開一道口子的時候,手中的玄陰劍已經比匕首還小了。將玄陰劍丟在一邊,古晨伸手就去摸巨蟒體內的東西。

啊——

古晨的手好像觸摸在電上,疼得他一咧嘴,將手速速收回,被劃破的中指開始流血。但是他心中充滿了驚喜,剛一接觸,他就感覺那肯定是一把劍,在巨蟒體內一天一夜,說不定時間比這還長,竟然不被銷蝕,這絕對是一把難得的寶劍。


古晨心情變得激動起來,可問題是,現在劍身上還有雷猴放的電,該怎麼辦呢?古晨捏著被劍劃破的手指,站起身找來一根彎枝葉,用力勾住裡面的劍,想將之拉出來,發現好像被什麼地方死死卡住了。

… 望了一眼已經無法使用的玄陰劍,古晨從褲腳處拿出禿頭刀,有些不舍,但最終還是插入巨蟒體內,快速切割起來,生怕過一會這匕首也被銷蝕了,那樣的話,手中再沒有利器,想要弄開巨蟒的身體,更是難上加難。

然而,令古晨想不到的是,直到切割開足夠大的開口,這禿頭刀匕首卻毫髮無損。原來你也是一件寶貝啊。古晨滿意地將上邊的血跡擦掉,重新藏回了褲腿內。

他的興奮遠遠不止於此,他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巨蟒體內那把神奇的劍上。

用枝葉又弄了半天,終於露出了劍把,一眼看去竟然是木頭的。古晨小心地試著用手去碰了碰,發現一點電沒有。

木頭劍?古晨將劍全部抽出來,上下看了十幾遍,此劍長約三尺有餘,寬約兩寸,重量就跟這麼大一塊木頭差不多,顏色也是古色的林木顏色,讓古晨不得不相信這就是一把實實在在的木頭劍。可木頭又怎麼能傳電?真是想不明白。

整個劍身儘管全部在巨蟒體內,但拿出來之後,乾淨、乾燥,好像被擦拭過一樣。這絕對不可能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木頭劍。古晨上下左右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任何機關。

他手上流血的中指悄然又滲出一滴血,那滴血迅速融入劍身之內,原本古色的劍身微微變得有些暗紅起來,只是,古晨並沒有注意到。

該給你取個什麼名字才好呢?古晨將這把木頭劍橫在眼前仔細看,突然,就看見一名白須老者手持這把劍,站於九天雲端之上,與諸神作戰,不少神仙被砍去頭顱,掉落雲頭……

看見一件東西,就可以看見它過去發生的事,古晨已經意識到他擁有的這一特異功能了。

既然你可以殺神,就叫屠神之劍吧。古晨對著木頭劍說出了劍的名字。

取完名字,古晨拿著略顯輕巧的屠神之劍,回憶著剛剛白須老者的招式和步伐,竟然一氣呵成,將那些招式全部練習了一遍。

見時間不早,古晨抱起依舊昏迷的雷猴,返回了石洞內。先將雷猴找個地方放起來,進入暗門,向方臉老者問詢了關於回靈芝更仔細的信息,折身又出去了。

剛剛古晨跟方臉老者說話的時候,就發現老傢伙的氣色比原來好多了。肯定沒有回靈芝,老傢伙也完全可以恢復。很有可能老傢伙只是借回靈芝支開他,自己用什麼法寶靈丹在療傷。

這樣一想,古晨突然覺得回靈芝這東西真有還是沒有可能都不一定。不過這次出去找還真是收穫頗大。

不行,老傢伙在慢慢恢復,我必須加緊時間修鍊晉級,不然很可能會陷入被動之中。古晨想著,看了一眼昏睡的雷猴,發現並無大礙,便獨自來到後山開始修鍊起來。

由後天武靈九級衝擊後天武魂,始終無法順利晉級,古晨有些苦惱。這個都這麼難,以後怎麼辦?

沒有辦法,古晨起身,又練了一遍剛剛學到的劍法,儘管不知道是什麼劍法,但直覺告訴他,這劍法非同一般,招招都將對手逼迫到最後境地,應該是一套神劍術。古晨也不想再費力取名字,索性就跟劍的名字差不多,就叫屠神之劍訣。

練完劍術,古晨突然想起弄死的巨蟒來,當時得到屠神之劍和雷猴,時間不早,只顧高興回去了,根本就沒有太注意巨蟒,現在有的是時間,何不去看看。

古晨一路來到事發地點,就看見巨蟒巨大的身軀早已被什麼野獸啃食的不成樣子了。

嘆息一聲,古晨剛要走,就聽見「嗷嗚」一聲,不等他回頭,就聽見側面草叢中發出一陣風響,那聲音顯然是沖著他而來。

古晨惶急之下,就勢將手中的木頭材質的屠神之劍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劈了過去。

事實上,他也只是想驚嚇一下襲擊而來的野獸,因為根本沒有看見野獸的影子,距離那麼遠,這三尺多長的劍,又談何殺之呢?

不過,古晨就聽見草叢中野獸的速度明顯慢了一些,但隨之,野獸便跳了出來,正是一隻斑紋虎,這虎看見古晨,仰頭長嘯一聲,整個身體竄起,朝著古晨就撲了下來。

古晨一見,再次揮動屠神之劍,看似一把木劍,摸著劍刃也並不是太鋒利,不過刺入斑紋虎的身體應該問題不大。

嗷嗚——

隨著斑紋虎的吼叫,古晨的屠神之劍深深刺入了其肚子內,古晨害怕其不死,順勢一撩,竟然一下子將斑紋虎一分為二。這下可把古晨驚呆了。


果然不是一把平常的劍,想不到摸著不快,殺起這野獸來倒是鋒利無比。

古晨將劍上的血在斑紋虎身上擦乾淨,背到後背之上,拉起斑紋虎準備回洞里烤著吃。

遠遠的還沒有到洞口,古晨就看見七八個人鬼鬼祟祟正試探進洞,仔細一看,正是佛光寺蛤蟆眼的幾個弟子,莫非他們來找方臉老者報仇了?

古晨一時不知該不該出去了。儘管知道他們是在找他,但覺得這樣一走了之又有些對不住老傢伙,雖然說老傢伙對他並不是太好,但上次打退那些人,客觀上也算是替他趕走了那些人。

怎麼辦?怎麼辦?老傢伙還受著傷,若是我一走,他肯定必死無疑。談不上對老傢伙有什麼感情,但畢竟待在一起有了一段時間,古晨倒有些不忍看其被殺了,尤其是一想蛤蟆眼肯定不是什麼好人,在兩者間,古晨更是傾向於出面救方臉老者了。

先靜觀其變,看情況再說。古晨隱在暗處,看著那些人陸續進了洞。

不多時,裡面就傳來了激烈的打鬥聲,古晨可以想象方臉老者受了傷肯定會被打敗,要不要現在進去幫他呢?

正矛盾中,古晨就聽見裡面傳來「咔,咔嚓,咔咔」的聲音。

是雷猴,這可不是一般的猴子,千萬不能落入外人之手。想到這裡,古晨再顧不得許多,衝進洞去,橫劍怒道:「休傷我師,給你們個逃走的機會,還不快快滾蛋!」

… 正打鬥的幾人,聽見「咔嚓」的聲音,正不知所以,又見身後闖進一人,仔細一看居然正是他們日夜尋找的古晨。幾個人-大喜,再不去管已經被打倒在地重傷的方臉老者,呼啦一下全部圍在了古晨四周。


其中還有古晨的大師兄,眼見古晨被圍,冷冷一笑:「跟我們回去吧,師傅很想念你。」

古晨道:「是嗎?麻煩你回去的時候給他帶句話,我古晨生平殺的第一個人就是我的第一個師傅禿頭和尚,他很榮幸成為我第二個師傅,我相信不久的將來,他不會破了我這個規矩的。」

古晨已經猜測出,蛤蟆眼肯定已經把偷盜秘籍等等罪名加在他身上了,既然已經這樣,倒不如再給自己來個殺師的大罪名,動靜大一些,最好引來方丈的人把他抓回去,他也就有了申辯的機會,他可不想被蛤蟆眼的人抓回去。

「就憑你也敢說——」大師兄話說了一半,似乎想起什麼了。禿頭師叔死了,寺里一直沒有找到兇手,莫非真是這傢伙殺的?他哪來那麼大能耐?八成是用了暗殺下毒什麼的卑鄙手段。

「大師兄,看來師傅抓他回去是對的,他欺師滅祖,應該抓回去行焚殺之刑。」有弟子說道。

「哼,蛤蟆眼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奉勸各位離他遠點,他敢做我第二個師傅,等有機會我就讓他去跟禿頭作伴去。」古晨道。

大師兄和那些人一聽古晨大逆不道的話,全部憤怒地看向古晨,大師兄道:「區區一個連拜師佛光寺沒人要的廢物也敢如此說話,若不是師傅再三交代一定帶個活的你回去,現在我就可以替師傅清理門戶。想不到你居然殺師棄明投暗,又認邪為師,等回去看師傅如何處置,來啊,把他帶走。」

那幾個之前也見過古晨,都知道古晨修為平平,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輕鬆將古晨制住,只不過看師傅這次交代如此心急,為謹慎,一起衝上去就去捉拿古晨。

「來的好。」古晨身體一轉,繞開幾個人的圍攻,手中的屠神之劍一劃拉,那些人頓時跳開讓出一大片地方。

「想不到幾天不見,進步不少。」大師兄冷哼一聲,周身發出淡淡的真氣,探手就抓向古晨。

這一爪,帶著嗚嗚的風聲就過來了。

古晨心說,他們這麼多人,只能來個快、狠、准,一招震懾住他們才可能免於此劫。想到這裡,古晨手中的屠神之劍挽了一個漂亮的劍花,旋即刺向大師兄的面門。

大師兄預料古晨必然會在他的一擊之下後退躲避,哪裡想到古晨不退反進,好像他要抓的不是古晨的身體一般。

他有些意外,他可不想為了抓古晨而被刺瞎眼睛。所以,大師兄的手出了一半便急急後撤,去撥開古晨的劍,哪裡想到古晨的劍並沒有真的去刺他,而是在他撤手的同時,劍突然改變原來前後的攻擊力道,改為左右,直奔他的手就去了。

「哼,弄了一把破木劍也想耍威風。」剛剛自覺擺脫險境的大師兄暗暗運轉真氣,他修為已經在後天武魂五級境界,他根本沒有用盡全力,也只用了一半的真氣在其手四周形成一層堅固的屏障,他想用手將古晨的木劍生生折斷,讓古晨徹底被擊敗,不管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

大師兄的手硬生生就對砍上了古晨手中不起眼的木劍。

嚓——

隨著什麼東西被削下來的聲音,大師兄就感覺手臂一麻,片刻后,一股鑽心的刺痛迅速蔓延至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啊——

另外幾個早看呆了,望著地上大師兄的一隻手,一個個驚恐地看向古晨,不明白他的一劍何以破的了大師兄的真氣防護,還把他一隻手砍了下來。要知道,大師兄可是後天武魂五級境界,真氣防護層起碼也有著銅牆鐵壁的硬度吧。

古晨本來也沒有想砍下大師兄的手,覺得那樣真的太殘忍了些,尤其是對於一個練武者。可眼見已經這樣,他只好在心裡說了幾句對不起,表面依舊裝作很冷的樣子。

「哎呀呀,大師兄,真是對不住,都怪師弟我平日練功不認真,這次出手又重了。」古晨用左手無名指和小指輕彈右肩兩下,「我就這一身衣服,弄髒了可就沒的換了。」

疼痛的大師兄徹底被激怒,周身散發出凌厲的氣勢,讓古晨不由得一冷。大師兄另一隻手突然變作黑色鷹爪般,朝著古晨再次抓來。

古晨再次揮出屠神之劍,碰上大師兄的手,發出金屬碰撞「噹噹」的聲音,另外幾個也紛紛加入戰團,生怕古晨逃走。

在大師兄強大氣勢之下,只有後天武靈九級的古晨哪有招架之力,若不是靠著手中的屠神之劍左擋右擋,此刻只怕早被大師兄一爪抓爛了。

四周岩石牆壁之上,不斷被大師兄抓出一道道一寸多深的深痕。古晨被逼著一直退到了方臉老者所在的地方,方臉老者眼見情勢危急,從兜里突然丟出一件暗器,正打在古晨大師兄的肩膀處。

大師兄的進攻暫時被阻擋一下,地上的方臉老者拉了古晨,急急朝洞更深處而去。

「抓住他們,別讓他跑了!」大師兄忍著疼痛喝道。帶來的幾個人不敢怠慢,匆匆追殺而上,然而,還是慢了一些,眼睜睜看著古晨和老者鑽進了牆壁之中。

幾個人過來,無論如何也打不開牆壁,大師兄的整個臂膀都已經變成了黑色,看來是中了劇毒。

「大師兄,快走,先帶你回寺,讓師傅救你。」幾個人想帶著大師兄回去。

「不用了,我剛剛已經心音傳訊給師傅,相信他老人家很快就會到,我們要做的就是待在這裡,看住他們,別讓他們跑了。」大師兄道,「等抓住古晨,我一定要親自砍下他的雙手和雙腳!」

有人從懷中掏出隨身攜帶的一些藥物給大師兄上上,並不見好,洞口外響起腳步聲的時候,大師兄終於無法抵擋劇毒的攻擊,徹底昏死了過去。

「師傅,你可來了,大師兄他,他——」其中一個弟子眼尖,看見洞口處蛤蟆眼,焦急地說道。

蛤蟆眼飄身來到近前,看了一眼地上昏死的大徒弟,用手摸了摸面門,搖了搖頭,然後,在眾弟子的迷惑和震驚中,一掌擊碎了大弟子的頭顱。

… 親愛的編輯、書友、讀者們:

大家好!

我乃是《逆天妖修》中的主角古晨,喜聞新書籤約不久,就馬上收到編輯大大的推薦通知,還是「新書速遞」推薦!特此感謝編輯大大!

為了感謝編輯大大這麼快給的推薦,也為了感謝所有書友、讀者朋友的大力支持,推薦首日我跟作者談判,以死為要挾,特別為各位謀來福利,加更一章,以示感謝!

但我總覺得還是不夠,「又」經過「九死」要挾,怎麼是「又」?怎麼是「九死」,咳咳,如果你不明白,請參看《逆天妖修》第001章(此處省略2000字)跟作者艱難談判后,作者終於冒著可能幾天幾夜不睡覺趕稿的危險答應了我如下請求:

凡推薦期間——

收藏(每增加100加更一章,不設上限)


總推薦(累計夠1000加更3章)

打賞(每增加一個弟子,加更一章,不設上限)

我是期待天天多跟大家見面,早點學到更多的功法,遇見更多的妹妹。

為此,我這麼賣力,甚至以死明志,嘿嘿,你懂得。

親們,我這麼夠意思。


你們,夠給力嗎?

夠嗎?!

… 「好徒兒,與其讓你受罪不如為師替你解脫。」說完,蛤蟆眼看向幾個其餘弟子,只見他們一個個戰戰兢兢,不敢抬頭。

「古晨在哪裡?」蛤蟆眼輕聲問道。

「在、在牆壁之中。」一個弟子大著膽子說道。

「待我打開牆壁,你們速速隨我前去捉拿古晨,不得有誤。」蛤蟆眼道。幾個弟子一臉緊張地連連稱是。

蛤蟆眼有著後天武王中級修為,遠在這些弟子之上。但見他單手揮掌打向牆壁,就聽見「轟」的一聲,厚重的大石門被蛤蟆眼一掌打成了四五塊,散落在地,塵土飛揚。

「隨我來。」蛤蟆眼喊了一聲,帶著幾個弟子闖了進去,發現裡面有三條路,便將幾個弟子分為兩組分別朝一條路而去,並告知發現古晨不得擅自行動,及時彙報,而蛤蟆眼自己則走進了另一條路的深處。

此刻的方臉老者正在一處地下運功自我療傷,古晨則在旁邊不停地來回走動。

「不行,我們必須出去,我怕他們一會找人來圍住我們,那我們就沒路可逃了。」古晨思量再三,又一次說道。

「放心吧,他們找不到這裡,就算是找到了這裡,我也管保他們有來無回。」方臉老者道。

古晨心說,這裡安全最好,可我還想我的雷猴呢,可千萬別被他們抓去了。

「師傅,你先在這裡療傷,我出去看看,萬一他們把我們這裡堵死了,我們不得想辦法出去嗎。」古晨又一次說道。

「等等,你還是別叫我師傅了,剛我聽說你殺了你第一個師傅,還要殺第二個師傅,我是你第幾個啊?我不做你師傅了,你這小子是不是天生就克師啊。」方臉老者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