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血絲瞬間和黑色的髮絲交織在一起,互相博弈著。在陳默身前的不遠處,血水和黑水四濺,斬斷撕裂的聲音此起彼伏,兩股力量纏在一起,打的不可開交。而另一邊的情況就並沒有這麼樂觀了。劉文舉手持長刀,將攻擊過來的黑色髮絲斬斷,而左手打出一張張的黑色符咒,將蔓延到他身邊的黑髮擊退。他的兩種攻擊,每次打在曉薇的黑髮上,曉薇的力量就被削弱一點。

「陳默,我快支持不住了,你快點!」徐曉薇表情痛苦,身形一點一點的變淡。陳默知道,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如果這次沒能成功,那麼最後等待他的基本上就是死亡。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陳默現在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按下手裡照相機的快門,讓血球一直膨脹,削弱劉欣然的力量。 眾生皆墓 ,也沒法做別的了。就在劉文舉已經提刀殺到紅衣女鬼身前的時候,血絲突然間暴漲!劉文舉左手符咒擋在身前,右手的到重重的砍向面前的「血絲」。血絲被他手裡的刀瞬間砍斷,整齊的切口直至球里的劉欣然的影子。見到劉欣然的身影,他從口袋裡拿出了另一張黑符,朝血絲里的劉欣然身影跑去。陳默見狀不對,趕緊也跑到劉文舉的方向,看向血球的內部。之見劉文舉渾身鮮血的沖向球里的身影,血絲在他的身上割出一道又一道的傷口。現在已經完全分不清楚血究竟是誰的。

曉薇此時終於支持不住,黑色長發退去,收回到黑暗裡。

陳默拿起了照相機,就在劉文舉要把黑色符咒貼到劉欣然影子上的一剎那,按下了快門。陳默也不知道這麼做究竟有沒有作用,現在也只能死馬當做活馬醫,不試一試,可能連活下去的機會都沒有。

白光一閃,劉文舉手裡的符咒距離劉欣然的影子只差一公分的距離。可就在這一刻,劉欣然的影子瞬間就變得暗淡,然後血球極速收縮。

「不!!!」劉文舉大喊,可是這已經無濟於事,面前劉欣然的影子消失,收縮到極點的血絲瞬間膨脹,站在中間的劉文舉只能手持符咒和長刀抵在身前,擋住部分血絲帶來的傷害。

陳默雖然距離較遠,但是也是比較靠近中心的位置,就在血絲將要波及到他身前的時候,曉薇的黑髮再次出現,一縷縷髮絲將陳默包裹,黑色長發組成了一個人一樣大小的球體,護住了陳默。

「膨!」一聲巨響,陳默感覺腳下的土地都顫動了一下。三秒過後,黑髮散去,陳默的對面,滿是一片鮮紅,就好像是紅色顏料塗滿了這片區域,只不過這不是顏料而是鮮血罷了。血泊中,一個人影仍然站立在陳默對面。

「劉文舉,你害了這麼多人,束手就擒吧。」陳默不知道他到底死沒死,因為對面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自己也無法下定論。

「我問你,殺人償命,這不對么?」劉文舉把長刀插在地面上,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問道。

「對,可是有法律來制裁他們,而不是你。」陳默回道。

「法律?法律如果真的有用就好了!法律可沒法讓我失去親人的痛苦得到絲毫寬慰。我不需要法律,我只要復仇,我只要讓我姐姐死的明白!」

陳默一愣,他也沒想到,劉欣然竟然是劉文舉的姐姐,這二人之間竟然還有這麼一層關係。不過他還是義正言辭的說道:「法律是沒法讓你寬慰,讓你的親人復活。可是法律能給與每個人最為公正的判罰……」

「你給我閉嘴!」劉文舉打斷道:「公正?就因為張強家有權有勢,一句證據不足就放了這也叫公正?如果這都叫公正,那就是老天瞎了眼!」

「對不起,是我的錯。」一個女聲從陳默背後傳來。徐曉薇走了過來,跪在了劉文舉面前。「我有證據證明是那三個人害死了欣然,可是我怕,我拍張強一家人的報復,我沒能勇敢的站出來,對不起。」徐曉薇一邊說,一邊痛苦的懺悔。


「我不需要你假惺惺的道歉,哈哈哈!無所謂,你們都死了,都是被我殺死的,我成功了不是么?哈哈哈。」劉文舉撐著身體,站了起來。「你說的沒錯,玩遊戲的那五個人都死了,在我跟你們上樓之後失蹤的那段時間裡,人全都死了。我知道那個相機現在還在錄像,你從一開始就像讓我承認罪證,把我送進監獄對吧。哈哈哈!來吧,抓我啊,我倒想看看,你們究竟有什麼本事可以抓的住我!」劉文舉說著,從口袋裡又拿出一疊黑色符咒,一把拋向空中。黑符四散,陳默的視線受阻。不過他也沒敢上前去追,畢竟對方還有一把長刀在手。

黑符從空中落下,一轉眼之間,劉文舉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一片符咒里,傳來了劉文舉最後一句話:我們殺過那麼多人,你以為你跑得掉么?

徐曉薇仍然跪在地上,一動不動。陳默見狀,將其扶起。手指接觸到徐曉薇的手臂,一股涼氣從手指開始蔓延。這種感覺很不好,就彷彿是進入了一個冰櫃。「行了,別哭了,這種人不值得你道歉。」陳默說著,縮回了自己的手。

「陳默,你說欣然她會原諒我的,對吧。」徐曉薇苦笑了一下,對陳默說道。

「會吧,畢竟你們是最好的朋友。」陳默說著,撿起了掉在地上的相機。相機已經快沒有電了。陳默記得剛才劉欣然的影子好像是飄向了相機的方向,他看了看小丑給他的鏡頭。陳默明明對著自己的臉,可是鏡頭裡卻出現了另一張臉,就好像是,劉欣然!

「曉薇,你過來。」陳默將身邊的徐曉薇叫了過來,「你看。」陳默把相機遞給她,讓她看看。鏡頭裡的劉欣然閉著眼睛,彷彿就在熟睡。


「欣然,你看看我,我是曉薇啊欣然!」徐曉薇帶著哭腔,對著鏡頭叫道。陳默此時也實在是不忍心看,於是轉過頭去。

窗外,天逐漸亮了。高同偉仍然在陳默身邊昏迷著,估計他應該是昏著昏著就睡著了。陳默並沒有打擾他,也就讓他一直睡了。

曉薇走到了陳默身邊,把相機還給了他。「謝謝你,把我的心愿也完成了。」

「那你之後怎麼辦?」陳默接過相機,好奇的問。

「今晚已經消耗了太多的力量,應該已經難以抵抗陽氣的侵蝕了。估計六點一到,我應該就消散了。」曉薇神色黯然的說道。「不過我還有一個疑問,你究竟是怎麼知道兇手是劉文舉的?劉文舉不是在那以後就失蹤了么?而且你還知道那個男人就是劉文舉?他的相貌跟劉文舉完全不同啊!」

「那就得從一開始的錄像說起。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在劉欣然死後,你們就沒有了攝影師拍攝第二部電影了。可這時候,劉文舉找到了你們,並且成為了新的攝影師對吧。」

「是的。」

「那部電影里,一開始有一個點令我十分不解。試問,如果攝影師在那種情況下拍攝,所有的情景如果不是一開始就設計好的,那麼怎麼可能每次都在鏡頭前發生靈異恐怖的事件?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詭異的場景並非虛構,而是現實,現實中你們的確都死了。所以,問題一定出在攝影師身上,既然所有的慘劇都是在鏡頭下發生,那我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攝影師其實才是真正要殺死你們的人呢?而且既然我能看到這個完成度還算不錯的錄像,那就說明一定有人沒死,活著把這個錄像製作出來,所以唯一的活人只有可能是攝影師劉文舉,他沒死,甚至可能是真正的兇手。不過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真正證實我的猜測的還是你好姐妹留下的證據,你,徐曉薇。正如我們剛才說的,如果劉欣然是為了復仇,為何要去殺毫無關係的你,而且即便你有間接的關係,他她殺了你,又為何要救你?所以,這更令我堅信,兇手並非劉欣然,而是劉文舉本人!」

「至於我為什麼能猜到那個男人是劉文舉,只是因為在剛才分開的樓梯口,我只看到三個人的腳印,唯獨少了一個女人的腳印。我猜那個女人很可能是劉欣然的鬼魂。而且我收到了一些風聲,今晚有一個巨大的陰謀,所以就將劉文舉也聯繫了起來,畢竟一切因他而起。」

「很精彩的推理,看來你還是挺厲害的。」徐曉薇笑著說。

陳默搖了搖頭,雖說自己給她解釋了來龍去脈,滿足了她最後的心愿,可是她還是要消散,陳默暗自感嘆好鬼沒好報。他擺弄了一下手中的相機,突然意識到了些什麼,眼前一亮。

「你願不願意陪劉欣然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陳默抬頭,看向了身邊的徐曉薇。

徐曉薇也是一喜:「你有辦法?」

陳默點了點頭,「如果劉欣然的鬼魂能存在於這個鏡頭裡,說明鏡頭和這個世界是兩個不同的空間。雖說我也不知道被收容進鏡頭你還會不會消散,但是試一試說不定真的可以讓你「活」下去。

「好,事不宜遲,把我收進去吧。」曉薇說著,站到了陳默面前。

陳默再次舉起了手中的相機,對準曉薇拍了一張。白光過後,陳默的面前也已經空無一鬼。他面帶微笑看了看面前的鏡頭,曉薇的臉出現在鏡頭裡,沖著陳默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豪門總裁小萌妻 ,把鏡頭卸下,放進背包里。

六點,終於來臨。一個晚上的奔波,令陳默也是身心俱疲。他晃了晃身邊打起呼嚕的高同偉,把他喚醒。

陽光照進陳默深邃的眼眸,他看著面前的一片金黃,露出了一個難以掩飾的微笑。 陳默在喚醒高同偉之後,與他互相留了電話,然後報了警,一起站在學校門口等待警察的到來。畢竟一個晚上就死了5個人,這並不是什麼小事。雖說陳默沒親眼看見劉文舉將五人殺害,但是他親口承認,陳默還是深信不疑。

高同偉醒來之後腦袋也是昏昏沉沉,好像並不記得昨晚自己是被曉薇的鬼魂嚇暈的,只是說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就睡著了,然後做了一晚上噩夢,夢裡有一個沒有臉的鬼一直在追他,他在夢裡跑了一晚上。

陳默沒有太在意他說的,而是給他父親陳安國發了幾條微信,簡略的說明了昨晚自己所經歷的事情。

就在這時,黑色手機突然震動了幾下,陳默並沒有當著高同偉的面拿出來看,而是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繼續與他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

即使是周末的清晨,警察似乎也並沒有休息,一聽說死了5人,很快就出動了5輛警車以及救護車,火速趕往了振隆高中老校區。

陳安國收到陳默的消息后,也是親自帶著市局的警力趕往陳默的所在地。沒一會,學校門口已經停滿了警車。陳默倒是無所謂,畢竟自己的父親就是警察,他小時候也親眼看見過這種場景,自然對這種小場面早就不以為意。而他身邊的高同偉就不同了,小老百姓一個,而且還是一個遵紀守法,熱愛勞動。艱苦奮鬥,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社會主義好青年,哪裡有機會親眼看見這種陣仗。立馬就激(驚)動(懼)的雙腿打顫。

「我說羅蘭,警察不會把我們關起來吧,我可什麼都沒幹啊,這幾個人的死不關我事啊。」高同偉緊張地說。

「你的意思是,這關我事?」陳默笑笑,側頭對高同偉玩笑道。

「沒這意思,我就是,就是害怕么。」

「你怕什麼,你又沒做虧心事,怕警察幹什麼。一會警察的工作你配合,問你什麼你就照實說,我保證你你沒事。還有啊,記得別把鬼啊神啊的事說出來,就算你說人家也不會信。」陳默說著,拉起身邊還在抖的高同偉一起沖著下了警車的警察走去。

「是你報的警對吧,說這學校里死了五個人。」警察對陳默說。

「是的。」陳默點頭道。

「你能告訴我死者的具體位置么?」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學校里絕對有五個人死了,因為殺人兇手已經承認了。」

「兇手呢?」警察問。

「跑了。」

「具體的情況需要你們跟我回警局調查,請你們配合。」警察將陳默二人帶上了警車,在上警車之前,陳默看到了剛剛下車的陳安國。陳安國向陳默點了點頭,陳默會意,也沒多說什麼。然以警車就向市局方向開去。

中午13點,市局詢問室。兩個警察與陳默面對面坐著。

「你為什麼會在昨晚出現在振隆高中的廢校?」

「我被邀請,去完成一個遊戲,遊戲需要八個玩家,而我是其中之一。只要完成發布者的任務就可以獲得3000元的紅包。」陳默把昨晚高同偉告訴他的事情的起因複述了一邊,他之所以沒說實話,只是因為他不能說罷了。

「其餘的七個人你都認識么?」

「不認識,完全陌生。」

「我們在現場的五座樓內的確找到了五具屍體,照你的說法,其實是兇手主動告訴的你他殺死了五個人,那麼你怎麼證明你所說的屬實。」

「我的背包里有一個照相機,有一段視頻記錄下了他承認犯罪的全國程。」

「好的,請稍等,我們會去核實。」說完,就進入了漫長的等待。將近半個小時,對面的警察才發了聲。

「你所說的視頻的確都存在,最後一個問題,兇手你認識么?」

「他叫劉文舉,六年前振隆高中高二的學生,我就知道這麼多了。」

「你是從什麼渠道得知的?」

「高二樓四樓文宣部有他的名字。」

「好的,感謝你的配合。麻煩你這幾天手機一直開機,有什麼情況我會通知來警局,請你配合。

陳默一臉放鬆的走出了市局。剛才他見過了老爸陳安國,陳安國難以置信的看著陳默,說道:「你怎麼會去參加那種遊戲?缺錢了不會跟家裡人說么?多危險,死了5個人你知不知道,還好你命大,要不然你讓你爸怎麼辦?」陳安國二話沒說先指責了陳默一通。

陳默早就做好了心裡準備,對於陳安國所說的一切,他都不想反駁,也沒法反駁,畢竟也不能告訴任何人關於這件事的內幕,所有的秘密只能自己爛在肚子里。

「爸,我這不是沒事么,再說了,我其實也不是缺錢,就是想著出去玩玩而已,誰能想到碰上了這種事。沒事啊,放心。我保證,下次,下次一定不會碰上這種事了!」陳默笑著,他知道自己的老爸很是關心他,所以也就隨便給自己找了個借口。

「還敢有下次,你個臭小子!陳安國抬腳踢了一下陳默的屁股,然後轉眼間就換成笑臉,摟住陳默的脖子,」好小子,這次乾的不錯,就是這麼干實在太危險了,以後遇到什麼事記得第一時間報警知不知道?「

「行了,老爸,你還一堆事等著你呢,劉文舉現在還在逃,你得把他繩之以法啊!「

「行了,那你趕緊回家吧,我找輛車送你。誒,那個小劉啊,幫我個忙,把我兒子送回家唄,我這忙,有點脫不開身,下回有時間請你喝酒。「陳安國叫身邊的一個年輕警察,客氣的說到。

「陳老大,你這跟我客氣啥,你一發話我們辦就是了。「小劉笑著說。

「行了爸,你忙吧,那我走了。「

說著,陳默和小劉一起走出了市局。上了陳安國的車,直奔陳默家。

警車上。

「陳默,你挺厲害啊,從那麼兇殘的殺人犯手裡都能活下來。」小劉一邊開車一邊說。

「誒,可惜了,讓他跑了。對了,你們找到的五具屍體都在學校的什麼地方啊?」

「在高一樓,高三樓,辦公樓,浴池,體育館。誒,你沒事問這個幹什麼啊?」小樓好奇的問道。

「沒事,我也是好奇,問這玩而已。」陳默打開了自己的手機,找了找這幾棟樓在學校里的位置,打算過兩天去看看案發現場。他用手指一一劃過這幾個地方,最後停在了昨晚的高二樓。而令陳默意外的是,這六個位置依次連線,所形成的圖形竟然是一個六邊形。

「劉哥,你們是不是明天就收隊了啊。」

「對啊,明天基本上就取證完了,只不過警戒線還要留一段時間。」

陳默看向窗外,皺起眉頭開始沉思。

沒多久,車開回了陳默家樓下,與小劉道別後,陳默背著包回到家。一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背包打開,檢查了一下包里的物品,面具,相機,地圖,一應俱全,什麼都沒少。陳默還檢查了一下相機里的內存卡,也沒少,估計是市局已經把資料全部拷貝下來了。

陳默終於鬆了一口氣,可以說這時候是他這一周里最放鬆的時刻,經歷了這麼多稀奇古怪驚悚可怖的「遊戲」,他可謂是身心俱疲。於是他坐在沙發上,準備先小睡一會。

剛閉上眼,面前突然浮現起小丑男的詭異的臉。陳默嚇得猛然把眼睛睜開,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有什麼事請沒做,然後,把手伸向了兜里的黑色手機。 因為一直在忙筆錄的事,而且陳默一晚上沒有睡覺,現在他的精神狀態可以說非常的差。可是現在的他又不得不去查看一下黑色手機的消息,否則他總覺得不安心,沒法好好休息。

陳默解鎖了黑色手機,直接點進了黑色手機的瘋狂遊戲app。依舊是又好幾條的系統提示直接跳了出來。


恭喜您完成新手任務:真正的惡魔。

是否立即進行任務結算?

陳默點擊了「是」。

遊戲:雙生詭校。任務:真正的惡魔(已完成)。

獲得經驗值200點。獲得積分300點。救出三人,額外增加150點積分。

恭喜您獲得特殊道具:被詛咒的鏡頭。

恭喜您以升級到LV2。

恭喜您解鎖新道具。

恭喜您通過兩次新手試煉任務,以成為本遊戲的正式玩家。

您的ID(遊戲稱號)為:JOKER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