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蘭克,有人來了。”

“他們在這裏做什麼?”

蘇妲己微微皺眉。“它不應該在法庭上嘛。”

現在雙方之間的關係,有水有火的潛力,索蘭克在黑暗中,用了很多軟作家,瘋狂地塗抹蘇氏,現在走到家門,直接來了?

“是的,想和你談談。”

凌羽楓一眼望着蘇妲己,點了點頭。

“讓他進來。”

張天啓點點頭,立即轉身出門。

一會兒,一位名氣高昂的中年男子被帶進來,顯然他在索蘭克的地位很高。

“我是索蘭克東華地區祕書長方大爲。很高興認識你。”

方大爲穿西裝,但不在外面,也不想與凌羽楓和蘇妲己握手,直接坐在他們對面,有種高高的感覺。

“你有多高興?”

凌羽楓不想站起來,頭微微傾斜,看着方大爲,直接問。

方大爲站着不動,表情停滯,沒想到凌羽楓會突然這麼問。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這只是有禮貌的話。

“凌先生很幽默。”

方大爲笑了笑,看着他們,左右來回掃視,有些滑稽,有些好奇,“我不知道,這個蘇氏,主人是誰?”

剛來時,第一個詞就是招惹。

“這不取決於你。”

蘇妲己沒有說話,凌羽楓還是直接說,“說,做什麼,不要等到法院了,現在過來,恐怕沒有好處。”

方大爲真的不知道,凌羽楓該如何應對。

說話和做事,不是按照光明的方式進行的。

“哈哈,在法庭上看到,這無法挽回餘地,”

方大爲微微偏頭,說道:“相信你,你聽說過最近的輿論嗎?”

“蘇氏品牌要發展成今天的樣子並不容易。如果失敗,損失將太大。”


“如果我們,索蘭克給蘇氏一個機會,成爲朋友而不是敵人,這不會很好嗎?”

方大爲坐在那裏,臉上含着淡淡的微笑。

話雖有禮貌,但語調中輕描淡寫和鄙夷,甚至有一點威脅。

“蘇氏集團的發展可以說是一個奇蹟,如果突然被擊倒,滅了今天的成就,我認爲這是非常遺憾的。” 方大爲笑了。“我不認爲你願意爲此付出代價。”

“我們索蘭克並非小企業,我們願意給我們的同行一個機會。”

凌羽楓看着方大爲,笑了:“條件?”

他不想胡說八道。

有句話說不早不息,有句話說沒什麼事不升三寶殿。

這方大爲在上法庭之前,要蘇氏說討論,那肯定不是好心。

“嗯,不完全是一個條件,”

方大爲笑了笑,隨隨便便地說:“蘇氏要想擺脫它,就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

“正如我們說的那樣,我們不需要太多。”

他伸出了兩個手指:“首先,必須將此新產品的專利權轉讓給我們。其次,賠償索蘭克的損失10億美元。”

“夠了嗎?”

凌羽楓問:“我認爲還不夠。”

方大爲大吃一驚。

“只有十億美元。如今,索蘭克的損失似乎不少於十億美元,是嗎?我認爲我們應該賠償二十億美元。”

“凌先生,你在開玩笑嗎?”

方大爲大吃一驚,不知道凌羽楓說了什麼。

不夠?

如果這個已經很害怕的蘇氏願意爲和解支付更高的價格怎麼辦?

“你是在開玩笑。”

凌羽楓說道。

方大爲臉紅了,只是反應,他被凌羽楓打臉了。

“我是真誠地來的,凌先生,”


方大爲並不在乎凌羽楓所說的話,“條件可以商量,這個機會,我們願意給蘇氏。”

現在,索蘭克擁有主動權,他不怕蘇氏。

這麼多的髒水,等着被濺到蘇氏的頭上,他們不會忽略蘇氏的聲譽,對嗎?

當然,他的報價不是最終報價。這需要雙方進行不斷的辯論和談判,但至少,他們必須獲得新產品的專利!

“你能給蘇氏一個機會嗎?”

蘇妲己很生氣。

她從未見過任何人如此無恥。

敲詐,敲詐,給蘇氏一個機會?

儘管支付了數十億美元,但僅憑專利,蘇氏就不太可能向索蘭克支付。

這是蘇氏的東西,他沒有權利拿走它!

她的聲音越來越冷。“我不想給你索蘭克,蘇氏不低頭!”

聽到這話,方大爲的臉也跌了下來。

“蘇總,你可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你要我告訴你嗎?”

“沒必要。”

凌羽楓直接揮了揮手,“讓我們看看法院怎麼說,告訴你,試圖利用資本家的手段,掠奪蘇氏,你真的找了錯誤的人。”

“你…”

方大爲站了起來。


“你知道你錯過了最後的機會!”

“我知道你索蘭克,錯過了最後的機會。”

凌羽楓直接揮了揮手,“送客!”

“凌羽楓!”

方大爲很生氣,唐元鬆讓他儘可能地在庭前,給蘇氏足夠的壓力,迫使他們同意和解,但目前就凌羽楓而言,似乎他們並不知道好壞!

“Pa!”

他沒有完成,凌羽楓前進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方大爲的臉上。

脆!

“我的名字,你應得的稱呼?”

凌羽楓的眉毛之間,透着一股寒意,讓方大爲口中惡意的話,一下子沉了下去,不敢說。

“你……你……”

他猶豫了很久,但沒有說任何字。他只敢掩面,站在那裏,生氣又無助。

“回去告訴你身後的人,索蘭克,我在上面。”

方大爲不知道,凌羽楓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這個世界上,每當有人以凌羽楓爲目標時,似乎最終結果只有一個。

消失!

完全消失!

方大爲不敢多說,丟臉了。

“看來這個索蘭克不是很強大。”

如果他們確定要勝利,就沒有必要派人來壓制他們。

但是派這樣的人不是一個好主意。他們想壓倒別人,而不用看着誰坐在他們對面。

蘇妲己微微皺眉:“羽楓,這個索蘭克背後的人……”

“也許與西北地區的海外部隊有關,他們想在野外開採。”

凌羽楓眯起眼睛,淡淡的樣子。

那時,他委託陳南豐,掃蕩了西北偏遠地區向海外運送稀有礦物的公司。

它一定已經動了很多人的蛋糕。

現在的蘇氏,不僅僅是一項業務,還有不同的責任。

“放心,據我瞭解,宋文江有點有趣。”

凌羽楓笑了笑,“等着看戲。”

說完了,凌羽楓不再記這件事,轉身找小蜜去吃零食。

而方大爲回到公司後,立即找到唐元鬆,面目醜陋至極!

“唐元鬆,那個凌羽楓,不知道是好是壞!他怎麼敢打我!”

方大爲非常生氣。“我們必須徹底破壞蘇氏!”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