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傳授自己術法了嗎?

蕭羽聞言一喜,這可是他一直在等待的。只是……

他抬頭看了一眼周遭那堆積如山的書海,眼中閃過一絲疑惑:「我們就在這裡學習術法嗎?」

「當然不是!」蘇媚兒搖了搖頭:「我可不敢讓你在這裡學習術法,隨便損壞一本書,把你賣了都賠不起!我帶你去後山……」說完,蘇媚兒玉指一點,兩人的身前憑空裂開了一個空間:「隨我來吧!」說完,蘇媚兒已當先走了進去。

「又是空間傳送嗎?」蕭羽見狀苦笑:「看來以後自己以後能省去不少的交通費了!」說完,他也跟了進去。

※※※※※※※※※※※※※※※※※※※※※※※※※※※

「這裡是……」

穿過空間縫隙,蕭羽此時立身於一片碧綠的森林之中,一望無際的樹海綿延千里,舉目望不到頭,林間鳥鳴獸吼,給人以遠離塵囂之感!

「此處名為『血煉山脈』是道靈專門供精英弟子修鍊的地方!」面露震驚的蕭羽,蘇媚兒淡淡一笑,毫不在意地解釋道。

「精英弟子?」蕭羽先是一呆,目光隨即落在一旁的蘇媚兒身上,疑惑不解地問道:「既然是精英弟子的修鍊之所,那師父你帶我到這裡來做什麼?」

是啊!自己剛剛加入道門,甚至連普通弟子也不算是,他不明白蘇媚兒為什麼要帶自己到這裡來學習術法!

「你當然算是精英弟子了!」蘇媚兒沒好氣地說道:「如果擁有散仙之體的人還不能稱為精英弟子,那天下間就沒有精英了!況且……」說到這,蘇媚兒的臉上露出一絲得意:「我蘇媚兒的弟子,不是精英弟子又是什麼……」

看著面露得色的蘇媚兒,蕭羽滿心的鬱悶——她這算是給自己的臉上貼金嗎?

「閑話少說!我們開始吧!」

蕭羽點點頭,隨即又問道:「那我們今天學習什麼?是五靈咒術還是天師符法?」

五靈咒術與天師符法都是道門最基礎也是最常用術法,所以蕭羽才會有此一問。

「那是普通弟子的課程,身為精英弟子的你,學習那個豈不是浪費!」蘇媚兒說完從地上撿起了根樹枝:「今天我要教你的是……」話音落,握著樹枝的手臂猛地一揮,只聽「嗖」的一聲響,那截樹枝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投擲術嗎?」蕭羽愣了愣,繼而道。

「你……」強壓著心中的怒火,蘇媚兒道:「去把剛才那節樹枝撿回來?」

「不是吧?」蕭羽鬱悶地看了看四周:「這裡可是樹林啊!到處都是樹枝……」

「那根樹枝是很好認的!」蘇媚兒強忍著怒火,可當她看到依舊無動於衷的蕭羽時,終於徹底爆發了:「你小子還不給我快去!」

「是!」

說著,蕭羽才不情不願地朝著蘇媚兒扔東西的方向跑去!

樹林之內,蕭羽一邊找尋著樹枝,一邊腹誹道:「哪有這種術法!隨便丟丟東西,就能除靈降妖了嗎?」


他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開始找尋蘇媚兒丟出的樹枝,可隨後,他的表情就變了。

「天啊!不會吧!」

看到眼前這一幕,蕭羽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只見一截樹枝竟然插入了一顆大樹的樹榦之上,沒入一半在樹內。

如果僅僅是這樣,或許蕭羽還並不會感到吃驚,真正讓他吃驚的是,在這棵樹前面的一棵樹的樹榦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手指粗細的小洞,這小洞貫穿樹榦,竟是徹底通透!

太誇張了吧!

蕭羽仔細地打量了一番兩棵樹,最後將目光落在了那根插在樹榦的樹枝之上。

蘇媚兒剛才隨便的一扔,竟然洞穿了一棵足有人腰粗細的樹榦。這……

「看到了嗎?這就是強化術!」蘇媚兒走了過來,一臉微笑地對蕭羽解釋道:「強化術是一種將自身靈力注入到物品當中,使其無堅不摧的術法。它的主要訣竅在於,以自身的靈力與物體內的分子相結合,使其內部的分子碰撞減弱,從而達到密度強化的效果,它的好處在於可以使隨手可見的物品成為無堅不摧的利器,但最大的缺點卻是極度地耗費靈力……」

蕭羽一臉的茫然:「對不起,我是文科生!」

「簡單地說,就是讓你把這根木棍變成了鐵棍!」

「原來如此!」蕭羽點了點頭。

「接下來!我要向你展示的是斂氣術,這也是一種非常實用的術法!」蘇媚兒看了一眼蕭羽,隨後緩緩地閉上了雙眼。

十分鐘后……

望著靜立在自己面前的蘇媚兒,蕭羽忍不住問道:「師父,你該不會是睡著了吧?」

這時候,蘇媚兒終於睜開了雙眼,微笑道:「你看到了吧!這就是斂氣術?」

什麼?!

蕭羽愣了半天,隨即大聲道:「我什麼也沒看到啊?」

蘇媚兒點了點,忽然道:「我差點忘了!斂氣術對人或有實體的妖物是沒有什麼效果的!主要是為針對鬼靈這樣虛無縹緲的東西!」

你丫的是在逗我嗎?!

「現在我將這兩種術法的修鍊方法與口訣告訴你!至於你能不能真正領悟,還需要靠你的鑽研!」說完,蘇媚兒便將這兩種術法的使用方法告訴了蕭羽。

「好了!你一個人在這裡修鍊吧!我還有事,先離開了!」

還有事?怕是回去睡覺吧?

蕭羽苦笑一聲,隨後拿起了一截枯枝,開始修鍊起來!他不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遠處的兩條身影看在眼裡!

「師父,他真的是傳說中的散仙嗎?」

面對鳳舞衣的疑問,李道風點了點頭:「按目前的情況來看,有七成的把握!」

「既然如此……」說到這,鳳舞衣看了一眼遠處的蕭羽,繼而道:「那為什麼要把他送給蘇媚兒管教,要知道她可是……」

「不要對媚兒前輩有偏見!」李道風嘆息道:「畢竟她是目前最適合教授蕭羽的人!也是唯一可以確定他是不是散仙的人!」

「人……嗎?」鳳舞衣的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如果他真的是散仙,你該怎麼辦?」李道風忽然看向身旁的鳳舞衣,低聲地問她。

鳳舞衣搖了搖頭,眼中閃過一絲複雜:「我……不知道!」


「是啊!如果他真的是散仙,便註定了你與他將會有千年情劫……」

輕嘆一聲吼,李道風的身影緩緩消失。而鳳舞衣又看了一眼遠處正拚命修鍊的蕭羽,也轉身離開了。< 「怎麼會這樣?」

望著手中那一直沒有絲毫變化的樹枝,蕭羽的眼中閃過一絲茫然:「都已經三天了! 龍武戰神 !」

這三天以來,每當有空閑的時候,蕭羽便會跑到這裡來學習蘇媚兒傳授給自己的強化術,不過三天過去了,蕭羽竟然沒有絲毫的長進!

「想不到這強化術竟是這麼的難練?」

蕭羽無奈地癱坐在草地上,望著蔚藍的天空,發出一陣低嘆:「看來我似乎太小看道門的術法了!」

「天下間的術法要是這麼容易便能習得!那修鍊者豈不是人人都可以做了?」

正當蕭羽自怨自艾之際,耳邊忽然傳來一聲不屑的冷嘲,隨即一跳曼妙的身影從他身後的樹枝上飛躍而下。

「鳳舞衣同學?」

蕭羽一愣,卻沒想到竟然是鳳舞衣。

「你怎麼會在這裡?」蕭羽忍不住問道。

「這裡是道家的地方,身為道家弟子的我自然能進來!」鳳舞衣瞥了一眼蕭羽,沒好氣地說道。

看著眼前容貌俏麗的鳳舞衣,蕭羽的臉上充滿了疑惑——因為自從他加入道家以後,鳳舞衣似乎一直在刻意地迴避自己,就算見過兩次面,對方也從來沒有給過自己好臉色看,如今她竟竟然找上自己,這讓他頗感意外。


「那你今天……」

「因為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鳳舞衣瞥了一眼蕭羽,眼中充滿了鬱悶:「像你資質這麼差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額——」

「看好了!」鳳舞衣一把奪過蕭羽手中的樹枝,亮在了他的面前道:「強化術應該是這樣的!」

隨著樹枝落在鳳舞衣的手中,原本其貌不揚的樹枝「錚」的一聲發出了一聲脆響,隨即,蕭羽詫異地發現,在樹枝的四周竟然浮現出了一團淡淡的火焰。

這火焰及其地微弱,不過依舊可以清楚地看清其包裹在這節樹枝外,而且最令人驚異的是,火焰包裹住樹枝,竟然沒有受到一絲的傷害。

「好厲害!」蕭羽瞪大了眼睛,面露驚異地說道:「感覺比師父還要厲害的樣子。」

「你錯了!」鳳舞衣搖了搖頭:「蘇媚兒的修為超絕,即便放眼整個道家,能夠強過她的人也是屈指可數,和她相比,我還差得遠呢!」

「可是……」蕭羽將目光看向鳳舞衣手中的樹枝,忍不住道:「可是我怎麼覺得,你使用的強化術,比師父還要厲害的樣子?!」

「這很簡單!」鳳舞衣嘆了口氣道:「因為我們的五行屬性不同!強化的效果自然也不一樣!」

「那我的屬性是什麼?」蕭羽聞言摸了摸身體,忍不住問道。

鳳舞衣看了一眼蕭羽,輕輕地搖了搖頭:「至於你的屬性,我也不是很清楚!」她頓了頓,繼續道:「對了,你想學會這強化術嗎?」

「當然了!」

「既然如此!你先閉上眼!」鳳舞衣看了一眼蕭羽,眼中閃過一絲複雜!

「啊?為什麼?」蕭羽不解地看向鳳舞衣:「難道又要傳送嗎?」

「你不是說你想要學強化術的嗎?」鳳舞衣看了一眼蕭羽,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如果你真的想學習強化術,那麼就乖乖地閉上眼!」

蕭羽聞言,只得無奈地閉上眼。這時候,耳邊再次傳來鳳舞衣的聲音:「閉上眼,靜下心!你只要遵循自己的感覺就好!」

蕭羽感覺自己的眉心一涼,眯眼望去,發現竟是鳳舞衣的手指按在了他的額頭上。

「快點閉上眼,然後嘗試著牽引體內的靈力——」耳邊傳來鳳舞衣的質喝聲。

蕭羽依言閉上了眼,靜靜地回憶與感受著第一次調動靈力時的感覺。漸漸地,他感覺似乎有一股能量順著自己的左眼流入了自己的體內,在這股能量的牽引下,彷彿全身的力量都蘇醒了……

細細地體會著這種感覺,蕭羽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我感覺到了……」說完,他舉起手中的樹枝,喃喃地自語道。

「集中精神,運轉起身體的靈氣,將其灌注到手中的樹枝上……」

就在這時,「錚」的一聲脆響,樹枝的周圍忽然竄出了一團白光。


「我成功了!」看著手中發生異變的樹枝,蕭羽的臉上充滿了欣喜:「我終於練成強化術了……哈哈……」

「哼,哪有這麼容易!」耳邊忽然傳來鳳舞衣的不屑聲。

「什麼?啊——」正當蕭羽準備詢問之際,手中那被白光包裹的樹枝忽然發出一聲巨響,一股龐大的力量席捲而來,頓時將蕭羽震飛了出去。

「這是怎麼回事?樹枝怎麼爆炸了?」望著化為一堆木屑的樹枝,蕭羽的臉上充滿了驚駭——怎麼會這樣?!

「很簡單!」身後的鳳舞衣哼了哼道:「因為你注入的靈力太多,導致樹枝無法承受大量的靈力,自然就爆炸了!畢竟強化術最難的地方,就是掌握它的平衡……」

「原來是這樣!」蕭羽點了點頭道:「原來我把他強化爆了!」

「好了!你一個人在這裡慢慢練吧!等你掌握了平衡之法,你就真正習得這強化術了……」說著,鳳舞衣轉身便要離開!

「鳳舞衣同學……」就在這時,蕭羽忽然喊住了她:「謝謝你特意過來指導我!」

「哼!你雖然只是個半吊子,可畢竟也算是我道家的人,如果你太窩囊,我道家的面子上也不好看!就是這樣……」說著,鳳舞衣也沒多話,疾步地跑開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