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認爲自己問了不該問的話,臉上不禁出現了紅暈。察覺後弗洛克產生了少許罪惡感,他意識到自己應該注意說明的方式,爲此他補上了一句。

“這個問題即便翎不提出我也打算向大家彙報的。不知道的人不只有翎,所以翎不用在意的。”(弗洛克)

此時嵐感覺到了少許違和感,她向自己身旁的爲止看了看終於明白了。今天的會議少了源生對露米婭斯性騷擾的環節,畢竟源生一直坐在自己身旁的爲止,很容易察覺。

“話說,源生和露米婭斯今天不在啊……”(嵐)

“源生啊,他和露米婭斯去獵兵總部了。他以前所使用的武裝似乎修好了,他和露米婭斯去取了。”(萱)

說到這裏萱顯得非常興奮。雖然不知道源生的武裝是什麼樣的東西,只有糟糕的預感…… 【對面世界 獵人總部地下研究所】

源生和露米婭斯在佩洛爾的帶領下來到了研究所深處的一個房間中。他們走進房間後便看到了他們要找的東西……

“你的武裝已經修理完畢,你不在的時候我進行過少量的改造,性能比以前要好很多。”(佩洛爾)

被支架所支撐的是一套全身武裝的戰鬥服,它的外觀和獵人所使用的戰鬥服非常相似,畢竟獵人的戰鬥服原本就是參考這套武裝所設計的。除了武裝本體外旁邊還有幾個支架,巨大的炮口和重型護甲隨處可見。那些全部都是這套武裝的零部件。根據不同的目的武裝所攜帶的裝備是可以變更的。面對這樣的武裝露米婭斯也顯得有些意外。

“這就是源生的武裝?真的沒問題嗎?”(露米婭斯)

露米婭斯會懷疑也並是有理由的。畢竟源生向來一副懶散的樣子,很難想象他穿上如此厚重的武裝。

“呵呵,如果是單行對身體的負擔就放心吧。武裝通過反重力裝置進行各種運動,使用起來並不會感到沉重。即便這麼說能夠用好它的人恐怕也就源生一人吧。以前他可不是這種性格的。”(源生)

源生勉強笑了笑。

“年長了,非常自然得看到了很多事情。呵呵,在不知不覺間就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不過還真沒想到會有一天再度使用它……雖然是在與蝶的決戰之後。拜託了,搭檔!”(源生)

露米婭斯露出了隨和的笑容。

“呵呵,搭檔啊……源生也會說這種話啊。”(露米婭斯)

露米婭斯的笑容中明顯帶有惡意,畢竟這種話源生一次都沒有和她說過。

“以前每次使用武裝時他都會說這話哦。”(佩洛爾)

“的確,對當時的我來說這是非常自然的事。趕緊開始測試吧,可能的話希望能在今晚搞定。”(源生)

說着源生向支撐武裝的支架走去。

【對面世界 09:14】

第二天早上,一度停止的戰鬥再度開始了。列兵們暫時後退恢復體力和魔力,有機會的話可能還會用上他們。


和預測的一樣反對方以四名六階段魔女的陣容進行下一步行動。但是她們並沒有一起行動而是分爲兩組。夜和庫洛姆穿過街道來到了一片高級住宅區。住宅區內的住房全部是二十層以上的大樓,此時兩人的都僵在了原地。雖然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這份壓抑感實在是難以適應。如果是平日的話,他們感知到這份魔力後會毫不猶豫得轉身撤退。但是今天不同。兩人的前方數千米外隱約能看到一個嬌小的身影。與其從外觀來判斷,通過魔力就足以確定。站在那裏是的掌控的魔女權……

見兩人停下了腳步,權便開始主動靠近兩人。在權起步的瞬間庫洛姆不禁向後退了一步。

“是小狐狸!怎麼辦,夜!?”(庫洛姆)

庫洛姆並不擅長戰鬥,此刻她恨不得立刻摘下眼罩將一切推給扎姆洛格。

相比之下黑顯得非常冷靜,當然這並不代表黑沒有動搖。即便是六階段魔女也非常畏懼權等人,即便是兩名六階段魔女一同應對,她們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少勝算。畢竟在過去的戰鬥中多爲圍攻她們的例子絕對不少,即便如此也沒人成功擊敗過她們。

“小狐狸是遲早要擊敗的對手,既然在這裏遇到了也沒辦。全力將她擊敗!!庫洛姆,人形舞會!”(夜)

“不!行不通的!”(庫洛姆)

“稍微分散她的注意就行,拜託了!”(夜)

庫洛姆猶豫了片刻下定了決心。大量人形從周圍的建築中跳出,她們從四面八方對權發起了攻擊。兩條粗壯的尾巴掃過,瞬間燃盡了大量人形。兩隻小狐狸站在權的肩膀上。面對被擊敗的人形庫洛姆的眼角出現了淚珠。成功避開攻擊後靠近權的人形也在絕對區域內被靜止了後燃盡。但是權也因此停下了腳步,就在這瞬間夜一刀橫掃。權兩側的大樓被攔腰斬斷,但是關鍵的權卻毫髮無傷。

“切!果然不行啊……”(夜)

權再度起步全速靠近,情急之下庫洛姆展開了迎擊。成羣的泰迪熊從空中落下對權進行了轟炸,但是任憑轟炸多麼猛烈,卻完全傷不到權。爆炸所形成的火焰根本無法進入權的絕對領域。

“庫洛姆,往住宅區跑!那邊掩體比較多,對我們有利!”(夜)

“明明白!”(庫洛姆)

說完兩人跑進了住宅區,權的目標非常明確。她僅僅跟着夜。在兩人之中要說存在威脅的話就是夜了,她的實力和白非常相近,清晰的頭腦和冷靜的處事態度都讓她成爲了優先擊破的目標。此時兩隻小狐狸已經變成了人形。夜清楚自己已經無法逃出權的視野。就算逃出去了,偷襲也基本是不可能的。夜立刻改變的戰術,她轉身的瞬間花瓣形成的羽翼展開在她的背後,下一個瞬間她揮動了手中的太刀,劍速非常驚人。權周圍的建築瞬間被切碎。就在這時扎姆羅格出現在權的後方。她快速的揮動雙臂,大量半月連續不斷得攻擊權。此時她們完全無法想象擊敗權的局面,一心牽制她。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權的姐姐們再度變回小狐狸的樣子。他們從攻擊的細縫中穿梭,分別向兩人靠近。她們時不時還會用尾巴防禦,面對眼下的局面夜終於明顯得動搖了,就在這一瞬間權行動了。等夜反應過來時權的身影已經不在她的視野內了。小狐狸的尾巴斷去了她的後路,權從側面靠近。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一瞬間。夜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就連回避的餘地都沒有。

“今天沒有草莓蛋糕嗎?”(權)

聽了這話夜也只能無奈得笑了笑。

“呵呵,忘掉了……”(夜)

“那就沒辦法了。”(權)

權和夜擦身而過,下一瞬間夜的身體被白色的火焰包覆了。

“這千年以來我一次沒有一次敗績,就連常年的宿敵露米婭斯也已經成功擊敗。無論你們如何拼命也絕對不可能勝過我!”(權)

此時場外的觀衆全部僵住了,當時撫摸過權腦袋的男生不禁打起寒顫。

另一邊紅和雷琪遇到了普洛菲斯。地面被冰霜凍結,天空被火焰所覆蓋。雷琪和紅虛弱的身影出現在水晶球中。戰鬥的勝負已經非常明顯了。 【對面世界】

詢等人來到了城市的最西邊。這是一片正在開發的區域,到處是尚未完成的建築。還有部分尚未拆除的老建築。這個區域的中心有一棟格外高大的大廈,目前大廈已足足有兩百米以上。這棟大廈和其他建築一樣尚未完成。而蝶就站在那棟大廈的頂端,她展開巨大的黑色龍翼俯視着處於地面的詢等人。

“還是來了嗎?真麻煩……”(蝶)

蝶從大樓跳下迅速來到了詢的面前,她停在了距離地面不到二十米的高度。她環視四周後確定周圍沒有埋伏後將視線轉向了詢,來到蝶面前的人只有權、普洛菲斯、提諾亞以及詢。

“只有你們幾個嗎?”(蝶)

“我們幾個就夠了。”(詢)

這場戰鬥必須由詢做個了斷,這正是此刻詢的廂房。場外不少契約者也明白詢這麼做的理由,但是蝶的頭腦並不好使。與其說不好時,單純是不想動腦罷了。她用手指擺弄起自己的頭髮。

“現在的狀況……我被小看了嗎?”(蝶)

“不,你是西魯菲雅旗下的王牌。在守護者中也屬於非常突出的,你的情報我們多少也掌握了。”(詢)

“那爲什麼?”(蝶)

“所以說了,我們四個人就足夠了。”(詢)

面對詢那自信的笑容就算是慵懶的蝶也感到了不快。

“雖然不清楚你打算做什麼……”(蝶)

伴隨着強大的氣流,蝶的周圍出現了大量魔力。但是今天魔力的形態明顯和平時不同。已經不再是飛行緩慢的蝴蝶而是燕子。紅色、白色以及金色的燕子在周圍來回穿梭,無論是速度還是魔力的濃度都遠遠高於蝴蝶的形態。

“爲什麼平時我選擇蝴蝶的形態?你們難道沒有想過嗎?蝴蝶的飛行速度非常慢,爲何特地選擇蝴蝶?避免魔力的相互碰撞而消耗多餘的魔力?以我的控魔力怎麼可能犯那麼低級的錯誤。今天我可是認真的。”(蝶)

即便是契約者也明白,蝶此刻的魔力量遠遠超出了正常魔女所能持有的魔力。

“放心吧,我們不會讓你失望的。我們不可能不做任何準備就來挑戰。而且……我們不止四人。”(詢)

詢分別看了看身後的三人,她們的臉上都展露着自信的笑容。詢重新將視線轉向蝶。

“契約共鳴!”x4

提諾亞、普洛菲斯以及權的魔法陣同時出現並迅速合併成一個魔法陣。四人的魔力不斷膨脹,黑色半透明的風衣出現在他們身上。但是契約共鳴纔剛剛開始。米多出現在水晶要塞的上空,她的身體被黑色的光芒所包覆。米多揉了揉眼睛顯得有些疲倦。

“拜託,偏偏在我睡覺的時候叫醒我。真是的……”(米多)

米多的黑色魔法陣出現並迅速和詢腳下的魔法陣疊加。詢等人的背後展開了黑色的龍翼。

水晶要塞一個無人的房間內,嵐(未來)獨自通過室內的小型水晶球觀看着戰鬥。她的身體被淡淡的藍光覆蓋。

哥哥……(嵐)

嵐的淡青色魔法陣出現並迅速和詢腳下的魔法陣疊加。淡藍色的光芒附着在詢等人的手臂上,此刻她們的手臂是能夠貫穿鐵壁的利刃。

蒼之騎士團的三女可可·盧麗斯出現在水晶要塞附近的大樓頂部。她的身體被強烈的藍光所包覆。

“詢需要我的力量的話……可以哦,儘管使用吧。”(可可)

可可的魔法陣出現並迅速和詢腳下的魔法陣疊加。絲狀的藍色光芒在詢等人的周圍飄逸着。

因非利亞站在城頭,她展露自信的笑容看着遠方。銀白色的光粉出現在她的周圍,陣陣微風不斷散開。但是周圍的人沒有因爲她魔力的發動而感受到壓抑或畏懼,這是非常溫柔的魔力。彷彿傳達着因非利亞的心情——和我成爲朋友吧!

“終於輪到我了嗎?借用了我的力量可不允許失敗哦!”(因非利亞)

因非利亞自信的笑容將周圍的視線全部拉到了自己的身上,當然她本人是毫無自覺的。


因非利亞的魔法陣出現並迅速和詢腳下的魔法陣疊加,銀白色的光點出現在周圍後詢腳下的魔法陣漸漸消失了。完成契約共鳴後詢等人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烏黑的頭髮表面附着着淡淡的白色光芒,銀色的雙瞳在夜晚散發出微弱的光芒。變化的自然不僅僅是外表,他們魔力的濃度遠遠超越了魔女的範圍。在契約共鳴的狀態下魔力泉是共通的。兩把黑色的手槍出現在詢的手中,權等人也紛紛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他們有一個共同點,武器或身上時不時出現黑色的火焰。那些火焰無疑是和權的火焰具備相同特性的。

天空中盤旋的燕子開始行動了,大量紅色的燕子集中後旋繞着向地面飛去。很快成羣的燕子化身爲規模巨大的火焰風暴。面對這大規模的攻擊詢擡起了右手,將槍口對準了那火焰風暴。扣下扳機的瞬間一道粗壯的黑色光束射出,僅僅一槍就將火焰風暴瓦解了。殘留的火焰也被黑色的火焰燃盡了。即便對象是火焰,權的火焰一樣可以燃燒。

蝶立刻改變了攻擊的方式。成羣白色燕子從天空滑落,對此提諾亞採取了行動。黑色半透明的結界覆蓋了詢等人所在的區域,與結界接觸的燕子們在魔力運作之前就被黑色的火焰燃盡了。提諾亞的護盾也同樣參雜着權的火焰。

詢等人剛應對完一波攻擊,蝶又有了新的行動。一顆直徑千米以上的巨大冰球出現在高空。雖然沒能看到冰球成型的過程,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樣的冰球實在令人難以置信。冰球的表情燃起了火焰,隨後冰球便開始墜落了。而此刻蝶已經移動到了冰球的上方。冰球與地面接觸的瞬間劇烈的相聲和強大的氣流吞沒了整個都市除了水晶要塞和結界以內的區域外,所有的建築都已經消失了。

下一瞬間詢等人出現在蝶的面前,大量的軌跡向周圍不斷延伸。

“還不明白嗎?你已經沒有勝算了。即便對手是龍族,現在的我們也不認爲自己會輸。魔女是無所不能的,相互攜手合作的我們沒有戰勝不了的對手!”(詢)

當然這只是此刻的心情使詢說出了這樣的話,事實上在短時間內擊敗蝶是不可能的。龍族的翅膀是她們魔力最大的容器,那對翅膀對魔力的抗性異常得強大,即便是權的火焰恐怕也無法傷到那翅膀。那對翅膀是蝶最強力的防禦。

“切!真麻煩……不打了!回去休息了!”(蝶)

蝶的行爲翎詢非常意外,他完全沒有想到蝶會在這種時候放棄戰鬥。

“你們準備連續戰鬥幾星期嗎?我可沒有時間奉陪。”(蝶)


詢完全不知所措。

“不,等等……這真的好嗎?你這麼認輸的話反對方的損失……”(詢)

詢的話還沒說完蝶就打斷了他。


“沒問題的。在和你們支持方戰鬥的過程中,反對方的契約者們漸漸發生了變化。由於和迷惑的氣氛讓人都快透不過氣了,你所說的希望……相比他們也看到了吧。此外他們和你們一樣,自己的朋友被誤會絕對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想要解除誤會是理所當然的。”(蝶)

詢完全愣住了。

“……真沒想到會從蝶的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喂!這話什麼意思?夠了,回去睡覺。”(蝶)

說完蝶的身影消失了,隨後詢等人也被傳送到了大殿內。 一個月後,活動正式結束了。詢的戰鬥也暫時告一段落了。他和他的同伴爲魔女和契約者建立了重新接觸的機會。但是對他們來說,這一切僅僅是一個開始。需要他們處理的問題還有很多。當然活動以支持方的勝利告終。自那以後魔女與人類的接觸的機會也漸漸變多了。不過目前接觸的形式和次數都還受到了限制。只有和人類定下契約的魔女才能來到現實世界(不要吐槽……總不至於用地球吧。)。在提恩的協助下,來到顯示結界的魔女無法使用魔力,此外還要得到魔綜管(魔法綜合管理局)的許可證纔可入境。而中心世界將會在特定的時期向外界開放,現在甚至有利用開放時間試圖和魔女定下契約的人出現。對面世界的完全開放恐怕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劉依所計劃的學院也在活動結束後正式開學了。詢等人自然不例外,這所學院向全國各地招收學生,同樣也接受來自外國的學生。學院並非強制,但是魔化的人類在這裏可以得到很多特別的待遇。魔力方面的人才現在還非常欠缺,從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往往能得到不錯的工作。不管是魔力能源話還是佩洛爾所設計的企劃書都需要大量掌握魔力知識的人才。即便是沒有魔力的一般人也是可以在這裏就學的。但是入學的條件非常苛刻,而面向一般人的學科量兩個方向。戰鬥武裝的運用和魔法研究與開發。

一切都結束之後,詢總算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了。在院門前她看到了向自己招手的蓮。蓮展開雙手向他走來,正當詢上前之時蓮卻繞過詢抱住了詢身後的小狐狸。

“哈哈哈,小狐狸終於又見面了。”(蓮)

詢微微張開雙手僵在了原地,這時彥成從院裏子走了出來。

“怎麼了詢……原來如此,想要一個熱情的擁抱嗎?真是孩子氣啊。哈哈哈。”(彥成)

說着彥成展開雙手向詢走來,但是他的擁抱被詢避開了。

“誒?這是什麼意義?”(彥成)

“沒什麼意思……只是,突然產生了寒意身體自然就避開了。”(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