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傢伙,看你這次還不死。”

森林深處,狂暴的凶煞之氣,猶如狂風一般,向四周席捲着而去,那種強大的本源之力威壓,令得這片森林之中所有的聲音都是變得死寂下來,遠處的一些莽獸更是亡命逃竄,它們都察覺到了長吻針鼴的暴怒。

那老金獅狨原本猩紅無比的眼瞳,也在這種凶煞威壓下消退不少,樹皮般的獸臉上,隱約中露出了恐懼之色,雖然現在它剛剛突破到了師級莽獸高階,但眼前的長吻針鼴威勢,絕非自己能比啊!

老金獅狨龐大的身軀蜷縮了一些,利爪恆在胸前,極端忌憚的盯着長吻針鼴,那身軀隱隱有着退後的跡象,顯然是有着逃跑的打算。

“吼!”

不過剛剛喪子的長吻針鼴,顯然沒打算放過眼前的兇手,那冰冷的獸瞳之中,滿是暴怒以及殘忍之色,它長長的暗紅色長鼻,緩緩的摩擦着地面,一股股狂暴到極點的本源波動,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來。

“轟”

那老金獅狨突然轉身而逃,先前殺死小長吻針鼴的那種兇威,在此時蕩然無存,在死亡的威脅下,它顯然早把姬遊釋這個仇敵,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長吻針鼴冰冷的注視着逃跑的老金獅狨,龐大的身軀微微起伏,下一剎那,本源之力散發出的威壓,猶如決堤洪水般暴溢而開。

蘭豆思住大家中秋節快樂,在家的和家人團聚,離家遠的也記得打個電話,最後記得吃月餅啊,哈哈~~~ 璀璨的暗紅色在長吻針鼴身上閃現,一道悶聲響起,只見到那長吻針鼴出擊的速度飛快,似是化爲一道暗紅色幻影。

嗖!

暗紅色幻影,一閃而逝,強烈的威壓,撕裂長空,姬遊釋堪堪反應過來,遠處便有刺耳的撕裂之聲傳來,他舉目望去,只見那老金獅狨已是停止了奔跑,在它紅棕色的後背上,赫然出現了一個一尺左右的血洞。

血洞形成的創傷,詭異萬分,好像有人拿了一個圓形利器,猛然鑿擊在上面,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切下來一塊,以至於傷口上的切面光滑無比。更詭異的則是,切下來的圓形肉塊,不翼而飛。

血洞穿胸而過,透過血洞,可以看到老金獅狨身體內,還殘留着一半的心臟和斷裂整齊的骨頭碴子,原本應該經過心臟流轉的猩紅血液,此時正順着血洞,孱孱流出。

在老金獅狨前方的地面上,長吻針鼴輕甩了甩圓滾滾的鼻子,將上面沾染的血跡盡數甩去,然後才施施然的走回。

砰。

老金獅狨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鮮血流淌一地,不用說,它已經陪着長吻針鼴的幼崽一起去了另一個世界。

一擊,秒殺!

姬遊釋着齊刷刷缺少一塊血肉的屍體,心頭微微跳了跳,對長吻針鼴的兇悍,有了最直觀的瞭解,特別是它的速度之快,只能用恐怖形容。

它的速度之快已經與老金獅狨形成了絕對差距,根本沒等對方反映過來,攻擊已經結束。

姬遊釋心中驚歎着,但萎在地上的身體卻是紋絲不動,甚至連呼吸都停止了,體內運轉的本源之力也被他盡數的收入本源漩渦。

這個時候若是被這長吻針鼴發現的話,恐怕他的下場不會比那老金獅狨好到哪裏去。

不過這時候的長吻針鼴,並沒有什麼心情來料理姬遊釋這種隱藏起來的小傢伙,而是走回那幼崽的身旁,拱了拱它的屍體,發出一陣哀鳴之聲,最後用鼻子捲起它的屍體,向着森林深處緩緩而去。

姬遊釋目送長吻針鼴離開,直到它消失無蹤也未立即起身,而是在靜靜的等待了約莫一刻鐘左右,這才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來。

他警惕的注視着四周,然後快步來到那老金獅狨屍體處,從背後抽出圖魂長劍,切斷起利爪,收集起來。

這樣的力爪,是製作匕首的最好材料,本身質地堅固,而且鋒利異常,拿回部落稍微打磨一番,只要裝上手柄就能當匕首用。

取走老金獅狨身上最有價值,且方便攜帶的材料,姬遊釋猶豫了一下,從囊袋中拿出能夠容納靈魂的魂圖卷軸,輕輕放在老金獅狨的腦袋上,頓時魂圖卷軸升騰起一層光芒。

這是在收集老金獅狨的靈魂體,魂圖卷軸上那一層光芒閃動,說明魂圖卷軸正在自動收集好靈魂體。

這種能夠自動收取靈魂的魂圖卷軸,比思源靈者用靈魂剝離收容靈魂的魂圖更珍貴,可收集靈魂的效果,遠不及魂術,唯一的好處是能夠讓非靈者職業自由收取巧遇到的一些珍貴靈魂體。

姬遊釋反手將收集完老金獅狨靈魂體的魂圖卷軸收入囊袋,又走到扔掉的金花子果樹邊,把原本準備用來引誘莽獸的果子摘掉,做完這些,他剛欲離開,突然腳步頓了頓,略作沉吟,又是來到先前那老金獅狨倒下的地方。

老金獅狨的屍體正在往外流淌着大灘殷紅粘稠的血液,這些血液可是心臟部位的精血,姬遊釋取出一個瓶子,將這些血液小心翼翼的裝了進去,回頭看了一眼長吻針鼴離去的方向,這才轉身迅速離去。


此時,姬遊釋覺得自己急需要找個安全的地方好好思考一番。

經過這幾場戰鬥,特別是最後長吻針鼴,憑藉自己絕對優勢的速度,一擊秒殺老金獅狨的戰鬥,讓姬遊釋感覺到,自己對武技理解,以及在實戰中,用武技發揮出來的實際戰鬥力,遠不該止於此。至於像長吻針鼴那樣,把自身速度對優勢融入到攻擊中去,強化自身攻擊力能力,更是沒有。

這是姬遊釋第一次認識到自己在實戰中的不足,如果用姬遊釋和長吻針鼴對武技運用層次相比,姬遊釋至少還差兩個層次才能達到它那樣的水平。

換句話講,姬遊釋現在的實力,並不是自身對武技的理解有多高深,更多的原因是因爲他修煉的武技本身太過厲害的緣故。而造成武強人弱的原因,則是因爲姬遊釋一直以來,都是按照無恥族長的計劃在修煉,根本沒有意識到到這一點。

姬遊釋保持着半自修的狀態,往殺死金色穿山甲的地方趕去。那裏是和無恥族長約定集合的地方。

在莽荒世界中找個安全的地方,太困難了,姬遊釋一路往回趕,期間看到過很多個洞穴,可他卻沒隨便找一個鑽進去閉關。

這些洞穴,或許臨時當作休息場所還不錯,即使有哪些莽獸不小心闖入,也能夠隨時打發,如果遇見一些赤蛇,花蜘,千足蜈蚣之類的毒物,或許還能加加餐,但是在閉關中遇到這些,只有死路一條。

一路上,姬遊釋腦海中思緒亂飛,今日之戰雖然危險,但驚險過後的收穫遠遠超過預期,特別是對姬遊釋修煉上的啓示,更是意義非凡。

或許是姬遊釋時來運轉,阻礙少了許多,因此一個半時辰後,姬遊釋便是接近了,部落職業者們建立暫時營地對所在位置,姬遊釋望着那遠處簡陋的營地,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姬遊釋的目光望向營地的方向,眉頭突然皺了皺,因爲他見到在那前方的樹林口,正有着十數道身影,那領頭的身影倒是相當的熟悉,正是那小黑皮以及傲芙,在他們身後跟着一些嬉皮笑臉的少年,顯然都是一些未成年職業者。

而在姬遊釋他們發現小黑皮等人時,他們也是見到了歸來的姬遊釋 ,當即滿臉笑意的迎了上來,一行人將姬遊釋堵截了下來。

“小黑皮,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姬遊釋見狀,皺眉問道。

坤玉部落,對小黑皮這些未成年zhiyezhe的保護,非常小心,實力未達到士級,根本不讓走出部落半步,如今小黑皮他們的實力絕對未達到這一要求,對他們的出現,姬遊釋很奇怪。

“呵呵,沒shíme,只是聽說你已經可以獨自狩獵了,我們也想跟出來瞧瞧。”小黑皮笑道。

“你們閒在着幹什麼?”

突然一聲囂張的暴喝,打斷了正準備交流衆人,少年們急忙望去,只見得無恥族長站在不遠處,嚴厲的盯着他們。

“族長大人!”

小黑皮他們見狀,急忙行禮。

“趕緊幹活去,不然下次不用想出來了。”無恥族長對着小黑皮,傲芙等人說道後者等人聞言,猶豫了一下,然後方纔陸陸續續的離去。

見到他們離去,無恥族長這才走向姬遊釋,他望着少年那稚嫩舒服的臉龐,眼光不由下移,看着姬遊釋鼓鼓囊囊的囊袋,兩手搓着,道:“臭小子,出去了這麼久,有什麼收穫。”

看着無恥族長市儈的小人嘴臉,姬遊釋把腰間囊袋直接丟給了他,道:“我閉關去了,不要讓人打擾我。”

姬遊釋說完,扭頭走向一個空閒的帳篷,霸佔了這裏。

因長時間開機,電腦突然半殘,打字都卡的讓我想把它砸了。修理時間不定,這幾天更新會不正常。不過一天一更是正常節奏,如今欠四更,以後補上,請大家諒解。 夜色逐漸籠罩大地,天色黑暗下來,營地之中則慢慢變得燈火通明,無恥族長則帶領着職業者們,埋伏在營地周圍,等着那些不知死活的莽獸上門來。

利用火光,製造狩獵陷阱,這是無恥族長和部落的職業者們最喜歡的一種狩獵方式,可姬遊釋並未參與到這場有趣的活動當中。

在營地黑暗的一角,姬遊釋安安靜靜的盤坐在營帳之內,雙目緊閉,運轉着本源漩渦,淡淡的熒光,在其身體表面閃爍着。

姬遊釋已經在這種半自修的狀態下,靜靜的思考了一天一夜。

一個職業者,如何把自身的實力,發揮到極限?

姬遊釋得出的結論是,首先需要把自身所學武技的殺傷力發揮出來,而且對武技本身的運用,纔是決定自身實力發揮的最基礎因素。

這就好比射箭。同樣的弓,同樣的箭,爲什麼有的人能夠百發百中,而有的人卻射不中一下,這其中的差距,就是對武技的運用所產生。正是因爲存在這樣的差距,所以自身所能發揮出來的實際殺傷力,纔會千差萬別。

能夠達到百發百中的境地,並不是自身把武技發揮到極限的標誌。

長吻針鼴把自身的速度優勢融入到武技中,一擊秒殺老金獅狨就很好的證明了這一點。

百發百中,只能說明用弓箭的人,把自身的武技運用得非常純熟,在此基礎上,想要更進一步,需要把自身的優勢融入到射箭當中去。

比如同樣是兩個射箭百發百中的人,一個人的力氣比另外一個人大,那麼力氣大的人,射出去的箭,自然更遠,不但能攻擊到更遠的敵人,還能在同等距離下,對敵人造成更嚴重的傷害。在戰鬥中,發揮出來的實際殺傷力,自然更勝一籌。這就是把自身力量大的優勢融入到射箭中的結果。

可是把自身的優勢融入到武技中,是不是就能把自身的實力發揮到極限呢?

答案顯然是沒有。

在自己的武技中,融入自身的優勢,只能說明自己把自身的優勢發揮了出來,更進一步的極限,則在把武技和自身的優勢,融會貫通,結成一爐後,在每一次攻擊中,用最小的力量,輕而易舉達到殺傷敵人的效果。

這個層次,讓姬遊釋想到了無招勝有招的劍道。

無招境界的劍道,不存在招式的定義,就好比一個高手,可以輕而易舉的看透另外一個高手的攻擊和劍術,自身實力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地,對劍道有足夠的認識和體驗,每一次看似隨意的無固定形態攻擊中,卻帶有無比精準的攻擊點,控制着全局的攻擊形勢。

姬遊釋目前對自身武技的理解和運用,勉強算是純熟,距離百發百中的境地很近,而造成他強大的原因,完全取決於武技自身的強大。

武技,一般講究的是快、準、狠三字精要,只要把這三個字的精髓發揮出來,武技的殺傷力一般都很可觀,可強大武技,絕不僅限於此。

強大武技,總結着前輩的修煉心得,不但能助修煉者理解更高層次的境界,更能讓修煉者學得相對應境界的招式,儘管修煉者自身的經驗和理解或許不足以完全理解,但至少能夠使用出來,並運用到實戰中去,處產生的殺傷力自然更勝一籌。

姬遊釋所修煉的百巧戰技,就是達到無招境界的武技。修煉者門武技,非常困難,需要很高的悟性,因爲百巧戰技,沒有招式間循序漸進的過渡,一上手就是無招,實戰時,完全沒有固定的招式可言,一切只能看自身對武技的領悟。

從修煉之初,無恥族長引導姬遊釋的修煉方式就是雕刻,從雕刻中學習‘巧’從雕刻中去發揮自身敏捷,精準,靈活的特性。

姬遊釋很清楚,對武技的深層次領悟及運用,是一個長期且緩慢的過程,期間需要經歷無數的實戰來驗證,如果要自以爲自己是天才,光憑藉明白境界就能運用到實戰,自身根本沒有足夠的實踐去充分做到,那結果只有一個,死。

姬遊釋不會自作聰明的認爲,自己知道了什麼是無招的境界,就能夠直接運用到實戰中去,他現在要做的是把自身的優勢融入到武技中來。

或許是姬兵定製的長生級軀體太過完美,姬遊釋的身體,佔據有全面優勢,力量,敏捷,速度,根骨等方面的優勢,超出了平常武者一大截,至於本源之力的精純度和強很到變態的恢復能力,更是遙遙領先於衆人。

這次閉關,姬遊釋便準備這兩項強橫到不像話的優勢,融入到自身的攻擊中去。

想清楚自己未來的修煉方向,姬遊釋鬆了一口氣,前進的道路不應該盲目,選擇正確的方向永遠都比前進更重要。否則,走得再遠,不適合自己,終有一天需要回頭。

感受着本源漩渦中精純的本源之力,姬遊釋不再多說,緊閉雙目,全身心投入到修煉狀態。

姬遊釋自身對武技的領悟,還不足以讓他創造出一門,能夠把自身優勢全部發揮出來的武技。所以這次他想要把自身的恢復能力,本源之力的精純度,這兩項優勢融入到武技中來,當然這需要另闢蹊徑。


這條蹊徑就是從修煉的心法入手,創造出一門增強本源之力爆發力,進而提升武技的殺傷力的心法。

循序漸進,依照不同境界修煉,與姬遊釋這種另闢蹊徑區別,很像兩個射箭的人,同樣都有力量方面的優勢,可其中一個人卻比另外一個人有錢。

沒錢的人,已經達到了百發百中的境界,自身的力量優勢已經融入其中,每一箭射出,攻擊力都高的驚人。而富有的人,箭法很爛,十射五不中,可經人指點,直接把自身的箭矢換成了能夠爆炸的術法箭矢。

在這種情況下,富有的人每射出一箭,即使射不中敵人,箭矢本身爆炸產生的殺傷力,也足以讓敵人頭痛不已。

姬遊釋自身所擁有的高恢復能力和精純的本源之力,就是這份巨大的財富,他或許現在無法把自身的力量優勢融入到射箭中去,可把這份財富轉換成殺傷力,還是能做到的。

這樣做雖然不能把自身的優勢全部完美髮揮,卻至少能夠發揮出一部分,隨着將來他對武技領悟的加深,最終將能達到力量與箭法完美結合的目的。

感受着本源漩渦中,緩緩流轉,慢慢運轉在經脈中,那道連綿不絕的本源之力,姬遊釋心神一動,流淌在經脈中的本源之力,瞬間分成兩股。

他的身體也因爲經脈中本源之力的分流,猛地一顫,一種奇妙的感覺,自分流出瀰漫開來。


姬遊釋沒有心思去管那股子怪異的感覺,他現在的心神,全都放在如何控制本源之力上。

只見姬遊釋雙手靜靜盤坐,雙手相和,心神一動,身體表面藍色光芒閃爍,一絲絲藍色的本源之力,開始在其體表縈繞而出。

流淌在經脈中的本源之力,如同流淌在溪流中的細水,隨着姬遊釋心神變換,在經脈中,分分和和,運轉不暢,前行緩慢,似是不斷有頑石在河道上阻隔造成。

彭。

一聲輕微撞擊。

這兩股本源之力本屬同源,在姬遊釋的刻意分流下,顯然並不容易,因此還不等那分流的本源之力,各種獨立運轉,便有着細微的撞擊聲傳出,兩道剛剛分開的本源之力,便是又撞擊到一起,重新化爲一股。

對於這樣的失敗,姬遊釋倒是並不介意,若是修改心法如此輕易就能成功,他也不會專門返回營地,找個安全的地方閉關了。

電腦依然殘廢,充不進去電,開不開機,如今每天都要抽空在網吧碼字,煙霧繚繞的讓人頭痛,更新速度會非常不穩定,欠更的六章,只能以後補上。請大家多多體諒,蘭豆思拜上。 略微收斂心神,姬遊釋再度開始。

彭。

失敗

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