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梁看看外面,密集的雨點打在擋風玻璃上,全然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塔吊怎麼會倒?有鋼絲繩固定在地上呢!就是龍捲風來了都刮不倒!那個瞿總什麼也不懂,你別聽他瞎叫喚,他自己就管工地的,喊你來幫他找人,病急亂投醫呢!車後頭有一件牛仔外套,你看要不要披著?我聽你說話都哆嗦了。」

趙寶萱想要辯解一句我才沒發抖呢,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的衣服有一大半都沾了雨水,被空調風一吹,頗感寒意,默默的伸手到車尾箱去找衣服。

老梁拿著錄像機往回翻看錄製的片段,找到一個鏡頭截停:「寶萱,我在錄像里發現了一個疑點。」 當蘇捕拿出這三樣能量石的時候,東方修哲的表情立時有了變化,身體不禁向前跨出兩步。

蘇捕一直在留意著東方修哲的表情變化,他原本在想,如果這個少年連這三塊能量石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話,那麼也沒有請教他的必要了。

他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畢竟少年剛剛的那一番評論,給了他很大的啟發,如果能夠從少年的口中找到難題的突破口,那就實在太好了。

東方修哲的眼中光芒閃爍,那是看到寶貝才會有的神采,嘴角微微上揚,似是在剋制著自己的興奮。

「你可認識這三種能量石?」蘇捕手掌微微變換了一個角度,這樣可以僅能保證東方修哲一個人可以看到。

他的這三種能量石,別看只是從原石中取下來的一點樣品,但依舊是價值連城,如果被其他的煉器師知曉了,一定會弄得滿城風雨,到時候陛下怪罪下來,他可擔當不起。

「方怡姐,那是什麼礦石啊,看起來挺漂亮的,怎麼才那麼點?」

白顏顏一臉好奇地問道,先前她可是見識過了「藍夢帝王石」,心中不禁比較了起來,更是想聽聽方怡的看法。

此時的方怡,神色凝重,由於她是一名火屬性的魔法師,能夠明顯感受到老者手中那顆鮮紅能量石的可怕能量。

說來慚愧,以她玄階九品煉器師的身份,竟然那三種能量石一個都不認識。

不過憑藉她多年的經驗推斷,那絕對不是普通的能量石,應該是一種稀有礦石,甚至還可能是稀有礦石中的極品。

儘管蘇捕剛剛調整手掌姿勢,讓她無法再瞧見那三種能量石,但是那種不斷傳遞過來的能量波動,卻始終沒有間斷過。

「你是在和我開玩笑么。我怎麼可能會不認得『萬漿無淚鮮母石』、『極地凝寒玉』、『邪龍墨冰』,這可是稀有礦石中的極品,想不到你竟然捨得將這三樣極品拿出來,還真是信得過我啊!」

東方修哲對於那些珍貴的稀有礦石,可是下過一番苦功夫學習,為的就是想日後有機會能夠得到。

邪邪一笑,東方修哲話峰一轉,笑問道:「有沒有考慮出售,我可以給你一個滿意的價錢。」

「對不起,這三種能量石老朽絕不會出售的。」蘇捕一口回絕了。

這三種能量石。可是給他們陛下煉製兵器的重要組成部分,哪怕只是小小的一塊,都不能失去。

「那可真是可惜了!」看出對方的態度堅決后,東方修哲有些失望地嘆了口氣。

就算交易不能,他也不會與對方翻臉。

「小兄弟,你可否回答我剛剛的問題?」蘇捕將手掌攥緊,為了防止這種珍貴的能量石太長時間暴露於光天化日下。

雖然他在天火帝國地位尊貴,可是在這等魚龍混雜的煉器慶典上,他還真怕被某些人惦記上。

「你是說將它們融為一體么?」東方修哲詢問道。

「不錯!」

「融為一體倒是有幾種辦法。只是你這樣做未免太浪費了,如果是使用這三種能量石製造器具,大可不用破壞,刻印一些法陣就可以了。」東方修哲有些不解地說道。

如果是他的話。會利用這三種能量石相互牽制的特點,布置一個複雜的法陣,將其作為三處的陣眼,如此一來。既可以發揮出三種礦石各自的能量,還可以使其組成一個強大的防護。

「你說你有幾種辦法?」蘇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就是為了讓這三種能量石融為一體。他可是廢寢忘食地研究,都已經幾年的時間了,卻一點成效都沒有。

最近這段時間陛下催的太緊,他的壓力實在是大,畢竟作為天火帝國皇室家族的首席煉器師,如果無法辦好這件事,不但名聲影響,可能還會危及他的地位。

他已經從陛下的態度上隱約揣測到,陛下沒有太多的耐心了。

對於蘇捕來說,那件專門為陛下量身打造的兵器就差這最為關鍵的一步了。

現在驟然聽到眼前這個少年不但有方法,而且還不止一種,他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了。

「哦,可否跟老朽說說,是什麼方法?」

蘇捕激動地走上前,他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知道一種方法就可以了。

「很抱歉地跟你說,我所說的方法沒有一個是適合你的!」

東方修哲接下來的話,相當於給蘇捕澆了一盆涼水。

當然,他這話可不是故意打擊蘇捕,而是事實,因為他所說的方法要麼是運用星羅筆記上的煉器術、要麼需要藉助咒符、要麼就是使用本命之器,無論哪一種,都可以達到融合的效果。

「此話怎麼說?」蘇捕眉頭一皺,神情有些不悅。


「涉及到一些秘密,不能跟你說明。不過……」東方修哲話鋒一轉,接著道,「如果你真的那麼想將它們融合的話,我可以親子為你煉製,不過不是免費的。」

「小兄弟,還沒有跟你自我介紹,老朽蘇捕,乃是『金貴坊』的開創人,要是小兄弟願意將你所謂的秘密透露給老朽一點,老朽一定不會虧待你!」

蘇捕這個時候搬出了自己的身份,為的就是希望能夠動搖這個少年的態度。

要知道在天火帝國,他可是很多煉器師努力的目標

,更是有很多人崇拜他,他也曾數次去『天火煉器學院』視察過,受到了那裡學生非常熱情的歡迎。

他的身份果然很有影響力,方怡與白顏顏兩人吃驚不小,趕忙湊過來問候這位大人物。

然而,東方修哲的表現就非常平淡了,他只是淡淡一笑,然後道:「你就算是天火帝國的皇帝也沒有用,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親自幫你煉製,至於其他的,你就不要再想了,也別妄想通過身份與地位誘惑與威脅我。」

碰了一鼻子灰的蘇捕,一張臉頓時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好半天他才強壓下心中的那團火,冷冷地問道:「我怎麼相信你有這個能力?」

「也罷,看來不給你展露點什麼,你是不會相信的!」東方修哲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手臂驟然伸直,然後在三人那疑惑的眼神注視下,用處了異元素『紅蓮之炎』!

剎那間,方怡、白顏顏、蘇捕三人,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一股熱浪撲面,好似整個人一下子置身於火海之中。

「異元素!」蘇捕脫口而出。

與此同時,方怡的身體一震,目光比那火焰還炙熱地望著少年掌心跳動的「紅蓮之炎」。

「不需要我再證明什麼了吧!」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他使出異元素的舉動,已經引起了其他地方很多人的注意,於是忙把「紅蓮之火」收了起來。

「你竟然擁有異元素,小小年紀就擁有了異元素!」蘇捕可謂是羨慕嫉妒恨,如果他擁有火屬性異元素,何來這麼久的煩惱?

「好了,證明我已經給你看過了,怎麼決定就看你自己的了。」東方修哲倒是笑得很淡然,反正無論對方如何決定,他都不會吃虧。

「報酬是什麼?」蘇捕此時還很冷靜,並沒有急於回答。

「剛剛你自報身份,好似十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如果報酬跟你要少了,對不起你這個身份,這樣好了,幫你融合一次,手續費就收你五百億好了!」

東方修哲再一次發揮出他的獅子大開口,反正要融合那三種能量石,沒有他出手的話,其他人還真是難辦。

五百億很多麼,對於有些人來說會是一個天文數字,但對於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這根本不算什麼。

此時的蘇捕,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這小子在這個地方等著自己,他幹嘛還要自報身份,這不是送上門讓人家敲竹杠么!

然而說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想收已經不可能了。

嘴角抽搐,蘇捕說道:「五百億,是不是太多了?」

「很多麼?你不是那個什麼『金貴坊』的開創人么,還是天火帝國的首席煉器師,怎麼可能會貴呢,對了,你融合著三種能量石不是為了你們陛下么,如此一來,我好像要少了,讓我想想,不如圖個吉利,六百億好了!」

好傢夥,一句話的工夫,又漲了一百億,這錢簡直已經不再是錢了。

蘇捕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想翻臉又不能,憋屈的很難受!

「嫌貴的話你請自便,正好我還圖清閑呢!」東方修哲當真是不賺錢則已,一賺錢就不會是小數目。

「這件事容我考慮考慮。」蘇捕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是在琢磨著,自己要不要動用一下權利,將這個少年弄進宮裡去,到時候,就由不得這個小子不乖乖配合了。

好在這個想法只是一閃而過,並沒有付諸行動,不然的話,整個天火帝國的皇宮,勢必要遭受一場洗劫。

「好,那你慢慢考慮吧,我就不陪你們耗時間了。」東方修哲當真是邁步就走。

「我怎麼再找你?」蘇捕趕忙追問。


「問你身旁的那個小丫頭,她知道去哪裡找我!」東方修哲的聲音隨著他的背影傳了過來。(未完待續。。)


… 錄像機的畫面中,趙寶萱正蹲在地上往密封袋裡裝土,在密封袋的下方,有兩個芝麻大的微弱亮點,一閃即逝。

如果不是反覆看這個畫面,如果沒有人提示,幾乎很難注意到。

「我是在手提上看的時候看到的,」老梁解釋:「手機沒電了,我在錄像機這裡看了差不多十遍,按暫停鍵才恰好能停在這裡。」

趙寶萱手裡拿著剛找到的工作服,正猶豫著是披著還是套上,一看這個畫面,立即把手伸進了工作服的袖子里。

「這是什麼呀?我剛才在那兒好像什麼也沒看到啊!」她看得頭皮一陣發麻,這兩個亮點太像眼睛了:「你們看到了什麼嗎?」

戴著防毒面罩,她的視線所及範圍受到了限制。

老梁搖頭:「小安在那錄的時候,我的注意力都在拽你的那根繩子上,不過那個時候咱們什麼也沒看見啊,要是有個小蟲子什麼的跑出來,按理說咱們都能發現的。」

趙寶萱想起來一件事:「工地里前段時間跑出來一大群老鼠,跟電影里似的,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一轉眼就跑得無影無蹤。」

老梁肯定的說道:「這兩個亮點不是老鼠眼睛吧!你不是學考古的嗎?像這樣的情況你有沒有這方面的說法?」

趙寶萱使勁回想:「我當時光顧著看空氣監測儀上的錶盤了,指針轉的那麼快,說明底下不會有老鼠。」

老梁:「我正想問這個呢,你那個檢測儀能測出來底下是什麼氣體嗎?」

趙寶萱汗顏:「只能測出來空氣中真菌的含量。」

老梁不解:「真菌是什麼?」

趙寶萱憂心忡忡:「黴菌就是真菌的一種,地下的黴菌和我們生活中的黴菌不一樣,地下的黴菌密閉在潮濕黑暗的環境中,我們從來沒有接觸過,對它就沒有免疫力,一旦被感染了,輕的就慢性中毒,嚴重的很快就歐沃了。」

「你說指針轉的那麼快,那這真菌是有毒的?」

「不知道呢。」

「什麼叫不知道?檢測儀壞了?」

「沒壞,就是它的轉法不正常,那個指針要是晃的話,也是在一個差不多的數值範圍內上下浮動,但是我在取土樣的時候看了,它亂轉!剛才在車裡它又好好的!」

聽了半天,老梁也不知道空氣檢測儀到底能測什麼,就知道檢測儀沒發揮作用:「那工地里就沒有小動物,這個可以劃掉!那還有別的什麼可能性嗎?」

趙寶萱盯著定格的畫面:「有,鬼火!」

老梁樂了:「膽小鬼是吧!」

趙寶萱眨眨眼睛:「如果是磷火呢,應該能聞到味道,你們聞到了嗎?」

「有有有!」老梁想假裝害怕,沒裝得像,下一秒鐘就笑出聲:「磷火燃燒的條件,在工地那裡,一條也不符合。」

趙寶萱皺著眉頭:「那我就想不出別的可能性了。阿嚏!」

她打了個小小的噴嚏,轉頭去看窗外:「雨好像小了點,你看得見塔吊嗎?沒倒吧?」 東方修哲走得當真是瀟洒,留下身後的三人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蘇捕在詢問了白顏顏一些事情后,也旋即轉身離開了,看他如此匆忙的樣子,應該是回皇宮去稟報此事了。

很有可能這六百億金幣的報酬都無需他出,心急於兵器的陛下會很樂意出這筆錢的……

東方修哲才剛在一個攤位前停下看一會兒,白顏顏那小妮子竟然又追了上來,看她跑得氣喘吁吁的樣子,應該是挺賣力的。

東方修哲無奈地笑了笑,倒是沒有說什麼。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