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道:「有!就是血脈!我和她之間無法斬斷的至親血脈!」

男子呵笑一聲,道:「原來她只是你的一顆棋子。她可是你的親孫女,真的能下去手嗎?」

老者冷笑,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她的血脈,能讓我變得更強,區區凡人的血親聯繫,在我眼裡只是一個笑話而已!養了她這麼多年,是她該回報的時候了!」

男子沉默片刻,忽道:「彌凌,冥河宗的情況很詭異!」

老者偏過頭,點頭道:「我知道,但是找不到幕後的黑手,除了冥河子之外,還有兩個神秘人在,實力看起來比冥河子還要強!看來有人針對我彌族!」

男子嘆道:「說的是,不過,這件事是彌無戒發來消息的,他想要聯合我們,剷除冥河宗!」

彌凌道:「那就隨他,冥河宗雖然不是什麼強大的遠古勢力,但是我們現在手上的靈神已經不多,不能消耗在不該用的地方上去。」

男子卻是苦笑一陣,道:「只怕沒這麼簡單,【九冥】的實力很強,裡面的靈神也不在少數,僅憑現在的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更何況,冥河宗的事可大可小,如果【九冥】刻意為難,只怕對我們的名聲會有很大打擊!」

彌凌皺了皺眉,胸口處似有一口悶氣,無法發泄,只能猛烈咳嗽一番,眼睛微紅道:「暫時先忍吧,【九冥】鋒芒太銳利,現在硬拼不是上策。唉,如果當初不是得罪了雪族公主,被她一掌震傷,到現在還沒好,區區彌無戒又算什麼!」說到此地,彌凌渾濁的老眼裡,儘是屈辱的不甘之sè!

男子疑問道:「你的傷受的有這麼重嗎?據說那時的雪族公主年紀十分年輕。」

彌凌道:「不錯,當初雪族公主的確年紀不大。但你別忘了,她是天生的靈帝,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達到許多人不敢夢想的靈聖之境!而她十九歲那年,更是一舉突破天神境界,而且還是天神頂峰的力量!說她是亘古第一天才也不為過,十九歲的天神頂峰強者,無論在哪個年代都沒有出現過!」彌凌語氣裡布滿了無奈,還有著一絲恐懼。

十九歲的天神頂峰強者,現在的雪族公主會變得怎樣?畢竟時間已經過去一百年了,以雪族公主絕冠天下的天賦,現在怕是突破了天神境界,達到另一個天地了吧!

男子深深吸了口冷氣,倒也不再反駁,雪族公主,的確是一個無人打敗的神話!

……

台上,中年男子仍是不知疲倦的點著不同的姓名,除了那次彌苦給他的震驚之後,便無人可以給他那種濃濃的震駭之情了。

一開始,接到這個任務時,中年男子以為會覺得十分無聊,只是想不到如今彌族竟然出現那麼多的天才人物,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不過,這些天纔此刻的實力,在他眼裡,也僅僅如此罷了。

在他宣讀下一個名字時,卻是突然愣住了,隨後臉上便現出古怪的笑容來,目光在台下人群中迅速一掃,朗聲道:


「下一個,彌塵!」

人群詭異一靜,聽到這個名字,在場所有人都是不約而同望向那也是一臉愣住的少年。

有的人臉上寫滿了嘲諷與不屑,大有幸災樂禍的意思。也有的人只是稍微望了他一眼,然後閉目養神,彷彿不關他事一般。

被點到名字的彌塵,先是愕然,隨後才反應過來,拳頭握緊的從地上站起,原本平淡的眼sè,如今也多了幾分波動!

他的口中喃喃道:「終於……到我了嗎?」

此刻,容不得彌塵平靜,因為正名的時刻,終於到了!

臉抬起,望向那些嘲笑他的人,心中一陣冷笑與漠然。

很抱歉,這次會讓你們很失望!彌塵暗暗想道,眼裡無一絲懼意!

有些細心的人發現彌塵整個人開起來十分平靜,平靜中隱隱帶了幾分自信之sè,這讓某些有心人大感不解。

一些人實力遠高彌塵的人,對著彌塵境界進行查探,結果他們共同得出一個令人吃驚的事實。

他們,竟然查探不出彌塵的境界強弱!?

這怎麼可能?

部分人瞪大了眼睛,盯緊彌塵的一舉一動,也沒能從裡面發現什麼。


他們這些人大部分都是進入靈者的彌族jing英子弟,如今竟然連一個廢物的具體實力都看不出來,這真是活見鬼了!

中年男子也是滿眼驚奇,台下那些人看不出來,不代表他看不出來,心中微微一笑,暗自評價道:有趣的小傢伙!

彌塵昂首走向白玉石台,全身上下被一股神秘力量包圍,正是他體內的吞噬體質搞的鬼。

最近彌塵發現,這股吞噬之力不但能吞噬別人的靈氣,同樣也能讓別人看不出他的境界,當然,前提是那個人實力不能超出幾個大境界。

不過片刻時間,彌塵就已經走到測靈碑旁,在眾人嫉妒、不屑、冷漠的眼神里,彌塵緩緩伸出一隻已經被磨的銳氣的手掌,對著測靈碑一按,同時雙目閉起,念道:廢物之名,今ri便還給你們吧!

彌塵手按在巨大石碑之上,測靈碑一陣抽動,震動程度遠不如彌苦以及彌鳩等人來的強烈,不過比起以前的自己,卻是不知好出幾倍。

青光倒映在彌塵無悲無喜的臉上,伴隨著測靈碑的顫音,之上凸現出令人幾乎窒息的數據。

「靈力……九,九階?」

也不知是誰先讀出碑上的刻字,整個場地頓時陷入一片死的寂靜之中! ()「這怎麼可能?這個廢物,他,他竟……竟然突破到了九階靈力?!」

「媽的,真是見鬼!這廢物上次還是四階靈力,現在怎麼一下子到了九階靈力?憑這廢物的體質,就算是吃了提升實力的丹藥也不可能啊!」

「說得不錯,這廢物體質幾乎是廢的,丹藥對他根本不可能起效,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娘的,本來還準備看好戲來著,誰知道結局竟然會是這樣,還看個屁啊!」

……台下人群中不斷傳出謾罵與疑惑的聲音,似乎彌塵晉陞九階靈力,猶如天方夜譚一般,是不可能存在的!

想想也是,彌塵原本還是四階靈力,這才大半年不見,就直接突破了五個關口,達到靈力階段的最後層次。要是過了這關,就直接可以進入靈者之境了。

以彌塵原來的天賦,不說九階靈力,半年突破到六階靈力,估計就已經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彌族第一萬年廢材,這外號可不是白叫的。

不過,誰叫他吃了八品丹藥龍血塑骨丹呢?恰巧打開他體內吞噬體質的封印,然後又莫名其妙出現吞噬靈氣的詭異能力,論修行速度,同階之內無人可比!

別看彌塵只有九階靈力,但是煉化天地靈氣的速度,就是五階靈者也是望塵莫及。有著靈力階段的實力,修鍊速度卻堪比高階靈者,彌塵可謂是此中翹楚了。

一般而言,修鍊速度是與個人境界是同步的,但是,彌塵若是修鍊速度大大超過本身正常的修鍊速度,不得不說,在某種程度上,彌塵也算是一個怪胎了。

彌月一臉笑意的看著台上鎮定自若的少年,眼神中充滿了柔和之sè,以及一種連她自己也是不甚明白的甜蜜之情!


這一刻,彌塵等的很久,她也同樣等的很久!

沒有人能體會到彌月此刻心裡的激動,這是她唯一的驕傲!

從很久以前,她就在夢想,有一天,他的哥哥可以掙脫「廢物之名」的枷鎖,做一個頂天立地大丈夫!

如今,夢想成真了,這一切不是夢,少女的臉龐劃過幾滴淚水,為他而流。

只是這淚,不再是傷心,而是驕傲!

……

樓閣上,六長老望著玉石台上的彌塵,頗為意外道:「想不到以他的資質竟然能突破到九階靈力,真是個妖孽!」

六長老一番感嘆,心中驚訝無比,要知道,他可是明白彌塵自小就被人震斷全身經脈,而且下手的人還不是一般的強。這樣經脈被毀,還能突破到九階靈力,怎能不令他驚訝?

經脈一毀,任你天資絕頂,也會一朝淪為廢物,終生等死,不可能突破境界!

而如今,彌塵卻是打破這個觀點,從一個廢物體質,一路突破,歷經大大小小數十場大戰,方有今rì之成就。

彌無戒苦笑著道:「這也算他運氣好,攤上月兒這麼一個妹妹,否則估計他現在還在四階靈力那兒徘徊呢!」

六長老沉默一陣,忽的嘆道:「無戒,rì后對他多多提拔一點吧!」

彌無戒遲疑道:「可是,老族長那裡……」

六長老道:「放心,過去那麼多年,老族長的怒氣早該消了。這孩子從小受了這麼多的苦,是時候補償他了。嫡親與旁親不能結姻的規定也已經被廢除,他的身份倒可以明布出來,不過,那得等老族長出關再說。」

彌無戒點了點頭,又是無奈道:「他的身份公布倒是不成問題,只怕他知道真相之後,會對老族長產生怨恨,到時又會是一個麻煩。從這些年的情況來看,他的xìng子和他父親太像了,以那樣的xìng格還真會捅出大麻煩出來。」

六長老沉吟一下,道:「此事不急,他的身份必須要有人證明,他是嫣小姐留下的親子,再加上老族長與嫣小姐的上面之人,誰還敢質疑不成?」

彌無戒手指一抖,眼裡出現驚駭之sè,彷彿對於那老族長與嫣小姐的上面之人有種莫名的敬畏!

「看情況再說吧,現在當務之急是把冥河宗滅掉,一個低等遠古勢力也敢肆意屠殺我彌族靈神,當真不把我彌族放在眼裡!這一次,要讓中域的那些宵小之徒知道,即便彌族天神不出,彌族尊嚴,也不是他們可以隨便蔑視的!」彌無戒眼中殺機畢露,咬牙切齒道。

六長老玩味笑道:「冥河宗?我記得他們宗派的至強者冥河子是被老九那傢伙一掌打傷的,看樣子,他的傷現在卻是好了。也罷,滅了就滅了吧,不過在彌族的必殺勢力之中,留下一些。」

彌無戒不解道:「為何?」

六長老指了指下方無數彌族年輕一輩,笑道:「留下他們,是為了讓我彌族這一代的年輕一輩得到血與火的殺戮試煉,用他們的鮮血與人命,重新塑造彌族新一代強者!」

老者臉上含笑,但卻依然包裹不住那眼裡宛如冰寒至極的殺意……

「混蛋,這個廢物怎麼可能達到九階靈力!」人群里,一道惡毒的目光狠狠盯視台上的彌塵,滿眼不甘與怨恨!

這怨恨中的少年,身穿毫無遮掩的華衣錦繡,盡顯猖狂之sè。他的臉龐本來十分可觀,可是由於憤怒,他的臉型幾乎扭曲,切齒不已!

彌塵是九階靈力境界的這件事深深打擊到了他,這個少年對著彌塵似有滔天仇恨一般,恨不能吞掉立刻彌塵!

不用說,這個少年正是當初被彌塵混亂心智打敗的彌木!

對於彌塵打敗自己的這件事,彌木一直懷恨在心,他本不是什麼君子,完全是睚眥必報那一類人。

不管彌塵當時是不是因為運氣使然,總之,在眾人面前被彌塵擊敗,彌木覺得這是他一生的恥辱!

在彌木的眼裡,彌塵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廢物,就算那次僥倖贏了他,也不過是用了鬼蜮伎倆而已。他敢肯定,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結局一定會大不相同。

此刻彌塵實力達到九階靈力,彌木也沒覺得有什麼厲害之處,說不定是用丹藥提上去的,這樣不但無益,反而實力遠遠低於同級人士。

彌木這樣惡狠狠想著,今天一定要讓這個廢物好看!

台上,中年男子笑道:「小傢伙,這次乾的不錯哦。」

彌塵道:「前輩抬舉了。」

中年男子笑道:「不,以你這根骨達到這種程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彌塵尷尬笑笑,不發話,正要抬起腳步離開,不料這時一聲不和適宜的聲音忽然響起:

「慢著!」

隨著這一道聲音響出,所有人視線皆是轉望向說話之人,彌塵也是一愣,皺眉看去。

方才言語之人,正是一身華衣的彌木,正滿臉不甘的望著彌塵,就算彌塵不被流放為平民,彌木也要他今rì付出慘重代價!

自以為露出一個很迷人的笑容,彌木從眾人中走出來,對著彌塵yīn陽怪氣問道:「恭喜塵兄通過了測試,可是最近本少爺手癢,塵兄可敢與本少爺一戰?」

(求收藏!求點擊!) ()彌木剛脫出口,彌塵一臉淡漠,看不出他的心裡想些什麼。

這下,可是樂壞了某些人,他們早就看彌塵不順眼,只是他們眼光極高,實力差距太大,否則一定要上去教訓一下彌塵。

此時,彌木的作為雖然令人不恥,但也沒人阻止,反而神sè戲謔的看向彌塵,彷彿都看了彌塵趴在地上哭頭喪臉的求饒聲。

彌塵固然達到了九階靈力,但是彌木實力也不弱,幾月之前就是三階靈者,若不是彌塵激怒他,使他心智大亂,否則還真不是他的對手。

如今,彌木境界肯定是變得更高了,與彌族頂尖天才還有一大段距離不過,對付此時的彌塵應該是綽綽有餘了。眾人這般想道。

彌塵不是笨蛋,自然猜想到彌木心中的想法,無非是當初自己落了他面子,現在想要找回場子而已。而在這裡,一旦他敗了,肯定會受到所有人的鄙薄,丟盡臉面。

輕笑一聲,彌塵暗笑道:這傢伙打得倒是好主意,可惜,誰勝誰負尚是未知之數。結論未免下的太早了!

就在彌塵正要應聲之際,場中又是響起了一聲清冷的女聲:

「彌木,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一個靈者對戰一個靈者都不是的人,難道不覺得羞恥嗎?你要戰,我便陪你戰便是了!」

說話之人正是一直靜坐的彌月,此刻也是站起來,任風吹動她的天藍sè衣裳,秀髮雲舒,冷冷清清,黑sè眼眸,冷得駭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