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的葉子珊、周伊以及謝小燕這三個女人,從她們的臉上卻看不到半點慌亂的神色,因爲在自己一次次的遇險中,總是有那麼一雙溫暖的大手,將自己從險境中給拉扯出來,所以只要有他的地方,她們就不會害怕。

邢月看了一眼還沒搜到這裏的兇徒時,他不由給了遲帥和金仁彬一個眼神,然後便慢慢的等待着那兇徒的到來。

很快在負責邢月這邊的那個兇徒就搜到了他的面前來。

“小子,快將你身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丟進來。”只見談兇徒在來到邢月面前後,便一臉凶神惡煞的對着邢月晃了晃手中的黑袋。

“那個…我的錢都存在卡里了,這裏就只有這麼多了。”邢月一臉“畏懼”的對其說着,雙手在口袋裏摸索了半天后,從裏面拿出了一團皺巴巴的零錢出來,有十塊的、也有二十的、還有一塊的,甚至一毛的都有,

即使有這麼多張錢,不過總體加起來也沒有一百塊圓。


看着邢月手上那皺巴巴,而且還不到一百的零錢,只見那個兇徒一臉的鄙視樣子。靠,沒錢還坐什麼飛機,還裝什麼大款說將錢存在卡里了。

“操你個狗逼的,你TMD騙誰呀,快將錢拿出來。”本來想繞過邢月,去搜刮葉子珊的東西時,他的餘光卻看見了邢月那褲袋,此時露出在外那一紮紅票子時,這歹徒不由一臉憤怒的對其吼道。

“我真沒有了。”邢月的臉上顯出一片“慌亂”之色,而他的手卻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操…小子,你還挺會演戲的呀,我TMD 的看到了,快點拿出,不然老子請你吃槍子。”

對於着兇徒的大聲叫罵聲,很快便吸引了飛機上所有的乘客,就連那些歹徒也不例外,紛紛的都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這裏。

“大…大哥,我真的沒有了。”邢月做出了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一臉“畏懼”的對其回答道。

“小子你挺有種的嗎?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信不信我馬上就弊了你。”那兇徒說完後,就將手中的槍頂在了邢月的額頭上。

“大…大哥….你看不如這樣,我給你看個更值錢的東西,你就放過我吧。”邢月帶着商量的口吻着那兇徒開口說道。

“看什麼?”在兇徒想來,只要是值錢的東西,等下看了,就一定給搶過來。

“看吧…就是這個。”邢月說完,臉上浮現出了一名笑意,然後他側過身,將坐在自己另一旁的一個穿作性感的一個米國女人的衣服,瞬間就從對方的領口給撕扯至肚臍來了。

“啊,我的衣服,流氓。”只聽那米國女人,一下便從自己的座位上給站了起來,而嘴裏用着自己國家的語音,一臉慌亂與害怕的大叫道。

那米國女人的聲音,毫無徵兆的就響起在這機艙裏。

只見對方那高挑的身材,小麥色的膚色,一襲銀色的緊身衣,,此時在她那胸前,卻有條很長私裂的痕跡,而那呼之而出的美胸,此刻暴露在空氣中,引人遐想聯翩,好像在時刻提醒人家,這是具充滿誘惑的身材。

那幾個原本聽到叫喊聲而全神戒備的兇徒,此刻在看到米國女人那誘人的身軀後,不由一臉淫笑,甚至有幾人開始吹起了口哨,就連那半躺在地上還在數着數的挨錢槍男,此時也沒忍住的吞了一抹口水。

常言道,女人是男人的最致命武器,看來一點都不假,就這幾個兇徒一臉淫笑,遐想聯翩的時候,邢月動了,只見他閃電般的從身上掏出一把短小匕首,手臂輕輕一揮,

那還自己目光集中在那米國女人身上的歹徒,突然感覺自己的脖子微微一疼,接着一道熱血就歡快的噴灑而出,他手中的帶着瞬間掉落在地,他用着自己雙手捂着自己脖子,想將那還在向外噴灑的鮮血給制止住,可是一切都晚了,

最後臉上帶着還沒明白過來這是怎麼一會事的神色,身體卻緩緩的向後倒去。

“砰…”最後重重的砸在地上。

而其他的兇徒從那充滿誘惑的身體裏反應過來,在看到自己的同伴倒地時,冷傲月、遲帥以及金仁彬的身體也動了,

只見冷傲月伸出雙手,抓住離自己最近的一名兇徒的雙手,然後往座位下方狠狠的一拉,而她那迎面而上的膝蓋帶着巨大的力道,一下擊在對方喉結上,

只聽咔嚓一聲,那名兇徒就這麼白眼一翻,暈死過去了。

而遲帥和金仁彬在快速的解決了兩個兇徒後,機艙裏的劫機犯就只剩下了那白布男。

遭逢大變,那原本還一臉笑意的白布男,此時卻被震驚之色給佈滿,在看了已經去全部倒下的同伴後,

只見他快速將槍,舉起就對着邢月,他知道這一切都是這麼男子搞的鬼,可是在他剛剛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邢月的小刀已經準確無誤的射在了他的手腕裏,鮮血瞬間噴灑而出,手裏的槍也掉落在地。

而邢月可沒有給那白布男反應的時間,只見他在射出飛刀的同時,他的身體也已經的來到了白布的身前,然後一拳便對着對方的小腹砸去………. “砰….”

邢月一拳將白布男給轟在座椅上,巨大的力道使得那結實的飛機座椅,不停的顫動着,而那白布男更是連苦膽都被打的噴了出來。

“哇…..咳咳…”白布男此時不停痛苦咳嗽着,而他的眼睛此刻卻像看怪物一樣,看着邢月,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原本離自己十幾米,可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下,對方的拳頭就印在了自己小腹之上,這TMD也太變態了吧。

而那個挨槍男在看到兇徒被轟到後,捂着大腿,忍着劇痛,用上了今生最快的速度,向着邢月他們這邊,一臉慌亂的就跑了過來。

看着不停咳嗽的白布男,邢月面無表情的緩緩向着對方走了過去。

而周圍的一些乘客在看到邢月一拳就將對方給轟趴後,他們原本緊張的心裏,瞬間就放鬆了不少,見到此時邢月向着那兇徒走去後,他們的聲音便由小到大的喊了起來。

“打死他…..”

“廢了他,狗日的,敢劫機,我看那狗日活是活動不賴煩了。”

“對廢掉那狗孃養的,雜種…..”

“…………………………..”

這些原本還擔心活不過明天的人,此時竟然都一個一個的像打了雞血一樣,一臉混怒的對着那白布男叫囂着。

看着向着自己走過來的邢月,那白布男忍着手上和小腹傳來的劇痛,掙扎的便慢慢的爬了起來,讓後一咬牙,將插在手腕上的小刀給拔了出來。


“啊….”

那白布男咬牙,悶叫這,而他而上的汗,已經被疼的大顆大顆的向外貌着,不過即使這樣,對於依然咬着牙,沒有叫出聲來,一看對方就是個狠角色。

看着對方的舉動,邢月也不由在心裏對其暗暗的佩服了一下,不過爲了可以安全的着陸,自己至少也要將對方打的不能動彈爲止。

只見對方將手腕上的小刀,在拔出來後,並沒有將其扔掉,而是將它握在手裏,一臉兇狠的看着邢月,而手裏的刀尖就對着對方。

看着白布男的動作,邢月的腳步沒有半點停留的意思,依然慢步的向着對方走去。

“媽的,沒看出來,你還有兩下的嘛,只不過我看你能裝逼到什麼後。”當白布男在說完最後一個字後,他的人也同時的向着邢月閃去,而他手裏的小刀,便夢的對着邢月刺出。

“呵呵…被你猜對了,我真的有那麼兩下。”看着對方向着自己刺來的小刀,邢月不由一臉的邪笑着,

然後他的身體便輕輕的往旁邊一傾斜,就將對方刺向自己的小刀給避開,而他那由下往上的拳頭便也再一次的轟在對方的肚子上。

“砰。”

“啊…..”

然而這一次,那白布男的身體並沒有像起先一樣飛出去,而是弓的像一個蝦米一樣,貼服在邢月身體的一側,仔細看去,那白布男腳已經此時卻是離地,他的身體好像就這麼懸空在半空。

最後只見邢月的肩膀微微一動,有了一點寸勁後,那白布男的身體就好像炮彈一樣,依然弓着身體,快速的向着後面飛去。

“砰….”最後便狠狠的砸在椅子上。

“咳咳…”白布男的嘴裏伴隨着鮮血,就這麼揹他給噴咳了出來。

“束手就擒吧,我敬你是一條漢子,我也不想讓你太過難看。”看着依然想掙扎站起來的白布男,邢月站在原地淡淡的對其開口。


“咳咳….我知道你有那個本事,不過……”說到這裏,那白布男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猛的把胸前的衣服一拉,

只見他的胸前,此時卻被一個自制的**給包裹着,而且在那**的上方,有個微微凸起的圓點,看來這個圓點就是引爆着**開關裝置。

白布男的臉上此時涌出了瘋狂的笑容,然後看着站在不遠處的邢月繼續開口說道:“咳….你TMD不是很屌嗎?有種你走上前來試試,你繼續屌呀,只有我着手輕輕的一按….嘿嘿…..。”白布男將一跟手指放在了那按鈕處,而他的話並沒有繼續開口說下去,因爲下面的話這裏的所有人都知道。

在見到對方胸前那**的一剎那,邢月的眉頭就不由輕輕的皺了下,看着白布男將手放在放在按鈕處後,邢月的腦海飛速的模擬運轉了着,可所想出來的結果都被他給一一否定了。就在邢月還在沉思的時候,而周圍那些原本對着白布男喊打喊殺人,立即閉緊了嘴巴,一臉驚恐與害怕的不在敢出一聲,如果自己的語言在刺激到對方後,那後果就不堪設想。

“咻….”小刀在機艙裏,閃過一條長長的光陰,然後快速的向着邢月飛來。

看着向着自己飛射而來小刀,原本想避開他,就在他的身體在剛剛一動的時候,他的餘光便看見了站在他身後的冷傲月,

如果自己閃躲而開,那站在他後面的冷傲月更本來不及閃躲,所以對方必定會受傷,

在想到這裏後,邢月原本已經閃開的身體,便再一次的回到了原位,只是在小刀快要刺中自己的心臟部位時,他將自己的身體微微調動一下。

“噗…..”

小刀最後穩穩的射插在,邢月肩膀上,鮮血瞬間飛濺而出,看着小刀插的位置已經深度,邢月不由在心裏微微的想到。“還好,沒傷及骨頭,不然這次的SY之旅,可就有點不好玩了吧”

剛剛邢月的動作,在周伊,葉子珊看來,那就是中刀後,邢月疼痛所帶來的顫動表現,可在冷傲月着刑警隊的隊長眼裏,他可是清楚明白很,對方可是爲了她,才捱上着一刀。

只見此時冷傲月,緊盯着邢月的後腦勺,一臉迷茫月擔心的表情,此刻她的臉上盡顯無疑,腦袋此時也竟是對方爲自己出頭,和接吻的畫面,久久 不成散去。

“邢月….”看着邢月受傷,葉子珊、周伊、謝小燕以及遲帥兩人,都不由一臉擔心的對其喊道。

“我沒事…”邢月擡起一隻,阻止了想要上的葉子很周伊,而他的眼睛卻始終沒有離開過那白布男將手放在**的上的按鈕上。

邢月腦袋依然在想辦法,在想一個可以一舉兩得的好方法………………….。 “靜”

此時的機艙裏,沒有人敢發出一絲聲音,而他們此刻連眼睛都不敢炸一下的,將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半躺在地上,胸前綁着**的白布男,因爲他們怕自己在眨眼的那一剎那,自己就和這世界說拜拜了。

“哈哈…..一羣孬種,你們在罵呀。”白布男一臉瘋狂的大笑着,而他的放在那按鈕上的手指隨着身體顫抖而不停的抖動着,


看着白布男那手指抖動的節奏,那些乘客們的心也跟着對方手指快速的顫抖了起來。媽的,你笑貴笑,可你的手不要抖呀,萬一一不小心按下去了,那我們不就咔嚓了呀。

對於那白布男瘋狂的咆哮聲,邢月站在原地不爲所動,而他的目光也依然的緊盯着對方,像這樣場景,這樣的生死關頭,邢月是經歷的太多太多,只有唯一的冷靜判斷分析,他們活下來的可能,不然他自己早就死過千百回了。

“你…我要你,馬上給我跪下來,不然我離開引爆**。”對於眼前的邢月,白布男的心裏此時是充滿了極度的怨恨,如果不是他,這一切都會很順利,現在被他搞得一塌糊塗,他也知道等待自己是一條死亡之路,

不過即使這樣,他也要在死之前,好好的羞辱對方一下,以解他心頭只恨。

“哦…你真的要跪?”在說話之際,邢月的身體便往前輕輕的移一下,在往前一步,他就有絕對的把握,在對方引爆**前,將其擊殺掉。

“媽的…如果你在敢往前半步,我立馬就引爆**。”看出邢月的意圖後,白布男一臉扭曲的對着邢月大聲提醒道。

“如果我跪了,你就可以放過我們嗎?”邢月停止準備邁向前的步伐,站在原地一臉認真的對其說道。

“哈哈…..不要給我講條件,要不是因爲你,大家都會相安無事,現在…哼…我最後在說一句,給我馬上跪下。”在大笑之後,那白布男的語音一轉,便猙獰的對着邢月咆哮道。

聽到白布男那極度混怒的語氣後,周圍的一些乘客,都不由將目光轉移到邢月的身上,而且嘴也對其說道。

“小兄弟,你快跪吧,要不然對方會引爆**了。”

“對呀,大丈夫,能屈能伸,你就聽他的話,快跪下吧。”

“是呀,我們這麼多人的性命,可都掌握在你的手上的,你就快跪吧。”

“對呀.要不是你,我們就舍一點錢財,現在都是你,才弄得這般田地,你還不快跪下….”

“是呀….是呀…是啊……”


“……………………”

在涉及到自己的生命財產有關的事情上,人性那貪念邪惡的一面就完全的暴露了出來,很顯然,此時在飛機上人,就是這樣,在感覺沒有威脅到自己的生命以前,他們將邢月視爲英雄,而反正,他們便將一切矛頭都指向了對方。

“呵呵…這麼說來,現在都是我的不是咯,那既然這樣,我爲爲何還要跪。”邢月將那凌厲的目光,一一掃過周圍的乘客,

看着邢月的目光掃來,那些乘客的眼睛,都不由紛紛的閃躲開來,而且身體也不知覺的往後退着,因爲對方的眼神太無情、太冷血、而且也太可怕了,讓得他們不敢不避之。

而周伊、冷傲月、葉子珊、謝小燕已經遲帥兩人,此時也都一臉憤怒的看向了周圍的乘客,心裏卻爲邢月無比的心痛着。

“哈哈…..這就是你所爲強出頭的結果,怎麼樣,很混怒,很心疼吧,哈哈….”看着乘客沒對邢月的指指點點,那白布男便更加的瘋狂的大笑了起來。

“呵呵….我邢月不跪天,不跪地,你要引爆就引爆吧!不過我看你按了那個按鈕也不炸,線都沒接好,還敢來劫機。”邢月一臉不屑的對其冷笑道。

線沒接好,不可能呀,在上飛機只見我還特意的檢查了一下呀,難道是對方騙人,還是剛剛在被打的時候,不小心扯斷了。在看到邢月那不像是開玩笑的表情後,白布男便疑惑的底下去看時,

“媽的,上當了。”看着完好線路,白布男才知道自己相當了,才反應過來的他,就準備引爆**,可是這一切都太晚了。

因爲就在他剛剛低頭的那一瞬間,邢月單腳使勁一跺,身體在機場裏留下一串殘影后,人就已經來到了白布男的跟前,然後便閃電般的伸出一隻手,抓住對方放在那**之上的手腕,

咔擦,邢月就將其擰斷,斷骨的聲音,和白布男的慘叫聲,聽着機艙裏其他的乘客毛骨悚然,背心發麻,

而在看到那白布男被制服後,原本想開心大叫的乘客們,此時有閉緊了嘴巴,臉上的也快速的涌起了畏懼之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