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這馬老三還有更深厚的背景和後臺,但具體什麼背景後臺我就不知道了!奇怪的倒是前兩年,王不凡退出了馬老三的‘川幫’,不過他還擁有‘川香園’的股份,只是不再參與管理,這裏面具體原因,我不太清楚。這個王不凡,絕頂聰明,跟馬老三分開後,馬上就開了一家中式快餐店,沒幾年就在濱海乃至T省,連着又開了十幾二十家連鎖分店,就是那個‘儂家’快餐連鎖。對了,莫少,就是今天早上咱們去吃早餐的那家店,裝修不錯,還經濟實惠!”

“哦,‘儂家’,我知道!”

莫嘯天想起了早上去的那家快餐店,當時自己就覺得那家店面的格調不錯,經營模式也很有特點……不過,讓莫嘯天真正感興趣的,是“儂家”的老闆王不凡這個人物!

“對了,馬老三的公司總部在什麼地方?”

“就在前天晚上蟠龍路被砸的那家店樓上,五樓,後面停車場裏有電梯上去!莫少,你……你想幹什麼!?”

“別多想,我只是問問而已!來,來,來,喝酒,喝酒!喝完酒你繼續說!”莫嘯天端起了杯子,自己先喝了一大口。

其實,在京城的時候,“老特務”歐陽旭就已經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將濱海市乃至整個T省盤根錯雜的關係和情況都向莫嘯天介紹了一番,他甚至還提到了公安部副部長張國高兒媳馬娟娟的哥哥,濱海川幫馬老三這個人。但歐陽旭所處的層次與段虎是不一樣的,因此他們認識的角度也就各有不同。

莫嘯天將他們所提供的資料彙總之後,對濱海以及T省的社會環境和黑道狀況也就會有一個更加全面更加詳實的瞭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話任何時候都是經典。

莫嘯天當然還記得“老特務”歐陽旭對自己說過的一句至關重要的話,他說:

“考慮到你單槍匹馬,我個人私底下幫你一把,到了T省後,如果你需要,我給你一個人,這個人是我多年前根植在T省的一個眼線,也是國安部在編外勤,但無特殊情況,我很少啓用他。這傢伙也拿了咱國安部快二十年的工資了,也該做點事情了!此人你儘可以放心使用,如果遇到他,你只要說‘你家不如他家,他家不如我家,我家不如儂家’,他就會知道怎麼回事了!”

……

晚上十點,樑戈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段虎則已經鼾聲如雷。莫嘯天找了個藉口,回到自己屋裏,拿出那根甩刺揣進皮夾克內袋,然後出門下樓,獨自一人離開了康莊小區。莫嘯天沒有忘記,他曾經對那個黑衣大漢說過,三天之內馬老三得賠自己一臺新車!

雖然段虎並不在意那輛捷達的損失,莫嘯天也是一時義憤填膺口無遮攔,但既然說出了口,無論對錯,那就得當做一回事,必須看到結果,否則當初就不能說!今天是第二天了,也就是說,明天是最後一天,莫嘯天必須要看到自己那句話所帶來的結果!

唉,當初還真不該說,害的老子現在不得不爲這句話,這點小事去討要什麼結果,老子也真他媽像一頭剛剛放出來的餓虎,飢不擇食!

看來,得好好端正一下自己的心態,凡事是得三思而後行,來日方長嘛!

不過吃飯時聽了段虎介紹的情況之後,莫嘯天的腦海裏突然就又有了一個新的設想,或者說是一個新的計劃。他覺得自己目前首先要做的事情,往通俗一點來說,那就是得必須儘快掙錢,而且是大筆的錢!可不能坐吃山空,一定要想法子利用三個老傢伙給自己的那筆錢來發展自己的經濟大業。


“暗夜計劃”雖然沒有限定具體的操作內容,但是這個計劃的最終目的,莫嘯天卻是瞭然於胸。整個計劃的具體籌劃和操作實施,都需要莫嘯天自己來把握。當然,在莫嘯天的腦海裏,也早已經勾勒出了一幅宏大的藍圖。但這幅藍圖要成爲現實談何容易,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困難需要克服,更爲重要的,也是必不可缺的,就是還必須要有強大的經濟基礎和實力來做爲其後盾!

三個老傢伙給自己的錢雖然數額不小,但是要靠這筆資金來實現這幅藍圖,那就還實在差得太遠太遠!不過,依靠這筆資金來發展自己的經濟大業,應該是綽綽有餘的,你他媽總不能把華夏銀行當做自己家開的,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吧?

莫嘯天很知足,三個老傢伙給自己的操作平臺已經夠大了,剩下的該是自己如何發揮的問題!今晚,莫嘯天決定去會會這個濱海“川幫”的馬老三。

而這天晚上,鬱悶且惱火甚至憤怒的馬老三,又把王不凡給叫到自己的辦公室裏來了。

王不凡坐在馬老三的辦公桌前,眼睛盯着桌上那臺電腦液晶顯示屏,那裏正播放着段虎暗錄下來的那段視頻……

“媽勒個B!怎麼拍得那麼清楚呢!?好像還特意告訴人家我川香園煉剩油哦!一幫蠢材!”馬老三坐在茶几邊上,手哆嗦着,拼命地吸着雪茄,真個是氣得七竅生煙。

“這麻煩大了!就算電視臺不播,讓人家傳到網上,你川香園也要關門!你光想到掙這個小錢,也不考慮後果,這下好了,你麻煩來了!”

“凡哥,你也曉得,五個店的用油量那麼大,一年下來數字也不小哦!”


王不凡看完視頻,返身走到茶几前坐下,端起了茶盅,“這個錄像怎麼來的?”

“下午有一個人到店裏,給服務生一張碟片,讓他轉交給我,然後就又給我打了個電話!”

“他開口啥子條件?”

“六十萬!媽勒個B,獅子大開口,說今天晚上十二點鐘之前不把錢打到他卡上,十二點鐘過後他就馬上把這段錄像發到網上去!”

“沒得商量?”

“最後談到五十萬,說只要收到這五十萬,他馬上就把這個錄像銷燬掉,媽P,老子不心甘哦!”

“用啥子方式付錢?”

“銀聯網上轉賬,那個賬號就在桌子上!”

“這個記者也算是個狠角,他抓住了你的心理,你還不敢報這個案!現在還不是報不報案的問題,如果這個錄像真的發到網上去了,對‘川香園’來說就是個滅頂之災,客人跟風一抵制,不關門纔怪!”

“那就乖乖送給他五十萬?”

“讓我想想……就目前來說,還真沒得啥子好辦法……”

“那凡哥你說啷個辦?要是這段錄像網上一發,明天‘川香園’的生意就真的玩完嘍!”

“我看還不止哦!現在國家對這個‘地溝油’抓得那麼緊,濱海工商局,衛生監督局本來就難對付,這要一上門,別說開門營業,罰款都會罰死你!”

“沒得那麼嚴重吧?這……凡哥,你說啷個辦?”

“……” 王不凡好一陣子沉默才說:“依我說,給他錢,先封了他的口再說,然後慢慢來再想辦法要回來……只有這樣嘍,要不然損失絕對不止五十萬!”

“還能想啥子辦法要回來呢?”

“那是以後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眼前是要度過這個危機!”

“那……好吧,媽勒個B!我馬老三的的錢那麼好詐嗦?”

馬老三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號碼,不一會兒,一個頗有些姿色,看起來十分妖冶的中年女子推門進來了,“靜子,你按照我桌子上那個卡號,馬上從網上轉五十萬過去,轉完了告訴我,我給他打電話……”

馬老三心裏那個痛哦!

“老闆,賬上就五十多萬流動資金嘍,明天還要付酒商的錢……”被馬老三叫做靜子的這個女子說。

“媽勒個B!老子要你轉你就轉,滾!”馬老三火冒三丈,一肚子的委屈全部傾瀉在這女人身上。

女人身子一哆嗦,趕緊轉身,扭着肥碩的屁股就出去了……可立刻她又推門進來了,一路小跑着到了馬老三辦公桌邊,拿起來那張寫着卡號的A4紙,聲音怯生生地:“老、老、老闆,是這個卡號不是?”

“是,快去!”馬老三沒好氣地回答。

等那女子出去,王不凡一邊給自己和馬老三的茶盅裏續上水,一邊慢悠悠地說:“老三,莫急躁,我看,通過正當途徑或是威脅手段要回這個錢都不太合適,因爲你有把柄抓在別個手裏!唉,讓我想想再說吧!”

馬老三端起茶盅,眼睛眯縫着,喘着氣沒有說話……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了,一個穿着皮夾克,牛仔褲,黑皮鞋,身材高大健碩,相貌非常英俊的小夥子走了進來。

“你是哪個!?”望着這個不速之客,馬老三莫名其妙,轉頭看看王不凡,王不凡卻也是一頭的霧水。

小夥子像回到自己家裏一樣,一屁股就在沙發上坐下來,看着馬老三,他眼睛裏霎時冒出駭然的兇光,他問:“你就是馬老三?”

“……”

“我就是斷你手下腿腳的那個人,我叫莫嘯天,T省衛視的!”莫嘯天大大咧咧的架起了二郎腿。

“啊!?……你是怎麼進來的?”王不凡心下一抽,沉聲問。

“我要想進來,恐怕這裏還沒有人能夠攔得住我,包括你!”

看此人那器宇軒昂的模樣姿態,莫嘯天斷定這個人就是王不凡,於是他又接着問,“你就是王不凡吧?傳說中的太極拳高手?”

“你知道我!?”王不凡心下奇怪。

“來人!”馬老三大叫。

“等下……”王不凡招手想阻止馬老三,但門外很快就進來了五個黑衣大漢。

“他是怎麼進來的!?”馬老三指着莫嘯天惡狠狠地朝五個黑衣大漢問道。

“……”

五個黑衣大漢望着端坐在沙發上的莫嘯天,一臉的疑惑。

“給我趕出去,打!”馬老三氣急敗壞。

“住手!老三,你莫急!你們五個先出去!”王不凡語氣如常,不慌不忙。

莫嘯天不由地朝王不凡深望了一眼。


王不凡的威信果然到位,那五個黑衣大漢看了看馬老三,見馬老三沒有出聲,也就退了出去。其實王不凡心裏很清楚,他查驗了三毛和那些人的傷勢,如果此人真是前天晚上傷了三毛那十幾個人的煞神,那這五個黑衣漢子,或者說再多上來五個十個,也都是來送死的!

王不凡用熱開水燙了個茶盅,續上茶水,用鑷子夾着遞到莫嘯天身前茶几邊上,嘴裏依然不緊不慢地說:

“兄弟,我不知道你來找馬總是何用意?按理說,我王不凡已經退出了川幫,就不該多管閒事。但是,馬總是我的結拜兄弟,這川香園呢,我也還有點子股份,所以我也就不能不過問。前天晚上的事情,是馬總不對,我也正在說他,但現在五十萬塊錢已經給你那位記者兄弟轉過去了,你還想要怎麼樣呢?”

“什麼五十萬塊錢!?”莫嘯天被王不凡說愣了。

“你不知道嗎?你那個記者兄弟用那段錄像要挾馬總,要馬總給他轉五十萬塊錢,否則就將那段錄像給發到網上去!考慮到店裏的生意,馬總也確實沒有其他辦法,也就只好把五十萬塊錢給他轉過去了!”

“有這種事!?”

莫嘯天非常震驚,不會吧,段虎還能有這樣的手段和心思?

“你如果不相信,這樣,你打個電話問問你那個記者兄弟吧!”王不凡繼續說道。

莫嘯天心想,人家這也說得合情合理,不算過分,如果段虎真的這麼做了,自己也就真不好再做什麼了!所以,莫嘯天馬上就拿出手機,撥通了段虎的電話,那邊段虎半天才接……

“虎哥,你是不是找馬老三要錢了?”

“什麼錢?沒有啊!”電話那頭段虎莫名其妙。

“真的!?”

“真的!我什麼時候找他要什麼錢了?”段虎看來還很是委屈,“我草,馬老三是不是又想出什麼鬼點子來了!?”

“沒事了,晚點我再跟你說!”

莫嘯天掛了電話,他很相信段虎,所以他看了看馬老三,又把眼睛盯在了王不凡臉上說,“你們被人坑了!我可以擔保,我那個兄弟絕沒有要挾你馬老三五十萬塊錢!”

“你說什麼!?”聽了莫嘯天的回答,王不凡和馬老三兩人都驚得站起身來。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這件事情不是我那兄弟做的!”

“快叫靜子進來!”王不凡朝馬老三叫道。

“來人!”

幾個黑衣漢子又出現在屋裏,馬老三朝他們嚷道,“快點,叫靜子進來!”

不一會兒,那個女子就慌張張地進來了,她不知道自己哪兒又錯了。

“錢轉了沒有?”

“轉了,轉了!”女子趕緊回答,心道,幸好自己做事情麻利,要不又會被罵死!

“我日你媽勒個B!你平時做事就像個烏龜,今天啷個就變成奔馳汽車了呢!?”

馬老三癱坐在了沙發上……

“莫急,晚上轉賬應該沒得那麼快到賬,這樣,靜子,你帶好相關證件,明天一大早就守住銀行門口,一上班就去找銀行領導,就說我們的錢轉錯了,要取消,看看有沒得用。”王不凡還是一副很鎮定的神態。

這王不凡遇事不慌不亂,莫嘯天看着他暗暗點了點頭。

“好,好,好……”靜子抹抹額頭上的汗,媽耶,我怎麼橫豎都捱罵啊?靜子忙不迭地答應着退出屋去,那屁股扭動的頻率更快了。

“不是你那個記者兄弟做的事情,那會是什麼人?這個錄像又是從哪裏來的?”馬老三陰冷着一張臉說。

“這些問題暫時不是我該考慮的問題,我說不是我那個兄弟做的,那就絕對不會是他做的,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莫嘯天直盯着馬老三說,“好了,這事先放一邊,現在該說說我來這裏的目的了!”

“你打傷了我十幾個人,我還沒有找你麻煩,你倒來找我唧唧歪歪,你小子真不曉得天高地厚哦!”

實際上,馬老三這個草包倒是真有點不知天高地厚。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