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從戒指裏面,看到戒指外面的,只有陽頂天這戒指主人,越芊芊是看不到外面的,她突然在井邊出現,還有些懵呢,道:“這是哪裏呀。”

“這裏是紅樓夢,大觀園。”

陽頂天暫時不想跟越芊芊說清楚,這東西太玄了,會弄亂越芊芊的心智。

越芊芊果然笑起來:“什麼呀?”

“什麼什麼呀?”陽頂天摟着她:“我是寶弟弟,你是寶姐姐。”

越芊芊咯咯笑:“你不喜歡林妹妹嗎?”

“不喜歡。”陽頂天連連搖頭:“尖酸刻薄就算了,而且又幹又瘦,我喜歡豐滿一點的,尤其是屁股。”

越芊芊在他懷中笑得發軟,不過也確實是好奇:“這裏面古香古色的,是哪家的園子啊,不會真是大觀園吧。”

“本來就是大觀園啊。”

陽頂天笑着,帶越芊芊逛了一圈,園林精緻,曲徑通幽,小中見大,讓越芊芊看得嘖嘖稱奇,非常的喜歡。

逛了一圈,上了藏真樓,從樓上看園子,再看遠處的景色,更覺得心曠神怡。

越芊芊忍不住讚道:“這園子景色真好,要是能住在這裏面,那真是太幸福了。”

“那就住在這裏面好了啊。”

陽頂天笑。

“那怎麼行?”越芊芊搖頭:“這園子是文物單位吧,怎麼能住裏面,對了,怎麼不見遊客啊。”

“這園子就是我的,也是你的。”陽頂天笑。

“真的?”越芊芊不信。

“千真萬確。”

陽頂天摟着她,吻她,越芊芊嚇到了:“不要,萬一有人來。”

“說了這是我們的園子,不會有人來的。”

陽頂天說着,熱烈的吻她。

越芊芊很快動情,衣裙紛飛,給陽頂天按在窗邊,做了一場,隨又上牀,盡情歡愉。

陽頂天發現,這樣的歡愛,比肉體的歡合,更過癮,更剌激,但又不會泄,因爲這是靈體,不是肉體,只要不想泄,那無論多久都不會泄。

陽頂天突然想到一個詞:神交已久。

“難道神交已久是這個意思?”

他一時間嘎嘎笑起來。

一時盡興,陽頂天把越芊芊的元神送出來,自己的元神出來,感受一下,交而不泄,確實更增功力。

而這時越芊芊也醒來了,見陽頂天看着她,她有些羞澀的道:“把你弄醒了,呀,我去洗個澡。”

“爲什麼要洗澡?”陽頂天抱着她:“是不是做了春夢。”

越芊芊有些羞:“不告訴你。”

“不告訴我不行。”

陽頂天笑眯眯:“那個春夢裏,是不是有個大觀園。”

“是啊,你怎麼知道的。”越芊芊大是好奇,然後跟陽頂天說起夢境:“真是好奇怪呢,一個特別漂亮的園子,你在裏面,說這園子就是叫大觀園,然後你說是我們的園子,還對我耍流氓。”

越芊芊把夢境跟陽頂天說了一遍,特別新奇。

陽頂天同樣也新奇,因爲他的靈體在戒中可以交而不泄,而且本體沒有影響,但越芊芊的本體卻有反應,而且非常激烈,所以她要去洗澡。

不過想一下就明白了,他本體之所以沒太大反應,是因爲他是在一種入靜的情況下,自己控制了自己的原神,這就如同自己看自己拍的影片,影片中的人,無論做什麼,對本體都是沒什麼影響的。

而越芊芊不同,越芊芊靈體不是入靜進入的戒指,而是在夢中,因爲玄靈戒的特殊功能,把她的靈體攝進去了,她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等於陽頂天是觀衆,她卻是演員,自然就有反應了。

一起去洗了澡,回到牀上,陽頂天道:“芊芊,剛纔在夢中,舒服不?”

越芊芊有些羞,不過臉上美美的:“嗯,好舒服的。”

陽頂天笑:“要不接着再做那個夢?” 越芊芊也笑起來:“夢還可以接着做的啊?”

“當然可以啊。”陽頂天理所當然:“我以前特別愛武俠,有一回當俠客,正大殺四方呢,我媽叫我上班,我煩死了,就說今天我輪休,繼續睡,然後一閉眼,立刻進入夢境,殺得人頭滾滾,然後還救了一堆女俠……”

越芊芊聽得咯咯笑起來:“後來呢?”

“後來啊。”陽頂天笑:“突然嚇醒了。”

“爲什麼?”越芊芊好奇。

“有一個女俠要以身相許,結果入洞房的時候,她突然說她是東方不敗。”

“咯。”越芊芊一下子笑噴了:“你做夢還真是新奇。”

兩個笑了一氣,陽頂天道:“芊芊,我們繼續做夢吧。”

“不知能不能接上。”越芊芊笑,在他懷裏找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晴,陽頂天輕撫她後腦,讓她睡過去。

越芊芊不是修練者,不睡過去,元神是無法顯現的,更莫說靈體脫離肉體,哪怕有玄靈戒也做不到,只除非是肉體死去,靈體徹底離開。

哪怕是陽頂天,即便有桃花眼,他的靈體也是無法脫離肉體的,如果靈體能自如的脫離肉體,那修行就高了,等於就是白日飛昇。

但藉助玄靈戒,稍稍入靜,就可以讓靈體脫離肉體而進入戒指,從而進行靈脩,所以說這玄靈戒是個寶物。

陽頂天幫越芊芊按摩一會兒,看她睡着了,自己也凝神靜息,倏一下,靈體又進入戒指,隨即施展攝靈術,越芊芊也一下就進來了。

人在夢中,往往是亂七八糟的,不很清醒,但越芊芊進入戒指的是靈體,卻是清醒的。


“咦,真的把夢接上了啊?”

她非常好奇。

陽頂天呵呵笑:“這其實不是夢,是一種功法。”

“一種功法?”越芊芊大是驚奇:“這種功法可以在夢中相見嗎?”

“是。”陽頂天摟着她:“不僅僅是可以在夢中相見,而且在夢境中,不受時空的限制,哪怕隔着太平洋,只要我兩個同時入夢,就可以在夢中相見,相親,相愛。”

“真的。”越芊芊大喜:“那以後我們天天可以在夢境中相見嗎?”

“是的。”陽頂天用力點頭:“說了,我們不但可以在夢境中相見,而且可以做.愛。”

他說着,輕吻越芊芊,爪子也伸入衣中。


越芊芊嬌吟一聲,任由她探尋,只是有些半信半疑:“真的可以嗎?”

“你不信,我們再試一次啊,你現在回去,呆會再進來。”

他說着,把越芊芊靈體送出來,自己也出來,越芊芊一下睜開眼晴,見陽頂天也睜着眼晴看着她,她一臉驚喜的道:“剛纔……是真的?”

“嗯。”

陽頂天笑着點頭,手動了一下:“我剛纔在夢中摸了一下,手感真好哦。”

“呀。”越芊芊喜叫出聲:“我還要一次。”


“好,我們練熟它,那以後只要你睡着了,我那邊也睡下了,就可以在夢中相見。”

“太好了。”越芊芊簡直欣喜若狂,飛快的閉上眼晴:“快一點。”

大約過了一分鐘,她又睜開眼晴:“啊呀,我睡不着,怎麼辦嘛?”

她嬌嗲的樣子,讓陽頂天好笑又覺得溫馨,道:“現在我可以幫你,以後你自然睡着了,我那邊只要發功,就可以夢中相會了。”

“真的無論隔多遠都可以?”越芊芊有些半信半疑。

“理論上,夢境是不受時空限制的,因爲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限制人的意識,所以西遊記裏說孫猴子一個跟斗十萬八千里,就是這個意思,因爲孫猴子是心猿啊。”

“哦。”越芊芊似懂非懂,她雖聰明,但這種修練裏面的東西,她完全沒接觸過,自然是弄不懂的。

不過她也不需要懂,道:“那你現在幫我入睡,練熟了,以後天天可以見你。”

說着眼眶微紅:“這大半年來,我想死你了,以後我要天天見你,天天要你愛我,要抱着我睡。”

“嗯,我也是。”陽頂天心中感動,看越芊芊閉上眼晴,他輕輕給她按摩,助她入睡,等她睡着,陽頂天自己凝神靜心,靈體倏一下進入戒指,然後施展攝靈術,把越芊芊靈體攝入戒中。

“我又進來了,太好了。”

越芊芊歡呼起來,摟着陽頂天狠狠的親了一下,道:“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還要啊,我的老腰哦。”陽頂天裝模作樣。

越芊芊笑得歡快,俏臉微紅,嬌聲道:“有這樣神奇的功法,我以後天天要的,要榨乾你。”

“女俠饒命啊。”

陽頂天鬼哭狼嚎,在越芊芊的笑聲中,把越芊芊放出去。

越芊芊睜開眼晴,與陽頂天四目一對,她頓時就笑得打滾,纏在陽頂天身上:“快快快,再來一次,我還要一次,不,我要好多好多好多次。”

“女俠,你就饒了小的吧。”

陽頂天抱拳。

“休想。”越芊芊翻身騎到他身上:“你這淫賊,即然落到本女俠手裏,本女俠決不輕饒。”


她本來就什麼也沒穿,這會兒的樣子,實在是誘人之極,陽頂天一時間腹中火熱,忍不住就叫:“好吧,那小的就捨命相陪。”

他來真的,越芊芊倒是不要了,忙道:“我們去夢中啊。”

“對比一下嘛,看現實中和夢境中,到底哪個更爽一點。”

“唔。”越芊芊當然也不會拒絕,就以上入式,跟他做了一次。

一時事罷,陽頂天幫她入睡,然後施術進入戒指,越芊芊突然發現一點:“我怎麼是穿着衣服的。”

“這是因爲人養成了穿衣服的習慣,所以在夢中,一般都是穿着衣服的。”陽頂天解釋,又笑:“沒事,我喜歡看你脫衣服。”

越芊芊害羞,吃吃笑,陽頂天道:“來嘛寶貝,脫了衣服,我們來試一次,看靈與肉,哪一種更舒服。”

越芊芊當然也想試,就在陽頂天眼前,自己脫了衣服,然後陽頂天還懶,要她幫着脫衣服。

這是陽頂天最喜歡越芊芊的一點,他跟越芊芊在一起,就如小孩子跟母親在一起,一切都是越芊芊打理,他什麼都不做。 再又做了一場,這一次,陽頂天也細心的感受靈體交纏的感覺,就他自己的感受,靈體相交,確實比肉體要更舒服。

越芊芊的感受也差不多,事罷,她總結道:“確實好舒服好舒服,彷彿心尖子都酥掉了。”

只不過出了戒指,醒過來,她就啊呀一聲叫起來:“要去洗澡才行。”

陽頂天呵呵笑,靈體更舒服,外面的肉體反應也就更大。

越芊芊羞捶他一下,跑去洗了澡,回來睡下,道:“我還要練功。”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