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色不由的一變,不過隨即恢復了正常,暗道:“上帝,不會是那個人吧。”

隨即接待員熟練的開始翻閱着記憶中的一點東西,整個大廳內的吵雜似乎和他無關。

就在此時,龍宇的照片躍然映現在屏幕之上,在他的邊上只有一個任務。

獵殺腦魔……

不過他的下邊有着醒目的標誌,己經完成。完成者要求不得泄漏其身份。

“我的上帝,”接待員指着電腦屏幕捂着嘴差一點大叫起來。

腦中不由的想到了兩年前的事情。

當時是腦魔最瘋狂的時候,凡是被腦魔襲擊過的地方,全都變成了一片廢墟,留下一具具沒有腦汁的屍體。人們都在祈禱着腦魔不要出現。


當時不論個人傭兵還是傭兵團,就連賞金獵人公會也派來了實力榜前十的三名高手。其中不乏雙S的高手。

結果是一個也沒有生還的,最後找到的同樣是一具具失去了腦汁的屍體。

那個時候,腦魔的獵殺賞金一路飆升,己經竄升到八千萬金幣的高位,就連大陸暗榜保持了十年最高金額的第一殺手也被比了下來。

一時之間,前來接任務的人多不勝數,就連卡歐西傭兵團也派出了骨幹的銀鷹團,結果依舊是全軍覆沒。

到了最後,不論是誰都到是談魔色變的地步,那個金額也竄升到了一個億,可是這個時候己經沒有敢接這個任務了。

也應那時,有一個人接下了任務,然後在半個月後將腦魔的屍體送了回來。一具殘破的屍體,己經被打的不成形了,如果不是那張臉和DNA不會變的話,傭兵公會真的會懷疑這個人是在騙錢。當時接任務的人聲明,不得公佈消息。


所以腦魔的賞金也在當天悄悄的撤了下來。

當時在大陸引起了軒然大波,人們都在猜測原因。可是最終也沒有結果。

從那以後腦魔就在也沒有出現過。

不過人們只知道了有人接下了這個任務,卻一直無從知道結果,可見傭兵公會內部的保密做的如何了。


如果是他,那他活着,腦魔也失蹤了。任務下榜了……當一切的細節串到一起的時候,只有一個解釋了,腦魔被他殺掉了。

接待員的腦袋嗡的一聲,一片的空白。

兩年前腦魔的實力己經排到了SS級的實力,可是還是死了,那這個人怎麼說也是SS級的實力了。不知道城主要找的是不是這種人。

悄悄的關上電腦,接待員四處看了一下,在確定沒人住意到之後,迅速的刪除了電腦中和龍宇有關的一切資料,然後消失在接待大廳的後廳行去。

回去和衆人匯合後,衆人在城市邊緣的一座三星級的酒店住了下來。

第二天清晨,龍宇早早的就起身。望了一眼牆上的鐘,剛過六點,天剛矇矇亮,天空還是有些昏暗。

推開窗戶,一陣冷風猛的灌入屋內,刺骨的寒冷讓龍宇不禁打了個哆嗦。楓嵐的冬天還是像兩年前那樣的冷。

無奈的爲自己披上了一件大衣,走出了賓館。 空虛的人:終於把九十六章的改了,錯的還真是多啊。

對大家帶來的不便說聲對不起了。

××××××××××

街道上,早起的人並不算多,對於邊境城市,這裏最熱鬧的應該算是夜晚了。

除去一隊隊巡邏的執法官,龍宇只看到了一兩個行人。或者聽到一陣陣刺耳的警笛聲,接着街道的上空飛速的駛過幾輛呼嘯而過的警車。

聽着遠處轟鳴似的巨炮聲音,猜的出來這次的魔獸襲擊好像過份一些。

“唉,該死的魔獸,不知道又是那裏倒黴的被魔獸看上了。”一個路邊攤的老闆邊打開店鋪,邊自言自語的說着。

龍宇好奇的走了過去,坐在一張放好的桌子前,無聊似的詢問道:“爲什麼不猜是變異獸呢?邊境和戰場不是變異獸最多的地方嗎?”

老闆嘿嘿一笑,“小傢伙,不是本地人吧。要不要來碗肉絲麪,我就告訴你原因。”

“那就來一碗吧,反正早上也是要吃東西的,還有什麼小菜嗎?一起來點吧。”

老闆一聽有生意,立刻笑了起來,道:“有,有,早上新醃製的醬牛肉,剛出鍋的,包你滿意。稍等啊。”

說着,老闆迅速的架起火爐,不大一會工夫,撲鼻的香氣就從鍋內蒸騰而起的熱氣彌撒在街道上,又吸引來了數名食客。

看着端上來的大碗的牛絲面,龍宇先嚐了一口,感覺味道還算不錯。

不過龍宇還是對老闆的那個理論感興趣,於是擡頭,問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哈哈,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猜猜。”

“噢,原來如此。不過猜的總有個理由吧,如果沒有理由的話,我就不付錢。”龍宇笑了笑。

老闆一聽就急了,忙道:“別,別,小本生意可賠不起。一碗麪才賺幾個錢啊,先生不是開玩笑吧。”

龍宇表情堅決的回答,“不是,不給我個理由,我就不付錢。”

老闆一聽,硬擠了半天腦細胞,終於想到了理由,連忙回答,“有……有理由,因爲最近的新聞一直在播,而且新聞裏專家也說這些傢伙是魔獸不是變異獸。”

“算你過關吧,雖然沒有什麼建設性的意見。”說着龍宇低頭繼續吃起了肉絲麪。

香噴噴的肉絲麪和熱湯下肚之後,龍宇也覺得暖和了起來,算完飯錢起身向着傭兵公會行去。

只要拿到證件,就可以離開這裏。

不過越是向傭兵公會的方向行去,越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爲這裏的血腥氣味更重。不是魔獸身上的那種腥臭,而是人血的腥氣。

難道傭兵公會被襲擊了,龍宇想到這不由的暗自祈禱了一下,千萬別出事,不然又要耽誤不知道多少時間了。

當一望到傭兵公會的街道的時候,只見這裏圍滿了一隊隊的邊境衛隊,架起層層佈滿尖刺的柵欄,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十步一崗五步一哨,一個個盔甲鮮明的武士,騎着高頭大馬巡邏的騎士。整條街被封鎖的嚴嚴實實的。

“對不起這裏現在禁止進入。”

龍宇剛想越過警戒線,立刻被幾名戰士攔了下來。

“怎麼回事?”龍宇小心問道:“這裏發生什麼事了?我是來取資格證的。”

幾名戰士面無表情的警告眼前人,道:“對不起,無可奉告。這裏己經被封鎖了,所以不論你是誰,請立刻退離這裏。”

“我還要進去取傭兵團資格證。您看……”

“對不起,這裏己經被封鎖,如果你不想被當成違令者或者魔獸幹掉的話,那就請離開吧。”

“走吧,兄弟,這幾天誰也進不去了。”身邊一個走過來的人拍了拍龍宇的肩膀,道:“聽說裏邊被魔獸鬧過了,懷疑裏邊隱藏着貴族,所以這次封鎖是針對清剿而做的。”

“貴族……”

龍宇比較討厭的詞,一般的情況下,如果這附近有一個貴族的話,那就代表着周圍一定有着一個皇后巢穴。

對於見過真正的魔獸族羣的特性之後,龍宇對魔獸族羣的特徵也算十分了解的。

就在此時,守衛的手中警報器突然傳來陣陣的尖鳴。

“小心,小心,有魔獸接近。通知守衛隊注意。媽的,怎麼這麼快又來襲擊了,這幫混蛋不知道累嗎。”

突然間響起的警報讓守衛來了個措手不及,封鎖路口的守隊立刻混亂起來,警報聲音十分急促,證明魔獸離這裏己經不足一百米。

可是空曠的街道上,還有萬里無雲的空中連一點影子都沒有。

“地下,小心。”龍宇心中警兆驟起。。

龍宇肩膀上的手猛的一緊。


力道大的足可以捏碎一個人的骨頭。

“人類,本來還想放過你,既然你這麼愛管閒事,那你就去死吧。”

身後剛纔還在好心的拍着龍宇肩膀的人,突然間變成一個面色發表,混身暴脹的怪物。

“該死的,怎麼可能這麼近居然一點也沒有發現。”龍宇臉色也變了,這傢伙到底什麼實力,居然可以隱藏氣息到現在不被發現。

本來魔獸的特徵和他們身上那股異常血腥氣息是永遠無法消除了,就因爲此龍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被這些怪物接近,可是自己面前這個男人如今的樣子,和從變身才開始散發的血腥氣息。

龍宇判斷,這些怪物好像在進化。

一個瞬移,龍宇輕鬆的脫出了魔獸的攻擊。


此時兩名守衛隊員的武器己經砍在了怪物的身上。

鋒利的刀刃毫不費力的切開了怪物的身體。淡綠色腥臭的血液失去了壓力,彷彿噴泉一樣從魔獸的體內噴濺而出。

就在此時,地下傳來隆隆的震動,一條條粗大的裂縫瞬間裂了開來,裏邊數十道黑影帶着刺鼻的血腥,‘咕咕’的怪叫着,衝入了守衛隊的人羣中間。

一瞬間就衝破了守衛隊佈下的柵欄。

龍宇一個閃身躲到了一邊,並不是不想幫忙,龍宇現在最急切要整明白的就是爲什麼被一隻魔獸接近到了身邊還沒有任何的徵兆。

就連警報器第一時間都沒有發出警報,如此的話魔獸以後不是可以更加輕易的混進人類社會。

此時,龍宇看到了更加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一幕。

一名剛剛斬殺魔獸的守衛隊被淡綠色的血液濺到了身上,那其中龍宇發現好像有着暗影猛的衝到了守衛隊員的身上。

守衛隊員突然靜了下來,抱着自己腦袋痛苦的大叫起來,接着兩隻手不停的虛空抓向自己的後背。後背衣服內似乎有着什麼東西在不停的蠕動着。

“小心那些血。”隊員最後的一聲哀號和警告剛出口,突然間全身就像龍宇看到的那個人一樣,全身暴脹起來。

接着怪叫一聲轉頭向着自己的隊友攻擊。

一切都太快了,從開始到結束也不過兩三秒鐘,當變成怪物的隊員開始攻擊的時候,他們隊友都沒敢相信,幾秒鐘之前他還是一個人類。

就此一鬧,這纔有人發現,身邊的怪物好像都曾經是人。

一個個雖然己經沒有了人類的樣子,但是那雙眼睛和因爲暴脹而撕裂的肌肉,確實是人類的形狀。

一名守衛驚恐的發現,自己身邊的隊員在殺死怪物的瞬間,也變成了怪物。

這一鬧,本來勇猛的守衛隊員們一下子變的畏首畏尾起來,攻擊也不像以前那樣子犀利。

很快的,就被逼的圍成一圈。

“傭兵,誰是傭兵,殺掉這些怪物。我們付錢,我們付錢。”一名戰士,看着周圍的幾個人,發出絕望的叫聲。

隨即被十幾只怪物淹沒。

一隊的二十幾個人連一分鐘都沒有支持過,全部戰死,應該說是被自己的隊員殺死了。

失去的攻擊目標,三四十隻怪物突然間對着周圍掃視起來。

喉嚨裏發出低低的吼聲,穆然間,當一隻只怪物鎖定了目標,怪叫着衝了上去。

而周圍的幾個人也抽出了兵刃衝了上去。

看到衣服上的卡歐西傭兵團的標誌,龍宇猜想卡歐西可能己經被僱傭協助軍隊消滅城內的魔獸。

相比起那些守衛隊的人來說,這些人靈活的多,也強的多。三十幾只怪物只不過一會工夫就消來掉了。

而血液根本連自己的衣角也沒有沾到。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