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想像中劇烈的衝撞不同的是,巨大的光柱並沒給昊焱帶來任何衝擊,只是如燈光一般打在了昊焱的身上。

但轉眼間,昊焱的護體神罡便支持不住了,劇痛瞬間傳遍了昊焱的全身。只見在光線的照射下,昊焱的身體頓時湧起了大量青煙!在光系治療魔法的照射下,黑暗屬性的昊焱全身肌膚正迅速燒熔著!

昊焱頓時舞動著巨大的身體想要逃走,但此時的昊焱靈力幾盡耗光,再想施展萬里奔騰之術卻是難如登天了!不論昊焱跑到哪,巨大的光柱始終將昊焱籠罩其中!

就在這危急時刻,半空中突然傳來一聲龍吟。隨著聲音的響起,剛剛逃走不久的龍魔魂影拖著滿身的傷痕又出現在半空之中,全身靈光暴閃之下直奔昊焱衝去!

而就在此時,由於木宇的出現頓時又引來了暗雲的追蹤。轉眼間,隨著暗雲的瘋狂涌動,數十枚無比巨大的雷暴瞬間凝聚而出,對準木宇的身體便狂擊了過來!

「木宇!」正在周圍觀戰的龍天馳、陸文峰眾人見狀頓時驚呼一聲,紛紛閃身沖了過去!

但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木宇與昊焱的再次出現雖然沒有脫離出戰場上空,但卻距離龍天馳眾人數里開外。

龍天馳眾人眼見數十枚巨大的雷暴襲到了木宇近前,木宇突然大喊一聲,趕在龍魔魂影之前瞬間便衝到昊焱身前,而巨大的雷暴與魂影也緊隨而至,轉眼間空前劇烈的爆炸便震撼了整座遺迹大森林!

雖然爆炸是在高空之中發生的,但遺迹大森林位於爆炸點正下方的數十公里範圍內頓時被爆炸波衝擊的一片狼藉,一道深達數百米的巨大隕石坑**裸的出現在森林之中!

那些來不及逃走的交戰雙方,不管是人是魔,在劇烈的爆炸中瞬間便死傷了近百萬之多!而距離爆炸點最近的龍天馳、陸文峰眾人同時被爆炸波衝出了數十里才紛紛跌落而下!

眾人中,除了龍天馳和陸文峰外,其他人全被當場震昏過去,生死不明!但龍天馳和陸文峰二人也不好受,精神恍惚之下,抓住姬夢寒、步月月和胖子的身體跌落到人類大軍中后,便也失去了意識!

半空中,隨著爆炸響起的同時,一道巨大的光柱從天而降,徑直照在爆炸的中心點處。隨著光柱的照射,原本暗雲涌動的天空很快便煙消雲散。轉眼間,光柱散去,熾靈星火熱的光芒再次照耀到一片狼藉的戰場之上!

極北之地,龍魔島雪域峰的龍堡之中。

隨著一聲低沉的龍嘯,整座雪域峰不禁跟著一陣晃動!

數百萬年了,龍魔一族終於又出現了一名十級龍魔!這種頂級的存在完全可以傲世整個紫靈大陸,將所有人類靈師及超級魔獸紛紛踏於腳下!

靈仙算什麼,在十級龍魔的面前簡直就跟剛學會走路的娃娃一般脆弱!但面對突破所帶來的巨大喜悅,龍魔皇此時卻只有痛苦!

昊英死了,唯一剩下的昊焱也死了!血緣的牽引使得昊焱在死去的一剎那便傳給了龍魔皇非常清晰的感受,感同身受!也就在這一時刻,龍魔皇突破了。

心中巨大的痛苦使得龍魔皇怒嘯九天,在突破的同時,身形一躍而起,從龍堡地底深處的密室一路洞穿而上,徑直飛入萬米高空,沖著遺迹大森林的方向仰天長嘯!嘹亮的龍吟聲刺破極北之地的黑暗直達數百公里都清晰可聞!

而隨著龍魔皇的嘯聲,整個極北之地沸騰了。

如同接到命令般,分散在極北之地的近千條成年龍魔紛紛沖入空中,朝龍魔皇蜂擁而至。就連居住在極北之地的各種高級魔獸在聽到龍魔皇的嘯聲后,也紛紛騰身而起,朝龍魔皇聚攏而來。

不到一刻鐘的功夫,龍魔皇身前左右竟然黑壓壓湧來數千魔族之多,而且除了龍魔一族外,其餘各族魔獸的修為都在九級以上!

而龍魔一族由於修鍊異常困難,修為普遍都在八級以上,只有極少的十餘條龍魔突破到了九級!別看九級龍魔數量極少,但那可是等同於人類九級靈仙一般的存在呀!

看著眼前黑壓壓的魔族大軍,龍魔皇不禁再次發出一聲長嘯,之後沖魔軍沉聲說道:「傳令下去,向人類全面開戰,為我兩個皇兒報仇!」

「吼!吼!吼!」隨著龍魔皇話音一落,數千魔兵頓時揮舞著身體怒吼起來。對於戰爭,魔族可是非常拿手的,每一隻魔獸的生命歷程都是在不斷的廝殺中過來的,喋血才是他們的本性!

隨著命令的下達,多數魔兵頓時呼嘯而去。只有近千條龍魔隨著龍魔皇沉默了良久之後,才緩緩朝大陸北方飛去。

此時的龍魔皇內心異常悲痛。要知道,龍魔一族生殖能力非常弱,一生中只能生育一到兩個孩子便已絕育。像是龍魔皇雖然有數十條母龍相伴,最終卻也只生育兩子。

但此時兩個皇子竟然先後殞命,這不就是說龍皇一脈從此便斷子絕孫了嗎?想想龍皇一脈傳承了數百萬年之久,到了自己這裡便要絕種,龍魔皇便憤怒異常!

人類,我一定要讓你們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

隨著龍魔大軍緩緩前行,從周圍各地不斷湧出一群群魔獸加入到大軍之中,當龍魔大軍走出極北之地時,隊伍已經壯大到數十萬之眾!而前面的冰雪極寒區域之中,魔族的數量更是數不勝數!

十日後,分散在冰雪極寒區域的獵魔團終於傳回了魔軍大舉來襲的消息。

最先得到消息的便是做為人類北大門的玄冰城,而帶回消息的獵魔團正是由玄冰學院派出去的。

聽到這一消息后,院長沈凌雲頓時感覺腦袋「嗡」的一聲,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幾日前,步文勒師徒從遺迹大森林回來后不僅帶回了木宇的死訊,同時還有龍魔二公子昊焱的死訊。

這使得沈凌雲在悲痛之餘不禁暗自擔心,生怕龍魔皇在得知昊焱之死後,會帶著魔兵大舉來襲。而真若如此的話,做為人類北方第一道門戶的玄冰城便會首當其衝,第一個便會被魔軍踏平!

也因此,沈凌雲這幾日可沒怎麼閑著。龍魔皇是什麼修為,沈凌雲並不知道,但相信一定比昊焱要可怕的多。而且加上龍魔一族恐怖的實力,想要頂住魔軍的進攻談何容易?


再看看玄冰城,做為世人所知的玄冰城唯一一名九級靈仙的幕老也在不久前的聖戰中身受重傷,此時正在抓緊修鍊之中。

但做為玄冰學院院長的沈凌雲卻知道,玄冰城並非只有幕老一名九級靈仙。做為人類北方的第一道門戶,玄冰城怎麼可能力量如此薄弱呢?

在分散出數支獵魔團后,沈凌雲親自到城主府跑了一趟,將自己心中的顧慮對城主紫辰述說了一遍。城主紫辰是一位心思慎密的中年男子,為八級後期的雷屬性靈師。

聽聞沈凌雲的顧慮后也是眉頭深鎖,於是,二人在商量過後,便紛紛開始著手準備,畢竟沈凌雲的顧慮是非常現實的。而沈凌雲在從城主府回來后,便失蹤了幾日。

想不到今日剛剛回到玄冰學院,便聽到了魔族大舉來犯的噩耗!沈凌雲馬上派人通知了城主紫辰,同時也派人到玄冰分院叫來了

步文勒。

當步文勒聞訊趕到總院之時,沈凌雲早已召集了院中所有長老在長老堂等候多時了。

能夠當上總院長老堂的長老,修為最低也在八級中期以上,在十幾位長老之中,步文勒竟然看到了久未謀面的岳父岳母大人,也就是沈凌雲的父母,上一任的玄冰學院院長沈華冰和穆少凌夫婦二人。

坐在沈華冰夫婦二人身旁的還有叔叔沈青,步文勒見狀忙上前見禮。心中暗道:看來今天的會議相當重要,否則,早已化做閑雲野鶴的岳父岳母夫婦二人以及久駐玄冰宮的沈青是決不會參加長老會的。

待步文勒坐下后,沈凌雲不禁沉聲道:「眾位長老,由於事態嚴重,咱們便長話短說。剛剛得到消息,魔族數百萬大軍幾日內就會包圍玄冰城。而且據可靠消息稱,這次帶隊的便是龍魔皇,同時龍魔一族可能已傾巢而出。」

話音一落,在場眾人不禁紛紛大驚失色交頭結耳起來。就連早已得到消息的沈華冰夫婦以及沈青三人也是面色凝重。

〖 看著眾人凝視的目光,沈凌雲再次沉聲道:「一會兒我還要趕到城主府與城主研究對策,我只提三點建議,大家同意便通過,如有遺漏馬上補充!」

見眾人沒有異議后,沈凌雲果斷地說道:「第一點,馬上停課,遣散所有學生;第二點,迅速召集所有畢業靈師及獵魔團組建靈師軍團,並按照不同屬性分別由一名長老負責帶隊;第三點,通知後勤部和學院所屬商鋪,將所有魔晶以及魔法道具全部收集起來,進行統一分配!」

說罷,沈凌雲盯著步文勒說道:「文勒,玄台山分院的幾名學生是學院的希望,回去后馬上進行安全轉移!」

步文勒聞言頓時神情凝重地點點頭。對面突然站起一名長老說道:「院長,總院中也有一些天資不錯的學生,要不要跟隨步文勒老師的學生一起轉移?」

沈凌雲略一沉吟,馬上點頭道:「好,你馬上去安排。大家還有什麼意見沒有?」

眾人聞言不禁彼此相互看了看,誰也沒再說話。沈凌雲掃視了兩遍頓時起身道:「好,那就這樣決定,有什麼情況隨時向我報告,大家分頭行動!」

話音一落,眾長老紛紛起身,急匆匆閃身而去。沈凌雲則拉住步文勒的手,柔聲說道:「文勒,這次轉移,你帶上天兒和學生們一起走。」

步文勒聞言頓時急道:「這怎麼行,我得留下!」

沈凌雲不禁搖頭道:「不行,你還有特殊的任務要做!」

說罷,沈凌雲沉聲道:「這次大戰,龍魔一族傾巢而出,看樣子魔族決不會輕易轍兵,弄不好便是人類與魔族的生死之爭。我要你迅速趕到紫禁城向皇帝搬兵,越多越好!同時,為了爭取時間,我想求你開放傳送法陣,不知你同不同意。」

「這…」步文勒聞言頓時為難道:「法陣是木宇跟土系精靈達成的協議,恐怕我一個人做不了主。」

沈凌雲頓時點頭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讓你去。宇兒在上次大戰中與龍魔同歸於盡,你是他的義父,你去跟精靈一族交涉,看在與人類同仇敵愾的立場上,我相信精靈一族是不會拒絕的。」

步文勒聽罷略加思索,頓時點頭道:「好,我盡量爭取吧。」

沈凌雲則搖頭道:「不,不是爭取,是一定要達成。玄冰城能不能守住,人類的命運如何,就全靠你手中的這條生命線了!」

步文勒頓時點點頭,說道:「好,我答應你。我走之後你也要多加保重,我會儘快趕回來的!」

說罷,與岳父岳母眾人告辭后,步文勒也飛身而去。時間可並不容許步文勒有過多的耽擱了。

看著步文勒遠去的身影,沈凌雲不禁喃喃道:「希望還來的及。」說罷,與父母辭別後,閃身朝城主府趕去。


不到一天的功夫,整個玄冰城便動了起來,百姓們在接到城主府貼出的公告后紛紛拖家帶口不斷朝後方退去。而駐守在玄冰城附近的軍隊則接連不斷的開進玄冰城。

回合制烏龜 。平時昂貴的魔晶此時就跟不要錢似的,一堆堆的分佈在城牆之上,不斷閃爍的幽幽靈光,就連數里之外都清晰可見!


而這其中,大部分則是木宇當初送給玄冰學院的精神屬性的魔蟻魔晶。要知道,這種魔晶的價值曾一度瘋漲到同等級魔晶的近百倍啊!

為了增加打擊力度,土系兵團在增加城牆厚度的同時,還在城牆外側鑄起了三道階梯,同時也都加裝了魔晶大炮,並安排了化型系火神加特林兵團加以駐守。

而步文勒則在半日前便帶著天兒步驚雲、哈雷真、玄夜、南茜、何之櫻、關月舞還有胖子豐子榆、陸文峰、步月月、姬夢寒以及總院送過來的近百名天資優異的學生,在傳送法陣的幫助下離開了玄冰城。

按照計劃,胖子豐子榆和步月月帶著天兒、哈雷真六人以及總院的近百名學生趕去玄冰學院紫禁分院中保護起來。同時在紫禁分院選拔一些修為不錯的靈師帶回玄冰城參加聖戰。

步文勒在途中便轉而趕去靈晨洞與亞德大長老就開放傳送法陣之事進行交涉,不管成與不成,之後便直接趕去紫禁城,向龍威皇帝搬兵。

陸文峰和姬夢寒則分為第三路,直接趕去神木學院,從神木學院搬兵支援玄冰城。但步文勒特意交待陸文峰二人,先不要將木宇戰死的噩耗通知神木學院,以免造成神木部落以及哈雷部落的動蕩。


老菜頭則是在孤山小野、葉藍天、北山狐、藍朵、顏雨以及思晶晶師兄弟六人的陪伴下住進了玄冰學院總院之中。老菜頭的傷經過半個月的調養后,終於恢復了七七八八,再過三兩日便能達到鼎盛時期的狀態了。

而孤山小野眾人的修為此時也紛紛達到了六級靈尊的中後期,其中葉藍天和孤山小野二人距離突破到七級也都不遠了。這在同年齡的靈師之中,已經是非常妖孽的存在了。

別看玄冰城緊張備戰的氣氛壓的人有些喘不過氣來,但遠在大陸南方的神木學院因為距離的關係,此時卻顯現出一片寧靜祥和之態。

當陸文峰和姬夢寒二人出現在神木學院的時候,冥冬長老正捧著茶壺悠哉的躺在藤椅上看著演武場上的化型系靈師們操演功法。

只見隨著一片靈光閃爍不定,上千名化型系靈師身前不斷的進行著火神加特林的組合與分解。看那一板一眼井然有序的變化,感覺就跟看到變形金鋼一般的振奮人心。

看到陸文峰二人一出現,冥冬長老頓時便從藤椅上跳了起來,沖陸文峰二人笑道:「哎呀,這不是靈仙大人駕到嗎?真是稀客稀客,來,咱們進屋談!」

別看冥冬長老年已過百,但修為卻一直在八級後期駐足不前,前些時見木宇和陸文峰二人竟然小小年紀便突破到了九級靈仙,真是羨慕的不行。看到陸文峰這次前來,頓時打趣起來,這也說明冥冬長老性情豪爽,不拘小節的態度。

見冥冬與來人離開,那些正在操演的靈師們頓時交頭結耳起來。別看冥冬對木宇眾人態度隨和,但對待學院的這些學員們可是非常嚴厲的,一冷一熱的反差,頓時引來眾學員對陸文峰二人身份的猜疑。

冥冬則聽的真切,在進屋之前不禁回頭沖眾人喊道:「都給我好好練,一會兒我回來一個一個對你們檢查,不合格的晚上沒有飯吃!」

眾人聞言,頓時一個個神色凝重的重新操演起來。可見冥冬這軍神的稱號,當初也不是白叫的!

進屋后,冥冬頓時疑惑地道:「陸兄弟,這次怎麼就你們倆過來了,木宇他們呢?」

「這…」陸文峰與姬夢寒不禁相視一皺眉,陸文峰略一沉吟這才說道:「冥長老,來之前老師特意提醒我們不要聲張,以免神木學院以及哈雷部落因此而出現什麼動蕩。但冥長老不是外人,我們若是說了實話,還請冥長老不要聲張。」

冥冬聞言不禁眉頭深鎖道:「怎麼,出了什麼事嗎?」

上次木宇眾人在修為突破后,很快便因遺迹大森林的戰事而離開了。半個月過去,遠在南方的神木學院以及南鳳城對於戰爭的結果始終沒有得到任何消息。

戰爭究竟打到什麼程度了,人類是輸及贏等等一切都是空白,由於距離太遠,可是連一點風聲都沒有吹過來。

陸文峰嘆息一聲,這才將戰爭的經過簡單跟冥冬講述了一遍。

冥冬聽罷不禁大驚道:「什麼?你是說,木宇死了?」

陸文峰聞言頓時示意冥冬收聲,以防被人聽到。隨後點點頭,沉聲道:「雖然已經過去半個月了,但我們始終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們曾在戰場上搜尋多日,也沒有找到木宇的影子。而那麼劇烈的爆炸,連遠在數百米之外的我們都被巨大的衝擊震昏過去,處於爆炸中心的木宇因為之前的戰鬥,靈力早已不繼,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倖免的!」

冥冬圓睜著震驚的眼神,不禁搖頭嘆息道:「太突然了,木宇這麼妖孽的小子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呢!不可信,實在是讓人不可置信!」

但陸文峰眾人可是親眼目睹,雖然沒有找到木宇的屍體,木宇也決不可能在如此劇烈的爆炸下存活下來的。那木宇真的已經死了嗎?

鏡之世界,光明神殿。

原本平淡的天空突然落下一道巨大的光柱,徑直照在神殿之上。雖然白天的沙漠光線本就強烈,但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巨大光柱的聖潔光芒。

圍繞在神殿周圍的眾精靈們見狀,不禁紛紛飛到神殿前的廣場之上,對著神殿不住的叩拜!

隨著光柱的落下,只見神殿中光明之神的神像腳下突然多出一具屍體。沒錯,的確是屍體,從此人支離破碎的身體就能斷定,就算是大羅金仙在世,也決不可能讓這樣一具破爛的身體再度復活。

而從這具屍體還算完整的面相來看,這個人竟然是在天譴中與龍魔二公子昊焱同歸於盡的木宇!但此時的木宇雖然沒有在天譴中被炸的粉身碎骨,但也決不可能再活了。

那麼木宇真的就這樣死了嗎?

突然間,戴在木宇胸前的空間戒指以及腰部的空間寶石同時靈光一閃,聽雨和達索兩隻精靈紛紛閃身而出。

但看到木宇此時的慘相,兩隻精靈卻同時被嚇的不輕。

「主人!」

「神使大人!」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