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兒對着凌浩一笑,信心滿滿的說道:“恩,沒事,放心吧!芯兒必定會堅持下來的!”

凌浩見身旁之人,皆是在找尋着等級相對應之地,畢竟要進入其中修煉,必須按照三仙石府的要求來。所以凌浩也只能鬆開了拉着芯兒的手,叮嚀一聲,道:“行,小子等着你的好消息!到時候一同進入三仙石府修煉!”

凌浩手一鬆開,便是被這股人流擠開,不一會兒,芯兒便是消失在了凌浩的目光之中。

待得他找到仙發期之地,人影也漸漸停止了移動,一道道身影,分成了五部分,排起了五道長龍,見頭不見尾,可見這參加選拔儀式人數之多了。

千山月一人,凌立高空,見衆人已是分成了五部分,終於是再次開口說道:“老夫醜話說在前頭,若是有人慾要渾水摸魚,降級而站,那後果可得自負!”


被千山月這麼一提醒,人影卻是再一次的變化了。看來還真有人想要在此地渾水摸魚,想要讓自己更加輕易的通過。

畢竟仙發期和仙成期比起來,相差還是頗大的,這接受考驗的程度,自然是不能相提並論。雖然每一個階段依然有着差距,但是在仙進期之前,此種等級上的差異並不是非常大,所以造成的影響,差不多可以忽略不計。

這一點,三仙石府選拔儀式上,還是挺人性化的。

不像是凌浩那個世界的升學考試,通過低考,步入高等學府,用的是一樣的試題。卻不知,人的水平乃是參差不齊的。這就好像讓一羣動物,有着大象、老虎、豹子、猴子等等動物,測驗爬樹,還揚言說爲公平起見,題目都是一樣的!

千山月冷笑一聲,看着衆人終於再一次的停止了移動,才接着說道:“在千帆過盡測試開始之前,老夫還有一言。若是身體屬性爲金之人,可先站出身來,免除三重考驗!”

此話一出,底下之人頓時炸開了鍋,激動之人,安奈不住的喊聲道:“喂,這不公平!這測驗都是統一的,爲何有人可以免除三重考驗!”

此種性子之人,明顯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別人得到。

而千山月對於此種叫喚早已是習以爲常,每一年都會有此種人影出現,也不在意。

畢竟金屬性搞不好就是將來的馭獸師啊,那金字塔頂尖的人物,定然是不會讓他們同流合污,與他們接受同樣的考驗。而且若是一名金屬性之人要是在三仙石府夭折了,這三仙石府怕也會被人鬧得夠嗆吧?而且三仙石府也不願看到此事的發生,金屬性之人,他們也是愛惜有加,除非有着特別的情況。

在人羣驕躁聲中,終於有着十幾道身影從五處,緩緩站了出來,走向了最前方。

衆人在此時,終於是停止住了吵鬧,炙熱的眼神,看着一道道較小的身軀,在一位位老者的帶領下,走向了一個刻着‘金’字的巨大石碑旁。

得,這就是所謂的保送了。 千帆過盡

凌浩乃是五行輪迴之體,按理說,可以免除三重考驗,此時抽身去往那刻有‘金’字的石碑之下便可。但是凌浩可是不敢,這萬一被發現自己的身體體性乃是五行輪迴之體,此地怕是又要掀起一場腥風血雨,而他卻又會再一次成爲衆人被追殺的對象。

並且凌浩也是答應了釣老,在三仙石府修煉的時候,只能是表現出水屬性來。所以此時,凌浩定然是不會暴露自己有着金屬性的體性。

千山月目光看向了石碑之下,見有七名年紀輕輕之輩,不必多說,千山月也是明白,這些少年,定然就是金屬體性之人了。這七名之中,有着六男一女,年紀皆是相仿,約莫十歲左右。他們緊緊貼在一名老者身後,在強者的守護之下,卻露出了膽怯的神色。

千山月把這些年輕之輩,皆是看了一遍,確定無疑之後,才收回目光,對着衆人說道:“好,老夫見大夥已是亟不可待,那三仙石府一年一度的選拔儀式,第一重考驗——千帆過盡此時正式開始!但凡參加測驗之人,只要能夠過此段試煉之地,便擁有了進入第二重考驗的資格!不過老夫醜話還是說在了前頭,若是有人暗中使詐,仙成期以上之人偷偷幫助,一旦老夫感覺到其體內武氣有着異常的波動,可別怪老夫出手了!”

千山月說完,對着廣場之中,分別站立的五處身影,一處四人,皆是身穿黑色袖袍身影,微微點了點頭。五處身影,共二十人,也是點頭相應,隨即他們猛然出手,一掌皆是狠狠拍在了試煉廣場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一股股勁氣傳蕩而開,試煉廣場之上,頓時燃起了熊熊大火,並且從左至右,火焰溫度逐漸升高。炙烤着修煉廣場如一火爐,溫度高的慎人!

那一名名參加考驗的少年,臉上頓時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他們不敢直視的看着前方的熊熊大火,依偎在身旁之人的腰間,緊緊抱着,不敢向前移動分毫。

“爹爹,我害怕……我不敢……”

“瞧你這出息樣,埋頭挺進便是了!爹爹一直都會站在這裏等你,快點!”

都市謎案 我不要進入其中修煉了,我不要,我要回家……嗚嗚……”

“你……你真是氣煞老夫了!這門派未來需要你來撐起,沒想到你這麼沒出息!”

“…………”

一道道聲音四面八方響起,有着孩童啼哭,有的孩童吵鬧,而老者恨鐵不成鋼的叫罵着。

此時,千山月也是看到了人羣之中的情況,冷喝一聲道:“第一重考驗,一炷香的時間,若是時間過後,連第一場考驗都沒通過之人亦或是沒有參加之人,自動作廢!”

千山月此話一出,有老者直接是一狠心,把自己身旁的少年,一腳踹了進去,並開口罵道:“第一重考驗若是都不能通過,直接死在裏頭算了!”

僅僅只有一炷香的時間,如此之多的人影全都要通過考驗,時間緊迫,定然會造成混亂的局面。

果不其然,人羣之中,頓時再一次的翻騰了。那些膽大的少年,拼命的向前擠過人羣,朝着熊熊火焰而去。而膽小之人,依然啼哭,不敢向前邁動步子。

不過敢接受第一重考驗之人佔了多數,尤其是仙成期那塊地,場面迥然有序,那些老者,直接是讓出了一條通道,幾乎是所有的仙成期之人,皆是朝着熊熊火焰移去。

一名名老者,對着自己所帶來之人加油鼓勁,面色激動。

看着他們一個個身影進入熊熊火焰之中,消失不見,一個個都在心裏捏了一把汗。

從右往左,場面越加混亂,尤其是凌浩這邊,大半人影,皆是站在原地,哭鬧聲一片。而凌浩面對這些熊熊大火,心中自然不會害怕。

誰讓凌浩在接受金仙人傳承之時,承受了陰陽調和勢,這些火焰對於凌浩而言,可謂是不值一提。

所以凌浩也顧不得周圍膽怯之聲,直接是朝前邁開了步子,朝着那燃燒升騰而起的火焰而去。

仙發期之地,有了第一個嘗試之人,而後一會,敢進入其中的人影也是多了起來。

此時凌浩,已是距離熊熊火焰不遠之處,其也是感覺到了一陣陣迎面撲鼻的炙熱氣息,見一道道身影進入其中之後,便是傳來了一聲聲的慘叫之音,聽着都讓人直起雞皮疙瘩。

凌浩站定了身子,望着仙成期的方向,深呼吸了一口氣,心中輕輕說道:“芯兒,一定要加油,一定要通過三仙石府所有考驗,進入其中修煉吶!”

卻此時,剛進入熊熊火焰之中不久的身影卻都被一股股勁道甩飛而出,身子卻是輕輕落回在與其等級相對應之地。有些老者發現是自己的人,忍不住嘆息一聲,面露失望之色,快步走向那躺在一旁,衣裳襤褸,昏迷之中的小小身影。

凌浩還未明白怎麼回事,越來越多的人影從熊熊火焰中被甩飛而出,一道道失望之聲傳來。凌浩這時才明白,這些人,皆是在第一重考驗,千帆過盡中敗下陣來。凌浩擡起頭來一看,見是千山月一人操控着整個試煉廣場,把敗下陣來的身影,從火焰中救出。

凌浩見此,不由得暗歎一聲,心中嘀咕說道:“想不到,以一人之力,卻是可以掌控五部分試煉之地,把失敗的人從火焰中感知並且救出來,當真是厲害!”

此時,進入第一重考驗之人,已是有着大半,而時間怕也是過去了半柱香的時間。凌浩自知不能再耽誤了,所以提了提神,便是一個箭步,直接是衝進了火海之中。

凌浩進入其中之後,猛的打了一個激靈,火海變成了兩道火牆,試煉之地,僅有他伸開手臂長的距離,而且一道道火蛇衝出,噴出一大團的火焰,讓此地看起來尤爲慎人。而且晃兒一會,凌浩便是感覺到了眼睛傳來的生疼之感,腳下冒着炙熱的氣息,試煉廣場之地的石板,也泛出了通紅之色!

一道道身影,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之聲,緩兒一會,卻是跪倒在地,整個人看起來也有些神志不清。的確,這股炙熱,能夠抵禦之人,還真是爲之少數。 殺神記之武欲遮天 ,對於體內武氣的控制,並不精通,可以說幾乎是不會。並且也是毫無相戰經驗,被這火海一嚇,整個人更是懵了,所以即使平時能夠稍許控制體內武氣之人,在此地也會完全的亂了陣腳。

而凌浩此時才意識到,自己並未提升等級,一直壓制着,相對而言,也是撿了一個大便宜。

一道道身影,被凌厲高空的千山月一手一個甩飛而出,卻依然有人膽戰心驚的前赴後繼。

而凌浩自然不可能傻傻的完全用肉體的力量去抵抗這股炙熱的氣息,更不會傻傻的讓自己的炙熱火拳暴露出來。所以凌浩也只能從納器中釋放出一縷縷被水屬性柔化之後的武氣,一邊修復着身體上的創傷,而另外一方面調動着體內的武氣慢慢的從身體上釋放而出,來抵禦熊熊火焰。

有着這兩層保護,這熊熊火焰,那瘋狂的火蛇,定然是無法讓凌浩在此地屈服。而凌浩也是加快了腳步,朝着前方一路奔行而去。

這也是考驗在移動之中控制武氣,而這一切,釣老也早已是訓練過了凌浩,所以這區區火海,豈能困住凌浩前進的步伐呢?

而在前頭,有着幾道身影,直接是穿過了火海,從凌浩的眼中消失不見,而且速度比起凌浩,也是不慢。

凌浩一驚,心中嘆道:“不知來自何門何派之人,居然如此厲害!自己仗着五行輪迴之體而且接受了釣老的指導修煉,並且也是歷經過了陰陽調和勢,才能夠在此地輕易穿行。難道他們幾道身影,也是五行輪迴之體不成?吱吱……趕緊抓緊腳步,上前一探清楚!”



凌浩心中驚疑的說完,不由得加快了腳步,朝着那幾道從火海中消失不見的身影,快速追去。

而千山月虛空而立,眼光四處掃視,並且用着龐大的精神力量感知着。他突然感覺到仙發期之地,有着一道急速奔跑的身影,不由得爲之一愣,神識在此道奔襲的身影中包裹而下。

千山月以爲此人定然是渾水摸魚之輩,搞不好是仙成期之人,卻是跑到了仙發期之地,才能如此輕鬆,在火海之中依然能夠行動自如。

可是他神識感知之下,卻是不由得大吃一驚,心中嘆道:“想不到,一個仙發期水屬性的小子,卻是可以在此地表現如此!處於仙發期,而且還在奔襲過程之中,卻是能夠調控身體的武氣,想必他對於武氣的控制,也到了一定水平了!這當真是三仙石府之中,千古第一人吶!”

不過千山月知道此人並沒有作弊之後,眼光只在他的身上稍稍作了停留,畢竟試煉廣場,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凌浩這般,可以在火海中穿行自如。

一個個倒下的身影,皆是需要千山月尋出,並且使其脫離火海,避免命喪於此! 結下仇怨

千帆過盡,言下之意,便是把人比作了船隻,在試煉廣場上穿行。能夠最終抵達彼岸之人,便是通過了三仙石府的第一重考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千帆過盡的測驗,也只有一炷香的時間,所以越發到了後頭,不管害怕不害怕的,在老一輩的慫恿之下,也只好硬着頭皮,衝進了火海之中。

可是一道道身影,也是被千山月甩飛出來,身子落回在原處,臉色焦黑,渾身赤紅,看樣子在火海中傷的不輕。

一位位老者,看着自己的人,被甩飛而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亦或是苦苦**,皆是忍不住的搖頭苦嘆,無奈的走向那一道道小小的身影,帶着失望的心情,在一旁觀候着。

只有少數的老者,臉上依然激動,目不轉睛的看向了火海之中,期待着自己的徒兒能夠通過三仙石府的第一重考驗。

而凌浩此時,邁開了腳步,奔跑着身子,朝着火海的盡頭加快了腳步而去。

眼前,一道火牆燃着熊熊火焰,凝聚成一條條猙獰的火蛇,吐着蛇信子,噴涌着炙熱的火焰,煞是恐怖。凌浩看着這些虛張聲勢的火蛇,嘴角輕笑一聲,二話不說,直接是跳起了身子,一頭撞了進去。

可是凌浩一進入其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此地已經不再是火海,而是一片冰天雪地。鵝毛大雪從天而降,紛紛揚揚,寒風呼嘯,如黑夜之狼,嗷嗷叫喚。

剛從火海之中跑出,卻是面對如此嚴寒之地,身子稍弱之人,直接一口鮮血濺出,面色痛苦,單膝跪倒在地,苦苦掙扎着。

緩兒一會,卻是從凌浩的眼前消失不見,原來已是被千山月一手揚出了此地,從千帆過盡中淘汰出局。

凌浩望着這冰天雪地之境,緩緩吸了一口冷氣,心中討巧的說道:“這金仙人,莫非是天神降世不成?他怎麼知道三仙石府的考驗是如此冷熱交替的?”

經受過異冷極熱的凌浩,面對這些只考驗仙發期之人的冰天雪地,凌浩當然不會心生膽怯。反而臉上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輕鬆自若的調控着體內的武氣,從身體之內散發而出,抵禦着此地的嚴寒。

而凌浩此時也是明白了,爲何會有四位老者分別站立在等級相對應的試煉廣場中。看來他們身體的體性,應該分別是火、水、土、木,而沒有金屬性。畢竟金屬性之人,是不需要通過此次測驗的。

明白之後,凌浩的心中有了個底,也明白爲何會有一道道身影可以快過自己了。

因爲若是他們身體的體性與這些試煉之地所表現出來的屬性相同的話,自然而然,此種抵抗性會大大的減弱。但千山月在看到水屬性的凌浩能夠在火海中穿行自如之時,能不感嘆一番麼?

進入這片冰天雪地之後,因爲凌浩所表現出來的乃是水屬性,還是水屬性中最強的隱靈屬性,所以這冰天雪地對於凌浩而言,更加算不上一回事了。

千山月在忙中之餘,回過頭來,撒下目光,見凌浩在冰天雪地之中更是如魚得水,已是知道他乃是水屬性,已是不覺得奇怪,所以繼續忙活着把淘汰人從試煉廣場中甩飛而出。

鍋虧 ,並未有任何的異常,而許多人影,早於凌浩之前進入之人,快要行至這冰天雪地盡頭之時,卻是因爲這天寒地凍之故,愣生生的被凍住,寸步不行。而後一會,卻是被千山月甩飛而出。

功虧一簣,行百步者半九十,說得正是如此吧。

比起還未進入修煉廣場之時,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穿過這火海以及冰雪之地。凌浩看着前頭,依然有身影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了冰雪之地,凌浩不由得再次一愣,心中說道:“想不到,仙發期之內,也有如此強悍之人!這三仙石府,能夠進入其中修煉之士,定然不是平凡之輩,看來今後自己,的確要小心行事了!”

凌浩心中說完,便是一個箭步朝前奔去,隨即離開了這片冰雪之地。

不過一離開這片冰天雪地,凌浩卻不由得再一次一驚。

此地並沒有火海以及天寒地凍,一條筆直的通道出現在了凌浩的眼前,看起來並沒有任何的危險。不過凌浩卻是發現,一道道身影,腳步皆是慢了許多,而有些人,直接是跪倒在了地上,居然連身子都直不起來。

凌浩還不明所以,只見跪倒在地身影,已是被甩飛而出,剩下之人,苦苦硬撐,艱難的挺起胸膛,邁着好似被灌了鉛的雙腿,一步一步,如履薄冰,行的緩慢之極。

此時,在此道人影之中,終於是有人安奈不住的叫罵出聲來,道:“這他娘娘的三仙石府,這千帆過盡,僅僅是第一重考驗,卻沒想到如此艱難!歷經了火海,卻是需要承受住冰天雪地。到了此時,還需要抵抗這土屬性之人所爆發出來的強大吸力!這試煉之地,就好像一塊巨大的磁石,而自己的雙腿,好像生鐵打造而成,簡直寸步難行啊!”

凌浩看了一眼說話之人,見其也是年紀輕輕,比起凌浩估計還小了四五歲,可是說起話來,卻是出口成髒。

看來把人逼急了,還真是和狗急了跳牆沒啥區別,小小年紀也是懂得謾罵幾聲。

凌浩剛邁出一步,也是感覺到了此地的不對勁之處,腳下好似被綁上了千斤巨石,根本是難以移動分毫。

只不過,凌浩此子也不知道哪來的幸運,這腳下寸步難移,和他之前在欲仙山黑石流搬運小石過河,豈不是有着異曲同工之妙?也正是因爲凌浩能夠搬起小小黑石行動之後,才激發了顯露出凌浩的黑石屬性。

想當初在欲仙山之時,凌浩在黑石流搬運小小黑石,修煉的那叫一個天昏地暗,沒日沒夜,才最終能夠搬起小小的黑石在黑石流之中行走。

所以在這吸力強大的試煉廣場上行走,對於有過這方面類似修煉的凌浩而言,又是如了家常便飯。

雖說凌浩的腳步,邁起來依然有些艱難,可是比起不是土屬性之人,卻又是快了不少。

千山月一瞥眼睛,見自己之前注意到的那道身影,在此地依然可以行走如此之快,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盯着凌浩,出神了片刻,心中驚訝說道:“這小子,處於仙發之期,真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按理說,仙發期之人,對於武氣的控制能力是明顯不足的!而且在此地,還需要把武氣匯入到雙腿之中,即使不能匯入雙腿,也要讓武氣包裹着雙腿,形成抗拒之力,才能勉強移動吶!難不成自己看錯了不成?怪物,怪物啊!”

千山月哪裏知道,凌浩修煉了忽影掠步訣,已是打通了自己雙腿之上的四處穴位,定然是可以把武氣匯入其中。忽影掠步訣的厲害之處,便是可以讓雙腿產生強大之力,達到身子瞬移之效。

雖然凌浩並沒有使出忽影掠步訣,但是依然讓武氣匯入了雙腿之中,所以凌浩此時的速度,在此地已是可以媲美土屬性之人了。

這讓千山月只知道只有水屬性之體的臭小子,卻在火海以及此地依然如履平地,步履輕乏,能不驚訝麼?

這一分神,千山月頓時一驚,差些讓在火海中昏迷之人身死。其連忙廣佈神識,雙手連動,把這些淘汰之人,甩出了試煉之地。

同在試煉廣場,和凌浩同處一地之人,見凌浩開掛似的向前跑去,而自己卻連邁出一步都是艱難無比。其頓時心生惡意,在凌浩快要行至自己身旁之時,猛的伸出了雙手,把凌浩一推,隨即緊緊抓住凌浩的胳膊,用力的往後一拉,借力用力,其身子終於是朝着前方邁出了一大步子。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