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這支艦隊,船身上安裝最多的便是那些拆掉了輪子的牀弩。

這些守城利器被他運用在了艦船上,也算是能夠取代弓弩射程太近造成的的缺點吧。

菲利普一聲令下,十五艘戰船同時響起弩弦繃緊的聲音!在這一刻空氣似乎都爲之凝結。

卻見紅旗揮下之際,數十道破空聲便響徹奔雷河!

只不過這原本應該是死神號角的牀弩齊射,卻被黑美人號的炮火聲掩蓋下去不少,氣勢上都爲之一弱。

撒拉普羅旺斯擡頭看着這一幕,嘴角扯了扯道:“哦?那個小鱷魚還不錯嘛…這輪進攻還像點樣子。”

卻見他伸出右手對着天空那麼一揮,突然!一條巨大的觸鬚便從奔雷河底閃電般竄出!

那伸出水面的粗壯觸鬚宛如擎天巨柱!只是伸出水面一陣擺動,便將菲利普這邊射出的弩矢打掉了大半!

最後只有零星幾支弩箭仍然朝着黑美人號射了過去。但即便如此,這些弩箭也變得軟綿綿的,並且紛紛偏離了原先的軌跡。

“咚咚咚~”

幾支弩矢射中船身,發出陣陣悶響。但這艘渾身漆黑的帆船,不知是用什麼特殊的塗層製成?那些被點燃的弩矢竟然無法引燃黑美人號的木質船身!

“那…那是什麼鬼?!”

菲利普撲到控制室窗戶上,看着從水底升起的巨大觸手。

“這難道就是八爪魚的能力?控制深海神祕生物的能力?見鬼!用投石車投擲野火燃燒桶!”

菲利普狠狠地一拳砸在了控制檯上。

“嘣嘣嘣”的幾聲悶響,和牀弩一樣,安置在甲板上的投石器將裝有野火的燃料桶拋射了出去。

這種“野火”也被稱爲“綠火”,是由一種特殊的燃料製成的***。

它取自地底冥河之水,是那種用水也澆不滅的熾熱火焰。似乎跟黑美人號發射出去的炮彈有異曲同工之效。

“咣咣咣!”

***被高高拋向空中,卻仍舊被那根巨大的觸手猶如拍蒼蠅一般全部在空砸的稀爛。

不過那裏面已經點燃的綠火卻附着在了那根巨大觸手上,並開始燃燒。

觸手似乎對這種綠火也頗爲忌憚,它“嘩啦”一聲潛入水底。

即便兇殘如綠火,可在對方完全潛入水底之後,它也是無法點燃的。

但此刻的奔雷河河面上,星星點點的綠火就飄在上面。

藍色的河面,綠色的火焰,炮火齊鳴的黑色帆船,以及對面那龐大的艦隊….重重的一切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副詭異的絢麗畫面!

“命令所有船隻靠過去!想辦法拿下那艘黑船!”

菲利普現在對這艘黑美人號非常感興趣。他覺得只要貼近了對方進行跳幫戰,就算那八爪魚老傢伙親自出馬,應該沒辦法對付他這幾千名士兵吧?

近身纏鬥可不同於海戰,菲利普有信心能夠拿下現任大陸的任何一位名將!因爲他身邊這隻禁軍親衛隊的個人作戰能力冠絕三軍!在霍爾格中,可謂是單兵作戰能力最強的一支親衛隊了。

“將魔能發動機的功率開到最大!給我靠過去!”

菲利普抽出自己的隨身細劍,指向黑美人號。

旗艦的船長應了一聲,急忙對着一個連用細線的話筒大吼了一聲:“全速前進!”

再看這艘旗艦鱷魚號,從船身的尾部突然冒起了一股沸騰的氣泡!緊跟着這艘龐大的旗艦船頭向上翹起,尾部猛地噴出一股水花!就像是快艇似的竄了出去。

突然提升的速度讓控制室內的菲利普一個站立不穩險些摔倒出去,幸虧他身邊的親衛們將他拉助。

菲利普看着破浪而馳的旗艦,嘴角咧開道:“該死的八爪魚!竟敢阻攔本公爵的道路?他也真是肥膽包天了!給我調整方向,直接撞過去!我要將那艘黑帆船徹底撞成碎片!”

“是!大人!”

“猙獰鱷魚號”的船首像就是一隻張着大嘴的鱷魚,且從那鱷魚嘴裏伸出一排排尖銳的撞角。

他準備利用這魔能發動機強大的推進力,將黑美人號撕成碎片了!

據說那撒拉普羅旺斯,在看到菲利普這個動作時微微揚了揚眉毛:“好小子,竟然有這種魄力?看來倒是我小瞧你了。”

這位七海霸主嘴角微微勾起,蹲下身單手撐在船首像上,隨後猛地起跳,高高躍向空中!

“海底幽暗之神….請聆聽我的呼喚~~舊日的支配者啊~~~伸出你強勁有力的觸鬚~~~摧毀我前進道路上的一切阻礙吧~~!阿撒託斯,涌觸之潮!”

隨着這位七海霸主的一段吟唱,奔雷河河底的河水立刻變的渾濁了起來!

一道幽影漸漸出現於水面之下,並且陰影的面積越來越大!

菲利普也發現了那水中的不對勁,可他如今已經箭在弦上無法收回啊!只能大吼着全速前進!

可忽然間,涌動的河道向上冒起,似乎從那裏面要冒出一座巨塔似的。

河水向旁邊洶涌分開,一道巨大的半身陰影籠罩在了整條奔流河上方!

“天哪….聖神在上…這是什麼魔鬼!?”

士兵們看着這個突然出現的巨大身影,全都念起了自己所信仰的各式各樣的神明名諱。

可明顯的,他們所信奉的這些神明並不能帶領他們走向勝利。

只見那道身影宛若巨人,雖然只露出半身,可那高度卻已經超過了艦隊中最大的旗艦!

那道巨影揹着陽光,讓人看不清面貌。可那密密麻麻足有上百條之多的粗壯觸手,卻當頭想菲利普的艦隊砸了下來!

“臥槽!”

菲利普爆出一聲粗口,帶着自己的親衛隊衝出了甲板。

此刻他的旗艦就算魔能發動機功率再大也無法再向前前進了,因爲幾根巨大的觸手已經將他的旗艦給舉到了半空中!

菲利普舉着手裏的細劍,對準纏住他船身的其中一根巨大觸鬚就是一通猛砍。

但奈何他的劍術太過平常,在他一頓猛如虎的操作之後,除了在觸鬚上留下幾道印痕之外,竟然連人家的表皮都沒能割破!

“公爵大人危險!”

此時,一名親衛飛身撲倒菲利普!緊跟着一條壯如人腰的觸鬚便抽打了下來!在菲利普剛剛站立的甲板位置抽出一個洞來!

而即使情況已經危如斯,那些圍繞在菲利普身邊的精銳禁衛軍們,卻仍表現出了極爲鎮定夫人個人素養。

他們自行分工,保護主人的保護主人,砍斷觸鬚的砍斷觸鬚,還有人用遠程武器向那道巨大的身影射擊箭矢,反正就是絲毫不見慌亂。

看來菲利普每年大把的金幣砸向這支禁衛軍也是頗有成果的。而這些人也無一不是以一當百的悍勇之輩!他們之所以圍繞在菲利普身邊,一方面是金鱷魚出手闊綽的原因,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爲這金鱷魚公爵的個人魅力了。

是的,每一位強者都有獨屬於他自己的個人魅力。而這種魅力,也將是聚集身邊擁簇者的強有力粘合劑!畢竟只用金錢收買的那種關係太過膚淺,只有擁有共同的目標和打心底裏的敬佩時,才能讓一羣陌生人緊緊地凝聚在一起。 撒拉普羅旺斯所召喚出的這隻水底巨人,正是以他那上古遺存血脈的證明!

也只有他,才能在七海之上召喚出各式各樣的古老惡魔生物。而這些生物似乎只能依存於海水,無法登上陸地。這也是這位海盜王一直沒能離開大海走向陸地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克洛澤在這裏的話,一定會大喊出三個字—“克蘇魯”。

卻說菲利普身邊的親衛隊們,各自施展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領。

只見有一人長劍上燃起火焰,只要在那怪物的觸手上劃出一道傷口,那傷口便會被火焰燒的滋滋作響,傷害力極強!

另有一人手持一柄巨斧,他的能力似乎就是一身的蠻力。卻見他掄起了長柄巨斧,與空中拍下的觸手纏鬥竟絲毫不落下風!並且在狂亂的揮舞間還斬斷了兩根觸手。

又有一人手中拿着一把泛着綠光的匕首。只見他一邊遊走一邊用匕首扎向那些觸鬚。凡是被他扎中的位置,便會迅速腐爛!看來這位是一個用毒的高手。

五花八門的能力匯聚在一起,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而那怪物雖然身體巨大,但似乎腦子不太靈光。這些親衛們對它還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最終,纏住旗艦的那些觸手被齊齊斬斷!巨大的鱷魚號“轟隆”一聲再次跌入水面,濺起無數水花。

菲利普舉着細劍前指怒罵道:“我特麼今天一定要幹掉那隻八爪魚!該死的!”


因爲菲利普環顧河面,發現自己帶來的二十多艘艦船,此刻竟然已被消滅大半!

而他那些戰船並不是多麼珍貴,他心疼的是自己的士兵!這些士兵可都是他花了大價錢訓練出的精銳!而且裝備精良,人人都配備着上好的鐵甲!

他們本應該馳騁在平原戰場上,而非葬身海底,便宜了那些魚蝦!


“公爵大人!不要再戀戰了!在水面上沒人會是那個怪物的對手!”

此刻,身爲老年智囊團的隨軍軍師三人組已經跑過來拽住菲利普的胳膊。

他們大聲勸阻自己的公爵大人,尤爲此刻的菲利普怒氣上涌,已經沒有了正常思考的能力了。

而他們作爲公爵大人的智囊團,有義務勸阻住他保存實力!可不能將金鱷魚的精銳全部葬身在這奔雷河上。

要知道他們這次出來可是打秋風的,並不是來和敵人拼命的。

被這三人一喊,菲利普的腦子瞬間便如遭雷劈!

他渾身都冒出了一層冷汗,看着自己那或燃燒或沉沒的船隻,他咬了咬牙好道:“命令所有戰船就近靠岸!快撤退…!”

三位老人虛了一口氣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感。

旗艦的旗語打出,周圍的艦船如釋重負般的紛紛調轉船頭。

開玩笑,他們連海戰都沒有正經打過幾場,卻讓他們直接對上了那位七海之王?能打得過才見鬼了!


再加上那操縱可怕巨獸的能力,怪不得傳言說沒有人能夠在海上戰勝普羅旺斯家!畢竟再多的艦隊,在如此巨大的怪物面前,也根本發揮不出什麼威力。

至於靠近過去跳幫戰?更是想都別想!七海之王果然名不虛傳。

倖存的艦船們逃跑時那速度都是一頂一的強。他們照着最近的岸邊,用最快的速度靠了過去。甚至有些士兵已經幫着水手們用船槳在死命的划動。

試想一下,如此巨大的艦船,風帆已然起不到什麼作用,居然僅靠人力就將那巨大的船身劃到了岸邊!那得是多麼瘋狂的一股力量啊…

相比較其他艦船,擁有魔能發動機的旗艦在這方面卻要好上許多。

它只需要調轉發動機的方向,隨即按下發動鍵就好。

“猙獰鱷魚號”攜着強大的推力,船身橫着就被猛地向岸邊靠了過去。那巨大的推進力量險些將艦船都整個推翻在水面上。

在一陣咒罵聲中,負責操縱發動機的士兵直接被打了個半死,扔在甲板上,並換了一個人去駕駛。

撒拉普羅旺斯看着倉皇逃走的金鱷魚艦隊,輕笑一聲:“嘿,我還以爲那金鱷魚小子多有骨氣呢?結果還不是落了個倉皇而逃。”

他話雖如此,但看着損失了許多觸鬚的巨獸,仍然心痛不已。因爲那些觸鬚再生起來相當緩慢,而且作用在這巨獸身上的傷害,也能夠同時傳遞到他的本體上。

所以說這位七海之王也遭受到了剛剛的斧劈、火燒,以及毒噬的痛苦。

只不過這位肌肉虯結的中年大漢卻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看來類似的傷害他早已習以爲常。

多年的海上征戰,讓他的耐受能力已經堅若磐石!即使是雷劈都不會移動分毫。

“如此一來…我也算是兌現諾言了吧?畢竟協議只說爲他守住奔雷河,卻並沒有讓我上岸追擊的道理。”

七海之王看到倉皇逃竄的金鱷魚艦隊已經靠岸,便沒了繼續追擊的念頭。


他伸手在空中揮了揮,黑美人號便在寬闊的河面上甩了一個漂亮的船尾,激起陣陣浪花後,便逆流而上,重新返回赤海的入海口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