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峰等人相視一眼,跟了上去。

當葉峰等人從雨族眾族人身邊走過的時候,他們感覺到了強烈的殺意,顯然,儘管有大祭司的約束,雨族的人同樣對人類沒有任何好感。

「菲煙拜見大祭司!」

雨菲煙走到祭台旁邊,非常恭敬的對大祭司行了個禮。

大祭司尚未說話,不遠處,一個銀袍老者緩緩開口:「菲煙,你為什麼要帶人類來這裡?」

在銀袍老者身邊,還有兩個老者,其中一個老者緊跟著笑道:「菲煙,回來就好。」

「沒錯,回來就好,以後你若想對付火族的人,我們讓你去就是。」最後一個老者笑道。

「這三個人,應該就是雨族的三大長老!」葉峰心中一動。

「多謝大長老,三長老挂念菲煙!」雨菲煙恭敬行禮,緊接著,她看著最開始問她話的老者,說道:「二長老,菲煙之所以帶他們來這裡,其一,是因為他們救了我的命,其二,菲煙想讓他們把外面的消息告訴三位長老,其三,有一個人必須跟我回雨族,雨族需要他,他也需要雨族。」

「哦?」二長老笑道:「菲煙,你想讓他們告訴我們什麼?」

雨菲煙沒有說話,她朝著葉峰看去,示意葉峰說話。

葉峰走出,說道:「前輩,九幽邪教的人打算煉化整個混元福地,你們應該知道吧?」

「這種事,我們豈會不知?」二長老冷冷道。

「那二長老知不知道,如果九幽邪教真的成功煉化了混元福地,雨族肯定會遭到滅頂之災!」葉峰正色道。

「哈哈,人類,這是老夫聽過最好笑的話。」二長老一笑。

大長老、三長老的臉色露出不解之色,他們不明白葉峰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諸位不是外面的人,所以對九幽邪教的了解不是很深。」葉峰說道:「九幽邪教這個門派,為了達到目的,幾乎不擇手段,在外界,他們是整個人類,乃至其他種族的敵人。」

雨族的人紛紛色變。

「九幽邪教煉化混元福地,其實是為了煉製一件寶器,我想,諸位應該不知道吧?」葉峰笑道,掃視之眾人。

眾人沉默了,他們確實不知道九幽邪教煉化混元福地的目的。

「煉製寶器,尤其是高品級的寶器,需要大量的靈魂,用來提升寶器的靈性。我敢說,一旦讓九幽邪教的人煉化混元福地,他們肯定會把混元福地內的生靈全部殺死,作為他們煉製寶器的祭品!」葉峰正色道。

眾人的臉色再次一變。 “哼!一派胡言!」二長老冷笑道:「你說九幽邪教的人想滅掉混元福地裡面的人,有什麼憑證嗎?」


「沒有。」葉峰說道。

「哼,既然你沒有憑證的話,我們為什麼要相信你?」二長老冷笑。

「沒錯,我們憑什麼相信你?」不少雨族的族人也跟著冷笑起來。

「我相信他!」雨菲煙看著族人們,正色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如果九幽邪教的人真的想用混元福地內的人做祭品的話,雨族就完了。」

眾人沉默了,確實,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哼!」二長老忽然冷哼道:「火族已經答應九幽邪教,幫助九幽邪教煉化混元福地,如果我們不早點做出決定的話,恐怕就真的有滅族之危了!」

「二長老說的沒錯!」一個雨族的族人說道:「我們想離開混元福地,只有藉助九幽邪教的力量,所以,我們必須幫九幽邪教的人煉化混元福地!」

「沒錯!」

「沒錯!」

不少雨族的族人紛紛附和。

「哼,你們剛才沒聽說那人類小子說的話嗎?九幽邪教打算把混元福地裡面的人當做祭品!」一個雨族族人冷笑,顯然,他反對幫助九幽邪教。

「沒錯,我們不能冒險,據說九幽邪教乃是外界第一大教,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幾個雨族的人附和道。

「好了……」大長老忽然開口,眾人紛紛停止爭吵。


「一切交給大祭司定奪!」大長老朝著祭台上的大祭司看去。

所有人也都看向了大祭司。

大祭司看著葉峰,緩緩開口:「年輕人,你為什麼要把剛才那些事情告訴我們?你有什麼目的?」

「樓蘭聖域,乃至整個天下的人都和九幽邪教是死敵,前輩,你說,如果你是人類的話,你會怎麼辦?」笑了笑,葉峰繼續說:「至於我來這裡的目的……其實是想求前輩,幫我找出九幽邪教布置在混元福地內的陣法!」


「放肆,大祭司怎麼可能是人類!」二長老冷喝。

大祭司擺了擺手,笑道:「年前人,想讓我幫你,也不是沒有可能。」

二長老聞言臉色一變,不少站在二長老一方的雨族族人也紛紛色變。

「我雨族相信天意,若天意讓我們相信你,讓我們幫你,我們便幫你,相信你!」語氣微頓,大祭司看著雨菲煙,笑道:「菲煙,帶你的朋友去天命峰。」

聽到「天命峰」三字,雨族族人們紛紛色變。

雨菲煙點了點頭,對葉峰等人說道:「跟我來!」

說著,雨菲煙當先在前帶路,葉峰等人相視一眼,緊隨其後。

二長老看著雨菲煙等人遠去的背影,目光一閃,也不知在想什麼。

前方,小魚兒看著雨菲煙,嘻嘻笑道:「美人姐姐,天命峰是什麼地方?」

谷悠然和葉峰等人也好奇的看著雨菲煙。

「天命峰本是一座普通的山峰,可是在數萬年前,有人用無上神通改造了天命峰,使得天命峰上出現了七個關卡,每闖過一關,代表擁有一份上天賦予的氣運,能連續闖過七關的人,被稱為為大氣運者!」雨菲煙說道:「這麼多年來,我雨族當中,只有大祭司能走到第二關,其他人連第一關都闖不過去。」

葉峰等人紛紛色變。

「雨族的先祖說過,誰能通過第二關,無論他是不是雨族的人,雨族都必須無條件服從他的命令!」雨菲煙又道。

「莫非,雨族的先祖和那位改造天命峰的人有關?」葉峰問道。

「據說,我雨族的先祖是那位前輩的侍從。」雨菲煙說道。

谷悠然等人臉色微變。

「前面就是天命峰!」雨菲煙忽然說道。

葉峰等人抬頭看著前方,只見前方赫然有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霧氣把大半座山峰都籠罩了起來。

「天命峰下面有個入口,我帶你們去。」雨菲煙當先走向天命峰,葉峰等人緊隨其後。

很快,葉峰等人就來到了天命峰之下的入口處,入口處垂下不少藤蔓,往裡面看去,裡面漆黑一片。

「無法通過天命峰裡面的關卡,只要在裡面待足一天就會被傳送出來。」雨菲煙說道:「你們誰去闖關?」

「我去。」葉峰點了點頭。

「嘿嘿,這麼好玩的地方,我也要去!」小魚兒一臉興奮。

「算我一個。」雨洛天邊喝酒邊笑道。

「咯咯,你們都去,我當然也要去。」谷悠然輕笑。

「小魚兒,裡面有沒有吃的東西?」朱胖子忽然傻笑。

「胖子,你就在外面等著我們好了。」小魚兒笑道。

胖子傻笑著點了點頭。

當即,葉峰率先走洞口,緊接著,小魚兒、雨洛天、谷悠然也進入洞穴。

目送葉峰等人離開后,雨菲煙帶著雪伊人離去,顯然,她是去求大祭司為雪伊人療傷了。

與此同時,天命峰不遠處,大祭司看著天命峰,緩緩開口:「不知道這些人類能不能闖過第一關……」

「大祭司,你為什麼讓這些人類去闖關?」二長老忽然問道。

「這麼多年來,我雨族的每個族人都嘗試過了,誰都無法成功,或許,我們早該讓其他種族的人試一試了。」大祭司緩緩開口。

「可是,他們畢竟不是雨族的人,萬一他們真的成功了,我們豈不是要尊他們為主?」二長老臉色一變。

「老二,你忘記先祖所說的話了嗎?」大長老忽然說道:「先祖說過,能通過七關之人,必能帶領我族走向輝煌!」

「沒錯,先祖的話是不會錯的,無論他是什麼人,只要他能帶領雨族走向輝煌,我們有何必在乎那麼多?」三長老點了點頭。

「哼!」二長老冷哼一聲,忽然拂袖而去。

「唉……」大祭司輕輕搖頭,「老二這脾氣什麼時候才能改一下?」

「大祭司,老二遲早會想通的。」語氣微頓,大長老接著又道:「大祭司,你覺得……他們當中有人能成功嗎?」

「他們應該都是外界各大勢力的天驕,應該有成功的機會,不過,機會恐怕也不是太大。」大祭司沉吟道。

「大祭司,如果他們當中真的有人闖過一關,又或者兩關,你會幫助他嗎?」三長老問道。

「如果他們真的能做到的話,我會考慮的……」大祭司說道。

「如果他們當中……有人闖過七關呢?」大長老問道,他雖然知道葉峰等人不可能闖過七關,可是他還是想知道大祭司的答案。

「如果他們當中,真的有人能走到了第七關,我將奉他為主!」大祭司擲地有聲的說道。

「大祭司,我們相信先祖的話!」大長老和二長老幾乎同時開口。

……

就在大祭司和大長老談話的時候,遠處樹林中,一個白袍人負手而立,似乎在等待著誰。

忽然,樹林中走來一個人,這個人居然帶著面具!

「以你的修為,不應該失手。」白袍人沒有轉身,他背對著面具人。

「有人出手救了聖女。」面具人回答。

「你知道嗎,那個小丫頭已經回來了,而且她還帶了幾個人類回來。現在,大祭司已經讓他們進入了天命峰,如果他們成功的話,我的計劃就徹底失敗了!」白袍人冷冷道。

「天命峰!」面具人目光一滯。

「我雨族絕對不能臣服在那些人類的腳下,所以,我的計劃絕對不能失敗!」白袍人的語氣越來越的冰冷。

「如果抓到聖女的話,大長老為了聖女的安危,多半會妥協,畢竟,聖女可是大長老唯一的孫女。有他支持的話,我們幫九幽邪教煉化混元福地,肯定是板上釘釘的事……是我的錯,我沒能抓住聖女!」面具人說道。

「大祭司的決定是很重要,但是最終,還得看大大長老,沒有聖女,要挾不到大長老,事情確實不好辦了。」白袍人自語:「我若想當上大祭司,並且帶領雨族走出混元福地,必須靠九幽邪教……大祭司,如果你真的幫那些人類,就別怪我無情了,我絕對不會臣服於人類!」

「接下來,我該做什麼?」忽然,那面具人問道。

「你去通知九幽邪教的人,對他們說……」白袍人的聲音越來越小,微不可聞。

聽完白袍人的話,面具人點了點頭,轉身沒入樹林深處

「大祭司,如果你們真的要當人類的僕人,就別怪我了……」白袍人冷笑,一步邁出,消失不見。 天命峰。

葉峰進入洞口后,只見前方居然是茫茫無際的雲海,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雲海的盡頭。雲海中有一葉小舟,凌空漂浮著,居然不會落下。

「天命七關,第一關,渡雲海……」一道若有若無的聲音傳遍整個雲海。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