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宇撇了下嘴道:「算了,不跟這些宵小之輩計較,省得墮了自己的威風,」

那名異族見石炎五人沒有回應理采,卻是更加的放肆了起來,手中的兵器在空中狠狠的揚了揚:「喂,那個小白臉,對別看就是說你,那個穿白衣服的,就你了,還看別人幹什麼,來來來,別說爺欺負你,爺就站在這裡,一隻手對付你,而且也不帶動的,來來來,能讓爺動一下,那就算是你贏,你們今天盡情吃喝,全算爺的,哈哈來來來,別這麼膽小啊,放心吧爺不會殺了你的,」

周圍也是有著不少的鬨笑聲,一個個彷彿都是唯恐天下不亂似的,

「真是恬燥,看來不出手,是不行了,」石炎有些不爽,說的白衣人就是在說他,石炎什麼時候受到過如此的羞辱,而且還是被異族,縱然是石炎不想跟這些跳樑小丑計較,可是尊嚴該悍衛的時候,還是要去捍衛的,

那名醜陋的異族還在那裡叫器,鐵了心的在吃定石炎五人:「那個白衣服的小白皮,你要不敢的話,那也行,出來給我們跳一隻舞,學一下狗叫,斧也就放過你了,還有其他四個,你們有誰敢上來的,來來來,儘管來,斧在這裡等著你們呢,你們人族,就都如此的膽小如鼠嗎,真是沒勁啊,太沒勁了,一點都不好玩,」

像烏劍城,人族還是能夠看到不少的,但隨著深入,那人族的數量也是會越來越少,在這肖蒙城,人族就不多見了,而且能見到的話,也基本都是一大群的,基本上來說,都是屬於一個勢力的,或者是一支冒險者團隊之類的,像石炎他們這樣五個人在混域之地闖蕩的情況,還是極為的罕見的,

畢竟這裡是混域之地,非常的混亂,是異族的天下,而異族喜怒無常,多都是嗜血成性,對人族的話,也都是有幾分天生的敵意,所以人族在混域之地,顯然也是會很吃虧,沒有點實力的話,那在混域之地想活下去,是非常難的事情,不說九死一生也絕對是差不到哪裡去的,

「死,」石炎隨手抓起了桌上的一根筷子,隨手一甩,筷子就化為了一道光芒向那名醜陋的異族射殺了過去,

這裡的筷子也是用特質的材料做成的,非常的硬堅,所以也完全是可以做為一件利器使用,石炎這隨手一甩,可也是有些門道的,將神通本源之力灌注到了這筷子之中,讓筷子變得可怕了起來,

那名醜陋的異族只不過是一名神通三重境初期的修士,實力雖然說起來還算是很不錯的,不過在石炎的眼裡看來,那就是太弱了,

「嗯,有一道光,」那名醜陋的異族忽然感覺到一道光向他射了過來,不過他沒有在意,但很快就感覺到了這道光竟然直接的射進了他的眉心之中,一股力量頓時的湧進了識海之中,在識海之中洶湧的爆炸了起來,

那名醜陋的異族還沒有發出一聲慘叫聲,身體就直接的倒了下去,眉心之中鮮血流淌了出來,死不瞑目,

原本熱鬧的全場,也頓時的安靜了下來,一道道目光也是向空地上看了過去,瞪大著眼睛,寫滿了驚訝,

「死了,」

「怎麼死的,看清楚了沒有,」

「貌似,,我只看到一道光芒射了出來,然後就死了,是那個白衣人族動的手,」

「怎麼可能,有這麼強的實力,還是什麼歷害的神通法門,有點可怕啊,竟然看都沒有看明白是怎麼回事,就死了,」

懵了,確實是有很多異族懵掉了,完全沒有看清楚是怎麼回事,當然,現場也有不少神通四重境甚至是神通五重境的修士,這些人倒是看清楚了,他們也是目光向石炎打量了過來,知道原來這名白衣人族,還是一名高手,看來還是有些小看了這名白衣人族了,

最高處的一間優雅的天字型大小包廂,一名長相也是粗獷而又醜陋的綠衣男子慵懶的坐在那裡,臉上和身上都有類似於樹皮一般的東西,看起來有些嚇人,頭上也沒有頭髮,也是布滿了疙瘩狀的東西,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的醜陋,而且也是睚著一口的大牙,不過此時卻是異常的享受,他的身邊,還躺了兩名妖艷無比的美女,

除了這兩名妖艷的狐族美女,還有一名同樣醜陋的男子恭敬的站在身後,顯然是僕從之類的,一看這陣勢,也可以知道這名醜陋的異族來頭非凡,

這名綠衣異族忽然對下面道:「殺了他,有重賞,」

只是簡簡單單的六個字,卻頓時引起了一片嘩然,一道道目光向這邊看了過來,

「是金蟾子,哈哈他竟然參合到這件事情中來了,看來有好戲看了,」

「吼吼,金蟾子竟然開口了,他說有重賞,那一定非常的豐厚,殺一個人族,能換來豐厚的獎賞,太值了,吼吼,殺了人族,」

「這樣的好事竟然被我趕上了,金蟾子竟然開了口,這名人族肯定要死了,哈哈,我一定要搶第一個,這樣的功勞,不能被別人搶了,」

四周的人群也都是興奮了起來,不少都卯著勁,都是想要搶功勞,

聽到這樣激烈的熱議聲,石炎的眉頭也是微皺了起來:「這個金蟾子又是什麼來頭,竟然能有這樣的號召力,他一開口,竟然能一呼百應,讓這麼多人想要殺我而後快,能有這樣威信之人,實力必定是非常的了得,而且身份的話,應該也是不俗了,」

石炎並不想在這裡多招惹麻煩,雖然不懼,但也不想在這裡多浪費時間,所以,這個金蟾子的言行,還是讓石炎非常的不爽的,自己並不想招惹他,沒想到他竟然來招惹自己,而且一出手,就是狠下殺手,這讓石炎確實非常的惱怒不爽,

若是在平時的話,石炎肯定不會管他那麼多,直接的過去殺了便是,哪裡跟他那麼啰嗦客氣,


「哼,可惡,竟然敢觸我們底線,真是不知死活,管你什麼金蟾子的,身份來頭再大,今天也要弄死你,」蕭宇也是一陣發狠,

幾道身影同時的飛了出來,落到了空地之上,陸續的又有一道道身影飛了出來,最後竟然多達三十多道身影站在了空地之上,一個個目光看向了石炎,顯然都是有意想要挑釁石炎,想要殺了石炎,

「我先來的,我們都別跟我搶,這個功勞,誰跟我搶,我就跟誰急眼,」

「我呸,誰叫你先來,明明是我第一個落地的,論先後,那也是我是第一個,你們都在我後面排隊,」

「哼,誰說先來後到,應該是誰的實力強,就由誰先來,你們有什麼資格來跟我搶,」

「呸,就你那點實力,也好意思說最強,知道死字怎麼寫嗎,」

這些人也是一個個的掙議了起來,火藥味也是非常的濃郁,恨不得這些人就要先打上一場再說了,一個個,都是想要第一個戰,都是想要搶頭功,不肯落於人后,讓這場面,倒是有些滑稽精彩,

蕭宇忽然一笑道:「石炎,我發現你現在就是一個香餑餑啊,這麼多人搶的要打起來了,哈哈,這也不錯啊,石炎,要不你先坐著喝會酒,這種小事情,我怕髒了你的手,讓我來替你解決吧,也就是分分鐘的事情,既然不能夠低調,那麼我們就高調一回唄,真要逼我們,我們有什麼辦法是吧,唉,出風頭這事,說起來,我還其實蠻喜歡出的,嘿嘿,」

石炎撇了下嘴,站了起來,道:「不了,這一次我決定親自出這個風頭,唉,實在不想說,我的忍奈度,真的是很有限的,既然非要把我惹到了份上,那就要準備承受我無盡的怒火,」

說著,石炎也是站在窗檯前,並沒有躍下那片空地,因為石炎根本不屑下去,殺他們這些人,根本不需要下去,下去,只會是髒了石炎的腳, 石炎居高臨下,看著那三十多名還在爭論的面紅耳赤,喋喋不休的異族,嘴角輕揚,也是勾勒出了一道輕挑的冷笑出來:「我說你們,能安靜一點,聽我說嗎,」

聽到石炎的聲音,這些人這才安靜了下來,停止的爭吵,看向了石炎,

一名異族道:「人族小子,你來的正好,這樣你來說,你想跟我們誰先爭,你來挑你來選,這樣的話,我們也不至於這樣的爭吵的沒結果了,要不,你來抽籤,抽中誰就是誰,總之,你想個好點的辦法出來,快點快點,別耽誤我們的時間,」

石炎撇了下嘴道:「你們就真的這麼急嗎,」

「廢話,當然急啊,時間是寶貴的,殺完了你,我們領完獎勵還要繼續喝酒呢,哪有這麼多時間在這裡浪費,」

「就是,人族小子,快點快點,」

石炎冷笑道:「你們就這麼急的送死嗎,也好,既然你們都這麼急,那我就成全你吧,也別那麼麻煩了,你們三十多人一起上吧,也省得我麻煩,我這個,最討厭的就是麻煩,但最不怕的,也是麻煩,所以你們,就別再讓我麻煩了,不然我會很不爽的,」一邊說著,石炎的目光,還掃向了那高外包間中的金蟾子,眼裡滿是鋒芒,似要將金蟾子給射下來似的,

金蟾子懶洋洋的躺在那裡喝酒,對於石炎鋒芒的眼神,他根本就沒有理會,也毫不在乎,目光撇了石炎一眼,繼續的在美女的伺候下喝著酒,很顯然,他絲毫都沒有將石炎放在眼裡,連正眼看一眼都不太願意,

對於鑫蟾子如此的神態,石炎心中也是冷哼了一聲,自然是不爽:「好大的架子,竟然不看我一眼,如此的桀驁,我倒也是少見,不過沒事,很快,我就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禍從口出,什麼叫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惹上了我,那隻能說你倒霉吧,或者你命中,也就註定要有這一場劫難,」

石炎的目光收了回來,重新看向了那三十多名要殺自己的異族,這些異族全部都是神通四重境,而且還有不少是神通四重境巔峰,最弱的也是神通四重境中期,這些人的實力誠然來說,確實都還是很不錯的,

一名神通四重境,要知道在小一點的地方,那就足夠可以雄霸一方的了,創立一個小點的勢力,也是不在放話,

「哈哈,這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簡直要笑掉大牙了,」

「還真是不知所謂,人族就是無知和自大,等下恐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來來來人族小子,讓斧看看你有什麼手段,人小,這口氣還真是大的很啊,」

石炎的話,確實是惹來了哄堂大笑,讓那些異族嗤之以鼻,

石炎沒有理會,手一動,一根根青羅直接從石炎的手掌之中噴涌了出來,那些紫色的青羅也是化為了一道道殺意,織成了一道天網一般的從天而降,直接的將那空地上的三十多名異族籠罩了進去,這是石炎很久都沒有動用過的紫羅千弒陣,


雖然只是三品的殺陣,不過威力堪比四品,品階雖然還是不高,但要知道此時石炎的境界和實力,光是那雄渾無比的神通本源之力,也是非常的可怕了,全力的施展這紫羅千弒陣,自然是讓這門殺陣變得非常的可怕,將那三十六名異族籠罩在了其中,便是將那一片空間變成了閻羅地獄一般,

「啊,好可怕的殺陣,救我,」

「我,我要死了,不不,,」

「啊,我不想死,」

「可惡可惡,人族,快放我們出去,快放開我們,」

一道道尖銳的慘叫聲很快從陣法之中傳了出來,可是陣法已經形成了一個獨立的小領域,讓裡面的異族根本就沒有辦法逃的出來,實力弱一點的,直接就被擊殺了,實力強一點的,也撐不了幾個回合,就是慘死當場的命,才不過兩個呼息的時間,三十多名異族,竟然全部的被紫羅千弒陣斬殺當場,一個不留,

石炎一揮手,也是將紫羅千弒陣給收了起來,那空地上留下了三十多具布滿了鮮血的屍體,死相不算慘烈,但也是讓人觸目驚心,一下子死了三十多名歷害的異族,這樣的情況在酒樓里,也是極少極少發生,一年都不會有一次,沒想到,今天卻是發生了一次,

「殺你們根本不需要動劍,動劍是髒了我的劍,陣法類的神通法門有時候實用性還是不錯的,看來有時間,我也要把精力放在千衍萬陣篇上,提升我陣法一道的修為,陣法一道,也是可以走向陣法大道的,」石炎撇了下嘴,

現在實力強了,眼界也是足夠高了,看的事情也是要比以前多,

蕭宇看了眼那空地上的三十多具屍體,隨意的撇了下嘴道:「真是不知死活,恐怕你們死都不知道是惹上了誰吧,唉呀,可惜這麼拉風的事情,不是我蕭宇來做啊,我這麼樹玉林風,風流倜儻,一表人才,卻無用武之地啊,還真是浪費,我都為我自己覺得可惜了,」

赤游打趣一笑道:「你這麼想拉風,那你就直接殺出去叫陣唄,直接叫陣那個叫金蟾子什麼的,以你的實力,肯定完虐他了,去吧,支持你,」

蕭宇擺手搖頭道:「不了,這是石炎的獵物,我怎麼能跟兄弟搶,算了,這一次我還是繼續安靜的做個美男子吧,」

「噗,,」赤游直接一口酒噴了出來,差點就噴了蕭宇一身,蕭宇也是沒好氣的瞪了赤游一眼,嗔怪的道:「真是沒素質,我蕭宇這麼優雅的美男子,怎麼會就結交上你這樣隨便的人呢,真是我的可悲啊,」

「呃,,」赤游竟然一時無言以對,

此時,全場也是一片寂靜,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了,靜的有些可怕,所有人都是瞪大著眼睛,怔怔的看向了石炎,這樣匪夷所思,驚人無比的一幕,也自然是看的那些人都是驚呆了,


一招,僅僅就是一招,竟然滅殺了這三十多名歷害的神通修士,這是怎樣的實力,就是一名神通五重境,也絕對做不到的,除非是非常歷害的神通五重境,石炎展現出來的實力,確實是有些驚人,確實是讓那些異族都是大吃一驚,看向石炎的眼神自然也是有些變了,不少人心中也是暗慶,還好沒有跳出來,不然也要死了,

剛才那些輕看石炎的人,此時也是不敢說什麼,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石炎沒有理會這樣,這樣的效果也是想的到的,石炎也早就看談了,直接目光再次看向了金蟾子,而這一次,金蟾子也終於是肯正視了石炎,目光看向了石炎,不過那眼神,卻也是陰冷的很,就像是一條千年的毒蛇一般,眼神里都帶有毒氣,看的讓人心中一片凄涼,光是這眼神,竟然都有一股很詭異的力量,

石炎開口道:「金蟾子是吧,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來頭,也不管你是什麼來頭,我跟你素未謀面,沒有任何的仇恨,今天你卻要殺我,這又是何意,」

金蟾子喝了口酒,才慢不經心的樣子,淡冷的哼了一聲道:「我想殺便殺,心情好了,要殺誰就殺誰,何須要用意,做人若不能任性而為之,那又有什麼意思,怎麼,聽你這口氣,似乎對我非常的不爽,」

石炎道:「還好你還聽的出來,至少說明,你的智商還算是正常,既然你聽的出來,那也就不用我多廢話什麼了,我石炎也向來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我更不相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說法,我說過,我不喜歡麻煩,但也絕對不會怕麻煩,麻煩既然來了,那我的做法,就是將這麻煩給拔除掉,這,也是一直都習慣的做法,」

「對於要殺我之人,我向來都是回敬過去,只會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想殺我之人死了,而我還好好的活著,所以,我倒現在,還能站在這裡,今天,你就是下一個,要被我斬殺之人,死之前,你要是有什麼遺言,可以說一下,不然,就沒機會了,」

石炎說的很平淡,就像是在訴說一件很平常普通的事情一樣,但是字句之間,卻處處的透著殺機,可以說是字字誅機,表明了石炎的殺意,是絕對不容許質疑的,

這樣的話,也是讓很多人都驚到了,這個人族竟然敢對金蟾子這樣的說話,

還真是活瘋了吧,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此時,又有不少人幸災樂禍了起來,都是想要看熱鬧了,惹金蟾子的人,那可沒有一個好下場啊,這個人族,竟然敢招惹了,

金蟾子冷笑森森,也是站了起來,眼眸之中,也是頭一次的迸射出了濃郁的殺意,目光居高臨下的掃視著石炎:「有意思,有點意思啊,這麼有膽的人,本少主倒是第一次見,不錯不錯,比別的人族有點意思,不過,也僅僅是有點意思罷了,並不代表著你今天就可以活著離開這裡,本少主見過囂張叫器的人太多了,不過每一個,都是自食其言,慘死的下場,」

「不知所謂的下場,那就只有死,挑釁我金蟾子威嚴的,那更是死,今天,你註定已經沒有了活路了,所以,你還是死吧,」

在金蟾子包間的對面,也有一間同樣豪華的包廂,包廂裡面,坐著三道身影,看起來跟人族差不多,不過身體的膚色卻是顯金色,看起來,就像是金泊鑄的金人一般,

三道身影中間的一名男子一笑道:「金蟾子,看來今天不如你願啊,哈哈,你不是號稱,只要你想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如你願嗎,今天我看,你要收回這句話了吧,有意思啊,沒想到今天出來喝個酒,也能湊上這麼一個大熱鬧,你金蟾子吃憋,我是最喜歡看了,哈哈,白衣人族朋友,我支持你,殺了這頭金蟾,」

金蟾子是金蟾一族,所以那名男子也是說這頭金蟾, 聽到那道聲音的話,金蟾子也是怒視了一眼,哼了一聲道:「肖克,你休要幸災樂禍,想讓我難堪,哼哼,還是別做這個美夢了,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肖克卻是不怒的一笑:「有沒有可能,現在說這話,有些為時過早了吧,」說完肖克也不管金蟾子是什麼臉色,轉身看向了石炎道:「人族朋友,我看好你,弄死這頭金蟾,我請你喝酒,哈哈,」

「哼,」金蟾子也是被氣的不輕,不過他此時也沒有那個閑功夫去搭理肖克,金蟾子身後那名僕從走了出來對金蟾子道:「少主,這件事情就交給老奴吧,不髒了少主的手,」

金蟾子點頭:「好,就交給你了,提頭來見我,」

那名僕從點了點頭,也是縱身一躍就落到了空地之上,那冰冷的眸子直視著石炎,冷的發寒,冷的讓人可以嗅到眼裡充滿的無情和殺氣,就像是一名冷酷的殺手一般,他存活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替少主殺人,彷彿已經成為了一件戰爭的兵器,

這樣的人物,是很可怕的,顯然,這名僕從是一名歷害的神通五重境,竟然還是一名神通五重境後期的強者,能夠讓一名神通五重境後期的強者做為僕從,也可以看的出來這名金蟾子的來頭有多大了,

石炎依然站在窗檯前,並沒有下去的意思,對付一名神通五重境後期,還真的不需要石炎下去,石炎依然一臉的平靜淡然,輕描淡寫的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名在賞美景的賢者一般,不過那平靜的眼眸之下,也是暗藏了一道殺機,石炎不是軟柿子,不是能任人拿捏的,別人給他一刀,他一定是會還上一劍的,

那名僕從見石炎沒有下來迎戰的意思,眼裡的冷色也濃了幾分,冰冷入骨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如是一道道冰箭一般的向石炎射了出來:「人族,出來一戰,」

石炎輕挑道:「跟你一戰,真是髒了我的手,不過你想死,我自然會成全你,」說著,石炎手中一揮,九龍砣出現在了手中,石炎身上的氣勢,頓時的瘋漲了起來,九龍砣直接往那名僕從一砸,九龍鎮山催迸了出來,三條金龍也是咆哮而出,驚動九天,三龍金龍纏繞著九龍砣,將九龍砣化為了一座巨大的龍山,浩浩蕩蕩的壓了下來,威勢驚天,

「這是什麼神通法門,好像很歷害的樣子,」

「竟然有三條金龍異象,好歷害的神通法門,看來這個人族還真是不凡啊,今天說不得真有一場好戲看了,」

「再不凡也沒用啊,這次出手的畢竟是金蟾子,」

感受到了這九龍砣之威,那名僕從的臉色也是冷凝下了幾分,那浩浩蕩蕩的神通之威鎮壓而下,勢不可擋,要將諸天都鎮壓在下一般的氣勢,讓那名僕從,也是嗅到了危險的氣息,他此時,也只有是拚命的施展出神通法門,只見他的頭上那片疙瘩之上,一道道可怕的光芒噴涌了出來,就像是火山噴爆一般,這些可怕的光芒,殺傷力非常的可怕,甚至還帶有巨毒,一旦被沾染上的話,直接就會中毒身亡,這也是金蟾一族的本命天賦神通的手段,據說修練到極致,就是一名王者都能毒的死,

當然那樣的境界,也只在歷史的記載中有金蟾一族的人達到了,

石炎這是遠距離的攻擊,所以那名僕從的毒再可怕,也沾不到石炎的身,再說,此時被九龍砣的力量鎮壓著,那毒是無用武之地,

轟隆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