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揚也算是天天在美女堆裏面打滾,對美女的見識也算是多了,而且,自己的女人葉風鈴也算是絕色了。而現在,站在自己身前的美女絕對是和葉風鈴一個程度的,或者,跟納蘭容容是一個程度的。這種美麗本不應該存在人世間,而現在,已經存在了。

對於她的衣着,蕭揚不覺得自己有什麼探究的必要,像這樣一個女人,即使是襤褸一身,也無法掩着她那美麗的容顏和曼妙的身軀。

只是,讓蕭揚比較奇怪的是這個女人如果真的已經有這麼大個女兒,那照理說應該是三十歲左右了吧,不管如何保養得好,總是會留下一點點歲月的痕跡,而現在,這個女人看起來也就是二十五六的樣子……這讓蕭揚不禁想到了一個問題……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早產?

蕭揚有些尷尬地看了看這個女人,再看看旁邊一臉童真的小女孩……

這個女人看看蕭揚,輕輕地蹲下身來,看看那小女孩,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寵溺地說道:“小乖乖,媽媽在那裏坐着很好呀,爲什麼要讓我到這邊來呢?”

叫“小乖乖”的小女孩嘟起嘴吧,說道:“那個大叔看你的眼神很嚇人,而且,他還嚇我!我纔不要跟他一起坐呢……”說着,似乎是在搞推銷似的,說道:“這個大哥哥好!對乖乖還很親切,纔不像那個大叔,我們還是在這裏坐好了……”

女人聽了小乖乖的話,看看旁邊坐着有些無奈的蕭揚,心裏不知道爲什麼,到是泛起了一陣不知名的慍怒。看這個小子也不是所謂的絕世大帥哥,似乎有種看不起自己這個絕世大美女似的,彷彿自己坐在他身邊會是一種災難似的……這讓她的心裏有一點點異樣了,本來是不想過來的,不過現在……

蕭揚當然不知道他尷尬和無奈的表情帶給了他什麼,當眼前的女人跟他商量事情的時候,蕭揚終於意識到自己又惹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

她很溫和地,用一種非常親切的天籟之音說道:“這位先生,聽小乖乖的意思,你旁邊沒有人坐是嗎?”

蕭揚當然不能睜着眼睛說瞎話,點點頭:“是的,沒有人。”

她點頭說道:“那我可以和乖乖坐這裏嗎?”

蕭揚只記得自己答應了小乖乖,可是,現在她基本上和小乖乖是一體的,當然就沒得拒絕的餘地了,蕭揚當然當然得答應說道:“當然可以。”

於是,她和小乖乖坐在了蕭揚旁邊,小乖乖坐在兩個人的中間,一副活潑的樣子。她對蕭揚說道:“大哥哥,你叫什麼名字,我叫乖乖。”

這時,旁邊的女人微笑着拍拍小乖乖的頭,說道:“乖乖,介紹自己的時候不能用乖乖,應該用你的大名楊安琪,知道嗎?”

小乖乖聽了自己媽媽的話,到是一點就通,對蕭揚甜甜地笑了笑,說道:“大哥哥,我叫楊安琪,你呢?”

蕭揚看着小乖乖那天使般的面容,微笑道:“我叫蕭揚。”

小乖乖聞言,似乎想到了什麼,拍怕手掌,笑道:“大哥哥,你就是蕭揚……乖乖很崇拜你,我剛開始還以爲你不是呢……”

蕭揚到是笑了笑,旁邊的那個女人的表情自然是盡收眼底,聽到自己是蕭揚過後,她的眼裏似乎閃過了一種異色,還好蕭揚到沒感覺到這個眼神裏有多少敵對的意思,遂微笑道:“小乖乖,那你哪裏崇拜我呢?”

小乖乖聞言,似乎想起了一陣可怕的事情,說道:“崇拜你是熊貓科技的總裁呀,聽媽媽說熊貓科技好厲害的……還有你彈鋼琴也好厲害,我家裏還放着幾張你在首都大學的演奏DVD呢……我也學鋼琴呢,可是,卻總是達不到你那麼快,我的手指都腫了呢……”

蕭揚一聽,看看旁邊的女人,再看看小乖乖已經將自己的雙手拿出來給自己展示,蕭揚不禁微笑道:“等你手指不腫的時候,說不定就可以彈得和大哥哥一樣快了呀。”


小乖乖聽到蕭揚的話,歪了歪頭,看看蕭揚,又看看自己身旁的媽媽,說道:“可是媽媽說要達到你那樣快,按照我這樣的進度,至少要等到我十六歲才行呀。乖乖現在才十二歲呢,那還要等好久呢……”說着,小乖乖帶着一絲狡黠的目光看着蕭揚,說道:“大哥哥,你是不是有什麼祕訣呀,教教我呀……”

蕭揚聽到她的話,輕輕笑道:“祕訣就是你必須天天練習兩個小時,然後天天去背那些曲譜……當然,如果你只是求快的話,那我可以讓你在十四歲就可以達到我這樣的水準,你想不想?”

小乖乖聞言,看看蕭揚,疑惑道:“大哥哥你是不是騙我?媽媽說的話從來就沒有錯的,媽媽說我要十六歲才行,那就是十六歲,怎麼可能十四歲就可以了?”

蕭揚一聽,看看旁邊的那個女人,到是看到她似乎是在注意着前方,而實際上一臉上起了一團紅暈,耳根子似乎也有點紅潤了……

蕭揚心裏也不禁一笑,對小乖乖說道:“你不是崇拜大哥哥嗎?大哥哥當然有祕訣了!”

小乖乖聞言,到是立即有些興奮地拉着蕭揚的手臂,說道:“大哥哥,那你快告訴我,怎麼樣在十四歲的時候就達到你的程度……”

蕭揚笑了笑,然後很嚴肅地對小乖乖說道:“這個可是哥哥的祕訣,你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哦……”

小乖乖到是懂事,立即舉一隻小手,很嚴肅地說道:“乖乖發誓,大哥哥告訴我的祕訣我絕對不會隨便告訴別人的!”

蕭揚也沒有阻止,說道:“那好,小乖乖,我現在就告訴你祕訣,把耳朵拿過來……”


小乖乖聞言,連忙附耳過去,蕭揚就在小乖乖的耳朵旁邊小聲地說了幾句,然後笑了笑……看看旁邊的那個女人,給了一副神祕的笑容……

那個女人看到蕭揚那神祕地笑容,再看看小乖乖在那裏**,心裏也不禁有一些緊張,也不知道他跟小乖乖說了什麼…… 幾個小時過後,飛機降落在波士頓國際機場。

蕭揚和小乖乖楊安琪以及她的媽媽楊鳳依一起走出了機場。蕭揚這個三人羣裏的唯一男人當然負責起三個人的行李重擔。

在出口處,蕭揚一眼就瞧見了一個穿着筆直西裝的亞裔中年男士舉着一個大牌子,上面用中文寫着蕭揚這兩個大字。

於是,蕭揚走了過去,至於楊鳳依和小乖乖的家人似乎還沒有到,便先跟着蕭揚了。

蕭揚提着兩個大箱子,一個小包掛在自己的身上,走到那個人身前,說道:“你好,我是蕭揚。”

“你好,我是專程來接你的。我是麻省理工學院的講師王悅,這是我的證件。這次來參見黑客大會的賓客都將入住在我們學院附近的波士頓劍橋萬怡酒店……”

蕭揚點點頭,看見他似乎要來提行李,微笑着說道:“我的行李就一個小包,這兩個箱子是她們的……”說着,眼神示意了一下旁邊的楊鳳依和小乖乖。

這時,王悅很有禮貌地跟楊鳳依兩人打了個招呼,只是眼神有一點點疑惑……看到他那樣子,蕭揚立即微笑道:“是這樣的,我們是在飛機上認識的。來接她們的家人還沒有過來,你也知道,我是個男人嘛,所以就只有負責搬行李的重任了……”

王悅聞言,到是深有感受,最重要的是,爲這麼一個大美女搬東西,這個差事可不是想做就做的。從楊鳳依的神態和氣質來講,王悅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這個女人除了容貌上是絕世傾城以外,恐怕家世也不會太簡單。王悅自然是不敢怠慢,只是,酒店裏可是有好幾位人物正等着這個蕭揚呢,自己可不敢隨意拖延時間……

王悅對楊鳳依說道:“楊小姐,不如這樣吧,你跟我們一起到萬怡酒店再說,叫你的家人到萬怡酒店去接你如何?”

楊鳳依聞言,皺了皺眉頭,又蹲下來對小乖乖說道:“小乖乖,你說我們是在這裏等還是跟着蕭哥哥到酒店去等呢?”

小乖乖到是轉了轉眼珠,看看楊鳳依,又看看蕭揚,說道:“當然是跟着蕭哥哥到酒店去等了,媽媽一向都是很準時的,現在沒來,肯定是有什麼事情吧。那我們還不如到酒店去玩呢……”

楊鳳依聞言,到也點了點頭,又站起身來,對王悅說道:“那就打擾了……”

王悅微笑着說道:“沒什麼,那我們走吧?”

“好……”楊鳳依答了一聲,牽着小乖乖的手就跟着王悅的腳步而去,蕭揚呢,到是苦笑了一聲,這個女人還真的是有點點奇怪,彷彿間自己到是成了陪客加搬運工了!

還好,不遠處就是接待的車子停留處,蕭揚到是不用搬太多的路程。

王悅自然是坐在前座,而蕭揚和楊鳳依以及小乖乖坐在後面,三個人的位置到是跟在飛機上的位置一模一樣。唯一有區別的大概就是兩邊和後面都有窗戶吧……

王悅一路上給蕭揚介紹這裏的景點和奇特之處,不過到了後面,小乖乖到是個行家,儼然一副導遊的派頭,將一路上的景點給蕭揚一一地講解了個遍……

波士頓劍橋萬怡酒店位於查爾斯河畔,可欣賞到查爾斯河、劍橋以及波士頓天際線的絕美景觀景觀。 我們的馬薩諸塞州劍橋酒店距洛根國際機場僅 5 英里(8 公里),數分鐘便可抵達波士頓市中心。 這家新近全新裝修的萬怡酒店擁有寬敞的客房,內設免費無線上網、豪華牀上用品、32 英寸純平電視、電熱咖啡壺,並可欣賞到壯麗的河景和城市景觀。 酒店地理位置優越,毗鄰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波士頓大學、世界聞名的醫院以及 Fenway 公園。 可搭乘其提供的免費班車前往這些地區景點和地鐵,四處遊覽。 入住期間,可享受一流的設施,例如帶觀景臺的室內泳池、健身中心、24 小時便利店,以及早上供應早餐、晚間供應雞尾酒的餐廳。

在蕭揚感覺沒有過多久的時間就到達了這個酒店,當然,對於蕭揚來說,這些高級酒店對他來說除了面積大一點,品味高一點,設施豪華一點,服務周到一點,到也不是有多少特別的地方。

由王悅帶領蕭揚他們到達蕭揚的房間,王悅將自己該交代的事情交代完,最後問道:“蕭揚,待會兒有幾位教授想見見你,不知道你有沒有空?”

蕭揚聞言,看看時間,A國時間下午三點了,遂問道:“什麼時候?”

王悅想了想,說道:“大概六點吧,一起吃一頓晚飯吧?”

蕭揚思考了一下,點點頭,說道:“沒問題,不過,你能告訴我到底有哪些人嗎?”

王悅說道:“是我們學院的幾位鋼琴教授和兩位計算機方面的專家……”

蕭揚點點頭,說道:“好,沒問題。那你先去忙吧,到時間再通知我吧?”

王悅:“好的,那我先走了。BYEBYE.”

蕭揚:“嗯,BYEBYE.”

王悅離開了,蕭揚將行李放在客廳,對旁邊的楊鳳依和小乖乖說道:“進來坐吧。”

楊鳳依說了句:“謝謝。”

她拉着小乖乖的手一起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似乎想到什麼,對蕭揚說道:“蕭揚,我想用一下電話,可以嗎?”

蕭揚一聽,笑道:“當然可以。”看看那小桌上的電話,蕭揚又說道:“那你們打電話吧,我先去熱一下水,幾個小時的飛機感覺還是挺累的。”說完,蕭揚去查看一下各個房間,然後尋找傳說中的高級浴室……

楊鳳依拿起了電話,撥了一個熟悉的電話號碼,大概過了十秒鐘的時間,電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一個甜美的聲音:“HELLO……”

楊鳳依連忙說道:“是姐姐嗎?我是鳳依。”

那邊的女聲立即變了一些,有些驚訝道:“鳳依,你怎麼來了?”

楊鳳依苦笑道:“乖乖喊着要見媽媽,我能不帶她來嗎?姐姐,你現在在哪裏?我好帶乖乖過去。”

楊鳳依的姐姐看來應該是比較忙的,說道:“這個恐怕不行,我現在正有點事情呢,家裏又沒有人。對了,你們現在在哪裏?難道是在機場?”

楊鳳依:“不是,在萬怡酒店呢,在飛機上認識了一個朋友。 傳奇房東 ,恐怕不在家,我就沒有直接去你家。然後跟着這個朋友到萬怡酒店來了。”

“萬怡酒店?那裏到是比較近,這樣吧,過兩個小時我到那裏去接你。對了,你飛機上認識的朋友?男的女的?”

“男的。”

“男的?鳳依,難道準備來個飛機上的戀情?”

“姐姐……你就別亂說了……好了,乖乖正搶電話呢,讓乖乖跟你說……”

說完,楊鳳依將話筒遞給小乖乖。

小乖乖接過話筒,對那邊的人說道:“媽媽,乖乖好想你哦……”

“乖乖,媽媽也想你……對了,你們是跟一個大哥哥在一起嗎?”

小乖乖點點頭,說道:“是啊,那個大哥哥可好了,不但教我彈鋼琴,還幫我們提行李呢,還叫我們到他住的酒店來呢……”

“嗯,媽媽知道了……乖乖怎麼突然想到媽媽這裏來呀?學習怎麼樣呀?期末考試考得怎麼樣?”

“乖乖很努力呀,期末考試可是全班第一名!”

“呵呵,那是乖乖努力的結果,一定要保持呀……對了,你們認識的那個大哥哥叫什麼名字?爲什麼住在萬怡酒店呢?”

“大哥哥叫蕭揚,好像是來參加什麼黑客大會的,大哥哥好厲害呀,不但鋼琴彈得好,還是個超級黑客呀,乖乖好崇拜他……”


“蕭揚?他叫蕭揚嗎?”

“是呀?媽媽,你認識他嗎?”

“乖乖,你和你阿姨就呆在那裏,兩個小時後媽媽來接你們,在那裏要乖哦……”

“嗯,乖乖會很乖的……媽媽你一定要來哦……”

“好,媽媽一定會來的……”

跟小孩子說話還真的是要有耐性纔會聊天越快,而這種耐性永遠是女人,特別是一個母親的強項。

乖乖很滿意地掛了電話,然後看看楊鳳依,遂站了起來,很新奇地看看這個套房,對楊鳳依說道:“媽媽,這個房子好大呀,比我們家的房子都還大呀……”

楊鳳依點點頭,對小乖乖說道:“好了,乖乖,在這裏就不要叫我媽媽了,要叫我小姨,知道嗎?”

乖乖聞言,想到了什麼,只得點點頭,對楊鳳依說道:“嗯,小姨……”說完,乖乖便在這個房子裏面開始轉悠起來,到也顯得活潑自在。

而楊鳳依呢,實在是沒有什麼事,便打開電視來看……

蕭揚當然是好好地洗了個澡,順便到是將熱水器的水燒起,然後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去,到了客廳,看到楊鳳依到是躺在沙發上睡着了,電視開着,而小乖乖到是在旁邊拿着遙控板,不知道按着什麼,一直選着頻道……

蕭揚走過去,對乖乖說道:“小乖乖,要看什麼電視呢?怎麼一直按個不停?”

小乖乖到是很氣憤地說道:“都沒有好看的動畫片,這裏的電視一點都不好看……”

蕭揚笑了笑,對小乖乖說道:“坐飛機坐了那麼久,乖乖,你去洗個澡吧?”

乖乖聞言,轉了轉眼珠,使勁地拍打旁邊的楊鳳依,喊道:“小姨,起來呀,去洗澡了……”

蕭揚一聽到小乖乖的稱呼,不知道爲什麼,心裏到是鬆了口氣,這個楊鳳依一看就不是個生過小孩的女人,如果真的是,那這麼年輕就生個小孩出來,那還真的是讓人有點對她的看法……

楊鳳依被小乖乖拍醒……

蕭揚當然是微笑着說道:“水我已經幫你們熱好了,你們自己去洗吧,”說着,指了指一個房間,說道:“暫時你們就把那裏當作你們的房間吧,而我的房間就是你們旁邊的那一間。”說完,指了指那個房間。


蕭揚去將行李提到她們的房間,楊鳳依和小乖乖跟着走進了房間,然後蕭揚說道:“好了,你們就自己安排吧,浴室就在這個走廊的盡頭的房間。嗯,我的房間就在旁邊, 總裁,離婚請簽字 ……”說完,蕭揚就去將自己的行李拿回自己的房間,然後自己在房間裏擺弄自己的東西…… 蕭揚給葉風鈴打了個電話,告訴她自己已經到達了地點,報了個平安,然後從自己的包裏將筆記本電腦提了出來。蕭揚的行李是非常簡單的,除了幾套換洗的衣服外,最值錢的大概就是這檯筆記本電腦了。當然,蕭揚在裏面並沒有發放什麼重要的東西,所以,對於它的安全防護到是沒有多高。

蕭揚利用自己的電腦首先將網線接到酒店已經安裝好的插口上,使用自動配置的IP地址進行上網。首先,蕭揚是登上了TTX公司的主頁,查詢一下關於TTX公司的業務信息。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