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帶着疑問去公司準備打聽打聽。對昨晚的事情不弄明白,心裏總覺得怪怪的。到黃瑩辦公室,黃瑩見到蘇南,就嬌笑起來:“小南,昨晚睡的還好吧。”

蘇南老實不客氣的坐到沙發上,接過小芬送過來的茶,對黃瑩說:“黃姐,昨天的事你可把坑苦啦!”

黃瑩眨了眨眼睛:“昨天怎麼啦?你不會捨不得那份禮物吧,琳琳可是有回贈香吻一枚哦!”

“你知道我不是說這事。” “那是什麼事,後來的事情我不知道呀!難道你被人非禮了?”黃瑩狡黠地說道。

你不知道卻能說出有後來的事,鬼信你。蘇南也不繞圈子了:“黃姐你就實話跟我說唄,我想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誰脫了我的衣服。”

“那你希望是誰幫你脫的衣服呢?”

“我當然希望是黃姐幫我脫的衣服,其它人我也不熟悉,要是男人的話,那我不活了。”蘇南假裝難過道。

“嘻嘻,姐姐沒有辦法告訴你,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蘇南知道再怎麼問也得不到答案,只好作罷,跟黃瑩閒聊了幾句就起聲離開了。

黃瑩來到金雅茹的辦公室,金雅茹正站在落地窗前,靜靜地看着窗外。金雅茹沒有回身,“他來過了?”

黃瑩走到金雅茹的身邊,望向窗外的風景。“嗯,爲什麼不告訴他?”

“他很聰明,如果太明顯會讓他誤會的,不管是誰,事情都發生了,這就行了。以前不能和他翻臉,以後更沒有辦法再翻臉了。從現在開始,什麼也不要做了。”金雅茹神情變的緩和,嘴角的弦也變的彎曲。


“好的。沒想到那小子還挺大方的,有沒有可能是從蘭特公司得到了好處。”黃瑩也是知道,感情投資算是成功了,有根弦放到了蘇南的心上,以後再也不會斷掉。

“不是可能,是一定。如果看到那麼多錢而不動心,那成聖人了。只是不貪,所以沒有被發現和懷疑吧。”金雅茹肯定地說道。

“真是聰明的傢伙,你眼光比我好,這就發現了這塊美玉!”黃瑩嬌笑起來。

金雅茹沒再說話,眯了眯眼睛,臉上蕩起了淺笑。

蘇南這段時間過的很舒服,公司沒有什麼事情,學校也沒有開學。每天自在的生活過着,老爸也不再擺臉色了,老媽笑的更甜了,蘇南覺得這樣的生活也不錯。

可蘇南舒服了,有人卻不想讓他一直舒服下去。這一天,蘇南正在公司上班,接到一個電話,是王權打來的,約蘇南吃飯。

蘇南雖然覺得這小子沒安好心,但一來無聊,二來也想看看這小子要耍什麼花招就答應了下來。

晚上,蘇南依約來到飯店包間,王權面帶笑容,不過不是對蘇南,而是對身邊一個男子。

那男子生的儀表堂堂,但面帶傲慢,讓蘇南不喜。只聽王權對身邊的男子說道:“趙少,他就是蘇南。”

叫趙少的男子,掃了一眼蘇南,漫不經心地說道:“你就是蘇南?”

蘇南更是眉頭緊皺,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王權看出蘇南不高興了,雖然蘇南不高興他心裏喜歡,但卻不想這樣就把蘇南氣走了,不然下面的安排就白費了。連忙說道:“蘇南,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趙少,今天請你來也是趙少聽說你技術不錯,想見見你,我們坐下一邊吃一邊聊。”

蘇南看了一眼趙少,點點頭,也不理他,自顧自地坐了下來。要在以前,蘇南可能還客氣些,現在蘇南也是春風得意,管你什麼趙少李少的,我又不欠你什麼。而且一聽就知道是爲了自己的技術來的,這目的讓蘇南很不高興,想打自己的主意,哼!

蘇南見到滿桌的美食,管它呢,先吃着再說,不客氣地大吃起來。

趙少隨便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筷子,王權爲趙少馬首是瞻,緊跟着也放下筷子,兩人閒聊起來。說的都是些風花雪月的事情,蘇南聽了幾句後不再理會,專心和美食較勁。

吃完飯,服務員送來茶點,蘇南喝了一口,茶還不錯。

趙少見時候到了,對王權使了個眼色。王權心領會神,對蘇南說道:“蘇南,今天找你來的主要目的,是有個天大的好處要送給你。”

蘇南心下明白是想打自己技術的主意,卻故作吃驚地問道:“哦?什麼好處?”

王權面有得色地說道:“趙少見你技術不錯,想買你的技術,價錢高的嚇人。只要你把技術拿出來,從此以後就一輩子吃喝無憂。”

蘇南心想果然,卻不動聲色,問道:“那倒底是多少錢呢?我從小到大還沒見過多少錢呢!”

“一百萬。”王權揚聲說道,心下得意,這事要是成了,自己也能得到不少好處。

蘇南心下鄙視,真以爲哥沒見過錢一樣,一百萬很多嗎?自已現在也算小有身家了,一百萬在以前還算不少,現在雖然也不少,但蘇南也提不起興趣了,關鍵自己的技術還真不能隨便拿出來,最最重要的是想拿也拿不出來。

蘇南看了一眼王權,心想這傢伙還真是有些狗腿子形像。緩緩地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我的技術不賣。”

趙少眉頭一皺,覺得蘇南有些獅子大開口,沉聲問道:“你想要多少?”

“多少都不賣。”蘇南再次說道。

趙少還沒開口,王權就叫道:“你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臉,不識擡舉!哼,有好處給你還不樂意,你知道趙少是誰嗎?乖乖地拿出來,好處自然少不了你的,不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蘇南臉色冷了下來,強買不成,居然威脅起來了,趙少也沒有阻止的意思,看樣子是默許了王權的話。蘇南對這趙少的身份還是有些感興趣的,問道:“哦?趙少是誰我還真不知道。”

王權繼續說道:“趙少的父親是趙成趙部長,爺爺更不用說了,反正說了你也不會明白。”

原來來頭真不小,叫趙成的部長,只有衛生部的那位,他父親是權力中樞的人物。雖然蘇南以前足不出戶,但身在北京,對一些大人物還是有了解的,以前主要是怕一不小心就讓自己給遇上了。

蘇南雖然有些怕,但再怕也不能把自己的祕密說出來,堅定地搖了搖頭,說道:“我真沒有什麼特別的技術。都是學校學的東西,那些東西就算我拿出來,你們也不會要的。”

王權還待說什麼,趙少擺擺手,不耐煩地說道:“那沒有就算了。”心下卻也不相信蘇南的話,決定另想辦法。 王權心下着急,如果這事不成,那趙少也不會幫自己接下來的事情了,爲了斷了他和馬萌萌的關係,可是好費了好大心思才請動這尊大神的。別的不說,就今晚這頓飯,就讓自己感覺肉痛。但趙少不開口,他也不敢說什麼。

蘇南見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也沒有必要再留下來,起身說道:“感謝二位的款待,告辭了。”說完走了出去。

王權心裏那個恨呀,對趙少說道:“趙少,就這樣讓那小子走了嗎?太便宜他了,他肯定有技術的。”

趙少看了一眼王權,說道:“我心裏有數,不用你來教!”說完拿出電話打了出去,說了幾句掛了。王權聽到趙少的安排,心裏高興,心想,小子,讓你白吃,回頭讓你都吐出來。

蘇南離開飯店,心想離家也不遠,就走着回家,剛纔吃的不少,正好消消食。

沒走多遠,迎面走來幾個混混模樣的人,流裏流氣的樣子。蘇南這種人一般都是能避則避,把身子往一邊讓了讓,希望他們儘快走過去。

可那幾個人卻沒有要過去的意思,擋在蘇南身前,打量了一會兒,其中一個說道:“小子,你擋住我們的道了。”

蘇南心下明白,這是故意找茬呢,眉頭皺了起來。蘇南是膽小,但也不怕事,加上現在蘇南也有個警察的身份在手,膽氣更是壯了不少。揚聲說道:“幾位想怎麼樣?”

那混混說道:“想怎麼樣?哥幾個想幫你醒醒腦,免得腦子不清醒。”

蘇南拿出警官證揚了揚,沉聲說道:“哼,我看你們幾個想進局子住幾天吧!”雖然沒有辦過案,但沒見過豬跑也吃過豬肉,依樣畫出來總也有幾分勢。

幾個混混見蘇南還是個警察,有些遲疑,當頭那個混混愣了一下,馬上回過神來,說道:“管你什麼警察不警察的,得罪了人,誰也不好使。”幾個小混混一聽膽氣也跟着壯了起來,好像在那人面前,警察什麼都不是。

蘇南一聽就明白了,原來是趙少找來對付自己的,知道自己的警察身份嚇不住他們。


心下着急,不停地思索要怎麼辦?對面四五個混子,自己只有一個人,雖說長的還算高大,但雙拳難敵四手,如今之計只有跑路了。想明白以後,不再遲疑,回身就往飯店方向跑去。

蘇南希望可以跑到飯店裏面,讓那幾個混子有所顧及。幾個混混見蘇南想跑,立馬緊追不捨。

幾百米的距離不長,但這時蘇南覺得很長,學校的時候長跑還不錯,可在家宅久了,缺少活動,現在沒跑幾步就覺得步子越來越沉重。

眼看就要被追上,而飯店看起來還是那麼遙遠,蘇南心想,挨就挨吧,打又打不過,跑也跑不過,沒有招了。雙手抱住頭往地上一蹲,心想,來吧,別打俺小臉就行。

幾個混混也不客氣,對着蘇南就一陣拳打腳踢,卻久久沒有停止的意思。

蘇南有些無法忍受了,正準備拼命的時候,聽到一聲大喊:“你們在幹嘛?”蘇南一聽到熟悉的聲音,心裏又喜又急,喜的是自己可能得救,急的是怕來人也搭了進來。

說話的是黃瑩,她和金雅茹吃過晚飯,出來散步,見幾個人圍毆一個人,而幾個人又是混混模樣,就順口喊了一句。

幾個混混聽到有人阻止,還是個妹紙,停了下來,轉身對二女說道:“喲,小妹子想路見不平啊!”幾個混混見二女模樣美麗,興趣大增,也沒有空理會蘇南了。

蘇南趁此機會奮力的衝出來,來到二女身前,說到:“你們快走!”說完攔在她們身前,反正自己都捱了,再挨也是挨,可不能讓兩個妹子也跟着受牽連。

二女一看是蘇南,很是驚訝。現在蘇南擋在她們身前,覺得感動又好笑,都捱揍的份還充好漢!黃瑩把蘇南拉到身後,對那幾個混混怒聲說道:“滾!”

金雅茹沒有理會那些混混,爲蘇南看了看,手上,胳膊,臉上有些於青,身上因爲有衣服看不到,整體情況還行,也就放下心來。

那幾個混混那會把兩個嬌美人看在眼裏,還想說點什麼。可黃瑩看到是蘇南,怒火中燒,衝上前去,幾個連環腿,就把五個混混全踢趴下了。

蘇南這時一見黃瑩這麼厲害,也就放心了,心情一放鬆,全身的疼痛感覺就上來了,渾身疼痛難忍,站住都成困難。金雅茹見狀,馬上扶住蘇南,對黃瑩:“瑩瑩,別管他們了,蘇南需要治療。”

黃瑩本還不想輕易放過那幾個混子的,但聽到蘇南有問題,也就顧不上他們了,過來扶住蘇南,兩人一起把蘇南送到了醫院。

處理好傷勢,在二女的詢問下,蘇南將趙少的事情告訴了她們,沒想着她們能幫上什麼忙,但她們給自己解圍了,也不好騙他們。

二女這才知道是因爲技術問題,心下更加生氣,想要技術那不是和我們搶麼,都內定好了,怎麼還可能讓人得了去。

當下安慰蘇南,讓他放心,她們會想辦法的。蘇南以爲是心理安慰,也沒有在意。

可接下來的幾天,趙少也沒有再來煩蘇南,他才明白過來,原來二女真有辦法。慢慢地蘇南也就把這事放到腦後了,現在自己還太弱小,這筆帳只有等自己強大了再跟他們算。

九月份,各大高校都熱鬧非凡,返校生,新生,讓冷清的校園重新擁有一些生氣。

蘇南決定去感受一下學校的氣氛,誰讓自己是教授呢,對於現在的網絡語言對於教授的稱謂,‘會叫的禽獸’表示很無奈。蘇南覺得自己還是小青年,成熟離自己都還有些遙遠,卻披上了‘叫獸’外衣,一點都不符合自己的風格。

曾經的自己也是陽光帥男一個,這兩年的生活讓自己變的更深沉了。還好,經過將近一個月的陽光沐浴,蘇南重新找回了自信,決定做回以前的自己。開心,堅強,自信的生活。而要更陽光,就要去大學,大學校園生活是人生中,最燦爛的,因爲她充滿陽光。 蘇南來到清大校園,各種新生報道,老生接待新生,忙碌的身影,亮麗青春。蘇南來到計算機系的報名點,兩位負責報名的學生見到蘇南,以爲是新生,就熱情的招呼起來:“來來來,是計算機系的學弟吧,報道請到這裏。”

“我只是參觀的。打醬油路過而已!”蘇南笑着說道。

眼鏡男生聽着也笑了也起來:“老兄還真是閒情呢!正好無聊,快淡出鳥來了!不如過來坐一會兒。”

眼鏡女一推眼鏡男,說道:“素質,要素質。帥哥別理這種人”

蘇南到他們身邊坐下,微微一笑,問道:“今年新生素質怎麼樣?”

眼鏡男嘿嘿一笑,低聲說道:“老兄真是同輩中人,這個小弟我經過多方打聽,仔細觀察,今年的新生,素質很高,聽說漂亮的很多,有幾個校花級別的哦!”

“……”蘇南表示自己杯具了。連忙起身。“老兄,你繼續努力,爭取得到第一手資料,校網的更新就靠你了!我還有事,就先閃了”想了想還是去校長那裏看看吧。

來到校長辦公室,校長也很忙,有很多有門路的家長,領着學生來拜訪校長,希望可以尋求照顧。馬校長好一陣忙,纔有抽空理會蘇南,問道:“蘇南,你怎麼也來了?”

蘇南笑了笑,“我來上班啊。熟悉工作環境還是有必要的吧!”

馬校長一聽,哈哈大笑:“有必要,很有必要。你的辦公室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你是現在去,還是等等再去?”馬校長怕蘇南真有事找自己,不敢把話說死。

“本來還想和校長你聊聊天,不過您老人家事忙,我就先出去轉轉吧,看看我的辦公室。”蘇南對實驗室的事情一直想找機會跟馬校長說說的,可一看時機不對,只好再找機會。

“小李,過來我辦公室一下!”馬校子拿起電話,打了出去。“這剛開學,事情一大堆,這兩天還真有些忙,馬上叫人帶你過去,你用的少,也沒準備太好的,經費緊張,請你要理解哦!”回過頭來對蘇南說道。

“沒有關係的,我不常來你也知道。有沒有都無所謂的,不過校長你盛情,我就卻之不恭了。嘿嘿。”蘇南笑道。

“你小子,變滑頭了,你有事就到家裏來找我就是,也不是外人。你和萌萌處的怎麼樣?這個,主要是我家老太婆老問起,今天見到你就順便問一句。”馬校長感覺還有些難爲情。

“挺好的呀!”蘇南一聽,這個馬太太,感情以爲我和馬萌萌處對象呢。關心起這事來了。這陣子和馬萌萌吃過幾次飯,常在網上聊天兒,關係處的倒是真心不錯。

“那就好,你劉姨見你這麼長時間都沒去家裏坐客,以爲你和萌萌相處的不好呢。老一個勁跟我嘮叨。有空就去啊!”馬校長鬆了口氣,想着回去能夠交差了。

“好的,一定去,給劉姨帶個好,得空了就去看她。”蘇男還是挺喜歡劉姨這個人的,就是性子急了點,不知道上課的學生能不能受得了她。

二人正說着話,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了進來,對馬校長說道:“校長,您找我!”

“小李,來跟你介紹一下,這們是我們校特聘教授蘇南。前兩天讓你準備的辦公室就是爲他準備的,等一下你帶他過去熟悉一下環境。”指着蘇南爲小李介紹道。又對蘇南說:“小李是我的祕書,以後什麼事情也可以找他幫忙。”


叫小李的男子熱情地向蘇南伸出右手:“蘇教授你好,歡迎歡迎,以後就是同事了,請多多指教。”

蘇男也伸出右手和他握了握:“不敢當,以後還請李祕書多多指教纔是。”

李祕書領着蘇南來到教師辦公區,蘇南的辦公室在二樓,是間單獨的辦公室,不大的房間,還算整潔。

李祕書打開門後把鑰匙給了蘇南,對蘇南說道:“這鑰匙以後就交給你保管了,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桌上有我的電話號,也有我的辦公地址。你看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蘇南聽出李祕書是想離開了,也不挽留對他說:“謝謝你帶我過來。有事我再聯繫你吧,你工作一定很忙,實在過意不去。”

李祕書告辭而去,現在的教師樓還很冷清,有很多教師還沒有正式來上班,所以沒有什麼人,蘇南來這裏的目的也達到了。也就鎖上房門準備離去。

正好這裏對面的房門也打開了,裏面走出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子,那一身成熟動人的氣質,絕對不是青春的小女孩可以擁有的!長長地秀髮紮成了一個高雅端莊的婦人髻,露出了挺直雪白的玉頸!米白色的碎花連衣裙將她那一雙豐腴和修長的美腿包裹着,卻勾勒出誘人的弧度。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